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三节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等到天光放亮,费通起身出门去找崔老道,先是一通吹嘘:“我当多难呢,这不就跟做梦一样!”又说在阴阳枕中找到了一个地洞,里边阴风阵阵,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带的灯笼什么也照不见,两眼一抹黑,如何找得到飞天蜈蚣?纵然有降龙伏虎之能,却也无从下手。遇上朱砂脸老道一事却只字未提,如果说梦中之事还得经人指点,总觉得脸上无光。
费通一听“幽冥灯”三个字,当时好悬没尿了裤子,听名字就知道这灯不是给活人用的,可当着崔老道不能栽这个面儿,他就说:“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崔道爷你了,走上一趟把灯借来,我好去勾出飞天蜈蚣的三魂七魄,抹了咱这桩勾心债。”
崔老道不能说破了底,还得捧着费通。他未曾见过阴阳枕,更不知道其中的情况,可他一肚子馊主意,听费通说完,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手捻须髯说道:“阴阳枕中是个无底洞,你手上的灯笼再怎么说也是凡间之物,照不亮不足为奇。世上有三盏灯千古不灭,头一盏是佛前灯,二一盏是照妖灯,三一盏是幽冥灯,进无底洞捉拿飞天蜈蚣肖长安,非得借此灯不可。”
费通听这声音低沉悦耳,飘飘摇摇直穿耳膜。书中暗表,凭这几句话,就有欺师灭祖的意思,道门中哪个敢说这些话?窝囊废却没听出其中的意思,还当是九九藏书网主家回来了,忙把手里的果子放下,伸手抹了抹嘴头子,转过身来观瞧。见一个老道走入石室,方鼻大耳,须髯浓密,顶上金冠排鱼尾、丝绦彩扣按连环,身着红袍如喷火,脚踏麻鞋寒雾生,朱砂脸上罩了一层黑气,以前从没见过。
费通见这个朱砂脸老道,不仅长得一派仙风道骨不说,还有未卜先知之能,忙抱拳行礼:“还望道长指点,好让费某尽早将飞贼拿回去销案,别脏了您的洞府。”
窝囊废往那边一看可犯了难,险峰插天,高有万仞,相距又远,有道是“望山跑死马”,他这两条小短腿连驴也赶不上,走过去还不把腿跑断了?朱砂脸老道说:“适才你吃了交梨、蟠桃、火枣,从此在阴阳枕中不渴不饿、不乏不累,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朱砂脸老道告诉费通且放宽心,他不仅不会偏袒飞天蜈蚣肖长安,还要助官差一臂之力,说罢带路走出石室,点指远处一座险峰,峰顶有个无底洞,飞贼就躲在其中。
朱砂脸老道说:“惭愧,提起那个飞贼,还是老道我埋下的祸根,早知此人为非作歹,当初我就不该传他一身本领。”
费通这一宿担惊受怕,实不知如何是好,觉也没怎么睡,翻来覆去挨到东方吐白,五脏庙里打起了锣鼓点儿,起身一摸怀中的肉包子还在,看来夜里的事再凶藏书网险也不过是做了一场大梦。他本是心宽体胖之人,当时的财迷劲儿又犯了,跟捡了多大便宜似的,想想干脆先填饱肚子,再去找崔老道商量对策,挺热的天也不用回锅,拿起一个张口就咬,怎知一口下去形同嚼蜡,什么味道也没有,只得扔了不要。
费通暗暗吃惊,听说飞天蜈蚣在阴阳枕中得了仙传,原来此言不虚,万一这老道护犊子,只怕不好对付。
想至此处,费通冲那伙计一晃手中走阴差的批票:“听你的,这东西我不拿走,但是我得在这儿看看。”伙计直眉瞪眼地点了点头,这才退到一旁。费通手提灯笼凑近了阴阳枕仔细端详,说来也奇,灯笼一照,这阴阳枕上的图案越看越真、越看越深,但见层峦叠嶂、草木繁盛,不知不觉已置身于奇山秀水之间。费通举目四望,见瑞草满径、鹤鹿连踪、溪水清澈、奇花绚烂,简直是神仙待的地方,绝非俗世山水可比!一想到自己在四方坑蓄水池当巡警,整天顶风冒雨跑断了腿,没黑没白累折了腰,如今当了缉拿队的大队长,还得看上司的脸色,受达官显贵的气,飞天蜈蚣这个臭贼却躲在此处逍遥快活,不由得冒出一股子邪火,气冲冲撒腿就往前走。
费通有心直接把阴阳枕抱走,带回城隍庙交给张瞎子,却让伙计拦住了。因为当铺的规矩,没有当票赎九九藏书不出去,干这个行当的只认当票不认人,不论你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窝囊废也不敢明抢,自己是什么斤两,他自己还不清楚吗?真要是一言不合撕扯起来,大荣当铺从上到下,个儿顶个儿脖子上豁着大血口子,谁惹得起?心里思来想去,蓦地计上心来,我抓的是肖长安的三魂七魄,可不是这个枕头,不如按张瞎子的吩咐,用城隍庙走阴差的批票,将飞天蜈蚣的三魂七魄勾出来,交给张瞎子销案不就完了?
