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斗争
对侵犯人权表示抗议的姿势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对侵犯人权表示抗议的姿势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两位警察告诉她说,她的车子停得不是地方,阻塞了人行道,她指指排成长蛇阵的汽车大叫道:“那么你们说说看应该停在什么地方!既然允许我们买车,就得保证我们有停车的地方,不是这样吗?应该合乎逻辑!”
“您讲得非常有道理,”德国人说,接着他又轻轻地加了一句,“您看到了,德国想统治全世界的野心是多么荒谬。”
就这样,亏得有了索尔仁尼琴,“人权”这个词在我们这个时代的词汇表里又找到了它的位置。我不知道有哪个政治家每天不讲十遍“为人权而斗争”或者“被嘲笑的人权”。可是因为在西方,人们并不生活在集中营的威胁之下,可以随便说、随便写,所以随着人权斗争的逐步开展,它的具体内容都全部失去了,直到最后变成了所有人对所有事情的共同态度,一种把所有的愿望变成权利的力量。世界变成了一种人权,一切都变成了权利:爱情的愿望变成了爱情的权利,休息的愿望变成了休息的权利,友谊的愿望变成了友谊的权利,开快车的愿望变成了开快车的权利,幸福的愿望变成了幸福的权利,出版书的愿望变成了出版书的权利,深夜在街上大喊大
藏书网
叫的愿望变成了深夜在街上大喊大叫的权利。失业者有权占领豪华食品杂货商店,穿貂皮大衣的阔太太有权买鱼子酱,布丽吉特有权在公共的人行道上泊车;失业者,穿貂皮大衣的阔太太,布丽吉特,全都属于同一支为人权而斗争的大军。
布丽吉特得意地坐上她的汽车,准备到福雄食品杂货商店去买一瓶葡萄酒。她怎么也找不到可以停车的空处,一公里范围以内,沿着人行道排着好几列车子,保险杆顶着保险杆。她绕来拐去兜了一刻钟以后,还是没有找到空处,感到既吃惊又气愤:她索性把车子开到人行道上面,熄了火。随后她徒步走向商店。她远远地看到了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走到跟前,她明白了:
在这次争吵的时候,布丽吉特在谩骂时还急速并短促地摇着头,一面耸着肩膀和眉毛。在回到家里把这件事告诉她父亲时,她的脑袋的动作和刚才争吵时完全一样。我们已经看到过这种姿势了,它表示一种在遇到有人想否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时,既惊奇又愤怒的感情,让我们姑且把它叫作:对侵犯人权表示抗议的姿势。
布丽吉特根本没有把希特勒99lib•net和瓦格纳放在心上,继续把她的道理说下去:“孩子可以学习没有逻辑的语言,因为孩子还没有理性。可是一个外国成年人就永远也学不会了。因此在我的眼里,德语不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
人权的概念在两个世纪以前已经形成了,可是一直要到我们这一世纪七十年代的下半叶才达到它光荣的顶峰。就是在那个时候,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被俄国驱逐出境:他的那个蓄有一脸胡子、戴着一副手铐的奇特的造型,迷惑了西方的在为前途感到苦恼的知识分子。亏得有了他,尽管晚了五十年,他们终于承认在共产党的俄国存在着集中营;即使是他们之中的进步人士,也突然承认,为了一个人的思想而监禁他是不公正的。为了和他们新的态度取得一致,他们找到了一个绝妙的论据九九藏书:俄国共产党侵犯了法国大革命庄严宣告的人权。
这家有名的食品杂货商店里的商品要比其他地方贵十倍,以致到这儿来买东西的都是这样一些顾客:对他们来说付钱比吃是一个更大的乐趣。这时候,这家商店的店堂和周围,被一百来个穿着简朴的失业者占据着。这是一次古怪的示威运动:他们不是来砸碎什么东西,不是来大声恫吓,也不是来呼叫口号,他们只是到这里来让有钱人感到尴尬,败坏他们喝高级葡萄酒和吃鱼子酱的雅兴。事实上,售货员和顾客一样,脸上都突然漾起了惶恐不安的微笑,好像买卖双方都无法进行下去了。
年轻的德国人赞同地说:“唉,我们没有笛卡儿。这是我们历史中一个不可原谅的缺陷。德国没有你们那种理性和条理清楚的传统,它充满着形而上学的疑云,德国是瓦格纳的音乐,而我们大家都知道谁最欣赏瓦格纳:希特勒!”
布丽吉特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走了进去。她并不讨厌那些失业者,也不责怪那些穿貂皮大衣的阔太太。她声音响亮地说要买一瓶波尔多葡萄酒,她的坚决果断的行动使女店员吃了一惊,并使她明白了示威者(他们的在场并未构http://www.99lib•net成任何威胁)不应该阻止她为这位年轻顾客服务。布丽吉特付钱以后便回头向她车子走去;汽车前面有两个手拿钢笔的警察在等她。
“这不合乎逻辑,我知道,可是这是在几个世纪中形成的习惯。”他说,好像他想引起年轻的法国少女对一种被历史罚入地狱的语言的怜悯。
布丽吉特上完德语课出来时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不再来了。一方面歌德的语言在她看来已经没有实际用处(是她母亲逼她学的),另一方面她好像跟德语完全合不来。这种缺乏逻辑的语言让她很恼火,这一次更到了使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前置词ohne(毫无)要求后面跟宾格,前置词mit(和)要求后面跟与格。为什么要这样呢?事实上这两个前置词表示的是同一种关系的否定和肯定的两个方面,因此它们对后面格的要求应该是同样的。布丽吉特向教师提出了这个问题。教师是一个年轻的德国人,他对这个反对意见感到很尴尬,马上便感到这是他的错误。这个给人好感的、敏锐的青年,因为自己属于一个曾经被希特勒统治过的民族而忍受着痛苦。他准备把他祖国的所有缺陷都承
九九藏书网
担下来,他马上便同意这两个前置词有不同的格的要求,是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的。
“您能承认这一点,我很高兴。这不合乎逻辑,不过语言是应该合乎逻辑的。”布丽吉特说。
我讲这些事只是为了这个细节:在斥责两名警察时,布丽吉特想起了在食品杂货商店门口的失业者,并突然产生了对他们的强烈的同情心,她感到自己和他们在同一个战斗中连在一起了。这种想法给了她勇气,她拉大了嗓门。两个警察(他们和失业者面前的穿貂皮大衣的阔太太同样感到局促不安)只是傻乎乎地支支吾吾地重复着“禁止”、“不准”、“条例”、“规则”等几个词,最后没有对她签发违警通知便让她走了。
保罗坐在布丽吉特对面的扶手椅里,深情地看着她从左向右摇着头。他知道他女儿很喜欢他,这比他讨他妻子喜爱更重要。因为他女儿的仰慕的眼光给了他阿涅丝不能给他的东西;这可以证明他还年轻,他始终是青年中的一员。这事发生在阿涅丝听到他的咳嗽,抚摸他的头发两个小时以后。相较于这种使人丢脸的抚爱,他还是喜欢布丽吉特的摇头!他女儿的在场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能量储存器,他可以从中汲取力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