第十七章 女巫集会
目录
第十七章 女巫集会
上一页下一页
“他的确出面了,但他并没起什么作用。蒂凡尼已经去找过他了,看样子那个老色鬼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奥格奶奶答道,“总之我们不能指望他。”
有个王后为自己撑腰真不错,蒂凡尼心想。伊尔维吉太太走进大厅,刚想对众人指手画脚,玛格丽特就立刻制止了她。就连伊尔维吉太太也知道,不能跟王室对着干。不过总体来说,跟一群女巫打交道就好比端着满满一托盘的玻璃球。女巫们最擅长的就是惹恼彼此,小仇小怨结了又解,解了又结。每个人都知道这种行为很愚蠢,可她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把这些人召集到一起安顿下来,的确费了一番工夫。这次寻求增援,乔弗里功不可没。他带着蒂凡尼的口信一飞就是几个小时,把消息传向四面八方,通知了所有蒂凡尼叫得出名字的女巫。
蒂凡尼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她说,“但我有种预感,他们很快就会来的。”她看了看夜影,此时她已走到了房间中央。
“这么说还差不多,小姑娘——我是说,女王陛下。只要有仗打,噼啪菲戈人随叫随到。”
蒂凡尼闭上了眼睛。
蒂凡尼开始制订计划:“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要在两个战场与他们交锋。一处在兰克里这里,另一处则在白垩地。”她环视房间,“我们必须兵分两路。”
伊尔维吉太太咂咂舌头,仿佛想说些什么,却被佩特拉抢了先:“蒂凡尼,让这个精灵在这里旁听,你确定这样做没事吗?”
蒂凡尼向夜影靠近,精灵收回了法力,所有幻象都消失了,仿佛一个肥皂泡被戳破了。大厅里的每个人都是一副受惊不小的样子,蒂凡尼发现,只有伊尔维吉太太是个例外。
夜影盯着她看了一阵,对蒂凡尼说:“对她施展法力,就像是在对一块石头施展法力。”她说,“这个家伙有些不同寻常……她缺乏一些东西。”她转身再次盯住伊尔维吉太太,“您真的不是一个精灵吗?”
蒂凡尼看了看伊尔维吉太太的脸色,轻松地说:“这个您会吗,伊尔维吉太太?”
“女士们。”蒂凡尼大声招呼众人,“现在的处境是,精灵又回来了,而且这一次数量很多。要是我们不能尽早阻止他们,形势一定会继续恶化。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一些人跟精灵交过手。”她看了奥格奶奶和玛格丽特一眼,“但还有许多人从没遇见过精灵。这是一群非常难缠的敌人。”
让我想想,她的第二思维和第三思维说。要是会说话的动物从海里冒出来,所有人都会注意到的,所以这一定只有我才能看见。
美艳绝伦。
“没有国王!没有女王!我们不再做傻瓜!”
