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斗争
肉体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肉体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是的,洛拉和加拉一样:她和她的肉体完全合而为一,她完全安顿在她的肉体里了。而肉体不仅仅指她能在镜子里看到的东西:最珍贵的一部分肉体是在里面。因此,在她的词汇表里,她以内部器官的名义,保留着选择的余地。为了表示她昨天对情人的不满,她说:“等他一走,我便去吐了。”尽管她经常用呕吐来作暗示,阿涅丝总是拿不准她的妹妹究竟是不是曾经吐过。呕吐不是她的真实,而是她的诗意;是隐喻,是沮丧和厌恶的抒情的形象。
什么才能改变阿涅丝和她身体的关系呢?除了在兴奋的时刻再也没有别的了。兴奋,可以暂时赎回身体。
对阿涅丝来说,身体是不属于性的,它只有在很少时间里才变得有性感。当兴奋在身体上投去一道不真实的、非自然的光时,这道光使肉体变得更美,更能激起人的情欲。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没有任何人料到——阿涅丝经常被肉欲所困扰并念念不忘,因为如http://www.99lib.net果没有它,身体的痛苦便没有任何慰藉了。在做爱时她的眼睛总是睁着,如果身边有一面镜子就更好了:她可以观察到镜中的身体,觉得它如此得光彩照人。
虽然保罗也许要比一般人虚荣,阿涅丝心里想,他的举止揭示了男女不同境况。女人一般要用更多的时间来讨论她的身体状况,她不会忘记对自己健康的挂虑。这种情况从最初几次失血时开始;她的身体突然竖在她面前!仿佛一个单独负责工厂机器运转的机械师,她每个月都要系上月经带,吞吃药片,调整她胸罩的宽度,准备生产。阿涅丝羡慕地端详着年老的男人,她似乎觉得他们的衰老过程有所不同。她父亲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他自己的影子,逐渐消失,留在尘世的只是一个化为肉身的没精打采的灵魂。相反,女人的肉体越是无用便越是作为肉体而存在:沉重和凸显;这个肉体就像一家决定要拆99lib.net毁的旧的手工业工厂,可是作为一个女人的“自我”,不得不像个门房那样待在它旁边,直到最后。
一天,她们两人到一家内衣店里去买东西,阿涅丝看到洛拉在轻轻地抚摸女售货员递给她的一只胸罩。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她才能理解她和她妹妹的隔阂所在:在阿涅丝看来,胸罩是弥补身体缺陷的用具之一,就像绷带、义肢、眼镜和颈椎有病的人必须戴的颈托。胸罩的作用是支撑某种比预料的要重,重量未曾得到准确计算的东西,就像人们用支柱和扶垛撑起一个建坏了的阳台一样。换句话说,胸罩揭示了女子身躯的技术性特征。
可是在这一点上,洛拉也不同意赎回身体的时刻?时刻是什么意思?对洛拉来说,身体从来就是属于性的,这是先天的、完全的、本质的。爱一个人,对她来说,就意味着把她的身体给他,放在他面前。她的身体是内外一致的,哪怕随着九九藏书网时间的推移,她的身体会日渐衰败。
可是看自己沐浴在亮光中的身体是一桩可耻的游戏。一天,阿涅丝在和她的情人做爱时,在镜子中发现自己的身体上有一些在他们上次相会时(他们每年只见一两次面,在巴黎一家不知其名的大饭店里)她没有看到的缺陷,她无法使自己的视线从这些缺陷上移开:她再也看不到她的情夫,再也看不到两个在做爱的身体了;她看到的只是已经开始在损害她身体的衰老。房间里的兴奋气氛顿时消失。阿涅丝闭上眼睛,加速做爱动作,为的是不让她的同伴猜到她的想法:她刚刚下了决心,以后不再和他会面。她感到自己很虚弱,想回到她的那张大床上,尽管床头的那盏小灯永远也亮不了。她渴望那张大床就像渴望得到一个安慰,得到一个黑暗的避风港一样。
名画家萨尔瓦多·达利和他的妻子加拉在晚年时曾驯养过一只兔子;后来这只兔子就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和他们形影不离。他们非常喜欢这只兔子。有一天他们要出远门,为了如何安置兔子,他们一直讨论到半夜。要把兔子带着一起走是很难做到的,可是要把它托付给别人同样不容易,因为兔子见不得生人。第二天,加拉在准备早餐,达利的心情一直很愉快,一直到他发现他在吃的是一盆红酒洋葱烩兔肉。他顿时从餐桌边站起来,奔进盥洗室,想把他暮年时的忠实朋友,他心爱的小动物吐在脸盆里。加拉却相反,她对她心爱的小兔子能进入她的内脏,慢慢地经过胃、肠,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感到很高兴。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比把心爱的东西吃到肚子里更彻底的爱。和这种身体的融合相比,肉体爱情的行为对她来说,只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99lib•net
洛拉就像加拉九九藏书网,阿涅丝就像达利。阿涅丝爱的人很多,男人和女人都有,可是如果有一份奇怪的友谊契约规定她一定要关心他们的鼻子,并定时替他们擤鼻涕,她也许宁愿在生活中没有朋友。洛拉知道她姐姐对什么有反感以后,责备她说:“你对一个人产生的同情心意味着什么?你能把肉体排斥在同情心之外吗?如果没有肉体,人还能算得上是个人吗?”
阿涅丝很羡慕保罗在生活中能不意识到身体的存在。他吸气、呼气,他的肺就像一只自动大风箱一样工作着。他就是这样感知到他的肉体的,愉快地忘却它的存在。即使身体不舒服,他也从来不讲;这并不是出于谦虚,而是出于保持优雅的虚荣心,因为生病就是不完美,他引以为耻:他有好几年都在受胃溃疡之苦,可是直到有一次,在法庭上进行了一次戏剧性的辩护以后,他突然大出血,躺倒在地,被救护车送进医院,阿涅丝才知道。这种虚荣心会引人发笑,可是阿涅丝却很激动,几乎到了羡慕他的地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