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偶然
10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10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好,至此我了解你的故事,但是我想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她有一个绝对美不可言的屁股,”阿弗纳琉斯继续说,并不在乎我的要求,“她上学时,她的同学们大概捏她的屁股。我想像得出,每次她都发出尖叫,用的是她的女高音。这些叫声是她后来的寻欢作乐的美妙先声。”
“是的。”阿弗纳琉斯说。
“不久以前,我朝林阴大道那边,沿着雷恩街走下去,计算着多少次我能得空朝圣日耳曼教堂抬起眼睛,而不致被过于拥挤的行人推推搡搡,或者被汽车撞翻。我一共瞧了七眼,左臂被撞青一块,因为一个年轻的冒失鬼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当我头往后仰,正好直立在教堂入口处时,我看了第八眼。但是,在大为变九九藏书网形的仰视远景画面中,我只能看到教堂正面。这些短暂的或者导致物体变形的张望,在我的记忆中只留下一种近似的标记。这近似的标记与真正的教堂谈不上有多少相似之处,正如洛拉谈不上与我这两个箭头的画有多少相似之处一样。圣日耳曼教堂消失了,所有城市的所有教堂消失了,有如月亮被销蚀一样。汽车侵入街道,缩小人行道,那里挤满了行人。行人想相对而视,在视网膜里只看到汽车;行人想看看对面的房子,最先看到的却是汽车;没有一个角落是看不见汽车的,后面、前面,还有两侧。汽车的喧嚣声无所不在,宛如一种酸,吞没了所有凝视的时刻。由于汽车,城市以往的美被遮没了。我并不像那些愚蠢的道学家,他们面对每年有一万人在公路上死于非命,感到义愤填膺。至少,这要降低汽车驾驶者的数量。但是我愤然反对汽车遮住教堂。”
http://www.99lib•net
侍者递给他一张发票,阿弗纳琉斯掏出钢笔,画了这幅图:
阿弗纳琉斯教授住了口,随后说:“我要来点奶酪。”
“我不理解你的意思。”我说。
“她的姐姐阿涅丝:她的身体像火焰一样升起,但她的头总是略微耷拉着,凝视地下的抱着怀疑态度的头。”
“你对无聊的事很感兴趣,而严肃的事令你厌烦,”他带着相当失望的神态说,一面扣上外衣,“你酷似一个年老的女门房。”
我耸耸肩。
然后他说:“这就是洛拉:她的充满幻想的脑袋仰望天空。但是她的身体坠向地面:屁股和乳房——也是沉甸甸的,往下凝视。”
阿弗纳琉斯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在一个审美家来看,”他继续说,“她的屁股大约显得太大,并
九_九_藏_书_网
且有点下坠。由于她的心灵想飞往高处,这就格外令人不舒服。对我来说,在这种矛盾中归结了全部人类状况:脑袋充满幻想,屁股如同一只锚把我们留住在地上。”
“我是注意身体的,”我回答道,“我按时去举重。”
“这很危险。你会挨上一下。”
阿弗纳琉斯的最后一句话,天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忧愁的音响,也许因为我们的盆子空了,再没有鸭子的痕迹。侍者重新俯下身子,收拾桌子。阿弗纳琉斯朝他抬起头来:“你有纸吗?”
“你应该跑步,晚间跑步。我来给你看一样东西。”他解开外衣,带着神秘的表情说。我盯住他的胸脯和大腹便便的肚子周围,看到一件古怪的装束,令人联想起一匹马的鞍辔。在下方和右边,腰带上吊着一根狭长带子,悬挂着一把咄咄逼人的大切肉刀。
“好古怪。”我说,在他的画旁边我画了一幅图:
他继续说:“这件事没有多大意思。在我把证书交给十足的藏书网蠢驴之前,人们早已把他的照片张贴在大街小巷。我想看到有血有肉的他,便到广播电台所在地的前厅等候他。当他从电梯走出来时,有个女人朝他跑去,抱吻了他。随后我尾随着他们,我的目光有时遇到那个女人的目光,以致我的面孔大概对她来说显得很熟稔,即使那时她不知道我是谁。”
“我更喜欢洛拉,”阿弗纳琉斯用坚决的语气说,然后他接着说,“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晚上跑步,胜过一切。你喜欢圣日耳曼-德-普雷教堂吗?”
“总而言之,如果贝尔纳变成一头十足的蠢驴,这是因为你喜欢洛拉。”
“我很想知道你们怎么相识的。”
过了良久,阿弗纳琉斯又重复说:“我认为你写得太劳累。你本该注意身体才是。”
“这是谁?”阿弗纳琉斯问道。
“当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感兴趣时,他会竭尽所能,至少是间接地同她接触,以便从远处触动她的社会圈子,动摇这个圈子。”
“你喜欢她吗?”
“也许九*九*藏*书*网你没有弄错,”阿弗纳琉斯若有所思地说,他又补充道,“在这个女子身上,某种东西使她变成注定的受害者。这正是使我受到她吸引的地方。当我看到她待在两个醉醺醺的、满身臭气的流浪汉的怀抱里时,我好激动呀!多么令人难以忘怀的时刻呀!”
“这正是我所害怕的,”我说,“我想起罗伯特·穆齐尔。”
我点点头。
“是的,真可以谈谈。请告诉我,你像救世主一样把她拖出地铁以后所发生的事。”
阿弗纳琉斯降低声音:“不瞒你说,如果不是我对她有兴趣,也许我永远不会实现证书的计划。这类计划,我有几千个,往往都停留在幻想状态。”
“不过,你从来没有真正看过这座教堂。”
“是的,我知道。”我表示赞成。
我恭贺了他的装备,但是为了不再谈我已经了解得太多的话题,我把谈话引到我所关心的惟一的一件事,而且我好奇地想多知道一点情况:“你在地铁的通道里遇到洛拉时,她认出了你,你也认出了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