“好了,我的女巫同行们,我们都见识过了。”蒂凡尼说,“我们已经知道对手是谁,应该怎样应对,我们必须将精灵逐出这个世界。我们不太可能将他们全部杀死。”她犹豫了一下,“但我们必须让他们明白,我们没那么好对付,他们还是放聪明些,回到自己的老家去比较好。”
菲戈人群里不时传出一阵叫喊声,小剑和木棒齐刷刷地举到空中,仿佛一片森林。
她从这里汲取力量,是因为她确信自己——阿奇家族的后人,此刻就应该在这里。
“那么,在哪里开打呢,群山的巫婆?”罗伯问。
“我也经历过。”玛格丽特说,“精灵的法力让人感觉自己既渺小又没用,见识过的人都会反复告诫你们的。”
“的确很奇怪。”巴斯特博士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但是没有跟一沓纸牌一起掉进野兔洞那么奇怪。”
她在其中游动……
哈密什补充道:“等莫拉格朝他们冲下来,它的尖嘴和爪子准能让他们一下子断气。它可是个力大无穷的姑娘。”
“雷鸣,顺时针围拢羊群;闪电,逆时针围拢羊群。”她低声说道。熟悉的口令让藏书网她心中充满了勇气。
就连盲眼女巫哈本斯坦太太和百变莎莉也来了,跟她们一起来的还有安卡·摩波的普劳斯特太太。此外还有一群年轻的女巫:安娜格兰姆·霍金、佩特拉·格雷斯特、迪米蒂·哈伯巴伯、哈丽雅塔·比尔克等。在玛格丽特王后的监督下,每有一个人到场,丽迪莎就从蒂凡尼的名单上划去一个名字。
“亲爱的菲戈人先生。”伊尔维吉太太说,“这是战事讨论会,我们应该讨论战术和策略才对。”
奥格奶奶不禁火了:“不,我们的人手根本不够!在场的女巫有几个?”她扫视了一下房间,“十个,最多十二个。要是把乔弗里、丽迪莎还有那些年轻的学徒女孩排除,有经验的资深女巫人数还不到一半。那些精灵狡猾得很。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他们已经用法力控制了你。他们来的时候一声不响——就像熏死人不偿命的闷屁——还没等你捏住鼻子就已经中招了。就连艾斯米·威得韦克斯也只能勉强招架他们的法力。她与他们进行的是一场恶斗,而你们都知道她的本领有多强。精灵在她那里没能占上风,但是她胜得很险。女士们,这些精灵非常可怕,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他们会对你……下手,让你无法招架。”
“这个嘛。”蒂凡尼说,“有蒂克小姐——她是一位法术强大的女士,这一点我相信你们都同意。今天没能赶来,她向大家致歉。”或者说,她心想,假如我能找到她的话,她应该会致歉的,“还有丽迪莎。”她看了看年轻的男爵夫人,她正竭力做出无所畏惧的样子,“当然,还有那片土地本身。不过你们要知道,我还有另外一群令人敬佩的盟友。我们不是在孤军奋战。”她一直在留意门口的一堆扫帚。尽管没有受到邀请,但她仍然看见了罗伯·无名氏的面孔,看样子还有他部落里的一大群兄弟。她笑了,他们一定是跟玛格丽特和丽迪莎一起来的,她心想。“女士们。”她高声说,“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噼啪菲戈人!”
夜影开始缓缓地使出法力,挤奶女工那张妖媚的面孔散发出光芒,美艳惊人、气度不凡,转瞬之间她便成了大厅里最光彩夺目的人——
“巫师呢?”另一名女巫问,“他们怎么没来?”
“喂,怎么了?”这位上了年纪的女巫毫不客气地厉声说,“你们都是怎么了?”
奥格奶奶看着她的面孔心想:我们走着瞧。
“噼啪菲戈人来啦!”
“进攻的时间。”精灵说道,“一定是在月圆之夜。那是……万物终结的时刻。”
伊尔维吉太太白了她一眼,说:“有必要的话,我自然会用头来顶的。”令蒂凡尼没想到的是,在场的女巫纷纷鼓起掌来,这还是大家头一次面带微笑地看着伊尔维吉太太。
“你要小心,夜影,非常小心。见识过精灵法力的人都会留意你的举动。我可不希望你无端生事。”
奥格奶奶用甜腻腻的声音说:“你只是自己写童话故事,伊尔维吉太太。”
海洋突然消失了,她站在白垩地的深坑里,但魔力依然存在。缓慢地、非常缓慢地,她看见白骨从白垩地钻出来,聚拢在一起……组成两个身影……
“女士们。”蒂凡尼问,“你们都准备好了吗?”众人纷纷点头,于是她说:“夜影,请向我们展示你的法力。”接着,她握住口袋里的牧羊人的王冠——她知道,此刻自己必须保持清醒。“扬——坦——特塞拉,”她轻声唱诵,“扬——坦——特塞拉。”
“你怎么看,蒂凡尼?”奥格奶奶说,“他们已经闯进了白垩地,是不是?在兰克里这一带也有他们的行踪——通过‘起舞者’闯进来的。”
“我写的又不是真事。”伊尔维吉太太说,“怎么不行?”
