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斗争
成了自己光荣的牺牲品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成了自己光荣的牺牲品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但是光荣并不为著名人物所专有。每个人至少可以有一次得到自己的小小的光荣,至少在短短的时间里得到葛丽泰·嘉宝、尼克松或者一只被剥皮的老虎所得到过的东西。贝尔纳张开的嘴在城里所有的墙上笑着,他感到自己被钉在犯人示众柱上:人人都在看他、研究他、评论他。“贝尔纳,娶我吧!”当洛拉对他这么说时,他想像她在他身边的犯人示众柱上。猛然间(这种情况以前从来不曾有过),她在他眼里显得老了,怪诞得让人感到不愉快,而且有点可笑。
大褐熊继续说:“她和我谈起你们之间的误会。她是个讨人喜欢的女人。对她要多加体贴一些。”
贝尔纳气得脸发白。他知道大褐熊这个人嘴快,因此他肯定整个电台现在都知道他的情妇的身份。和一个比自己年纪大的女人有私情,过去在他看来是一种有趣的反常行为,甚至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大胆行为;但是现在他明白了他的藏书网同事们只会把这看成他的驴性的新证明。
“为什么你去向外人抱怨?”
她伤心地回答:“我不向人隐瞒我对你的爱,难道我应该不说出去吗?你也许为我感到羞耻吧!”
您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贝尔纳后退。一个进攻,另一个后退,这是规则。退却,正如人人都知道的,是最困难的军事演习。贝尔纳以一个数学家的精确度进行:不久以前,他还每个星期在洛拉家里过四夜,现在给自己限定为两夜;他原来每个周末都和她出去,现在隔一个星期陪她一次,而且还准备进一步缩减。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宇宙飞船的驾驶员,回到大气层以后,应该猛然刹车。因此他谨慎而又坚决地刹车,而他那个优雅的、慈母般的情妇却在他的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代替她的是一个喜欢吵架的女人,缺乏智慧,缺乏成熟,活跃得让人讨厌。
对贝尔纳说“娶我吧!”不管怎么样九*九*藏*书*网都是一个错误;在他被晋升为十足的蠢驴以后,这更是一个像勃朗峰一样大的错误。因为有一个情况必须考虑,这个情况乍看上去似乎完全不可能,但如果想了解贝尔纳,提一提还是有必要的:除了小时候出过一次麻疹以外,他从来没有生过病;他惟一的一次贴近见到过的死亡是他父亲的猎兔狗的死亡;除了考试有过很少几个坏分数,他没有遭到过任何失败。他生活在确信中,确信自己生来就应该得到幸福,就应该得到大家的好感。他晋升到蠢驴这个等级是他遭到的第一次命运的打击。
“大褐熊。”
正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需要她,所以这一切变得愚蠢了。对人最有益的爱在他看来仍然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的爱,只要这种爱变得更加秘密,这个女人表现出更多的小心和谨慎。如果洛拉不是愚蠢地向他提出结婚,而是下决心把他们的爱情建成一座远离社会生活的豪华城99lib•net堡,她就不必害怕会失掉贝尔纳。但是看到每个街角都有巨大的照片,洛拉把照片跟她情夫的新态度,跟他的沉默,跟他的心不在焉的表情联系起来,毫不迟疑地得出的结论是:成功把另外一个占据了他的全部思想的女人送到他的道路上。洛拉不希望不战而降,所以她转入进攻。
贝尔纳什么也没有回答。是的,他为她感到羞耻,即使他跟她在一起感到快乐。但是只有在忘了他为她感到羞耻的时候,跟她在一起他才能感到快乐。
这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巧合。意象学家们就在那时候,为了贝尔纳所在的电台发起一个大规模的宣传运动,因此,编辑成员的彩色肖像出现在大幅宣传画上,贴遍整个法国:他们一个个全部都在蓝色天空的背景上,穿着白色衬衫,袖子卷起来,嘴张开,他们在笑。起初在巴黎街头散步时,贝尔纳感到得意得忘乎所以。但是在享受了一两个星期的完美无瑕的光99lib•net荣后,大腹便便的吃人妖魔笑容满面地来交给他一个硬纸筒。如果这件事早些发生,巨大的相片还没来得及贴出去,贝尔纳毫无疑问能够稍微忍受这个打击。但是相片的光荣给证书的耻辱带来一种共鸣,它扩大了耻辱。
在《世界报》上看到了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一个叫贝尔纳·贝特朗的人,被晋升为十足的蠢驴是一回事,而这个人的照片已经贴满街头则是另一回事了。光荣给我们遇到的任何一件事添加了百倍的回声。一个人身后带着回声在人群中散步,这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贝尔纳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最新弱点,他想到光荣确确实实是他从来没有妄想到的东西。当然他曾经希望得到成功,但是成功和光荣是不同的东西。光荣意味着许多人认识您而您不认识他们;他们相信自己想对您怎么样都可以;他们希望知道您的一切,而且他们的举止表现就像您是属于他们所有。演员、歌星、政治家肯定从把自己这99lib•net样地贡献给别人中感到一种快乐。但这种快乐,贝尔纳并不向往。他新近采访了一个儿子卷进一件不光彩案子的演员,非常高兴地看到这个人的光荣怎样变成他的阿喀琉斯的脚跟。他的弱点、他的缺陷,变成了鬣毛,人们抓住鬣毛就抓住了他,摇他,不再放开他。贝尔纳希望做提问的人,而不愿意做被迫回答的人。然而光荣属于回答的人,而不属于提问的人。回答的人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提问的人被拍摄到的是后背。出现在强烈灯光下的是尼克松而不是伍德沃德。贝尔纳向往的不是被聚光灯对准的人的光荣,而是站立在半明半暗处的人具有的权力。他向往杀死一头老虎的猎手的力量,而不是被用来做床前小垫毯老虎的光荣。
“即使他是我的朋友,你为什么把我们的私生活讲给他听?”
“向外人?你指的是谁?”
贝尔纳脸羞得通红。
大褐熊有一次对他说:“我认识了你的未婚妻。”
“我以为他是你的朋友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