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换位置
目录
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干旱的九月
干旱的九月
调换位置
调换位置
调换位置
花斑马
花斑马
路喀斯·布香
路喀斯·布香
大黑傻子
上一页下一页
“别废话了,我说,麦克,”鲍加特说,“走吧。”
“至少能看得更多,”麦金尼斯说,“你会喜欢的。”
“没错吧,是不是?”麦金尼斯愉快地说,“简直是量体裁剪的。”他伛下身子,能听到那人在快快地往前爬。“在顶头处你会找到一杆刘易斯机枪,绝对错不了。”他冲通道里喊道。
“哦,那是。”
鲍加特回来了。“教他怎样爬进前舱,行吗?”他说。麦金尼斯让他进入机腹的活板门。再往前,一点点升上去,是斜斜的机身,通道变窄了,得爬着才能过去。
“子弹上着呢。”那位客人说;话音未落枪就响了,很短促的一个短发,几个人喊叫起来,最响的来自飞机鼻底下的地面。“没事儿,”英国小伙子的声音说,“我开枪之前先对着西边了。那儿什么都没有,除了海军办公室和你们队部。龙尼和我去任何地方之前都这样做的。我急了一点,很对不起。哦,顺便说一说藏书网,”他又说,“我名叫克劳德。好像没跟你们提起过。”
“他是个水手,”另一个说,“这你忘啦。”
“会吹回到鲍吉和我脸上来的,那就没法看了。吧唧。玩完。懂了吧?”
“得了,”麦金尼斯说,“你别取笑我了。”
“在翅翼上?”英国小伙子说,“干吗把咖啡留在翅翼上?”
“不了。得来点儿更有用的。咖啡会在翅翼上留下一摊讨厌的污渍的。”
“全套都得换吗?”客人说,“咱们得出去那么久吗?”
客人把制服拿起来。“我说,”他开口说,“我说,龙尼和我还有自己的任务呢,明儿——我是说今天。你觉得要是我晚回来一点龙尼会不在乎吗?没准就不等我了。”
“它比一艘快艇大些,”他用他那充满生气和兴趣的声音说道,“我说,你们知道的。它不是一整团飞上去的。你们骗不了我。以前见过。它由两部分组成:鲍加特上尉和我99lib•net在一处;麦克和别一个在另一处。是吗?”
鲍加特终于站起身。“来吧,”他说,“我们也给你弄套服装。”他们走出食堂时,引擎声变得相当吵——是一种空转的雷鸣声。沿着那条看不清的柏油路,是整整齐齐的一溜在半空吐着蓝绿火花的黑影。他们穿过机场来到鲍加特的宿舍,那位中尉,麦金尼斯,正坐在行军床上系飞行靴的鞋带。鲍加特弯下身去扯出一套锡德科服,往行军床上一扔。“把它穿上。”他说。
“喝下午茶之前能赶回来。”麦金尼斯说。他好像鞋子总也穿不好了。“答应你就是了。”英国小伙子盯着他。
客人的声音传回来:“找到了。”
“秃鹰?”客人喃喃地说,“哦,我说。不如说像一艘快艇。空中飞的。我说,就是这样。”
“好的。”小伙子说。他们帮他钻进服装。“以前还没上去过呢,”他说,聊家常般轻松地说,“准比从山上看得九_九_藏_书_网远,是吧?”
“简直像个狗窝嘛。”客人说。
深夜两点钟了,那个英国小伙子仍然说个没完,他的声音里充满生气,很天真也很悦耳。他在告诉他们,瑞士在1914年给宠得不像样,他父亲原来答应他十六岁生日时让他去那儿旅游,可是生日来到时他和家庭教师只好将就上威尔士去。不过他和家庭教师登山爬得相当高,因此他敢说——当然,对于在座任何一位有缘结识瑞士的先生他并无不敬之意——在威尔士大概也能跟在瑞士一样登高望远。“汗出得一样多,气也喘得一样凶,至少是。”他又加上一句。在他身边那几个美国人围坐着,比他风霜经历得多些,头脑清醒些,年纪也稍稍大些,他们以带点儿漫不经心的惊讶在听着。他们此刻已经站起来出去过,回来时换上了飞行服,带来了头盔与风镜。一个勤务兵走进来,端着个放有一些咖啡杯的托盘,客人理会到他听到外面黑暗中藏书网响起引擎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重新穿过机场,朝那面吐火的墙走去。他们走近时,客人开始辨认出那架汉德利—佩奇的形状与轮廓。它看上去像一节普尔曼车厢朝上斜插进了一幢未盖成的摩天大楼空架子的底层。客人一声不响地看着它。
“当然。我们全都会的。在飞行的某个阶段。这东西能让你好过些。不过倘若仍然止不住。明白吗?”
“明白什么?那是。明白什么?”
“你应该什么时候之前回来?”鲍加特说。
“但愿他没忘记这门手艺。”那头一个军官说。
“他好像还满会使机枪的呢。”鲍加特说。
“管军火的军士马上就来,他会告诉你上没上子弹。”
“哦,我会不舒服?”
“你听着。”麦金尼斯说。他的手往前伸;一件冰冷的东西胡乱地往英国小伙子手里塞去——是只瓶子。“要是你觉得不舒服,懂吗?就喝上一口。”
“闭上你的嘴,麦克,”鲍加特说,“走吧。九九藏书还要喝点儿咖啡吗?”他看看那位客人,可是麦金尼斯替客人回答了:
“他会等的,”鲍加特说,“穿上制服吧。”
在地面上,站着鲍加特和另外两个军官。他们跑着奔来。“是朝西开的,”有个军官说,“他还会知道哪边是西?”
“哦,那是。那我拿它怎么办?”他们的对话很轻,很简短,很严肃,像阴谋家似的。
“爬进去继续再往前。”麦金尼斯说。
“说不定的,”鲍加特说,“穿上的好。在高空可冷了。”
“别朝外面,别朝舷外吐。”
“头朝下把货出清。就行了。”
“别朝舷外?”
“哦,那是,但愿龙尼能等我。真好玩。不过挺危险,是不是?”
“啊,没事儿,”英国小伙子说,“我敢说不会有事的。上头让龙尼决定何时出发,反正是。要是我稍稍晚一点他会等我的。”
“不是的。”麦金尼斯说。鲍加特不知上哪儿去了。“它是一整团飞上去的。像大云雀,嗯?像秃鹰,懂了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