她把牧羊人的王冠放在了牧羊女身边
http://www.99lib.net
“真是个傻瓜。”
“别担心,姑娘。”奥格奶奶说,“要是我们这位小朋友敢耍花样,我保证让她吃不了兜着走,一根毫毛也不剩!”
在这样的场合,乔弗里就派上了用场。每当女巫之间爆发争吵,他总会面带微笑地上前好言相劝。看他润物细无声地平息纷争简直是一种享受。蒂凡尼心想,你甚至能够看到他从耳朵眼里弥漫出平静的气质。
“死了这条心吧。”蒂凡尼说,“不过其他人都受到了蛊惑。女士们,这只是一个精灵。你们想象一下,要是我们面对一大群精灵会是什么情况。”
伊尔维吉太太信心十足地一笑:“请问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人多势众,对付几个精灵绰绰有余。”她轻蔑地看了夜影一眼。
此刻,她骑着扫帚疲惫地回到家,尽管对于跟随夜色一起到来的挑战感到十分紧张,但她还是想休息几个小时。她细细品味房间的气息,从熟悉的环境中汲取力量。
“那是高雅的修辞方法,你这个傻瓜。”罗伯·无名氏说。
蒂凡尼十分依恋她自幼居住的小房间。她的父母从没改变过房间的布置,而且,只要不是下雨或者刮大风的天气,她总是开着窗户睡觉。
我正在与一个海底的生物对话,蒂凡尼想,这样合理吗?第一视力,而不是第二思维——她的头脑,提醒她。
蓝金勋爵走进一扇没有上锁的大门,溜进了一座破落的老宅。他爬上吱呀作响的楼梯,每走过一处,便将挂在墙上的蜡烛熄灭。他打开一扇没插门闩的房门,悄然潜入儿童室,一位年轻的保姆正在晃动摇篮。她抬起头,正好与他目光相接,接着她从篮子里抽出了一根尖利的针……
佩特拉——跟许多其他的女巫一样——产生了幻觉,仿佛整个世界以及世间万物都由她支配。接着,她的梦境——跟其他人的梦境一样——开始弥散。她以为自己是谁?谁也不喜欢她,谁也不需要她。她一文不值。谁也不需要她。所有人都知道她什么本事也没有。要是她死了才好呢。或许应该让一群肥猪把她撞进泥潭里,即使这样都还不够呢。她尖叫起来。
“把那群小鬼狠狠踢一顿!”
蒂凡尼与兰克里地区的女巫们坐在兰克里城堡的大厅里,盟友与朋友们齐聚一堂,共同制订作战计划。
“好吧。”蒂凡尼说,“我只是一名女巫,但我会尽量帮助你。我一向很努力工作,通常都是为了帮助他人。”
展示结束了,夜影又恢复成那名毫不引人注意的挤奶女工的样子,争论也渐渐平息。
“是的。”海胆说,“我们知道。”
满月的光辉照亮了环形石阵,为她难以管教的孩子们映出一条路,他们一跃而入,气势恢宏……
此刻,她听见身下传来远古海洋的咆哮,数以百万计的微小贝壳构成了白垩地,裹挟着海洋的声音。
“上次发生这种事,不是有精灵国王出面吗?”安娜格兰姆·霍金看了看奥格奶奶,问道。
夜色轻柔,她知道自己应该睡觉——没有充足的休息,她的魔法将大打折扣。白猫那谁蜷成一团靠着她取暖,她躺在床上听着四方传来的猫头鹰的呜呜声,像是在提醒她保持警醒。
房间里突然成了蓝色皮肤的海洋,女巫们一阵躁动——不是所有女巫都曾见过菲戈人。蒂凡尼听见奥格奶奶并不算小声地对玛格丽特耳语道:“快把所有酒水都放进地窖里。”
此刻它们聚拢在她脚边,支棱起耳朵,蒂凡尼觉得自己伸出手,就几乎可以触碰到它们。几乎触手可及,却又无法触及。假如她触碰了它们,与它们融为一体,她是否也会被白垩地吞没,成为和它们一样的白骨?
