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瓦德曼
目录
13.瓦德曼
上一页下一页
棍子打断了,马儿打着响鼻后退,马蹄踏得地面啪啪直响;响声大是因为天要下雨了,下雨之前空气稀薄。棍子断了也还够长的,马儿扯着缰绳前冲也好,后退也好,我跑来跑去追着打。
“我真希望他俩现已过了塔尔的地界,真的希望是这样。”
我从它身旁走过时听见它转过头来,等我扭头看时,它恰好在我身后喷出一股股香甜甜、热乎乎的强烈气味。
“真该死。我给了他点颜色看看,该死的东西。”
那以后,我开始奔跑,朝屋后跑,一直跑到后廊边缘才停下脚步。这时我放声哭了起来。我能感到泥地上先前鱼所在的地方,鱼已不再是鱼了,剁成了碎段;溅在手上和衣服上的血,也不是鱼血了。原先可不是这样的,那么,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可是现在,她在前面越走越远,我没法赶上她了。
那头母牛站在谷仓门边,正在咀嚼,见我走进谷仓便哞哞地叫了起来,嘴里满是搅动的青草,舌头不停地九-九-藏-书-网翻动。
周围的树木像是一只只鸡,在大热天奓起羽毛想往凉快的地里钻。要是我从后廊跳下去,我会跳到鱼所在的地方,可现在它剁碎了不再是鱼了。我仿佛还能听见那床边的声音,看见她的面容,她身边的那些人,还能感觉到地板的震动,在他走进来、走在地板上的时候。那一切发生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可是他一来,一走过地板——
我跑在泥土地面上,双脚陷进尘土,两眼模糊不清,马车从两个车轮处翘起来看不见了。我挥棍敲打,棍子打到地面时反弹起来,打在尘土里,又打到空气里,脚下的尘土陷进路面的速度仿佛比汽车开在路面的速度还快。这时我瞧着棍子,感到可以哭出来了。棍子打断了还抓在手里,先前的长棍子现在不比烧炉子的柴火长。我扔下棍子,哭了起来,这会儿哭声也不大了。
我从后廊跳下去继续跑,谷仓顶显露在黄昏中,直朝我扑过来
九九藏书
。我要是跳起来就可以穿过去,像马戏团里那个穿粉红衣服的姑娘那样,不用等待就会进入暖融融的气味里。我双手抓住灌木丛,脚下的岩石块、脏土块在哗啦啦往下垮塌。
马的生命活力在皮肤下奔跑,透过脏兮兮的皮肤传到我手上,气味蹿上来钻入我的鼻孔,鼻孔里有种恶心难受的东西在呼喊,喷出呜呜的哭声;这下我能呼吸了,能够痛痛快快哭出声来了。马的活力弄出许多声响,我能闻到这股生命活力,感到它就在双手下面,正蹿上两条胳膊。这时候,我可以离开马厩了。
“你们杀了俺娘!”
“好你个胖杂种!”
“那时候鱼还没事儿,事儿还没发生,还摊在泥地上。可是现在,她正要把鱼煮熟吃了。”
母牛推搡着我,鼻子深深吸气,体内深处呻吟了一声,之后闭上了嘴。我猛然挥动一下手,像珠尔那样骂它。
“我可不是来给你挤奶的,再不会为他们干任何事了。”
这时我九-九-藏-书-网不哭了,什么都不做。杜薇·德尔来到小山上叫我:“瓦德曼——”我可什么也不是,一声不吭。“叫你啦,瓦德曼。”我现在能够静静地哭泣,感觉到自己在流泪,也听得见自己在流泪。
天黑了。我能够听见树木的声音,还能听见静寂,这些都是我熟悉的。可是我不会听活生生的声音,也不会听鱼的声音,仿佛黑暗正在把鱼整个身躯溶解开来,分解成一些不相干的零件——喷鼻、顿脚的声音,渐渐冷却的肉体和马毛、尿臊的气味,还产生一种幻觉——一个带斑纹的马皮和筋骨强壮的有机整体,里面的东西超出想象,神秘而又熟悉,那种存在与我的存在截然不同。我仿佛看见它在分解——几条腿蹄、一只还在转动的眼睛、一块像在闪冷光的好看的斑纹,并在黑暗中浮动于不断褪色的溶液里。这一切既像一个整体,又不像是任何东西,这一切像这像那却什么也不是。我只要听见声音就能朝它而去,抚摸它
www•99lib•net
,塑造起它的具体模样——距毛、屁股、肩背和头部,我看见它的样子,闻到它的气味,听见它的声音。我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卡什转过身,一瘸一拐地沿小道走着。
“你们杀了俺娘!”
马匹见我跑到跟前,一齐往后退,眼睛鼓得圆圆的,打着响鼻,扯动套在鼻上的缰绳猛朝后退。我用棍子抽打,听见棍子抽打的声音,看见棍子击打在马的头上、胸腹上,马儿前冲后退个不停,也有完全没打中的时候,所以我感到很开心。
我使劲地揍那两匹马,不停地揍,揍得它们从这边窜到那边,小马车像是在以两只轮子为轴心转来转去,车身却如同钉在地上原地不动,两匹马像是后脚被钉在转盘的中心似的,也停在原地不动。
我去找样东西,却不知它在哪儿。我在黑暗里沿着地面摸,顺着墙壁找,都没找到。哭的声音很响,我真不希望哭出这样大的声响来。这时我在马车棚子里找到它了,就在地上,我拿起就跑,穿过棚九*九*藏*书*网子来到路上,棍子扛在肩头上忽闪忽闪的。
到了暖融融的气味里,我又能呼吸了。我进入马厩,想去触摸马,只有招惹它我才能哭出声来,哭个痛快。马一开始踢,我就能哭出来了;只有此刻我才能哭出来,哭出声音来。
“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不会再挤奶了吗?”
“他杀死了她,是他杀死了她。”
我弯腰手伸向地面,朝它跑过去;它往后退了一下,闪开后又停住不动,站在那儿望着我。深深叹了一口气之后,它朝小路走去,站在那儿看着路的另一头。
“煮了来吃,煮了来吃。”
卡什爬上山坡,他从教堂屋顶摔下来过,受伤的地方走起路来还有点儿瘸。他俯看了一下泉边,又抬头望望大路,回过头来再朝谷仓看看。他僵着身体沿山坡小路下山,瞧了瞧折断的缰绳,又看看大路上的尘土,然后朝大路上张望,那儿没有尘土。
谷仓里黑洞洞、静悄悄的,暖暖和和却有一股气味。我望着那小山顶,不出声地哭泣。
“给我滚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