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目录
38
上一页下一页
“你去哪里?”他问她。
“去伦敦。”
让-马克脸红了。
她对他微微一笑,就好像以微笑来代替说“再见”,或是“永别了”。而且,在最后一刻,她做了一个动作,这动作就好像是违背了她的意愿一样,就好像是她不由自主做出来的一样,她把右手贴在让-马克的脸颊上;这个姿势很短暂,只维持一两秒钟,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
她又说了一次:“你很清楚,不是吗?”她看着他的脸。这次是她看着他脸红,对她来说是一大胜利!
她一直瞅着他看,看着他的脸红彤彤的。
在她狭小的床上,她没有如他所想的睡得那么好;这个睡梦被打断了一百次,其中充满片片段段的梦境,荒诞无稽、毫无意义又不连贯,一幕幕让人不愉快、让人难受的色情梦境。每一次她从这一类梦中醒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看吧,她心里想,这就是女人生命里的一个秘密,每个女人生命里都有的一个秘密:白天里,所有的忠实、清白、纯洁的誓言,都因为暗夜里的颠倒梦想而变得可疑。在我们这个世纪里,人们不因为夜里的梦而觉得受到侵犯,可是香黛儿很乐于想象克莱芙王妃,或是贝尔纳丹·德·圣皮埃尔笔下的贞女薇吉妮,或是阿维拉的圣德肋撒,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蕾莎修女,她流着汗,为了行善奔走全世界;香黛儿很乐于想象她们的夜晚像个败德的垃圾场,不可告人、虚幻不实、愚蠢昏昧,一到白天就变得圣洁、品德高蹈。而她自己的夜晚就是这样的光景:她会醒过来好几次,每次都是在和很多她不认识的讨厌男人诡异的一起狂欢之后醒过来。
九-九-藏-书-网
九_九_藏_书_网九_九_藏_书_网九_九_藏_书_网
“我们要在伦敦办一个研讨会,”她说,“我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你很清楚我昨天没有机会跟你说,也没有心情跟你九_九_藏_书_网说。”
她认为他一定不相信她说的,而且,她很高兴她的谎言可以很容易被识破、可以这么没有廉耻、这么放肆、这么充满敌意。
“我已经叫了出租车。我要下楼了。车子随时会到。”
“啊?去伦敦?为什么要去伦敦?”
早上很早的时候,她就起来穿衣服,不想再掉进那些污秽的欢愉快感里,而且,她还拿了一只小皮箱,收拾短程旅行要用的一些必需品。她刚收拾好,就看见让-马克穿着睡衣,站在她房门口。
他双颊火红,说:“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伦敦。”
她很平静地说:“你很清楚为什么要去伦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