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第三节
上一页下一页
崔老道常年摆摊儿算卦,全凭察言观色的本事,什么事能瞒得过他?听费通这么一说,就明白他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昨天夜里指不定狼狈成什么样了,不知遇上的是什么妖邪,他手上的灯笼居然没用。于是他口诵一声道号:“无量天尊,有道是没有白面蒸不了包子,没有鸡蛋做不成槽子糕,没有半瓶子醋吃不了河螃蟹……”几句话急得费通直跺脚:“我的崔道爷,这怎么全是吃的?您快说正事儿。”崔老道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润润嗓子,不紧不慢地说:“费大队长少安毋躁,容我把这句话说完……那关圣帝君纵然神勇,没有胯下的追风赤兔、掌中的青龙偃月,如何过得五关斩得六将?依贫道拙见,费大队长你的能耐再大,也需一件法宝傍身。”
费通说:“甭来这套,谁知道你明天还用不用,今天我就给你拿走扔了,省得你偷奸耍滑。”这炸馃子的不知费大队长到底唱的是哪一出,这案板经年累月上边老厚的一层油泥,讹了去也卖不出钱来,费通要它干什么?转念一想,认便宜吧,得亏是案板不是钱匣子,舍就舍了吧,于是不敢再多说了。费通不再理会炸馃子的,叫崔老道过来帮忙。二人搬上案板子,来至南门口水月庵后一处荒僻无人的所在,抠出嵌在背面的铜镜。镜子只不过海碗大小,托在手里颇为沉重,镜面锃光瓦亮。倒过来再看,另一面云纹兽钮,暗藏阴阳八卦十二辰位,中间铸以“照胆”二字古篆。崔老道认识,费通可不认识,只见铜镜古拙,想必是件稀罕之物,赶等拿住了肖长安,转手卖给“喝杂银”的,又是一笔进项。崔老道叮嘱费通把镜子收好,今夜来他个三探无底洞,捉拿肖长安!
崔老道说:“我道门之中无珍不全、无宝不备,降妖捉怪
99lib.net
全凭法宝。怎奈这件东西却不在贫道手上,还得……还得有劳费大队长自己去拿。”
费通把眼一瞪,满脸的公事公办:“不成,我就在这儿看着,不马上给我另换一块,我还不走了。”
炸馃子的能不认得窝囊废吗?天津城缉拿队的大队长啊!刚刚击毙了江洋大盗飞天蜈蚣,那还了得吗?连忙点头哈腰赔不是,保证明天就换一块案板子。
书要简言,转过天来一早晨曦初露。费通将灯笼放在床底下,匆匆忙忙洗了把脸,换上自己的衣裳,又跑去南小道子胡同找崔老道。崔老道刚睁眼还没醒盹儿,就听外面有人砸门,开门见是费通,上去就道喜,为什么呢?既然费通活蹦乱跳地找上门来,想必已将案子销了,这可得好好扎上一顿,心里琢磨着到底是再吃一次烤肉,还是去东北角“全聚楼”吃几大碗三鲜勾卤捞面,想到此处馋虫上涌,如同百爪挠心。怎知费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地说:“崔道爷,您出的主意是不赖,昨夜晚间我到东岳庙盗灯借火、二探无底洞,可以说手到擒来,游刃有余。飞天蜈蚣肖长安见了我,如同耗子见了猫,抖衣而栗,不敢造次。这也难怪,活的我都不怕他,还怕个死的不成?无奈他身边的女鬼太多,我身为天津城缉拿队的大队长,在九河下梢七十二沽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字号,怎肯与女流之辈动手?传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抓差办案?”
费通当差这么多年,抓贼办案的本事没见长,欺负老实人的能耐可是一天强似一天,在家里又得了费二奶奶的真传,“嘡嘡嘡”几句话问下来,嘴里边跟连珠的小钢炮相仿。炸馃子的吓得又是作揖又是鞠躬,赔着笑脸连声央告:“瞧您说的,我一个炸馃子的www•99lib.net,哪敢安排您啊,可我这一时半会儿的,上哪儿再找一块案板子?您老高抬贵手,容我一天不成吗?好歹得让我把这块面炸完了啊!”
