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偶然
14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14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就算这样,”阿弗纳琉斯说,“不过,你剩下要解释的是,为什么她决定在这一天而不是另外一天自杀于车下。”
我思忖:有那么一天,工作之后,她不回家,走出城外。她在四周一无所见,她不知道现在是夏天、秋天还是冬天,她是不是沿着河岸走,还是沿着工厂走;事实上,她早就不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心灵,她没有别的世界。
我接着说:“死亡就像她所期待的那样,不像消失,而像转移。像自身的转移。她生活中的任何一天、她说过的任何一句话都令她感到不满意。她就像自己所憎恨的,却无法摆脱的可怕重负那样在生活中穿行。因此她渴望自我弃绝,就像扔掉一个纸团、一只烂苹果那样自我弃绝。她渴望自我弃绝,仿佛抛弃的与被抛弃的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那样。她设想,她会把自己从窗口推出去。但是这个想法很可笑,因为她住在二楼,而她受雇的那个大商店设在底层,没有窗户。99lib•net她渴望死去,被一记重拳击倒而死去,这一拳发出响声,宛如压扁一只金龟子的鞘翅那样。被压扁是一种肉体上的愿望,如同感到需要将手掌重重压在身体的痛点上。”
“我曾经竭力向你解释,”我说,“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作为自身行为的原因,存在德国人称之为Grund的东西,存在一个基础,一种蕴含我们的命运本质的密码;依我看,这密码具有隐喻的性质。如果人们不求助于一幅图像,我们提到的那个少女就不可理解。譬如说:她在生活中行走就像在山谷中行走一样;每时每刻,她会遇到一个人,同他说话;但是别人望着她,却不理解,继续走他们的路,因为她用非常微弱的声音说话,别人听不清。我就是这样来描绘她,我确信她正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她就是一个行走在山谷中的女人,走在听不清她讲话的人们中间。或者是另一幅图像:她到牙医师那里,候诊室九-九-藏-书-网挤满了人;又来一个病人,他笔直走向她所坐的那张扶手椅,坐在她的膝头上;他不是故意这样做的,而是非常简单,他觉得这张扶手椅空着;她提出抗议,用手臂推开他,大声叫道:‘得了,先生!你没有看到座位上有人嘛!我坐在这里!’但是那个人没有听到她说话,他舒适地坐在她身上,兴高采烈地跟候诊中的一个病人闲聊。这两幅画面说明了她的特点,让我去理解她。她的自杀愿望不是由任何外界因素引起的。这种愿望植根在她的存在的土壤里,慢慢地在她身上生长,像一朵黑色的花那样盛开。”
我知道,如果我不跟他一起去戳破轮胎,他就找不到别的同伙,只能独自一人,在他自己古怪的行动中流放。我发狂地渴望陪伴他,但是我很懒惰,我感到想睡觉的隐约愿望从远处袭来,而用半个夜晚跑遍大街小巷在我看来就像难以想像的牺牲。
“我明白你要说的意思:如果她没有引起别人的死。九九藏书但是这已经表达在我刚才向你描绘的那两幅画面中。她对别人说话时,没有人听得见她。她正在失去世界。我说这世界时,我想的是宇宙回答我们呼吁(哪怕仅仅通过勉强可以听到的回声)的这一部分,我们也听到它的呼吁。对她来说,世界逐渐变得沉默无言,不再成为她的世界。她完全禁锢在自身和痛苦之中。她至少能通过别人痛苦的场面,摆脱自己的禁锢吧?不能。因为别人的痛苦是在她已经丧失的、不再属于她的世界中猝然发生的。即便火星是只痛苦的星球,即便火星的石头痛苦得嚎叫,也不能使我们感动,因为火星不属于我们的世界。摆脱了世界的人对世界的痛苦无动于衷。使她暂时摆脱痛苦的惟一事件,是她的小狗生病和死去。女邻居十分气愤:这个少女对别人毫无同情心,但是她为她的狗哭泣。她之所以哭她的狗,是因为这只狗属于她的世界,而她的女邻居根本不属于她的世界;狗回答她的唤声,而九九藏书网人不回答。”
阿弗纳琉斯寻找他的奔驰车,发现走错了路。我们掉转脚跟。
他走了。我目送着他的奔驰车,想到背叛一个朋友,心中感到内疚。然后我踏上回家的路,不久我又想起那个少女,在她身上,自我毁灭的愿望像一朵黑色的花那样盛开。
我们保持沉默,想着那个不幸的女人,然后阿弗纳琉斯打开车门,做了个鼓励的手势:“来吧!我带你走!我借给你篮球鞋和一把刀!”
“怎么解释一朵花在这一天而不是另外一天开放呢?这一时刻来临了。自我毁灭的愿望缓慢地在她身上滋长,到了这一天,她再也抗拒不了。我想,她遭到的不公道对待也许分量很轻:别人不理会她的问候;没有人对她微笑;正当她在邮局排队的时,一位胖太太撞了她一下,插九九藏书网到她前面;她在一个大商店当店员,柜台主任责备她对待顾客态度不好。她千百次想反抗,发出抗议的喊声,可是一直委决不下,因为她的声带在愤怒时会断裂。她比别人更加软弱,继续逆来顺受。恶落到一个人的身上时,这个人便将恶转嫁到别人身上。这就是所谓争执、殴斗、报复。但是弱者没有力量将落到自己身上的恶转嫁他人,他自身的软弱污辱他、凌辱他,面对软弱,他绝对毫无防卫。他惟有自我毁灭,才能消除自身的软弱。这个少女正是这样开始憧憬自己的死。”
“我回家去。我想安步当车。”我说,向他伸出了手。
“你把她描绘成那样,”阿弗纳琉斯说,“人们几乎要同情她。”
我们来到阿弗纳琉斯那辆华丽的奔驰车面前,止住了脚步。
我们又来到巴黎一条通明雪亮、熙熙攘攘的林阴道,我们走向停在几条街以外的阿弗纳琉斯的奔驰车。我们重新想到那个少女,有一夜她坐在车道上,头埋在手里,等待汽车的撞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