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不朽
4
目录
第一部 脸
第一部 脸
第二部 不朽
4
第二部 不朽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三部 斗争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六部 钟面
第七部 庆祝
上一页下一页
请想想看,您所想像的诗人的不朽是什么?战略家比诗人更加不朽,所以当然是拿破仑向歌德提问,而不是相反。“您多大年龄?”拿破仑问他。“六十岁。”歌德回答。“您看上去要年轻得多。”拿破仑尊敬地说(他比歌德小二十岁)。歌德得意地挺了挺胸脯。在五十岁时,他已经发福,他有了双下巴,但他满不在乎。可是在后来的岁月中,他经常想到死,与此同时,他害怕腆着个大肚子走向不朽。所以他决定要减肥,很快就又变成一个身材苗条的人,外形虽然不能算漂亮,至少可以使人想起他年轻时的确是相当英俊的。
歌德不想讲他亲王的坏话,可是也不愿意违背一位不朽者的意思。他巧妙地运用外交辞令解释说,查理-奥古斯特为科学和艺术做过很多事情。不朽的战略家趁他讲到艺术的机会,在桌子九九藏书网前站起来,又把手插进上衣里面,向诗人迎上几步,对着他发表自己关于戏剧的看法。马上,一群看不见的摄影师战战兢兢地赶过来了,照相机发出“喀哧喀哧”的声音,在一旁和诗人单独交谈的战略家为了让整个大厅里的人都能听到,不得不提高嗓门说话。他建议歌德写一个关于埃尔富特会议的剧本,因为这个会议最终将保证人类得到幸福与和平。“戏剧,”他声音响亮地接着说,“应该成为人民的学校!”(这是他第二个短句,配得上成为第二天报纸的头条新闻。)“把这个剧本奉献给沙皇亚历山大,”他稍微压低一些声音继续说,“那真是太妙了!”(因为埃尔富特会议就是为他召开的!拿破仑就是想跟他结成联盟!)接着,他给席勒-歌德上了一堂小小的文学课,可是九*九*藏*书*网他的话头被他一个副官打断后,他想不起刚才讲的是什么。他一面想,一面既无逻辑又无信心地重复了两次“戏剧是人民的学校”。随后(终于找到了!话头找到了!)他讲到了伏尔泰的《恺撒之死》。在他看来,伏尔泰正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他原本可以成为人民的教育者,可他错过了。他的悲剧原本可以表现一个在为人类幸福孜孜不倦地工作,却因过早夭亡而不能实现他崇高计划的伟大统帅。拿破仑直勾勾地看看诗人,语气忧郁地讲了最后一个短句:“对您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题材!”
可是这时候又有人来打扰了。几位将军走进大厅,拿破仑的手又从上衣里抽出来,又在他的桌子前面坐下,用他的叉子叉了一块肉,开始边吃边听汇报。摄影师的影子消失了,歌德看看四周,走到几幅油画前九九藏书面站定。随后他又向陪他来的副官走去,问他接见是不是已经结束。副官作了肯定的答复。拿破仑的叉子又举起来,歌德走了。
在摄影师们骚动的影子的陪同下,歌德由拿破仑的副官带领着登上宽大的楼梯,接着又经过另外一座楼梯和另外几条走廊,来到一个大厅里。拿破仑正坐在大厅尽头一张桌子前面用早餐。在他周围,挤满了在向他作汇报的军官,战略家边吃边回答他们的问题。副官过了一会儿才大着胆子把一动不动站在旁边的歌德指给他看,拿破仑抬起眼睛,把他的右手插进上衣,手心贴着胸腹部。这是他在摄影师围着他时常摆的姿势。他匆匆忙忙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因为嘴里在吃东西时拍的照是不太雅观的,而且那些不怀好意的摄影师特别喜欢这类照片),他拉大嗓门(为了让大家都听见)http://www.99lib.net说:“这才是一个男子汉!”
这恰好就是今天在法国被称之为“短句”的话。政治家讲起话来滔滔不绝,毫无顾忌地始终重复着同样的东西,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公众只会知道几句被新闻记者引用的话。为了便于他们工作,也为了可以稍许摆布他们一下,这些政治家在他们越来越雷同的讲话中,插进一两句他们从来没有讲过的句子。这些短句是多么出人意外,多么使人吃惊,以致一下子就变得家喻户晓了。政治艺术今天已经不再在于治理政治(政治根据它自身的阴暗而无法核实的逻辑自己治理自己),而在于想出一些短句,根据这些短句,不论是被选上的或是未被选上的政治家都将被大家看到和了解,并试图通过全体公民投票。歌德还不知道“短句”的基本概念,可是,因为我们已经九*九*藏*书*网知道,事物在实际上实现和命名以前,它们的本质已在那儿了。歌德懂得拿破仑刚才说出了一个绝妙的、对他们两人都有利可图的“短句”,他高兴地走到桌子前面。
“您结婚了吗?”拿破仑带着一种真诚的关切问道。“结过婚了。”歌德微微弯腰回答。“您有孩子吗?”“有一个儿子。”这时候,有一个将军走近拿破仑,向他报告一个重要消息。拿破仑开始沉思。他把手从上衣里抽出来,用叉子叉了一块肉,放到嘴里(这个场面停止拍照),一面吃一面回答。隔了好一会儿,他才又想起歌德。他带着一种真诚的关切问他:“您结婚了吗?”“结过婚了。”歌德微微弯腰回答说。“您有孩子吗?”“有一个儿子:”“还有,你们的查理-奥古斯特怎么样了?”拿破仑不假思索地冲着歌德喊出了魏玛君主的名字。显而易见,他不喜欢这位君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