费通听得胆战心惊,倒霉就倒霉在崔老道出的主意上了,一次比一次邪乎,一次比一次凶险。我这命怎么这么苦,早知如此,何必当什么巡官,以前日子再不济,也能混个仨饱俩倒,晚上回家有酒喝,不至于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谁想要都能拎走。无奈事已至此,不听崔老道的又没别的法子可想,只得去盗取幽冥火,再探无底洞!
费通往前跑了几步,真如老道所言,捷如猿,猛如虎,身上的劲儿使不完,眨眼已至峰顶。山峰裂开处,赫然是个洞口。正待进去捉拿飞天蜈蚣,却见洞中愁云惨雾弥漫,深不见底,看不出个中端倪,一阵阴风吹出来,顿觉肌肤起栗,手上的纸灯笼被吹得摇摇晃晃。灯笼里那点儿光亮忽明忽暗,变成黄豆一般大小,眼前什么也瞧不见,但听洞内鬼哭神嚎、凄凄凛凛,一声惨似一九-九-藏-书-网声。费通吓得周身上下冷汗直流,刚才那股子劲头顿时一泻千里,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再借他七十二个胆子也不敢进去,只得抽身退步。又觉眼前一花,自己还在原地,阴阳枕仍端端正正置于匣中。费通刚刚缓了缓劲儿,暗自惊叹世间果真有此奇宝,猛然又觉得脖颈子后面一阵发凉,一回头,就见那个当铺伙计笔管条直地站在身后,脸色惨白如纸,脖子底下一道血淋淋的刀口。窝囊废刚想客气两句,伙计却已等得不耐烦了,一把将他推出门去。费通心慌意乱地往回走,没留神儿脚下一个踉跄,再睁开眼发觉自己躺在家中,估摸着也就刚过子时。
没等费通开口,朱砂脸老道来至费通近前,打了一个问询:“阁下可是为了捉拿飞贼而来?”
不多时行至山顶,眼前是个石屋。费通有拿鬼的批票在手,胆子也大了几分,走进去一瞧,两只铁鹤左右分立,各衔灯碗儿,照得石室中亮如白昼,石桌、石凳、石床、丹炉摆设齐全。正中一座石台,上供一尊金甲神,头顶黄金帅字盔,天仓倒撒大红缨,上嵌宝珠,盔上錾双凤朝阳的纹饰,金翅罩额、凤翅搭肩;身披黄金龙鳞甲,胸前双系蝴蝶扣,穗头撩至背后,结成万字式;腰系“蟒翻身、龙探爪、镶金珠、嵌八宝”的玉带一条,足蹬金钉虎头战靴,翻卷金荷叶、倒挂飞鱼尾;后插四www.99lib.net面护背旗,一龙、二凤、三虎、四豹,红底狼牙边;手擎治国安邦宝雕弓,走兽壶里斜插透甲狼牙箭。脸上看,面如三秋明月,目若朗星,玉柱鼻端四方,海阔口见棱角,额头之上长一纵目,半开半合。费通端详了半天,天津城的庵观寺庙极多,供奉的大小神仙数不胜数,他以往看过不少,却没见过这位,不知此乃何方神圣。窝囊废看来看去,目光可就落到了壁画上。但见云阶月地、璇霄丹台,瑶草奇花观之不尽,枝头的果子披红抹绿、鲜嫩欲滴,只觉口干舌燥,望着壁画直吞口水。说也奇了,转眼间石桌上多了三个石盘,分盛桃子、梨子、枣子,一个比一个水灵,仿佛刚从树上摘下来。费通来之前听张瞎子说过,这阴阳枕又名逍遥枕,这里头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那还有什么客气的,撸胳膊挽袖子抓起来就吃,咬在嘴里又香又甜又清凉,都不用咽,顺着嗓子眼儿自己就往下走,活了三十来年,就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梨就着枣,枣就着桃。正自狼吞虎咽,忽听石屋外有人口作玄歌:“我来之时无日月,我来之后有山川;玄黄之外访高友,指点鸿钧修道德!”
崔老道连连摇头:“贫道可不敢去森罗殿前借灯,手上没有走阴差的批票,那不是擎等着去送死吗?”说罢让费通附耳过来,告诉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成败在此一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