在窗外,月亮缓缓升起,满月的银色光辉照亮了夜空,为精灵指路……
“伊尔维吉太太,您难99lib•net道没感觉到自己是个渺小、可怜的废物吗?完全无可救药的那种人?”
夜影点点头,“这两处大门都将是他们的入口。”她说,“闯入以后再向四方分散。”她打了个冷战。
“好吧,一看就知道你没跟精灵交过手。不然你身上准伤痕累累。”奥格奶奶反击道。
“女士们。”玛格丽特为其他人作心理准备,“作为女巫不仅要自信,更要有自控力。等法力发挥作用以后,大家不妨替彼此留心一下。”
“那说的就是我儿子肖恩了。”奥格奶奶自豪地说。肖恩·奥格既是兰克里的护卫军,同时又是兰克里的洗碗工、管家、园丁、小号手,以及巡视茅房倒夜壶的清洁工——这个职位肖恩倒是很想辞掉。“我估计我们家杰森可以给大家打几块马蹄铁,他是一名铁匠。”担心有人不了解,奥格奶奶补充了一句。
雷鸣和闪电!阿奇奶奶的牧羊犬。对任何牧羊人而言,它们都是最好的牧羊犬,属于牧羊人领头人的牧羊犬。
空气里充斥着法力,变得十分凝重,蒂凡尼几乎能够听见在场的女巫奋力抵抗的声音。经验不足的女巫——安娜格兰姆、佩特拉、丽迪莎、蒂米缇和哈里塔突然像泄了气似的,一张张面孔成了无神的布偶。
令人惊叹。
精灵微微一笑,说:“你们人类真是奇怪。有时候心软得有些愚蠢,有时候却凶恶得出奇。你们人数非常少,但是与你们对战的精灵数量非常多。不过,依我看,豌豆花那个叛徒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真是太好了。”
就在这时,敏感·巴斯特博士浮现在她脑海里。“邓氏鱼。”他说道。游过的生物体形跟一幢房子差不多大。体形巨大的“巨齿鲨”则喜欢吃肉——蒂凡尼从没见过任何动物拥有比它更多的牙齿。接着是海蝎——身披铠甲,长着可怖的钳子。然而这些生物并不理会她,似乎她的存在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的话语在房间里回荡,女巫们脸上的神情像是在说,她们都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感觉。
莱蒂斯·伊尔维吉脸上写满了疑惑。
接着,她突然醒过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谁横卧在她脚上,窗外的夜色中,一只猫头鹰的大眼睛悬浮在树影里。
玛格丽特立刻插话:“维伦斯和我在兰克里会召集一切支援力量。”
她的一部分,她的灵魂,在一个白垩矿坑漫步。牧羊人的王冠攥在她手里,五条凸起迎着满月的光辉,闪闪发光,仿佛一片游离于时间之外的海洋。
蒂凡尼笑了起来。看样子凯尔达教了部落成员不少新词汇。
“可是我们一点儿也不高雅啊。我们为此特别自豪,你知道的。”伍莱又说。
罗伯把阔刃大剑在空中挥了挥,吓得他身边的几名女巫后退几步,接着他跳上桌子,环视着整个大厅:“好啊,我看现在夜影女士也跟我们是一伙的。”他说,“天啊,首领小巫婆和凯尔达都觉得我们不该收拾这个精灵——那我们就不收拾她了。不过——”他看了夜影一眼,继续说,“我们会关注她的,时刻关注她。我们的凯尔达最心软了,我们的凯尔达心软得就像石头一样,但你们知道吗——要是有人敢违背诺言,她可不会放任不管!”