坐在玉台正中的飞天蜈蚣肖长安见势头不对,脸色大变,身形一纵蹿将起来,三步两步抢至大殿当中,一头扎进了太液池。费通心说“不好”,抢步追上前去,抻脖瞪眼看了半天,池水清澈见底,水波不兴,哪有飞天蜈蚣的踪迹?他暗自揣测,莫非池子下边暗藏玄机?而今来了三趟了,能让这个飞贼跑了吗?窝囊废心道一声:“今儿个我也是砸锅卖铁——豁出去了!上天追到你凌霄殿,下海追到你水晶宫,说什么也不能再白跑一趟了!”当下背上金甲神将,小短腿紧捯几步,纵身跃入水池。
崔老道一番话说得费通心动,可要说到“买”,绝没那个章程,他看了看左右,眼珠一转已想出一个办法。只见他站起身来,倒背双手、大摇大摆来到炸馃子的摊位前,把嘴一撇:“我说炸馃子的,你的这块案板子用了几年了?这上头油脂麻花的,多恶心人哪。我可告诉你,我刚才吃馃子的时候,愣吃出一块木头渣子,险些把牙花子扎了,你赔得起吗?还不赶紧换一块!”
费通恨不得扑上去咬崔老道两口,有这话你倒是早说啊!
窝囊废伸手一抬,虽是丈二金身的泥胎,却并不觉得沉重,当下背在身后,脚踩登云履,手提幽冥灯,足踏云雾下了无底洞,前边有车后边有辙,又来到金殿之中。那些个女鬼见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立时龇牙咧嘴扑将过来。费通厉声呵斥,将灯笼举在半空中,正对金甲神将胸前的照胆镜,幽冥鬼火被铜镜一照,立时寒光四射,流星火石一般。一众女鬼惊得厉声尖叫,四散而逃,化为十几缕飞九九藏书网烟,在宫殿之内绕了几圈,相继落在墙壁之上,再定睛观瞧,原来是壁画中的宫女。
炸馃子的好说歹说不顶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窝囊废吃了什么脏东西,天津城缉拿队的大队长不去抓差办案、捕盗拿贼,怎么跟我这块案板子较上劲儿了?但把话说回来,胳膊拧不过大腿,让换就换吧,跑去找旁边早点铺借了张桌子,铺上屉布暂时充作案板,把原来的那块替换下来放在一边。费通也不吭声,撸胳膊挽袖子上去就搬,炸馃子的直拦着:“二爷二爷,这案板子我不用了,回去劈了还能烧火,可不敢劳您动手!”
原以为跃入水池,就得从里到外来个透心凉,怎知身上连个水点儿也没有,身子却不住下沉,如同落入了万丈深渊。费通借脚下的登云履稳住身形,低头向下看去,飞天蜈蚣足踏黑云,正往深处飞奔。窝囊废心里头一清二楚,不在近前拿不住飞贼,当即紧追不舍。追了半天仍不见到底,身旁左右混沌一片。费通越追越嘀咕,无底洞怎么这么深?胡思乱想之际,瞧见洞中涌出一道光雾,同时传来“吱吱喳喳”的怪响,转瞬到了眼前,竟然是无数飞鸟大小的萤火虫,密密麻麻地连天接地,扑扑棱棱往人脸上乱撞。按说这东西不吓人,田间地头倒也常见,可谁瞧见过这么大还会叫的?费通看得头皮发麻,正不知如何理会,又冲出一群大蝙蝠,分为黄、褐、白、赤、黑五色,皆是肚腹向天,在洞中倒悬飞行,在“光雾”中往来穿梭,争吃那些萤火虫。窝囊废一只手托着背上的金甲神将,一只手拎着幽冥灯,如何追得上飞贼?费通眼见飞天蜈蚣在光雾当中左躲右闪,逃得越来越远,一时心中起急,举起金甲神将,双膀一用力,对着飞天蜈蚣砸了下去。但见云雾之中电光九-九-藏-书-网石火般伸出一只巨手,臂上金甲灿然,一把攥住了飞天蜈蚣!
