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达尔
目录
50.达尔
上一页下一页
他狠狠地瞪了我好一会儿,然后看了看屋顶的火势,这才冲到马儿嘶鸣的马厩。那匹马又是冲撞又是尥蹶子,发出的撞击刮擦声响加入到火焰的声浪中,那声浪仿佛是一列无限长的火车在跨越一座无穷尽的高架桥。吉莱斯皮和马克穿着齐膝的睡衣,一面从我身边跑过,一面叫嚷着,声音又细又尖,不知道在叫些么,但同时又极其暴躁和悲凉:“……母牛……马厩……”吉莱斯皮的睡衣被风吹到了身子前面,在他多毛的腿边鼓起来,像只气球。
我们进入那厩房时,那头母牛望着我们。它退到角落里,还在咀嚼不停,不过嚼的速度加快了,但它不肯再动动身子。珠尔停下脚步,抬头望了望。这时我们突然看见整个厩房,从地板到阁楼,全都没了,完全成了一片火海,一些杂物烧成的火花下雨似的落下来。珠尔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身后食槽下面放着一只挤奶时用的三条腿凳子。他抓起凳子就朝后墙的板壁砸去九九藏书,砸掉了一块木板,又砸掉了一块,接着是第三块。正当我们弯腰在砸开的缺口处收拾残块碎片时,什么东西从背后朝我们当中冲撞过来——原来是那头母牛。它飕的一声从我们中间冲出缺口,来到外面明亮的地方,把它那尾巴翘得又直又硬,仿佛是一把垂直钉在它的尾椎骨上的扫帚。
我们穿过那缺口他就开始奔跑。“珠尔。”我说着也跑了起来。他一下子飞奔过了屋角;等我到达那屋角,他差不多已到下一个屋角了,映着火光真像个用锡箔剪成的人影。俺爹、吉莱斯皮和马克这时正站在远一点的地方看着谷仓,衬着背后的一片黑暗,都成了粉红色的人物,一时之间月光已黯然失色。“抓住他!”我大声叫喊,“截住他!”
他背对着黑暗的门口,仿佛是黑暗凝成的身影;在初起的火光中,他穿着内衣,瘦得像匹赛马。他跳到地上,满脸愤怒,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已经看见我了,不用扭头也不用转动眼珠;在他眼里,火光像是两只小火把在游动。“快呀。”他说,一面跳下斜坡朝谷仓冲去。
“里面,”马克喊道,“最里面的那个厩房九-九-藏-书-网。”
马克瞪了我一眼,接着扒下衣,罩在它的头上,骡子立即变得乖顺了。珠尔又朝他叫道:“母牛在哪儿?母牛?”
等我来到谷仓前面时,他正在同吉莱斯皮扭在一起——一个瘦瘦的身穿内衣,另一个身上一丝不挂,仿佛是古希腊楣柱上画的两个人物,在红彤彤的火光下失去了一切真实。我还没有赶到,他已经把吉莱斯皮打倒在地,转身跑进了后面的谷仓。
“我简直拿它没办法……”听上去,这声音仿佛刚从他嘴边传出便被卷走,卷得又高又远,越过一段很长很累人的距离,才最终传回来。珠尔悄悄从我们身边滑过,那骡子身子一扭,又踢又蹬,可珠尔已经把它的头抓住了。我附到马克的耳边说:
他在棺材旁边停下,弓起身子,满脸愤怒地看着我。这时火焰在我们头顶发出雷鸣般的声音,一股凉风朝我们吹来——风里没有夹带一丝热气;一把糠壳突然升起来,迅疾被吸到了马厩那边99lib•net去,马厩里有匹马受了惊,发出一声嘶鸣。“快!”我叫了一声,“快去救马。”
