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斗争
加法和减法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加法和减法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就以她的暹罗雌猫作例子吧!洛拉在离婚以后对独个儿住在一套大公寓里感到很孤独、很难过,她想与人分担这种寂寞,哪怕有一只小动物陪陪她也行。她首先想到的是养一只狗,可是她很快便明白,养狗很麻烦,有很多必要的照料是她无法办到的。因此她就去领来一只雌猫,是一只很大、很漂亮又很凶的暹罗猫。因为每天和它生活在一起,并经常和朋友们谈起它,这只她当初并无多大信心(因为说到底,她一开始想要的是一条狗!)碰巧选中的暹罗猫对她越来越重要了。她到处宣扬它的优点,逼着大家赞美它。她在这只猫的身上看到了令人赞美的独立性,骄傲与自由的气度,永远是那么风度翩翩(和人的风度截然不同,人在做了什么蠢事或者在失意的时候,风度会大受损害);她在她的暹罗猫身上看到一个典范;她在它身上看到了自己。
在几年时间里面,洛拉送给她姐姐和姐夫一套餐具和餐巾,一只高脚盘,一盏灯,一把摇椅,一块桌布,五六只烟灰缸,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架钢琴。那是有一天由两个强壮的小伙子突然抬来的,一进门就问该搁在哪里。洛拉喜气洋洋地说:“我想送你们一件你们一看到便会想起我的礼物,即使我不九九藏书网在也同样如此。”
因此我们可以想想,为什么一个喜爱雌猫(或者墨索里尼)的人不仅仅满足于自己的热爱,还要把这种爱强加给别人?为了试着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回忆一下那个桑拿浴室里的年轻女子。她像挑战似的向大家宣布她对洗冷水淋浴的偏爱,就这样成功地让自己一下子显得和人类中另一半喜爱洗热水淋浴的人有所不同。不幸的是,另外一半人类和她更加相像。唉,这是多么可悲啊!人多主意少,我们怎么才能相互区别呢?年轻女子只知道一个办法可以克服她和不可胜数的喜欢洗冷水浴的狂热分子相像的不利素,她一定得在桑拿浴室门口用足力气高喊一声“我热爱洗冷水淋浴!”为了让千百万其他酷爱洗冷水淋浴的女人顿时落入可悲的模仿者的境地。换一句话说:如果我们想让洗淋浴的爱好(爱好本身实在是微不足道)变成我们的“我”的一个属性,我们一定要向全世界宣布我们要为这种爱好进行战斗。
重要的并不是要知道洛拉的性九*九*藏*书*网格是不是像暹罗猫,重要的在于洛拉已经把它画在她的家徽上,这只雌猫已经变成了她的“我”的属性之一。她的几个情人一上来就被这只惟我独尊、不怀好意的雌猫激怒了。它动不动就吐唾沫、用爪子抓人,暹罗猫变成了是否服从洛拉权威的考验。她仿佛在对每一个人说:“你会得到我的,不过你将得到的是真正的我,也就是包括我的暹罗猫。”暹罗猫是她灵魂的形象,而情人必须首先接受她的灵魂,然后才谈得上占有她的肉体。
让我们来设想一下;您有一个喜爱舒曼厌恶舒伯特的朋友,而您却酷爱舒伯特,一听到舒曼心里就烦。在您这位朋友生日那一天,您准备送谁的唱片给他呢?送他所迷恋的舒曼还是送您所迷恋的舒伯特?当然送舒伯特。如果送舒曼,您也许会有觉得自己不够真诚的感觉,就好像是给您朋友一笔想讨好他,想取得他欢心的见不得人的贿赂。总之,在您送礼时,是出于对您朋友的爱,是为了把您的一部分、把您的一片心献给他!所以,您就把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曲》送给您的朋友吧,不管他在您走了以后就会戴上手套,在唱片上吐唾沫,用两只手指夹着它,扔进垃圾箱。九*九*藏*书*网
用增加的办法是相当有趣的,一个人在他的“我”上增加的是一条狗,一只雌猫,一块烤猪肉,对海洋的爱或者冷水淋浴。不过如果要在他的“我”上增加一种对共产主义、对祖国、对墨索里尼、对天主教会、对无神论、对法西斯主义、对反法西斯主义的激情,那么事情就会变得不那么美妙了。在两种情况之下,这种增加的方法是完全一样的。固执地鼓吹猫比任何http://www.99lib.net其他动物都要优越,从本质上说,和宣称墨索里尼是意大利惟一大救星是一回事。他在吹嘘他的“我”的一个属性,并竭尽所能来使这种属性(一只雌猫或者墨索里尼)被他周围所有的人承认和喜爱。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每天都要出现越来越多的脸,这些脸也越来越相像。人如果要证实他的“我”的独特之处,并成功地说服自己,他具有不可模仿的、与众不同的地方,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培植“我”的独特性,有两个方法:加法和减法。阿涅丝减去她的“我”的所有表面的和外来的东西,用这种办法来接近她真正的本质(由于不断地减,她冒着被减成零的危险)。洛拉的方法恰恰相反:为了使她的“我”更加显眼,更加实在,更容易被人抓住,她在她的“我”上面不断地加上新的属性,并尽量让自己和这些属性合而为一(由于不断地增加,她冒着失去她的“我”的本质的危险)。
凡是把对墨索里尼的激情当作是他的“我”的一个属性的人,会变成一个政治战士;凡是赞扬猫、音乐或者旧家具的人,会送礼物给他的朋友。
这就是想借助加法培植自我者的矛盾之所在:他们尽力增加,为了创造一个惟一的、难以模仿的“我”,可是同时又变成www.99lib.net这些新增加的属性的宣传员;为了让绝大多数人和他们相像,他们使出了全力,结果却是,他们来之不易的“我”,很快便烟消云散了。
说实话,阿涅丝既不喜欢钢琴,也不喜欢餐具餐巾和摇椅。并不是这些东西的样式不好,而是它们都有些古怪,与阿涅丝的天性和爱好都不相符合;因此当有一天(这时候,这架钢琴已经有六年没有人碰了)洛拉喜形于色地告诉姐姐,她已经爱上保罗的年轻朋友贝尔纳时,阿涅丝不但感到由衷的高兴,还自私地松了一口气:一个马上就要生活在伟大爱情中的女人,一定会做出一些比送姐姐礼物和关心外甥女的教育更好的事情来。
在她离婚以后,洛拉一有空便到阿涅丝家里去。她照料布丽吉特就像照料亲生女儿一样。她之所以送一架钢琴给她的姐姐,就是为了让她的外甥女学着弹。可是布丽吉特厌恶钢琴;阿涅丝怕洛拉不高兴,求她的女儿能勉为其难,装作对那些雪白和乌黑的琴键有点儿感情。布丽吉特争辩说:“那么,我学弹琴就是为了让她高兴吗?”因此这件事的结局并不很好;几个月之后,钢琴只不过成了一件摆设,更可以说成了一件使人讨厌的东西。这使人伤感地想起一个流产的计划;没有人需要这个巨大的白家伙(是的,钢琴是白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