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目录
31
上一页下一页
要是香黛儿发现让-马克曾经对她不忠实,她会觉得痛苦,可是,严格的说,他这么做在她意料之中。可是这种窥探,他像警察一样侦查她的这种行径,却完全不像她所认识的他。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想知道,不想听她过去的生活。不久,她也同意他这种彻底的拒绝。她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只有他自己不想知道的事,她才会不跟他说。她看不出来有什么理由,他突然开始侦查她,开始监视她。
“我不需要心理分析。写这些信的那个男人的心理,我想我已经很了解了,如果真的是如我所想,这些信是他写的话,我想我已经很了解了。”
“不完全是这样。”她很尴尬地说。
年轻男子抬起头来,看着她(就好像他刻意要把脸露出来,好让她看个清楚),带着一种温和又鄙夷的微笑,对她说:“当然!这笔迹是一样的。它只是把字体放大,往左边倾斜。”
她觉得她在诺曼底海边咖啡厅里的情形又要重演了;当他带http://www•99lib•net着曲意讨好的微笑,挡住到门口去的通路时,她很担心自己离不开这间办公室。她等着他故技重施,可是,他却很有礼貌地站在办公室的门边,让她过去;然后,她像个老太婆一样不放心地踩着步子,走到进门的那条走道上(她觉得有个眼神一直盯着她的背看,她的背都湿透了),当她终于走到楼梯间的时候,她突然有种躲开了大灾难的感觉。
在这间小房间里阒然无声,两个男人都不想打破沉默,因为他们都不同情她。
她把让-马克以前写给她的几封信找出来,拿来和C.D.B.写的信比对,让-马克的笔迹稍微往右倾斜,字体算是小的,而陌生人的字体比较大,而且往左倾斜。可是,就是因为差异太明显了,反而让人感觉到其中有诡诈。要是有人不想让人家认出他的笔迹,首先会想到的就是改变倾斜的方向,以及字体的大小。香黛儿仔细比对让-马克所写的f、a、o和陌生人写的这几个字母。她发现,虽然字体的大小不同,但是笔法比较相像。不过,当她一遍又一遍继续比对下去,她反而不敢肯定了。喔,不,她不是研究笔迹的专家,她什么都办法确定。
九-九-藏-书-网
在她身体的深处,她感觉到有一股热气冒上来,一股强而有力的、粗蛮的、鼓胀的热气,她涨得通红,整个身体都红彤彤的;又一次,枢机女主教胭脂红袍子的那些字句浮现在她脑海,因为,事实上,她的身体现在就像是披着一件覆满火焰的火红色华丽外袍。
她挑了让-马克写的一封信和一封签着C.D.B.这几个缩写字母的信;她把这两封信都放进皮包里。其余的信呢?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藏起来吗?藏起来有什么用呢?让-马克知道这些信,而且他http://www.99lib.net也知道她把这些信放在哪里。不应该让他知道她已经注意到他在窥探她。于是,她又把那些信放回衣柜原来的地方。
她什么话都听不见了,“控告”这个词把所有其他词都摒除在外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跑到警察局去检举她爱人不忠的女人,她的证据就是她在床上找到的一根头发。终于,在把信拿回来了以后,她一言不发,掉头就走。那位年轻男子又换了个位置:他走到门边,帮她开门。她离他还有六步距离,这一小段距离对她来说似乎无限漫长。她涨红了脸,全身发烫,浑身是汗。在她前面的这位男人年轻得非常狂妄自大,而且,他也很狂妄自大地看着她可怜的身体。她可怜的身体!在这位年轻男子目光的注视下,她很明显地感觉到它变得衰老,加快速度地衰老,在光天化日下。
“您找错地方了,”他又接着说,“这里可不是控告的法庭。”
但要是她搞错了呢?她不就是错两次了吗,两次都以为自己拆穿了写信给她的人的九九藏书网身份?
“不完全是,可是差不多是。只是,太太,我是笔迹心理分析家,我不是私家侦探,我也没有和警方合作。”
她听见了“控告”这个字,她火红的袍子变成了披在身上的羞愧。她站起来想把信拿回来。可是在她把信拿回来之前,刚刚在门口接待她的那位年轻男子走到办公桌的另一边;他站在体格强壮的那个男人身边,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两封信上的字迹:“这当然是同一个人写的,”他说;然后,他又对着她说:“您看t,再看看g!”
“如果我没有搞错,您只是想确定写这封信的人——您男朋友或您先生——就是改变了笔迹写另外这封信的人。您想要拆穿他。”
男人又坐了下来,而她坐在他面前的一张扶手椅子上。她把让-马克的信和C.D.B.的信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她很不好意思地解释她想要知道的事,那个男人以一种很疏离的语调跟她说:“我可以为您分析您知道他身份的人的心理。可是我很难从伪造的笔迹去做心理分析。”
突然九九藏书,她认出他是谁了:这位年轻人,是她在诺曼底海边等让-马克的时候,那间咖啡厅的侍者。当她认出他的时候,她听见自己满腔是火的内心深处传来她自己的声音,这声音充满讶异:喔,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我的幻觉,是我的幻觉,这不可能是真的!
突然,她想起了他那个句子,他提到枢机女主教胭脂红袍子的那个句子,竟然会让她晕头转向,这让她觉得丢脸:那个人只是把一个影像放进她脑子里,她怎么就那么容易被牵着走!在他眼中一定觉得她很可笑!他把她像兔子一样关在笼子里。他不怀好意、心存戏弄她观察着她的反应。
然后,她去按一位笔迹心理分析家办公室的门铃。一位穿着深色衣服的年轻男子出来接待她,他带她经过一条走廊,来到一间办公室,在办公室的一张桌子后面,坐着另外一位男人,体格强壮,只穿着衬衫,没穿外套。这时候,那位年轻男子背靠在办公室最里面的一面墙上,而那位体格强壮的人站了起来,伸出手来跟她握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