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女王
4
目录
干旱的九月
致悼艾米丽的玫瑰
致悼艾米丽的玫瑰
夕阳
夕阳
昔日的女王
昔日的女王
4
红叶
红叶
上一页下一页
“她和娜西萨小姐在说话。”
“答应我,答应我,鲍里。”他的名字应该是本鲍,这是她娘家的姓氏。
“我去通知开晚饭的时候,她们还在说话。”伊松说,“我告诉过你的。”
“谁要结婚?”爱尔诺拉问,“她要结婚?为什么?要她放弃在这儿的一切?这不可能。真想知道上个星期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出声了,朝房门转过头去,似乎听到什么动静。从餐厅传来年轻妇人的声音,但爱尔诺拉似乎在听别的东西,然后她离开了厨房。她的脚步并不匆忙,但悄无声息迈开大藏书网步,瞬间消失在视线里,好似一个了无生气的人坐着轮椅离开了舞台。
“有人要结婚了。珍妮小姐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会责怪你。像你这样的年轻女人,我希望你结婚,别和我一样。’她就是这么说的。”
“我倒不觉得孤单。我和姑婆一起挺开心的。”
“不会什么?你指坐在溪水里吗?”
“伊松,她们在谈些什么?”爱尔诺拉问。她用严肃专注、发号施令般的目光注视着他。
“我不知道。”伊松说,“是你教我不能偷听白人谈话的。”
她轻声99lib.net走上漆黑的大厅,穿过餐厅的门,桌边的两人没有注意到她。他们紧挨着坐在一起,妇人身体靠向男孩,正在说话。爱尔诺拉脚步不停,一声不响,身体在阴影重叠之下,她那略显光亮的脑袋好似悬空飘浮一般,她的眼球也微微发白。突然,她停下了脚步。还没走到书房门前,可她却停住了,身体没入在漆黑与寂静之中。黑暗中几乎消失的脸上,一双眼睛突然闪过一丝亮光。她开始轻声唱着:“噢,主啊。噢,主啊。”然后她迈开步子,迅速走向书房门,往屋内望去九*九*藏*书*网。仅凭银发上微弱的亮光方能依稀分辨,老妇人一动不动地坐在死寂昏暗的窗边,似乎九十年的生命已在瘦削笔直的躯体内慢慢消逝。尽管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消失殆尽前仍会徘徊萦绕片刻,在头顶周围闪现微弱的光芒。爱尔诺拉只朝屋里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重新迈着急促无声的步子回到餐厅门前。年轻妇人仍旧靠向男孩,正在说话。他们没有立即注意到爱尔诺拉。身材高大的她就站在门口,没有靠着门框。她一脸茫然,目光涣散,似乎在自言自语。
“那好吧,”他答九九藏书网应了,动手把椅子移到她身边。
“她不下来吃晚饭吗?”爱尔诺拉问道。
“好吧。”
爱尔诺拉看看萨蒂:“你最后去书房的时候,她们在干什么?”
穿着夹克衫的伊松为她们开饭,然后回到厨房。
“再也不分开了。”
从八岁起,男孩便坐在餐桌一头属于已故祖父的座位上。可今晚,他的母亲重新调整了座位。“今晚只有我们两个人,”她说,“过来坐我身边。”男孩犹豫着。“求你了,好不好?昨晚在孟菲斯,没有你我觉得好孤单。我不在,你觉得孤单吗?”
“我和珍妮姑婆一起睡
九九藏书
的,”男孩说,“我们过得很开心。”
“我想,你最好快过来一下。”她说着,声音依然是轻柔的,冰冷的,好似发号施令一般。
“求你坐到我身边来吧。”
“不吃。”伊松回答,“就坐在窗边,黑漆漆的。她说不想吃。”
“坐近些,”她说着,把椅子挪得更近。“我们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再也不会了,好吗?”她向他凑近了些,握住了他的手。
“我也猜她想要结婚了。”萨蒂说。
“我知道。”爱尔诺拉说。她的声音既不尖厉也不温和,好像发号施令一般,轻柔却又冷淡。“她们在说些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