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1
目录
第一天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三天
1
第三天
第四天
第四天
第四天
第四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五天
第五天
第五天
第五天
上一页下一页
然后,他们走出了大楼,穿过公园,他们迎面走向里奇蒙大厦。
“一切都很好,一切都很好。”斯克雷塔说,但是,从他的嗓音听来,他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在回答雅库布什么。他聚精会神地检查着女病人。“我们将做一次小小的会诊,”他说,“不要害怕,您绝对不会感到什么的。”随后,他走向一个小玻璃柜,从里面拿出一个注射器,上面的针头被一个小小的塑料套筒所代替。
那个两腿岔开躺在台上的女人问他,语气中更多的是撒娇,而不是惧怕:“它不会弄得我很疼吗?”
“就应该有一点点疼,没有事的。”雅库布说,逗着他的朋友。
雅库布不是医生,而且从来没有进过妇科诊所。但是斯克雷塔大夫已经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带进一个白色的房间,里面有一个脱了衣服的女人,躺在检查台上,两腿大大地岔开着。
“我很高兴,你能来这里看一下。”斯克雷塔大说,说着他请那位少妇躺到检查台上去。他戴上一双99lib•net橡胶手套,把手伸进女病人的肚子里。
“我极其满意,”斯克雷塔大夫说,“我想,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我们两个人,您和我,都可以寄希望于一次成功。”
“实际上,我来这里是向你告别的。”雅库布说。
“那么,就叫下一个吧。”斯克雷塔大夫说,叹了一口气。
“不要担心,我的小宝贝,我半个小时之后准保回来。”斯克雷塔说,他请他的朋友把白色工作服还给护士。
“刚才你说什么来的?”
护士去叫来下一个病人,在她身上,这两个男人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证实她比刚才那个长得更漂亮。斯克雷塔大夫问她洗温泉浴之后感觉如何,然后就请她脱衣服。
“是的,大夫说得对,”斯克雷塔说,“没有事的,很正常。我要为您做一系列的注射。您每天早晨六点钟来我这里,好让护士给您注射。现在,您可穿衣服了。”
说话间,女病人穿好了衣服,她向斯克雷塔大夫和他的同事告辞http://www.99lib.net
“雅库布!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打发所有那些病人走吧,”斯克雷塔大夫说,“我今天已经工作得很多了。您将看到,最后那个病人肯定会怀上孩子的。这对一天的工作来说已经够了,不是吗?”
“这真是一大惊奇事!我根本没有想到!”斯克雷塔大夫惊讶地说,“我去把那些讨厌的女人打发回家吧,既然你是来向我告别的。”
然后,他抓住她的大腿:“您的骨头坚实无比。简直可以看到它们在肌肉底下闪闪发光。”
“什么药片?”
“我只想来看看你和奥尔佳,”雅库布说,“我希望她很好。”
“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把那片药还给你。”雅库布说。
“大夫,我要叫下一个病人了。”女护士说。
“怎么,要告别?”
“给这位大夫一件工作服。”斯克雷塔大夫对护士说。女护士打开一个大衣柜,递给雅库布一件白色的工作服。“过来看,我想让你来证实一下我的诊断。”他对雅库布说,请他靠近女病人,而那位女病人,显然很满意,以为有两位医学权威前来探察她卵巢中的奥秘,而她的卵巢,尽管已经做出了极大的努力,还是没有生出任何的藏书网后代。
“大夫,”女护士插进来说,“您昨天已经打发她们回家一次了。这样下去,到周末,我们的工作将大大地推迟!”
现在是星期三早晨,温泉疗养院又一次从沉睡中苏醒,迎来愉快的一天。一股股水流溅落到浴池中,按摩师捏揉着赤裸裸的脊背,一辆小轿车刚刚停在停车场上。不是昨天停在同一地方的那种豪华轿车,而是一辆普通轿车,就像人们在这个国家里到处都能看到的那种。坐在方向盘前的男人大约有四十五岁的年纪,他单独一人。后排的座位上塞满了行李。
“一点儿都不疼。”斯克雷塔大夫答道,把注射器插到一个试管中,小心翼翼地操作着。然后他靠近病人,把注射器插进她的两腿之间,慢慢地推着活塞。
“二十四小时?这也实在太短了,我们什么也讨论不了!”
“不,不。这片药属于这个国家。我要把属于这个国家的一切全都留给它。”雅库布说。
他终于示意她穿上衣服,然后转身向着他的朋友:
“疼吗?”
“我等了一段漫长得如同永恒一般的时间,他们才发给我护照。但是随后,只花了两天工夫,我便准备就绪,只等出国了。在出发之前,我不想见任何人。”九九藏书
“您这样碰我,都把我弄疼了。”那个高翘着双腿的女人说。
斯克雷塔大夫几乎没有把雅库布最后的那句话听进去。他的心思始终放在病人身上。他把她从头到脚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严肃认真,若有所思,然后说:“像您这样的情况,要是没有孩子的话,那确实是太遗憾了。您的腿那么长,骨盆那么发达,胸廓那么漂亮,相貌也那么楚楚动人。”
“在我长年的实践中,我实施了一些极其有效的新方法。你兴许会觉得我太自私自利了,但是,眼下,我把它们看成是我的秘密。”
女人连声道谢,离开了诊所,雅库布接着说:“好几年前,你给了我一片任何别的人都不愿给我的药。现在我要走了,我想我再也不需要它,我应该把它还给你。”
“这是什么东西?”雅库布问。
“刚来的!”
斯克雷塔大夫明白了这道目光:“好吧,别叫她们走了,但是,您对她们说,我半个小时之后回来。”
“你留着它吧!这片药在别处跟在这里一样有用。”
他摸了摸病人的脸,拍了拍她的下巴,说:“漂亮的颌骨,一切都那么富有曲线。”
“二十四小时。”
斯克雷塔大夫重新开始触摸女病人的肚子,念叨了几个拉丁九_九_藏_书_网语的词语,雅库布对此的反应则是低声的埋怨,然后,大夫问道:“你要待多长时间?”
“我要去外国。我获得了移民许可。”
男人下了车,锁上车门,往停车场看管人的手中塞一枚五克朗的硬币,就朝卡尔·马克思公寓走去;他始终沿着走廊走,一直来到一道上面写着斯克雷塔大夫名字的门前。他走进候诊厅,敲了敲诊室的门。一个女护士探出头来,男人做了自我介绍,斯克雷塔大夫上前来迎接他:
“太妙了!我们有那么多的事情要讨论。听我说……”他思索了一会儿后又说,“我现在无法离开。你干脆跟我一起来检查室吧。我给你找一件工作服。”
女护士温柔地看着斯克雷塔大夫,然而,没有丝毫服从的意思。
“我说我来归还你的药片。”
女人一边穿衣,一边说:“那么,大夫,您认为我还有希望吗?”
“不疼。”女病人说。
好一阵子里,他一边继续夸奖着女病人,一边触摸着她的肉体,而她也并不抗议,当然,她也不发出轻浮的笑声,因为,医生对她身体所产生的兴趣的严肃意义,早已使他的碰触超越了厚颜无耻的界限。
“大夫,昨天您也是说半个小时的,可是到后来,我还得上大街追着找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