让人如痴如醉。
可怖的美丽。
架子上还摆着那个陶瓷牧羊女。
“让我想想。”蒂凡尼听见自己这样说,“我是蒂凡尼·阿奇,我的父亲是牧羊人之王
http://www.99lib•net
。”
蒂凡尼看看奥格奶奶的靴子。看上去像是铁打的一样,不过既然是奥格奶奶的靴子,那它们很可能真的是铁匠做的。要是被它踢中,恐怕那个精灵就要跟你永别了。这双靴子也许并不会要了他们的命,不过他们的法力一定会被踢到九霄云外的。
“在他的国度,时间在按照另一种方式运行。”蒂凡尼解释道,“即使他决定采取行动,也既有可能是现在,又有可能是下个月甚至明年。”
蒂凡尼笑了:“按夜影的推测,那些精灵今晚就会发动袭击——就在月圆时分。女士们——还有乔弗里。”她对在场的女巫说,“你们回去休息一下。现在我必须飞回家里了,晚安,祝你们好运。”
“愿尼文符号指引并保护我们所有人。”伊尔维吉太太煞有介事地补充道。她总喜欢插嘴作最后的发言。
“那就是,今晚……”玛格丽特低声说。
“我起床的时候疼,上床的时候还是疼。”她面带微笑地喃喃自语。这是她父亲最喜欢的一个小笑话,她从小听了不知多少遍,每次听到她都不耐烦地翻个白眼,而此时它却带来一股暖流,笼罩了她全身。
阿奇奶奶。
“有你们在,兰克里一定没问题。”她环视众人,说道,“但我必须回到白垩地。那是我的故乡。”
“天啊,好吧,你们想讨论就讨论吧,但是我们菲戈人才不管那些事呢。我们只管挥着剑进攻。要是你不会用剑,那就只能用头顶对付敌人了。”
“我看你是在夸大其词。那家伙没什么让人招架不住的。”伊尔维吉太太指指夜影,轻蔑地说。
“他们知道环形石阵的位置。”她说,“不过看在雷鸣和闪电的分上,他们最好离那里远一点。毕竟我们也知道那个石阵的位置,我们人类不仅聪明,在必要的时候,我想,我们还能做到心狠手辣。”她转向夜影,她一直仔细地盯着在场的人,“你觉得怎么样,夜影?”
见奥格奶奶变了脸色,蒂凡尼赶快息事宁人:“女士们,女士们,我想,如果让一个精灵示范一下她的法力,或许会对我们有帮助。夜影,你能不能让我们感受一下你的法力?”
形状怪异的大鱼向她游来,它们体形巨大而壮硕,口中长着利齿。
从一个阿奇家族的成员到另一个阿奇家族的成员,代代相传。
听到蒂凡尼的建议,在场的女巫齐声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偷了谁的玉吗?”
“我也不想。”铁头大扬说,“她简直是个母老虎。”
“是海胆。”敏感·巴斯特博士耳语道。
奥格奶奶哼了一声:“哈!就凭那群人,等他们准备好施魔咒,精灵早就越过兰姆托山脉,跑得远远的了。”她挪动了一下身体,又哼了一声,“这是女巫的事情。那群巫师个个屁股不离椅子,鼻子都贴在书本上。”说到最后一个词的时候,她斜瞟了伊尔维吉太太一眼,她对写书的热爱的确是尽人皆知
她手中,牧羊人的王冠变得温热起来,从内部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从一代阿奇人传给另一代阿奇人的传家之宝——传给阿奇奶奶,传给乔·阿奇,如今又传给她蒂凡尼……
部落成员“天啊”的呐喊声此起彼伏,罗伯大喊一声:“喂,先把他们打倒,再狠狠踢一顿。”又是一声欢呼,接着,铁头大扬跳起来大喊:“记住了,你们这些小不点儿,我们才不在乎什么策略,只管踢他们就好了!”
