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第二节
上一页下一页
过了没多久,费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纸灯笼的光亮又变成了白的。他也是一回生二回熟,提上灯笼出门往城隍庙走,去那儿做什么呢?这是崔老道交代的,夜里经过城隍庙一直往前走,就能见到幽冥灯了。
朱砂脸老道不慌不忙,缓步走到洞口旁的一株古柏前,折下几根树枝,把在手里跟变戏法似的,眨眼编成一双鞋交给费通,让他穿上千年崖柏编的“登云履”,再下无底洞捉拿飞天蜈蚣。
崔老道指点费通借灯,事无巨细全交代明白了,只需要把他自己带的纸灯笼凑上去,借下一点儿灯火即可。怎知费通往殿中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把他吓得手足失措,慌乱中一下打翻了金灯,但见一道光亮闪过,压在金灯下的旋风已不知去向。他的灯火倒是借上了,白纸灯笼冒出幽幽蓝光。他忙把金灯扶归原位,趁殿前一阵混乱,迈开了两条小短腿,跑得肚子上的肥肉直往下巴上撞。呼哧带喘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了城隍庙,好悬没一头栽进臭水坑。回头看看也不见有谁来捉他,以为这就没事了,低头一看手中灯笼里面蓝光闪闪,心中暗暗得意,往后谁也别在费大队长面前说“鬼门关前走过一遭”的话,也就是费二爷我,换了旁人能有这等胆量?
书中代言,这盏金灯乃天地造化之物,灯中鬼火从来也没灭过,任何魑魅魍魉都得先过这一关。
费通到了门口没敢往里走,小心翼翼绕过城隍庙,举着灯笼四周围照了半天,眼前却不见道路,正在踌躇之际,忽然刮来一道旋风,萧萧飒飒,无影无形,将费通卷入其中。他脚底下不听使唤,让风卷着身不由己,歪歪斜斜地往前走,耳边隐约听得有人喊冤叫屈,哭声四起,凄凄惨惨、悲悲九_九_藏_书_网切切,周围黑雾弥漫。费通吓得心惊肉跳、魂飞天外,看来自己是让鬼差勾去了,此时节再说后悔可来不及了,任凭他叫破了喉咙也不顶用。
费通急忙穿上登云履,低头看了看洞口,心里头直打哆嗦,仗着脚下有“登云履”,手上有“幽冥灯”,自己给自己壮了壮胆子,牙一咬眼一闭,纵身下了无底洞。只觉云生足底,有如腾云驾雾一般,飘飘荡荡往下走,恍惚中踏上了实地,再往四周一看,已然置身于一座金殿之中。四周丹墙壁立、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飞檐上两条金龙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再往深处观看,犀角炉内麝檀香、琥珀杯中倾珍珠,玉台上设摆一圈长桌,罗列珍馐美味、琼浆玉露,什么叫龙肝凤胆、狮睛麟脯,怎么是熊掌猩唇、猴脑驼蹄,费通甭说吃过,见都没见过,名字都叫不全。非但如此,席间还有十余个花容月貌的美女穿梭其中,皆穿薄纱裙,酥胸半露,玉臂轻摇,有的翩翩起舞,有的吹奏鸾箫凤笛。大殿正当中,四面汉白玉的栏杆围定一方水池,池中波光粼粼,清可见底,成群的锦鲤往来游弋,水面上金点荷花开得正艳,池边一座白玉碑,上书“太液池”三字。费通瞧得眼都直了,张着大嘴盯住一个美女看了半天,眼珠子好悬没掉出来。这个美女生得明眸皓齿、倾国倾城,娇美处若粉红桃瓣,举止处有幽兰之姿,翩翩起舞,玉袖生风,若仙若灵,好似笔走游龙绘丹青。