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三节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费二奶奶不知如何回应,怎么说好呢?说是真的,明天费通一回来准得吓死俩;说是假的,岂不成吃饱了撑的?随口支吾了两句,把头一低,催促“大了”赶紧走。留下一群街坊邻居站在胡同口犯糊涂,这费二爷到底怎么死的?怎么这么快就出殡了?怎么烧纸、搭棚、念经、送路、辞灵全免了?莫不是费二奶奶谋害亲夫?
费二奶奶说:“别废话,人又没死,我哭什么?”
费通在棺材里急了:“谁说我没死?崔道爷可说了,得按真死了来,你千万别给我说漏了!”
“大了”打着响尺在头前开路,费二奶奶跟在后头,肩扛引魂幡,怀抱五谷杂粮罐,这些东西杠房的不沾手,费通又没个一儿半女,只能让费二奶奶来拿。八个杠夫抬上棺材,迈门槛儿,下台阶,出了费通家的院门,阴阳先生和几个伙计殿后。一行人悄没声儿地顺胡同往外走,可把周围的邻居吓坏了。有几位婶子大娘的眼窝儿浅,哭天抹泪地追上来问:“他二嫂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老街旧邻的怎么也不知会一声?让我们给您老帮帮忙也好呀!”
崔老道给费通出的这个法子,说难也不难。那条白蛇在四方坑里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当初还有人在水坑西边给它立了一座“白蛇庙”。小庙不大,孤零零的一间小屋,里边设摆桌案,供奉“白蛇大仙”牌位,遇上久旱之年,也有老百姓过来烧香求告,不过香火并不旺盛。如今的白蛇庙,早已门穿窗颓,破败不堪,周围成了埋死人的乱葬岗子。别人不知道,他崔老道心里可九_九_藏_书_网清楚,庙中有一坛子黑豆,白蛇修炼一年便往坛子里衔一颗黑豆。崔老道让费通先到白蛇庙挖出那个坛子,回家给自己办一场白事,务必当成真的来办。棺材也不封钉,直接抬入义庄,剪了一黑一白两个纸人,身上各写一个“封”字,黑纸人身上写白字,白纸人身上写黑字,贴于棺材头、尾内侧。抱上坛子躲进去,天塌了也别出来,掌灯之后将黑豆一颗一颗往外拣,躲过一夜即可平安无事。
按崔老道的吩咐,费通又在蓄水池警察所躲了一夜。早上回家告诉费二奶奶,快去桅厂买具棺材,越结实越好,千万别凑合,当天就得取回来。再去杠房请执事,连同出殡的人手及一应之物,一同带过来。费二奶奶纳闷儿:“家里又没死人,给谁出殡?你怎么说上胡话了?”费通只说此乃崔老道出的高招儿,生死攸关,让她别多问,速去速回。费二奶奶向来迷信,常听别人念叨崔老道如何如何了得,再加上这一次真到了生死关头,她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奔了桅厂、杠房。
崔老道这一手可太损了,白蛇能把活人吞了,死鬼却没处下嘴。他让费通自己给自己出殡,全按真的来,装成一个死鬼,只要他不出棺材,白蛇便动他不得。再将黑豆散尽,相当于打去了白蛇五百年的道行,再若吃人可就不是度人了,那叫枉害生灵,定遭天打雷劈,这可是个绝户招儿。
费二奶奶前脚出门,窝囊废扛上一把铁锨,直奔四方坑西边的乱葬岗子。蹚着齐腰深的蒿草来到白蛇庙跟前。只见这座小
九-九-藏-书-网
庙年深日久已经破得不能再破了,庙门、窗户、屋梁、房檩,但凡是木头的,全都烂得差不多了。屋顶上破了一个大洞,瓦片子零零散散挂在四周。费通探头探脑往庙里边看,心里直犯嘀咕,生怕弄出点儿什么响动,把顶子震塌了,那可就用不着棺材了,直接就算埋了。他提着一口中气,轻手轻脚进了白蛇庙,敢情里边比外边看着还惨,香案也倒了,香炉也碎了,牌位、蜡扦散落一地,屋内尘埃久积,蛛网遍布。费通不敢弄出大动静,这儿挖挖,那儿刨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把白蛇庙里挖得跟筛子似的,累得顺脖子冒汗,还真挖出一个陶土坛子,里头盛了半坛子黑豆。费通心说:“就是它了!”这才心满意足,将坛子小心翼翼地捧回家中。
“大了”一指费通:“死了还说话,闭嘴!”给他嘴里塞了一枚压口钱,费通舌头一凉,不敢再言语了。传说死人嘴里含的这枚老钱可有用,到了阴间过冥河得坐船,这钱是给摆渡的鬼差的,否则渡不了河,子孙后辈也不得安生。众人手忙脚乱走完了过场,其余的一切从简,纸人纸马、香蜡火盆都不用,门口也不贴门条,装殓入棺立即发引。杠房的伙计扣上大盖,可不能盖严实了,给费通留了一道缝儿,否则憋死在里边,假戏可就做成真的了。也甭什么四十八杠、六十四杠了,过来八个膀大腰圆的杠夫,竖三道、横两道,用大皮条子捆住棺材,搭上穿心杠子,抬起来直奔义庄。边走边摇头苦笑,干这99lib•net个行当也有年头了,给活人出殡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大了”领着众人撒了一路纸钱,将棺材抬入河龙庙义庄,撤去捆棺的皮绳。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打发走一干人等,费二奶奶也回了家。费通一个人躺在棺材里,怀里抱着装黑豆的陶土坛子,虽说下边锯末铺得松松软软挺舒服,盖了棉被也不冷,可一想到这是死人躺得棺材,况且又摆在义庄之中,四周围孤魂怨鬼成群,便觉得汗毛直竖,心里头七上八下不住地打鼓,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可是发昏当不了死,该来的终究得来。夜至三更,但听义庄门口刮起一阵阴风,破门左右分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由远而近,紧接着,一条血红的蛇芯从棺盖下伸了进来。
当然,这些话崔老道不能明讲,只说天机不可道破。费通半信半疑,心想:“只身一人躺进棺材抬进义庄,周围都是孤魂野鬼,这一宿过来还不得把我吓死?”转念一想,白蛇天天晚上来缠我,害得我有家难回,有媳妇儿难见,日夜颠倒,得熬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要是不听崔老道的这个主意,我还能有什么招儿?想到此处,把心一横、脚一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费二爷这回就演一出夜探鬼门关!