说话休繁,当天晚上,窝囊废换上一双合脚的千层底便鞋,腿肚子绑好了绑腿,腰里扎上皮带,浑身上下收拾得紧趁利落,伸胳膊抬腿,没有半点儿崩挂之处。这一次说什么也得把差事了结了,白天当人、夜里当鬼的日子实在是过够了。他揣上走阴差拿鬼的批票,身背九河下梢的镇物“照胆镜”,手提幽冥火纸灯笼,又来到阴阳枕中的无底洞前,见朱砂脸的老道已经在洞口等他了,身旁放着石室中的那尊金甲神将。朱砂脸老道让费通把照胆镜安在金甲神将胸前,咱前文书说过,这尊神像从头到脚顶盔掼甲,唯独少了一块护心镜,照胆镜放上去严丝合缝。朱砂脸老道吩咐费通:“你背上金甲神将去无底洞中捉拿飞天蜈蚣,不到紧要关头,切不可扔下神将。”
费通莫名其妙,莫非你崔老道要改行卖早点?书中代言,崔老道从清朝末年就在南门口摆卦摊儿,这个地方的兴亡起落他全看在眼中。别人以为炸馃子的案板无非是一块油脂麻花的破木头板子,扔在路上都嫌碍事,哪有什么出奇的。崔老道可认得这是想当年直隶总督衙门大堂上的匾额,到后来改朝换代兵荒马乱,总督衙门都给拆了,匾额扔在路边风吹雨淋。结果炸馃子的抬了去,把上边的油漆打磨干净,底下钉上四条腿儿,当成了案板子。殊不知,九河下梢七大镇物之一的“照胆镜”,当初就嵌在此匾背后。崔老道晓得照胆镜是件宝物,可他自知命浅福薄,不敢打照胆镜的主意,这么多年也没对任何人说过,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炸馃子的都得有块案板子,支在油锅旁边,没有多宽,横着却挺长,和完了面放在上边,用屉布盖好了。几时有主顾来买,便掀开屉九_九_藏_书_网布揪一块面下来,用擀面棍擀成长条,再用刀切成小块,拿起两块捏在一起,抻开了下锅,翻几个滚儿,一根儿棒槌馃子就炸得了。吃几根儿炸几根儿,总能让主顾吃热的。早点摊儿上炸出来的馃子也是花样百出,像什么棒槌馃子、糖皮儿馃子、大馃子饼、“老虎爪”,等等。会吃的总得交代一句“炸老些”,意思就是炸成枣红色才能出锅,吃起来又酥又脆。
如今费通也是豁出去了,只觉一股邪气直撞脑门子,要是没房顶子挡着他能上了天。这叫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但凡把道儿划出来,没有你家费二爷不敢去的!崔老道卖够了关子,告诉窝囊废,找这件法宝不难,天津城有一面铜镜,可别小瞧这面镜子,它有个名字叫“照胆镜”,无论何方妖邪,照之则魂亡胆丧。费通忙问崔老道照胆镜现在何处。崔老道仍是故弄玄虚,支支吾吾不肯说,伸出手拉着费通的袖子出得门来,到了南门口的一家早点铺。费通这个气啊,心说:“你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吗?”但也不敢发火,自己这条命能不能保得住还得看崔老道的。他见伙计在棚子里边忙活,外边刚摆上破桌子烂板凳,还没上座。二人找了张桌子坐下,崔老道跷起二郎腿摇头晃脑,冲着费通一努嘴。费通无可奈何,起身去买吃的,豆腐脑、锅巴菜、炸馃子、热蒸饼买齐了端上桌来,两个人狼吞虎咽吃了一顿。崔老道撑得腰都猫不下了,心里暗自庆幸:“这一天的饭钱又省了。”他抬袖子抹了抹嘴,伸手一指旁边炸馃子的小摊儿:“你得把那块案板子买下来,法宝就在其中。”
费二爷摆足了派头,气哼哼地问道:“敢拿我的话当放屁是吗?让你换块案板子还等明天是吗?明天一早我还得专门过来检查你换没换是吗?合着你给我安排上了是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