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三节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肖长安发觉上当,再想走可走不成了,屋门口多出一堵坚厚无比的石壁。肖长安在黑暗中往两边看,隐隐约约看到两边也是两道顶天立地的石壁,上前伸手一摸,竟坚如钢板,连条砖缝也没有。他见前门出不去,又转身奔向后窗,却见浊流滔滔,放眼望不到边际,还夹杂着阵阵臊气。肖长安是钻天的飞贼,不擅水性,跟那些江里来河里去的水贼比不了,这条后路又断了。有心蹿上房梁,掀去屋瓦逃脱,两个肩膀却似被什么东西压住,一身蹿房越脊高来高去的本领施展不出。他哪知道,此乃张瞎子布下的阵法。肖长安困在阵中上不了天也入不了地,急得在原地团团打转,心中又惊又怕,只恐被擒受辱,到那时候生不如死,于是拔刀自绝于破瓦寒窑之中,积案累累的飞天蜈蚣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张瞎子面沉似水:“阳间有私,阴世无弊,生死簿上白纸黑字勾定了,如何瞒得过去?你让我没个招儿对,可别怪我拿你填馅儿!”
小贩最怕官差,知道来者不善,明摆着是来找碴儿,连糕干带车全卖了也不够起照的,连忙给费通连作揖带鞠躬:“副爷,小人头一回进城卖糕干,不知道城里有这么多规矩。您老大人大量,放我一马吧!”
费通把脸一绷:“放你一马?那可不成,你这是入口的吃食,万一把人吃死了,没有执照上哪儿找你去?得得得,甭废话了,连车带货,全没收了!”
费通当上了缉拿队的大队长,美得他后脑勺都乐,心里比吃了蜂蜜还甜,睡一宿觉能乐醒三回。这可是个人人眼红的肥差,这话怎么说?只因为天津城里城外的警察所不在少数,但缉拿队只有一个,直九-九-藏-书-网接归五河八乡巡警总局调遣,不乏托关系找门子、削尖了脑袋想进缉拿队当差的,皆因这是块金字招牌。但凡顶上这个头衔,在天津卫那就是齐脚面的水——平蹚,走到哪儿都得被人高看一眼。正因如此,费通才舍得掏钱行贿,他比谁都明白,这是个一本万利、稳赚不赔的“买卖”,要不是借了眼下的案子,打死他也坐不上这个位子。思来想去,窝囊废还挺感谢这飞天蜈蚣。
小贩忙说:“新鲜新鲜,小人自己家里做的,早上刚出锅,一直拿棉被盖着。您看,这不还是热乎的吗?”
费通边走边琢磨,正巧瞧见路边有个推独轮车卖糕干的小贩,看穿着打扮估摸是乡下来的。书中代言,天津卫卖糕干的都是来自武清杨村,最有名的字号叫作“万全堂杜馥之糕干老铺”。据说这种小吃自明朝永乐年间就传到了天津卫,类似于江浙一带的云片糕,经济实惠,既能当零嘴儿,又能解饱。对旧时的穷苦人家来说,有糕干吃就算不错。费通瞧见卖糕干的,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却并不急于过去,因为窝囊废向来是软的欺负硬的怕,想要占便宜,得先把把色,瞧瞧来人是不是安分守己之辈。面善的他就欺负,如果说那位一脸横肉,他绝对不去招惹,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眼见卖糕干的小贩一身粗布衣裤,上面小补丁摞着大补丁,倒是洗得干干净净,腰里系条麻绳子,面带忠厚、两眼无神,遇上巡警吓得头也不敢抬。费通心里有了谱儿,倒背双手、挺胸叠肚来至近前,伸手一指那独轮车,阴阳怪气地说道:“站住,你这卖的是什么?”
九*九*藏*书*网
番话可把窝囊废吓坏了,况且自打他认识张瞎子以来,从没见过他如此正颜厉色。他一贯胆小怕事,听风就是雨,给个棒槌就当针,当即两条腿一软跪倒在地:“哎哟我的祖宗啊!您老人家可真会冤人,怎么拿我填馅儿呢?我受得了吗?咱还是找那个该死的鬼吧!”
费通暗自得意,心说:“想不到我也有今天,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吃冰还就下了雹子,指不定是哪辈子积的德,这辈子沾了光。”放走那卖糕干的小贩不表,费通拎上糕干直奔城隍庙。别看东西不值钱,架不住费通的小嘴儿会说,见了张瞎子千恩万谢连带一番吹捧。但不知张瞎子使了什么手段,居然将这个上天入地的飞贼困死在破屋之中。
张瞎子告诉费通,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虽已多年不走贼道,但是江湖上的耳目仍在,对于这个飞天蜈蚣什么根什么蔓,拜的何方高人、得的哪路传授,多少听说过一些。据说,飞天蜈蚣肖长安的这一身本领乃“仙传”!