“大了”莫名其妙,倒了头不挺尸,怎么还活蹦乱跳的?看这意思又不像诈尸,见费通穿着警服,也不敢造次,连鞠躬带作揖:“副爷,咱这是办白事,可不带这么闹着玩儿的。”费通说:“你按我说的来,其余的别多问也别多想,该给的钱只多不少。”如此一www.99lib.net来,“大了”也没二话了,招呼杠夫、伙计进屋忙活。几个伙计在正房摆上四张高凳,把棺材支起来,所谓“离地三尺即成佛”,取这么个意思。再往棺材中放一层锯末,能起到吃水的作用,尽量别受潮。锯末上铺一块红布,依北斗七星的形状摆上七个铜钱,这叫垫背钱,暗指“后辈有财”。费通在旁边看着,心里合计:“我这也是死上一次了,如若躺在里头不舒服,将来到了真倒头的那一天,我可得提前都收拾好了。”书要简言,几个伙计很快把棺材里面铺垫好了,过来就要搭费通。费通摆了摆手,自己抱上陶土坛子爬进去,往棺材中这么一躺,您还别说,宽窄大小都挺合适。伙计在旁哭笑不得,白事办得多了,头一回看见“亡人”自己往棺材里爬的。
按老年间的规矩,死人不能双手攥空拳,有财有势的讲究左手持金、右手握银。一般的人家没这么阔气,“大了”往费通手中塞了两枚铜钱,又在袖口中放上一个烧饼,这叫“打狗饼”,去地府经过恶狗村的时候,用于引开恶狗。接下来将五谷、生铁、大灰、小灰、木炭、桃仁、柳条、杏仁、鸡血、雀青石包成一个包,再取河水一瓶,一并放入棺中,这全是镇物。最后把崔老道剪的一黑一白两个纸人贴在棺材头尾两端。收拾得差不多了,“大了”看着棺材里的费通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冷不丁一拍大腿:“副爷,您得穿上装裹才能躺进去啊!”旧时天津卫办白事的规矩不小,讲究穿七件寿衣,先得穿一身布质单褂单裤,套上一身绸质月色上绣藏书网小圆寿字的棉袄棉裤,棉袄外边穿一件天素色褂子,罩一件蓝色绸质寿字长袍,盖上一件绣花平金花袍。这些上衣一概没有领子,不钉扣襻。头上戴红缨子官帽,脖子上围一挂朝珠,脚穿朝靴,里面是棉袜子。费通躺在棺材里说:“免了吧,赶明儿我还得回来呢,穿上装裹这么一走,还不把过路的人吓死。”“大了”一想也对,拿过一床红棉被覆在费通身上,脑袋露在外面,让费二奶奶手捧一碗温水,拿棉花球蘸水给费通擦脸,并用小镜子从头到脚照一遍。与此同时,“大了”在一旁念开光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越吃越有……”念完了告诉费二奶奶:“您可别哭,这时候哭的话,一颗泪珠一颗钉,全钉在费二爷身上。”
他这一去一回,时间可也不短。费二奶奶已经把棺材和黑豆置办妥当了,杠房执事带着杠夫、阴阳先生和几个伙计全到了门口。杠房的执事又称“大了”,这棚白事上上下下、从里到外全由他主持。按天津卫以往的老例儿来说,红白二事的规矩极其烦琐,寻常百姓家里出了什么事,要么不太清楚,要么当事者迷,因此要请来一位“大了”,一切听他安排。这位“大了”一进门,迎头对面撞见费二奶奶,见她愁眉苦脸,就知道没好事,先劝她节哀顺变,又问亡人在哪儿,何时入殓。费通迎出来:“几位辛苦,我就是亡人。”
费通想得周全,为了有个防备,棺材就搁在蓄水池警察所后头的义庄。虽说这个义庄年久破败,无人看更巡夜,但是相距警察所不远,万一崔老道这招儿不灵,他还有个退身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