“他们跟我九-九-藏-书-网们同一战线,您应该感到庆幸才对。”看到伊尔维吉太太一脸傲慢的神情,蒂凡尼说,“他们的确是一块璞玉,但是在碟形世界没有比他们更厉害的战士。”她暗自希望伊尔维吉太太没有听见傻伍莱的嘟哝声。
夜影微微一笑——蒂凡尼发觉她的笑容并不怎么友善。
“波涛下的大地。”她默默沉思,那是蒂凡尼这个名字在菲戈族语言中的含义。蒂凡尼,凯尔达呼唤着她的名字。她的名字本身就蕴藏着魔力,真实存在于创世之初的魔力。
“好的。”奥格奶奶说,“算我一个。我擅长打仗,做女巫必须得会打仗。该担心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要是你把精灵打倒在地,再狠狠踢上几脚,他保证就没那么光鲜了。相信我,就算是精灵也有不想被靴子踢中的地方。”
“以我对豌豆花的了解。”精灵继续说,“每一处防守薄弱的地方都将成为发起进攻的地点。”
“少废话!”伊尔维吉太太说,“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我是一名女巫,随便你们怎么想,我可不相信童话故事。”
“既然如此。”玛格丽特王后说,“我们还有多长时间作准备呢?”
“告诉你吧,我可不想惹那个老太婆。”罗伯·无名氏说。
“我想知道,白垩地有谁帮你呢?”伊尔维吉太太说。
乔弗里咳嗽了一声:“我最近把几位老先生出的主意实践了一下。”他轻声说,“我们有一些东西……我想或许能派上用场。”
“我们听说过他。他是一位出色的牧羊人,但还不是最好的。你必须找到牧羊人之王才行。”
蒂凡尼点点头。玛格丽特、奥格奶奶、强大到令人惊讶的伊尔维吉太太——她知道,除了故弄玄虚的珠宝和花里胡哨的服饰以外,莱蒂斯·伊尔维吉还有别的本事,兰克里地区的其他女巫、普劳斯特太太、乔弗里和梅菲斯特。这些人手应该够了。
“天啊,你这巫婆可真狠心。这是实话,否则我就不叫罗伯·无名氏。”罗伯哀叹道。
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个声音,像是时间海洋的一部分:“蒂凡尼·阿奇是牧羊人的领头人,因为她把其他人摆在自己前面……”
接着,她看见一只很小的生物,一簇蓝色的尖刺引起了蒂凡尼的注意。
“我仿佛见到了我父亲。”乔弗里说,“一个声音在对我说,我一无是处,永远也不可能有所成就。我是一只过街老鼠、一条蛆虫,没人会为我哭泣。我父亲对一切都不满意。”
玛格丽特笑了:“罗伯·无名氏,你自己也够让人头疼了,唉!欢迎你们到王宫来,但是请不要把酒全喝光。至少等我们打了胜仗再喝。”
夜影站在大厅边上,身穿挤奶女工的裙子,举止很是端庄娴静。她看上去并不难缠,然而有几名年长的女巫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像是忽然闻到了刺鼻的气味。
“你管谁叫俗语?”
“你好大的胆子!我是莱蒂斯·伊尔维吉,谁也别想改变我一分一毫!”
“没错。”那个生物说,“我就是牧羊人的王冠。我内心深处是燧石,我有许多种用途。有人叫我海刺猬,还有的叫我雷鸣石,不过在此时此处,我是牧羊人的王冠。我要寻找一位真正的牧羊人。在哪里才能找到真正的牧羊人呢?”
有人敲响了她的窗户。
“还有霍吉萨。”玛格丽特说。霍吉萨是王室的专职驯鹰人,他本领了得,精灵的法力在他身上似乎毫无作用,这有可能是因为他跟他心爱的鸟儿相处的时间太长,导致他思维的一部分已经变成了鹰,再容不下其他的捕猎者。人们普遍认为,正是出于这个原因,鸟儿们才没有把他的眼睛啄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