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不朽
8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8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难道他不知道贝蒂娜也想写一本有关歌德童年的书吗?难道他不知道她甚至正在和一位出版商谈判吗?他当然知道!我可以打赌他请她帮助并不是真正需要她,而是想使她出版关于他的书的计划化为泡影。贝蒂娜的身体由于上一次见面的魔力而变得虚弱起来,又怕自己和阿尼姆的婚事引起歌德的反感,她让步了。他成功地摘除了她的引信,就像摘除一只炸弹的导火线一样。
从一八〇七到一八一一这几年是她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刻。一八一〇年在维也纳,她心血来潮,突然去拜访了一次贝多芬。所以说,她认识两个最最不朽的德国人;不但认识最英俊的诗人,还认识最丑陋的作曲家。她跟他们两个人调情,这种双重的不朽使她飘飘欲仙。歌德已99lib•net经老了(那时候,六十岁的人是被看作老人的),完全可以死了;贝多芬这时刚四十岁,他不知道要比歌德早五年进坟墓。贝蒂娜蜷缩在他们两人之间,就像挤在两块巨大的黑色石碑中间的一个娇嫩的小天使。这是很奇妙的景象,歌德的已经掉光牙齿的嘴,一点也没有使她看了觉得难受。相反,他越老越吸引她,因为他越老也越接近死亡、越接近不朽。只有一个已经仙逝的歌德才能紧紧地握着她的手,领她进入光荣的殿堂。他越接近末日,她越不愿放弃他。
随后,在一八一一年九月,她由她年轻的丈夫(她身上还怀着他的孩子)陪着,来到了魏玛。没有比遇到一个过去望而生畏,现在因失去危险性而不再使人http://www.99lib.net害怕的女人更让人感到高兴的了!可是贝蒂娜虽然已经结婚,已经怀孕,已经不能写她的书,但她并不认为自己被摘去引信,她决不停止斗争。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意思:不是为爱情而斗争,而是为不朽而斗争。
一天傍晚,他们坐在歌德房内的窗户边。她开始谈灵魂,随后谈星星。这时候歌德抬头望天,把一颗巨星指给她看。可是贝蒂娜是近视眼,什么也看不到。他把一架望远镜递给她说:“你运气很好,这是水星。现在是秋天,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但是贝蒂娜心里在想的是爱情之星,而不是天文学上的星。她把眼睛凑在望远镜上,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说望远镜的倍数太小。歌德很耐心,又去取来了一架倍数大一www.99lib•net些的。她又一次把眼睛凑上去,又一次说她什么也没看见。这件事促使歌德跟她谈起了水星、火星、各种行星、太阳和银河。他讲了很久很久,讲完以后,他请她原谅;她便自己回到她的房间里去了。几天以后,在展览会上,她声称那些油画是荒谬的,而克莉斯蒂安娜惟一的回答是,把她的眼镜打落在地。
所以一直到这个命中注定的一八一一年九月,尽管她已经结婚和怀孕,她的孩子气却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加严重:她讲话时大喊大叫,坐在地上、桌子上、五斗橱边上、分枝吊灯上,爬树,像跳舞一样走路,在别人严肃地谈话时她唱歌,在别人唱歌时她板着脸,并不惜任何代价找机会和歌德单独相处。可是两个星期中,她只找到一次与歌德单九九藏书独相处的机会。据说,那次谈话经过基本上是这样的:
即使在他们彼此离别以后,在他们身上仍保持着这个迷人时刻的痕迹。在他们会见以后的一封信中,歌德把她叫作最最亲爱的女人。可是他并没有忘记事情的本质,从下一封信开始,他告诉她他已经在着手编写回忆录《诗与真》,并请她帮助他: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有人再能回忆起他童年时的情景了。可是贝蒂娜曾和这位老太太相处了很长时间:应该由她把老太太讲给她听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应该由她把这些记录都寄给歌德。
要说歌德想到不朽,那是他所处的地位所允许的。可是像贝蒂娜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妇怎么也会有同样的想法呢?当然,人们从孩提时开始就在梦想不朽。此外贝蒂娜属于浪漫派作家一代,这些作家从生下来那天起便被死迷惑住了。诺瓦利斯没有活满三十岁,可是尽管他年轻,惟有死,迷人的死、化成诗的醇酒的死,才能使他得到灵感。所有的人都活在超越人的认识的、超越自我的境界之中,双手伸向远处,伸向他们生命的尽头,甚至更远,伸向浩瀚的非存在。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无论“死亡”在什么地方,它的伴侣“不朽”总是和它在一起,浪漫主义的信奉者厚着脸皮跟它凑近乎,就像贝蒂娜跟歌德凑近乎一样。99lib•net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