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二节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张瞎子一番话,费通听得目瞪口呆。他倒听别人说过走阴差的行当,可从来也没当真,听张瞎子说了捉拿飞天蜈蚣的法子,简直是匪夷所思,但是为了保命,不信也得信了,场面上的话还得跟上:“我全听您老人家的,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我打狗我绝不啐鸡,您就说怎么办吧!”
蓄水池警察所巡官费通击毙飞天蜈蚣肖长安,大刘家胡同灭门一案告破,一十二条人命得以昭雪,这件事很快传遍了天津城。那个年头儿已经有报纸和电台了,但咱说实话,能够识文断字,还能掏钱买张报纸看的,只是一少部分人;买得起收音机的全是大财主,更是少之又少。城里城外出了什么新鲜事,主要靠众口相传,这叫“肉告示”。另外还专门有一路念报纸挣钱的,找个茶馆弄两张报纸往桌子上一摊,跟说评书似的连批带讲。当初费通在大刘家胡同枪打肖长安,已然传得尽人皆知,这一次窝囊废在乱葬岗击毙飞贼,传得更邪乎。
费通信不过张瞎子也信得过崔老道,他将张瞎子的话在心里捯了几遍,怎么来怎么去,大小节骨眼儿全记住了,带上几样“法宝”,别过张瞎子出了城隍庙,回家安顿好了,一路赶奔蓄水池警察所后身的坟地。蓄水池位于天津城西南角外,南边比较热闹,家家都是破砖头、旧瓦块搭起的房子,见缝插针一般一户挨一户。破衣烂衫的穷苦百姓出出进进,也有些买卖铺户,卖的无非是居家过日子的二手破烂,要不就是卖包子、面条的小饭铺。西头就更惨了,人烟稀少,屋舍多为庵观寺庙、祠堂义庄。从地名上就可以知道,比如慈惠寺、海会寺、永明寺、如意庵、吕祖堂、双忠庙、白骨塔,烈女坟、韦陀庙、曾王祠等等。说白了,打根儿起就不是住人的地方,其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漫洼野地、乱葬岗子、臭水沟,处决人犯的法场也在这边。到得民国初年,才逐渐有了些住户,大多是逃
九九藏书网
难来的。不在乎这个地方阴气森森,离城近就行,捡来残砖败瓦,胡乱搭成七扭八歪的窝棚,白天拿着打狗的枣条进城要饭,晚上在破瓦寒窑中容身。身上衣衫褴褛,十天半个月吃不上一顿饱饭,冬天西北风打得人脸生疼,跟刀削似的,到了夏天又让蚊子、臭虫咬个半死,日子过得人不人鬼不鬼。咱们单说蓄水池警察所后身的这片坟地中有一间破屋子,以前是个堆房,当年看坟地的人在此处躲风避雨。后来坟茔荒了,屋子也空了不下十来年,孤零零地戳在那儿,四周全是大大小小的坟头,长满了齐腰深的蒿草,连拾荒的都不往这边走,因为没有可拾的东西。窝囊废在这一带当了这么多年巡警,知道那间破屋子,可从没往蒿草深处走过,据说里边蛇鼠成群,黄鼠狼、野猫、野狗四处乱窜,晚上还有拽人脚脖子的小鬼儿。
他又一转念:“飞天蜈蚣到处作案,岂能没几件值钱的东西傍身?何不趁此机会搜出贼赃,捞上一笔外财。否则充公入库,也是落入那些贪官污吏囊中,与其让那些人拾了便宜,我何不自己来个名利双收?”这叫“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野草不肥”。窝囊废越想越美,险些乐出了声,顾不上阵阵恶臭,一手捏紧鼻子,一手捡起根破木条子在死尸身上来回翻找,可是一个大子儿也没找出来,更别说金银珠宝了,只好骂了声“晦气”,往地上狠狠啐口唾沫。收拾好张瞎子给他的“法宝”,想着还得还给人家,屁颠儿屁颠儿赶回蓄水池警察所。怎么那么寸,值班的正是虾没头和蟹掉爪,两人正坐在屋子里喝酒呢。费通上去端起蟹掉爪的酒杯一饮而尽,又从桌子上抓了一把炸老虎豆塞进嘴里,边嚼边发话:“这都什么节骨眼儿了,你们俩还在这儿喝酒?赶紧跟我走一趟,让你们俩小子开开眼!”虾、蟹二人不明所以,大眼瞪小眼愣在当场。费通也不多说99lib•net,叫这哥儿俩找来一辆小木头车,跟着他一起回到坟地,进到破屋,装上飞天蜈蚣的尸首,大张旗鼓送往五河八乡巡警总局。这一路上臭气熏天,顶风臭出二里地。行人纷纷驻足观看不敢靠近,怕给熏死,交头接耳地议论,老百姓耳朵里没少听“飞天蜈蚣”的名号,却没有见过的,见过也不认识,所以不知道死的这是什么人。虾没头和蟹掉爪两人可就闹翻天了,故意放大嗓门儿说给围观的人群听,这个说费二爷简直是天津卫头号神探,比当年开封府的御猫展昭展雄飞本领还高,飞天蜈蚣躲到坟地里也跑不出费二爷的手掌心;那个说再大的案子搁费二爷这儿必须是小菜一碟,以后跟着费二爷肯定吃香的喝辣的,享尽富贵荣华。费通听得浑身舒坦,小圆脸也仰起来了,小肚子也挺起来了,全然不似前些天那般垂头丧气,眼瞅着又还了阳。