窝囊废平步青云,越级上调,直接当上了大队长,真可谓春风得意,抬头看天都比以往蓝上三分,鼻子里吸口气,能从脚底板儿出来,浑身上下这叫一个通透。他自认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一次升官发财多亏了两个人,一个是摆摊儿算卦的崔老道,一个是走阴差的张瞎子,不去当面道个谢可说不过去。掂量来掂量去,还是先去城隍庙拜谢张瞎子。不过干他们这一行的,大多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窝囊废更是个中极品,倘若让他和之前那样拎了好酒好肉登门,说句实在的,他还真舍不得,可是空着手去,又多多少九九藏书网少觉得磨不开面子,就寻思买点儿什么既便宜又充数的东西。
费通听张瞎子说明前因后果,脸上青一阵儿白一阵儿地变颜变色,不由得十分后怕。好在飞贼已然毙命,还得说他窝囊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而且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到头来升官发财换纱帽,又娶媳妇儿又过年。正在暗自庆幸,没想到张瞎子说到此处,忽然话锋一转:“费大队长,这件案子可还没结!”
费通没当回事儿,在他看来都说张瞎子是走阴差,其实也和崔老道那般装神弄鬼的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崔老道是为了赚钱糊口,张瞎子不一样,想当初是江湖上的侠盗,自认人正心直,如今坏了一对招子,不能行侠仗义了,想必是借这套鬼神之说劝人向善。可既然他老人家说出来了,自己也不能戗着茬儿说话,顺口答道:“您这是小题大做了,世上一天得死多少人?不见了一两个孤魂野鬼有什么大不了的?您给阴司老爷烧烧香、上上供,把我上回送您那糕干摆上,再多说几句好话,让他老人家睁一眼闭一眼,不就对付过去了?”
小贩战战兢兢地把车停稳:“回副爷的话,我……卖的……卖的是糕干。”
费通莫名其妙:“叔儿啊,论起来您算半拉行里人,怎么说起外行话来了?老百姓都明白这个道理啊,飞天蜈蚣肖长安已死,他做下的案子也就销了,尸首都扔在乱葬岗子喂了野狗,这叫人死案销,怎么说还没结案?”
走阴差的张瞎子是眼瞎心不瞎,江湖之内也还有几个过得着的朋友,城里城外什么事也瞒不过他。据他所言:费通之前带队巡夜,在大刘家胡同枪打飞天蜈蚣肖长安。这个飞贼挨了一枪,带伤而逃,凭着艺高胆大,稳稳当当躲到了一艘花船上。这个船一不打鱼,二不渡人,说白了就是漂在河上的窑子。船上顶多有一两个妇道,终日打扮得花枝招展,在舱中做皮肉生意,既省下了房钱,还能保证不犯案。一旦遇上巡警盘查,便立即摇船离岸,等巡警搭乘小艇追上来,里边的妓女、嫖客早把衣服穿好了,来个“提上裤子不认账”,愣说自己是渡河的船客,任谁也没辙。飞天蜈蚣连夜上了一艘花船,吩咐船老大将船驶入南运河,借水路逃往外省。此贼自负至极,有仇必报,心里一直琢磨到底是谁打了自己的黑枪。伤愈之后回到天津城,稍一打探,就发现自己的案子早就轰动坊间,老百姓传得神乎其神。许多人说飞天蜈蚣独来独往纵横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却在天津城大刘家胡同被蓄水池警察所巡官费通打了一枪,丢了半条命不说,更是吓破了贼胆,再也不敢回来作案了。还有人说费通放出话来,说别的地界他管不了,只要飞天蜈蚣踏进天津城,准让此贼有来无回,也让他知道知道锅是铁打的。肖长安气得火冒三丈,心中把这姓费的祖宗八代卷了几百遍。走江湖的性命可以丢,名头却不能倒,既然打听出带队巡夜的是费,这一枪之恨就记到窝囊废头上了。肖长安发下重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一般人意图暗算他人,必然先暗中查访,摸清对方的出入行踪,找个合适的时机下手。肖长安用不着,一来他艺高人胆大,自知对付窝囊废这路货色绰绰有余;二来他身上有旁门左道的邪法,不必按常理出牌。
九九藏书
www.99lib•net
费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糕干?哪儿趸来的?新鲜吗?”
张瞎子冷笑了几声,告诉费通:“人是死了,却不见三魂七魄,官厅的案子销了,地府中的案子至今未结。”
小贩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趁着农闲做点儿糕干卖,刨去本钱剩不下仨瓜俩枣,又是初来乍到,不知如何应付如狼似虎的巡警。见这位爷要连车带货全得没收,立马没了主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哭求,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引得一街两巷的老百姓全往这儿瞧,没过一会儿就围了一圈人。谁不明白这是当差的讹人?可哪个也不敢说话。费通见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也怕一会儿没法收场,一嘬牙花子:“行了行了,大庭广众的,别在这儿号丧了。这么办吧,你给我拿几块糕干,我回去尝尝,鉴定一下,我吃了没事儿你再出来卖,听明白了吗?”小贩如同接了一旨九重恩赦,赶紧打开大蒲包,满满当当给费通装了两大包糕干。
话说这一天傍晚,飞天蜈蚣周身上下收拾好了,上身褂子、下身裤子,两截穿衣,靴腰子里边暗藏利刃,压低帽檐挡上半张脸。从安身之处溜达出来,先进了南市一个大饭庄子,在窗边散座找了个位子坐下,要了四个菜、半斤酒,看着窗外往来的行人自斟自饮。待到酒足饭饱,天色也已大黑,肖长安出了饭庄子去找费通,不承想恍恍惚惚着了张瞎子的道儿,也合该他数穷命尽,将纸人替身当成了费通,以为这一刀下去,费通的狗命就没了,怎知手起刀落,却似捅在一张纸上。
费通说:“凉的热的我不管,你有照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