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
4
目录
干旱的九月
致悼艾米丽的玫瑰
致悼艾米丽的玫瑰
夕阳
夕阳
4
昔日的女王
昔日的女王
红叶
红叶
上一页下一页
泪珠仍然从南希的脸上往下流。她在椅子上转了转身子:“听我说。你跟他说吧,跟他说我们会玩得很开心的,跟他说我会照看你们,一直到明天早上,跟他说让我陪你们回家,我就睡在地板上。跟他说我不需要再搭一张床铺。我们会玩得很开心的。你们难道不记得了,上一回我们玩得多么开心啊!”
“不想。”杰森说,“我想回家。”
“是的。”凯蒂说。南希看着凯蒂,接着她拿过爆米花锅,打开盖子,将烧焦的爆米花倒进围裙,开始翻拣着。她的双手又长又黑。我们注视着她。
“你把所有的玉米都放进去了吗?”南希问。
“我喜欢爆米花。”杰森说,“我想吃糖。”
“什么故事呀?”凯蒂问。南希站在油灯旁,把棕褐色的手放在
99lib•net
灯上。在灯光照耀下,那只手显得单薄而细长。
“这个故事很好听的。”南希说,“比刚才讲过的那个要好听。”
“我不知道。”凯蒂说。她走到门前,朝外面看去。“我们现在得走了。”她说,“是父亲来了。”
“等一下。”南希说,“等一下。我能修好的。你们不想帮我一块儿修好吗?”
“我不信很快就能好。”凯蒂说,“说起来,我们应该回家了。爸爸妈妈会着急的。”
“回到油灯这儿来吧。”南希说,“我们会玩得很开心的。你没必要现在就回家。”
“爆不了了。”杰森说,“我想回家。”
“我们应该回去了。”凯蒂说,“除非还有很多好玩的。”她和南希回到油灯下。
“哎呀,我们吃不到爆米花了。”他说。
这时,杰森的眼睛让烟给熏了,他哭了起来,将爆米花锅丢进了火里。南希拿来一块湿布,帮杰森擦了擦脸,可他还是在不停地哭着99lib•net
“你来帮帮我,杰森。”南希说,“你不想帮我吗?”
“我们玩点别的什么吧?”凯蒂说。
“你的手放在发热的灯罩上了。”凯蒂说,“不觉得灯罩烫手吗?”
“我们做爆米花。”南希说,“我们做一点爆米花。”她从床底下拿出爆米花锅,可是锅已经坏了。杰森哭了。
“这样会不稳的。”凯蒂说。
“为什么呀?”凯蒂说。
“我想回家了。”杰森说,“我要去告密。”
“我没有哭。”南希说。她的眼睛合上了。“我没有哭。外面是谁?”
“嘘!”南希说,“嘘!你看,你看着我,我能修好它,这样杰森就能拿它爆玉米花了。”她找来一根铁丝,绑好了爆米花锅。
“好的。”杰森说,“要是让我拿爆米花锅,我就再待一会儿。凯蒂不能拿。要是凯蒂拿的话,我就想回家了。”
“你没有爆米花了吗?”凯蒂问。
南希看着玻璃灯罩上的那只手,随后缓慢地把手撤了回99lib.net来。她站在那儿,看着凯蒂。那只细长的手绞动着,好像手腕上拴着一根绳子似的。
南希把壁炉里的火烧大了一些。“你们看,南希把手伸到火里去了。”凯蒂说,“怎么回事呀,南希?”
“别哭了。”她说,“别哭了。”可是他还是在哭。凯蒂从火里把爆米花锅取了出来。
“没事的。”南希说,“我会把它弄干净的。你们等一等,爆米花很快就要好了。”
“不会。”南希说,“马上就要爆出来了。狄尔西会跟他们说你们在我这儿。我为你们家干活那么长时间,你们在我家玩,他们是不会在意的。就等一等吧,随时都有可能爆出来了。”
玉米也在床下。我们剥好后放进锅中。南希帮杰森捧着锅放在炉火上。
“我有爆米花。”南希说。她看了看凯蒂,随后又看了看杰森,随后又看了看我,最后又朝凯蒂看去。“我有爆米花。”
“我玩得不开心。”杰森说,“你弄疼我了。你用烟熏了我的眼睛。我要去告密。99lib.net
“嘘!”凯蒂说,我们都听着。南希的头已经转向栓好的大门,眼睛里满是红色的亮光。“有人来了。”凯蒂说。这时,南希又发出了那个声音,声音不大。她坐在那儿,俯瞰着炉火,双手垂在双膝之下。突然,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她的眼睛里涌出来,从脸上流淌了下来,火光映在一滴滴的泪珠上就像火花一样,最后从她的下巴上掉了下去。“她不是在哭。”我说。
“我想回家。”杰森说。
“你为什么不把灯拧小一点?”我说。
“兴许我们真应该回家去了。”凯蒂说,“我敢打赌,爸爸妈妈正在找我们呢。”她从地板上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南希看着杰森,说:“你可以拿着爆米花锅。”她的手还在绞动着。那只手又长又细又黑。
“我不想听故事了。”杰森说,“我要在地板上跺脚了。”
“你等一会儿。”南希说,“会爆好的。爆出来后很好玩的。”她坐到火炉边上。油灯被拧高后开始冒烟了。
南希看着我们九*九*藏*书*网,不再说话了。她看着我们。杰森坐在南希的腿上,杰森的腿从裤管里笔直地伸出来。“我觉得这个故事不好听。”他说,“我想回家。”
“我不想帮你修。”凯蒂说,“真的太晚了。”
“我还知道一个故事呢。”南希说。她站在油灯旁边。她的眼睛看着凯蒂,仿佛是在看鼻梁上平放着的一根棒子似的。她低头看着凯蒂,可是眼神就是那副样子,仿佛正在维持那根棒子的平衡。
“很稳的。”南希说,“你们看。你们帮我剥点玉米吧。”
“我要去告密。”杰森说,“是你们让我来的。”
“别那样。”南希说,“不要开门。”她很快站起身,从凯蒂身旁赶过去。她没有碰大门,也没有碰木门闩。
“有。”南希说,“还有。你瞧,这些爆米花还没有烧焦,只要把它们——”
“说起来,我们应该回家了。”凯蒂说,“走吧,昆丁。”
“我想回家了。”杰森说,“我要去告密。”
“烧焦了。”她说,“你只好再拿一些玉米来了,南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