虽说没拿到活的,死的也能邀功请赏。窝囊废是明白人,使出浑身解数,添油加醋地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同时,可没忘了拍长官的马屁,又用迁动韦家大坟贪来的钱上下打点,买通了顶头上司,竟然当上了缉拿队的大队长,兼任蓄水池警察所巡官。正所谓“拨云见日乾坤朗,东风扶摇上九霄”,对他窝囊废而言,这就叫一步登天了。
张瞎子脸上不动声色,猜不透在寻思什么,撂下筷子,伸左手从条案上抻出一张黑纸,右手拿起一柄乌黑的剪刀,手剪纸转,三两下剪出一个穿官衣、戴官帽的纸人,一边剪一边问费通的生辰八字。费通照实回答,心下却称奇不已,这个张瞎子怎么闭着眼也能剪得有模有样?他到底看得见看不见?但见张瞎子拿过桌上的毛笔,饱蘸浓墨,笔走龙蛇在纸人上写出费通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皆是蝇头小楷,又工整又漂亮。然后给了他一个瓷碗、一双筷子,又起身出了小屋,从城隍庙的后墙抠出三块青砖,一并交到费通手上,www.99lib.net让他附耳过来,告诉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虽然说尸首已经臭了,可是窝囊废被这个飞贼吓破了胆,担心他是躺在地上装死,不敢轻易迈步上前,在门口对准死人连打了三枪。死尸身上顿时开了三个窟窿眼儿,连汤带水溅了一地,眼见死得不能再死了,悬起来的一颗心才放下。窝囊废是有便宜不占浑身难受的主儿,灾星刚退贪心又起,在肚中寻思:“飞天蜈蚣肖长安不比寻常的蟊贼草寇,乃各地行文缉捕的要犯,身上背了百十条人命,各个地方都拿他不住。而今死在费二爷手上了,待我将尸首往官厅这么一送,定是大功一件,官厅大老爷一高兴,那还不得对我加以重用?二爷我从今往后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升官发财不在话下,时来运转平步青云,下半辈子不用愁了。”
接下来这些日子,费通过得提心吊胆,度日如年,万一张瞎子这招儿不灵,被飞天蜈蚣捅上一刀,那可吃什么都不香了。他是惶惶不可终日,总觉得身后有人,躺下睡觉也是噩梦不断,待在家里觉得心口发闷,去警察所又怕路上不太平,吃什么都难以下咽,看见虾仁儿都不乐了。整个人瘦了一圈儿,红扑扑的小脸儿变得蜡渣黄,一双眼全是血丝,看人时直勾勾发愣,都走了榫子了。他手底下的“虾蟹二将”一向没心没肺,见窝囊废整天坐卧不宁,不知道有什么心事,想拍马屁无从下手,担心拍在马蹄子上再伤着自己。哥儿俩商量了半天,好不容易想出个主意,想带费二爷去南市的花街柳巷寻个乐子。刚提了半句就让费通踹了出去,不是他行得端做得正,这要是走漏了风声,传到费二奶奶耳朵里,非得给他撅吧撅吧塞夜壶里不可。二奶奶倒不是吃二爷的醋,关键是心疼钱。好不容易熬过十天,费通等到日上三竿,带上枪,穿过齐腰深的蒿草来到坟地深处那间破屋。没敢往里走,房前屋后转了三圈,屋子还是那个屋子,九九藏书坟地还是那片坟地,不见任何异状,壮着胆子推开门,还没等探头往里看,但觉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好似一缸子臭豆腐又发酵了三个月,要多臭有多臭,好悬没呛他一个跟斗,苍蝇满屋子乱飞,门一开“嗡”的一声往人脸上扑。费通赶紧捂住口鼻,抻脖子往屋中间看去,只见一个青衣小帽之人横尸在地。正是三伏里的炎天暑月,尸身上面千疮百孔,已然腐坏生蛆,不过面目尚可辨认,不是恶贼飞天蜈蚣还能是谁?而写了费通生辰八字的纸人中间明晃晃插着一把尖刀。费通倒吸一口凉气,纵然是三伏天骄阳似火,也觉得后脊梁背从下往上冒凉气,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这纸人做了自己的替身!