再想想家里的费二奶奶,真乃天渊之别,眼泪好悬没掉下来。窝囊废一番心猿意马,想入非非,直愣愣地往里走,忽见玉台上正当中坐定一人,白惨惨一张脸没有半点儿血色,剑眉虎目、高鼻99lib•net梁、薄嘴片,身穿青衣,头戴小帽,脚底下也穿了一双千年崖柏编成的登云履,不是飞天蜈蚣肖长安还能是谁?费通愣了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是干什么来的。
这一次闯过了东岳庙,他也长脾气了,举着灯笼脚步匆匆,直接就往当铺里走,拿出了巡官的做派,挺胸仰脖儿,眼睛往房顶子上看,口中大声嚷嚷:“有胳膊有腿儿会说话的给我蹦跶出来一个,你们家费二爷到了!”怎么这么横?因为他手里的灯笼和上一次不同,幽冥灯上借来的阴火,任什么魑魅魍魉,见了没有不怕的,连掌柜的带伙计有多远躲了多远,当铺里里外外四敞大开。费通等了一阵儿不见动静,迈步进去大摇大摆来到库房,一脚把门踹开,轻车熟路找到放置阴阳枕的木匣,左手提灯右手打开盖子,转眼到了无底洞前。他用手中灯笼往洞口一照,霎时间黑雾散开,眼前再无半点儿遮挡。费通探头往洞中张望,见深处华光异彩,不知是个什么去处,正寻思如何下去,只听身后有人叫道:“且慢!”费通扭头一看,那个朱砂脸的老道也来了。
咱再说费通费二爷,手提灯笼跑过城隍庙,停下脚喘了几口气,心里还没忘了崔老道的叮嘱,又马不停蹄赶奔大荣当铺。城隍庙在西北角,大荣当铺在南城。天津城是一座“算盘城”,轮廓如同算盘,东西宽,南北窄,因此民谚有云:“天津城,像块砖,两边窄,两头宽。”可就算是南北窄,从西北角到城南那也不近。费二爷挺胖的身子,平时走路都喘,而今一路小跑下来,直累得满头大汗,当差十来年也没卖过这么大的力气,来到当铺门口,扶着影壁墙把气儿喘匀了,这才进去捉拿飞天蜈蚣。
转眼行至一九九藏书座规模惊人的大寺庙前,抬头望去,阴惨惨、雾沉沉的,影影绰绰隐约可见飞檐斗拱的轮廓,仿佛帝王宫城。费通裹在阴风之中到得重台之下,见两旁有巨幅壁画高达数丈,顶端蛛网纵横、尘土覆盖。隐约可以看出来,壁画中描绘了一口硕大的油锅,下边架着熊熊烈火,将锅中热油烧得滚沸。油锅前的小鬼赤发紫须,头上长角,黑黪黪一张怪脸,手持三股钢叉,将一排绳捆索绑跪的人挨个儿往油锅里挑。费通看得毛发俱竖,似乎可以听到“嗞嗞啦啦”下油锅的声响,仿若有一阵焦煳之气弥漫而来。旁边的壁画更吓人,画中有一个石磨,阴兵将人推入石磨,石磨上面血肉与油脂混在一处,几只恶狗张开大嘴伸出猩红的舌头,在争舔磨中流出的血肉。接下来的壁画上绘以刀山,利刃朝上,寒光闪烁,几个鬼卒手挥鞭子,把许多人往刀山上赶,爬山的人个个如同血葫芦。硬着头皮再往前走,画中一群群夜叉小鬼,用手中铁戟往人的身上乱戳乱刺,扎上之后就举到半空,平着扔将出去。空中另有成群结队的黑鹰,扑过来啄啖人的眼目,人落地之后,又被巨蛇怪蟒绞住了脖子。费通心里发毛不敢再看,扭过头来望向重台之上。只见殿宇雄峻、斗拱交错、檐牙高啄,上方高悬一块黑漆金字的匾额,斗大的三个字写的是“东岳庙”。费通心里纳闷儿,怎么到了供奉东岳大帝的东岳庙了?但见一缕缕阴风黑气进进出出,殿门前摆放一盏金灯,表面夔纹密布,顶端一簇蓝幽幽的鬼火摇摇摆摆,正是幽冥灯。
他可不知道,不是鬼差不来追它,只因金灯下的东西了不得,有这盏灯镇着它,才兴不得妖、做不得怪。这一去可就天下大乱了,出了这么大九*九*藏*书*网的事,谁还顾得上窝囊废?