珠尔转身就想钻进谷仓。“呃,”我叫了一声,“珠尔!”我伸手抓住了他,他把我的手甩开。“你这傻瓜,”我说,“你不明白从这儿回不去了吗?”这时,谷仓的过道成了被探照灯照亮的雨景。“快,”我说,“从这边绕过去。”
现在火焰的声音已经变得十分平静,像那条河一样。我们透过谷仓门口看见了渐次消失的一幕:珠尔猫着腰跑向棺材的另一头,俯身在棺材的上面。他抬起头来朝外面看了我们一会儿,这时燃烧的草料如雨般纷纷落下,仿佛是一幅火珠子织成的门帘;我还看见他叫我名字时的嘴形。
珠尔跑回来了,他再次埋头去看棺材。可是,现在他往前走了。“母牛在哪儿?”他从我身边经过时大声问道。我跟在他后面。在马厩里马克还在同另外一头骡子斗争。骡子的头转过来对着火光时,我也看见它的眼球在狂乱地转动,可是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站在那儿,扭过头来看马克,马克一靠近,它就用后腿朝他乱踢。马克回过头来看我们时,一双眼睛和一张嘴像是三个圆http://www•99lib•net圆的洞,脸上的斑斑点点像是盘子里摆的豌豆,他的叫声又尖又细,仿佛来自很遥远的地方。
霎时间,他在月光下像是白银在滚动;接着突然发出了无声的爆炸,他蹦跳的身影像是个直接从锡箔剪下来的扁平人形。这时,整个谷仓顶上都着了火,仿佛仓里装满了炸药似的。谷仓前面有一堵圆锥形的带着方方正正入口的墙裂开了,恰好可以看见一口方形的呈蹲坐状的棺材,像一只有立体感的甲虫搁在锯木凳上。在我背后,俺爹、吉莱斯皮、马克、杜薇·德尔和瓦德曼都从屋里冲了出来。
“睡衣,蒙住它的头。”
马厩的门一下子被风吹关上了,珠尔赶紧用屁股把门顶开,然后拽住马头,把马往外拉,他拱起腰背时肌肉透过衣服鼓凸出来。在火光中那匹马的眼珠直动,显现出柔和、急速而又狂野的蛋白色的反光;当它把头甩起来的时候,那肌肉隆起抽动,把珠尔翘得双脚离地。他拽住马头不松手,慢慢地却又死命地往外拽,同时又扭过头来急速愤怒地瞪了我一眼。他和马都出了谷仓,那马还在继续挣扎,后脚还朝门口不住地踢打,直到吉莱斯皮光着身子从我身边经过——他的睡衣用www•99lib.net来蒙在一头骡子的头上了,他狠狠地揍了几下那匹惊马之后,才把它拽出门来。
“珠尔!”杜薇·德尔叫道,“珠尔!”我仿佛现在才听见她的叫喊,过去五分钟里她一直在叫,俺爹和马克阻止她时,她一边挣扎扭动,一边还在叫喊:“珠尔!珠尔!”但是,此刻珠尔没有看我们。我们倒是看见他把棺材一端竖起来,肩膀一挺,只用双手就把棺材移下了锯木凳。棺材仿佛高得令人难以置信,把他都给遮住了;我真不敢相信艾迪·本德仑需要那么大的空间才能舒服地躺在里面。接着,棺材整个儿地竖了起来,火星像雨点般打在上面又溅开,好像碰撞出了更多的火星。接着棺材向前倾倒,渐渐露出了珠尔,火星同样也像雨点般落在他身上,溅出更多火星子,他仿佛被包围在一层薄薄的火云里。接着棺材没有任何停顿地翻了一转,后端再次竖立,略微顿了一下又慢慢地朝前倒去,穿过了那道火帘。珠尔这时连忙跨在棺材上面,紧紧抱住棺材,直到棺材落地时把他朝前甩了老远。马克纵身一跃,跳进了一股淡淡的烧成了焦肉的气味里,去扑打珠尔内衣上那些像开花般冒出来的不断扩大且带有殷红色边缘的小洞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