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斗争
姐妹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姐妹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我听的是国家电台,因此它不播送广告,只是用最新的陈词滥调轮流播放新闻和评论。另一个电台是私人的,广告代替了音乐。可是那些广告同样也是陈词滥调,以致我永远也搞不清楚听哪个电台好,更何况我总是昏沉沉地睡了又睡。我在朦胧之中知道了自从战争结束以来,在欧洲的公路上已经死了二百万人,法国的年平均数是死一万,伤三十万:整整一支缺胳膊少腿,又聋又瞎的大军。议员贝特朗·贝特朗(这个名字像摇篮曲一样美丽)被这个统计数字激怒了,他建议采取一项绝妙的措施。可是这时候我又睡着了,一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我听到同一条新闻的重播:名字像摇篮曲一样美丽的议员贝特朗·贝特朗向议会提出一个禁止为啤酒做任何广告的方案。这个方案在议会中引起轩然大波,遭到很多议员的反对。这些议员得到电台和电视台代表的全力支持,因为这项禁令将会使他们失去大量经济收入。接下来我听到贝特朗·贝特朗本人的声音:他谈到了对死亡的战斗和为生命的斗争……“斗争”这个词,在他短短的讲话中重复了五次,使我想起我古老的祖国,想起布拉格;红旗、标语,为幸福而斗争,为正义而斗争,为未来而斗争,为和平而斗争。为和平而斗争,直至大家消灭大家,当然还要加上捷克人民的智慧。可是我又睡着了(每次讲到贝特朗·贝特朗的名字,我便觉得有一阵睡意向我袭来),醒来时我听到的是一篇有关园艺的评论。我调到另一个电台。那个电台正在讲贝特朗·贝特朗和不准为啤酒做任何广告的禁令。我终于慢慢理清其中的逻辑关系:人们用汽车相互杀戮,就像在战场上一样,可是我们不能禁止汽车,因为汽车是现代人的骄傲;有一部分车祸应归咎于喝醉的司机,可是我们不能禁止葡萄酒,因为葡萄酒是法国自古以来的光荣;一部分醉汉饮的是啤酒,可是啤酒同样不能禁止,因为这会破坏有关自由贸易的国际条约;一部分喝啤酒的人是受了广告的刺激引诱,这终于揭示出了敌人的阿喀琉斯的脚跟。勇敢的议员决定拿起武器!贝特朗·贝特朗万岁,我心里想着,可是因为这个名字对我有一种摇篮曲的作用,我马上又睡着了,一直睡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醇厚的迷人声音,是的,是播音员贝尔纳的声音。因为今天除了公路以外没有什么其他新东西,于是他讲了这么一件事:昨天夜里有一个年轻姑娘背朝着汽车驶来的方向坐在车行道上。三辆车子,一辆接一辆地,在最后一刻想避开她时冲进沟里,死伤了好几个人。这个想自杀的姑娘看到自己未能达到目的,站起来走了,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关于她的存在是从伤者的证词中得知的。这条新闻吓得我再也睡不着了。我只能起床吃早饭,坐在我的打字机前面。可是我很久很久不能集中思想,这个大路上的年轻姑娘老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额头埋在双膝之间,缩成一团;我听到了从沟里传来的呼救声。我一定得尽力驱走这个形象才能继续写我的小说。如果您没有忘记,我的小说是从游泳池旁边写起的,我正在等待阿弗纳琉斯教授,看到一个陌生女人在向她的游泳教师挥手致意。这个手势我们在阿涅丝向她的腼腆的同学告别时又一次见到过。每次她有朋友送她回来到栅栏门前时,她都要做这个手势。小洛拉躲在一丛灌木后面等待她姐姐归来,她想偷看他们接吻,随后目送阿涅丝登上台阶走向屋门。她等待着阿涅丝回头挥舞手臂的时刻。对这个小姑娘来说,这个举动不可思议地包含着她对还一无所知的爱情的模糊概念,并永远和她温柔迷人的姐姐的形象连接在一起。九-九-藏-书-网九九藏书网九九藏书网
99lib.net阿涅丝和保罗对洛拉非常亲切,关怀备至,使她感到在巴黎姐姐的家中就像在自己的故乡一样。待在这样的家庭气氛中,她感到很幸福,可是也不无惆怅:她惟一能爱的男人却同时是惟一她不能爱的男人。在她和这对夫妻共同生活时,喜悦和悲伤交替出现。她沉默不语,目光空茫;阿涅丝总是握着她的手说:“你怎么了,洛拉?你怎么了,我的小妹妹?”有时候,在同样的情况下,保罗也同样满怀激情地握住她的手。于是他们三人都沉浸在某种快感之中,交织着各种情感:友谊和爱情,同情和肉欲。
一天,阿涅丝把保罗介绍给她。就在他们相遇时,洛拉听到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对她说:“这才是一个男子汉!真正的,惟一的男子汉。是一个举世无双的男子汉。”这个看不见的讲话的人是谁呢?会不会是阿涅丝自己?是的,是她向她的妹妹指明了道路,可是又挡住她。
在阿涅丝突然撞见洛拉学着这个手势向她的小朋友告别时,她对这个手势产生了反感,决定从此以后(
九_九_藏_书_网
就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在向她的朋友们告别时不再做任何手势。这个关于手势的简短故事使我们能认清两姐妹之间的关系:妹妹学姐姐的样,把双手向她伸去;可是姐姐总是在最后一刻避开她。
阿涅丝在拿到中学毕业会考证书以后,便去巴黎继续深造。洛拉抱怨她撇下了她们两人都喜爱的故乡景色,可是她在中学毕业以后也到巴黎继续学业去了。阿涅丝致力于数学。毕业以后,大家都预言她将会在科学领域里有一个光辉的前程;可是阿涅丝没有继续研究下去,却嫁给保罗,接受了一份普通的差事,虽然报酬丰厚,却没有什么灿烂的前景。洛拉为此感到沮丧,决定在进音乐戏剧学院以后要弥补她姐姐的失败,要出人头地,扬名天下。
后来她结婚了。阿涅丝的女儿布丽吉特十岁那一年,洛拉决定送一个表弟或者表妹给她。她要她的丈夫让她怀上孩子,他很轻松地便完成了任务。可是结果却使人苦恼,洛拉流产了,医生警告她说,如果她不接受外科大手术,她以后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