说话这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天上的星星还没出全,正是窝囊废平时在家中灶房里喝小酒、吃花生米的时候。此刻举目四望,放眼尽是荒坟野冢,心下好不凄凉。他可不敢耽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头,今儿个就今儿个了,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硬着头皮往里闯。他临来的时候从警察所里拎了一盏巡夜用的气死风灯,拨开蒿草,深一脚浅一脚进了坟地。乱葬岗子里边没有路,坑坑洼洼、沟沟坎坎,此时又是夏天,海蚊子快赶上蜻蜓那么大了,一片一片往脸上撞,眼瞅着小圆脸就大了一圈。走了没几步踩在一泡野狗屎上,窝囊废脚底下打滑,摔了一个屁股蹲儿,手往地下一撑,又按了一手烂泥,多亏没把灯笼扔了,心下叫苦不迭:“我这是黄鼠狼跑熟道了——净往挺尸的地方走,南天门冲哪边开都不知道!”耳听四周围风吹荒草“沙沙”作响,偶有几点绿光忽隐忽现。不知是乱草下的枯骨泛出鬼火,还是附近的野狗出来觅食,据说出没于乱葬岗子的野狗,眼珠子全是红的,饿急了连活人也吃。他吓得腿肚子转筋汗毛倒竖,想唱两句西皮二黄提提气、壮壮胆,不唱还好,张开嘴一唱荒腔走板、哆哆嗦嗦,比鬼哭还难听,只觉得嗓子眼儿往
九*九*藏*书*网
外冒苦水,险些把自己的胆吓破了,赶紧闭上嘴,心说:“可千万别把野鬼招来。”
费通一步一步蹭到破屋门口,但见木门虚掩,没敢直接往里走,先在门口将满天神佛念叨个遍,又抬手轻轻敲了三下,那意思是告诉里边的孤魂野鬼,我要进来了,你们赶紧回避,可别吓唬我。这才伸手一推,晃晃荡荡“吱呀呀”作响,带起的尘土呛得他直咳嗽。待到尘埃落定,他提起灯笼照了照,见眼前虽是一处砖房瓦舍,却早已千疮百孔、破败不堪,墙砖都酥了。进屋里举着灯照了一圈,也没什么东西,无非是虫啃鼠咬的破草席子、烂木板子,不知道多少年没人进来过了。费通稳住了心神,将灯笼放在地上,搬来一块破木板子,端端正正摆在屋子正中。按张瞎子的吩咐,把写有自己姓名八字的纸人放在上头,找来几块砖头垫在脚底下蹬上去,把一双筷子搁到屋梁上,两边的墙下各摆一块青砖,另一块摆在门口。看看破屋里面布置得没什么疏漏,这才提上灯笼出来,小心翼翼合拢了屋门,绕至破屋后墙,把瓷碗拿出来摆在后窗户根儿。碗刚放好,费通忽然一拍脑门:坏了!张瞎子可跟他说过,这个碗中得放满了水,他却忘了打水,义地之中又没有水坑、河沟,这该如何是好?如果走回去打水,还得再进出一次坟地,打死他也不想多走这么一趟了。抓耳挠腮之余灵机一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解开裤腰带,往碗里撒了一泡尿。窝囊废打枪没准头儿,撒尿还行,不敢说顶风尿三丈,好歹把瓷碗尿满了,心说:“师叔,我对不住您了,不知道您这个碗是喝汤的还是盛饭的,等日后擒住了飞贼,我一定洗干刷净,拿开水烫上三遍再还给您!”他还挺会过日子,也不说给买个新的。窝囊废将一切布置妥当,战战兢兢离了坟地。按张瞎子所说,让费通布置妥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待到十天之后再去一趟。飞天蜈蚣不来还则罢了,进了此门定然插翅难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