朱砂脸老道对费通说:“不可轻举妄动,这是个无底洞,一上一下势比登天。”
费通急得抓耳挠腮,这可是百密一疏,下不了无底洞如何办差?
肖长安一见费通也打了一个愣,他可没认出费通,为什么呢?咱们前面交代得清楚,此时费通一身花红柳绿的妇人衣裳,脸上抹着半寸来厚的脂粉,打着腮红涂着红嘴唇,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看一眼减寿三年。肖长安这么多年在阴阳枕中见的都是美女,猛然出来这么一位,能不愣吗?他身形未动,伸出手点指费通,口中厉声呵斥:“哪里来的丑鬼!”十余个美女立即围拢上去,个个银牙紧咬,杏眼圆睁,扯住费通拼命厮打,头上的头巾也给揪下来了,身上的罗裙给撕成了一条一条的。那些美女的指甲又尖又长,跟小刀相仿,挠一下就是几道血印子。费通伸胳膊踢腿抵挡不住,匆忙中将手中的纸灯笼往上一举,只见灯笼中的阴火光亮陡增,照得人脸都蓝了。十余个美女花容失色,再一看哪里是什么美女,分明就是一群夜叉鬼,头悬烈焰,眼赛铜铃,巨齿獠牙,颧骨高得能扎死人,比自己这扮相还吓人。窝囊废连四方坑里的一个女鬼都对付不了,何况这是搓堆儿来的?有她们在此阻挠,捉拿飞天蜈蚣肖长安谈何容易!撅着屁股抱着脑袋,撒丫子仓皇而逃。怎奈大殿中无门无户,四下里乱撞无从脱身,狗急跳墙纵身往上一蹿,足蹬云雾,倏忽间到得洞口,心惊胆战之余还了阳。
费通迈一步退半步,脚底下颤颤巍巍,把心提到了脑瓜顶,暗自把崔老道他们家祖宗十八代一卷到底。不是这个牛鼻子出的馊主意,自己何至于上这儿来玩命?万一失手被捉入殿中,刚才壁画中九九藏书网鬼卒、夜叉的手段,就得用在自己身上,到时候搬下十万天兵天将也救不出去了,那谁受得了啊?他偷眼往大殿中瞟了一下,瞅见殿内神台之上供了一尊高大的金身塑像,戴冕旒冠,身穿蟒袍,不怒自威,想必就是东岳帝君。左右还分列十尊塑像,一个个也是戴冕旒冠,身上是大红罩袍,黢黑的怪脸长得里出外进,山是山水是水沟壑不平,铜铃大眼狮子鼻、连鬓络腮的钢髯,哪一根儿拔下来都能当纳鞋底的锥子,再没这么凶恶的了,不是十殿阎君又是何人?费二爷心寒胆裂,倒是没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伸出手中灯笼哆哆嗦嗦去取灯火,不想一失手打翻了殿前的金灯,这个祸可惹大了!
书说至此,咱得交代几句了,书文戏理讲究丝丝入扣,但凡说出来的话,没有用不上的。那么说金灯下边压的是什么?跟这套书又有什么关系呢?前边讲过,这一整套书说全了叫“四神斗三妖”。“四神”是指天津卫四大奇人,说书讲古崔老道、屡破奇案郭得友、无宝不识窦占龙、追凶拿贼刘横顺。压在灯下的则是“三妖”之一,也是最厉害的一个,结果让这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窝囊废放了出去。后话不在本段书内,先留下这个扣子,留到后文书再给您掰开揉碎了讲。
费通被阴风卷至灯前,见灯下压着一团旋风,当中有五色神光,不知此乃何物,也不敢多看。别的阴风在灯前打个转便进去了,轮到费通却迟迟不动。这就是崔老道出的高招儿,安排费通穿上妇道人家的衣裳,上身水绿小褂,下身大红罗裙,远看跟个水萝卜成精似的,脸上涂脂抹粉,红一块儿白一块儿,厚得瞧不出本来面目,在灯前照了半天,怎么也照不出他是什么来路,正好给他留出了下手的余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