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杜薇·德尔
目录
7.杜薇·德尔
上一页下一页
“她快没命了。”他说。这时红头秃鹰似的老塔尔走过来,瞧俺娘是不是快没命了,不过我可以耍弄他们。
“我们赶回来之前。”达尔说。
那是我和拉夫头一回在一起沿着棉花行子摘棉花时的事儿。俺爹不想出汗,因为他怕出了汗生病,病了会死,弄得大伙儿都来帮俺家干活儿。珠尔对家里的事儿一概不管,他跟我们不亲近,没有那种亲人之间的
藏书网
亲情。卡什成天都在锯木板,管它有多热多闷多难受,整天没完没了,锯好后又钉成这钉成那。俺爹心想,邻居嘛总该是相互帮忙的,就老是在想让邻居帮这帮那。他是不会发现的。我原以为达尔也不会发现,他坐在晚餐桌边,两眼里没有菜饭,没有油灯,满脑子都是自己挖过的一片地和地那边满布的坑洼。
所以,那是九九藏书我没办法的事儿。就在那时,那时我瞧见了达尔,于是他知道了。他并没有开口说他知道了,就像他没开口说话就让我明白俺娘快要没命了。我明白他知道了,因为要是他明说他知道了,我还不会相信他当时在场,看见了我们俩的。可是他说他不知道,我就说——但没有说出声来:“你是不是要去告诉爹把他杀了?”他说——也没有说出声来:九_九_藏_书_网“何苦呢?”就这样,虽然他知道了,我心里明明恨他但又可以同没事儿一样跟他讲话。
“什么时候会没命?”我问。
“我需要他帮我装车。”他说。
“那你干吗要带珠儿去呢?”我问道。
“达尔,你想干啥?”
这会儿他站在门口,看着俺娘。
我俩沿棉花行子摘下去,离树林子越来越近,还有那隐秘的树荫也越来越近,摘着摘着就进了那片隐秘的树荫,我挎着我的棉花口袋,拉夫挎着他的。因为口袋满了一半的时候,我问过己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因为我对自己说过:要是摘到树林的时候口袋装满了,那就怪不得我了。我心想那时要是口袋没有装满就表明我不该干那事儿,我就转身去摘另一行,可要是满了那就由不得我自己了。就是说,我总得干那事儿的,那我就没办法了。我俩朝着那隐秘的树荫一路摘过去,两人的目光老是碰到一起,瞧瞧他的手又瞧瞧我的手,可我什么话也没说。我问:“你在干吗?”他回答说:“我把摘的棉花装进你的口袋。”就这样,摘到棉田尽头时口袋便满了,我也就没办法了。九_九_藏_书_网九*九*藏*书*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