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二节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一阵冷风刮过去,费通打了个寒战,酒醒了一多半,这才意识到,蓄水池这个四方坑,积水甚深,下边的淤泥更深,如何立得住人?那个穿白衣的女子,面无血色,浑身上下湿答答地淌水,莫非是死在臭水坑中的女鬼?不好,这是要拿替身!
窝囊废紧闭双眼不住发抖,再也不敢往屋外看了,可又怕白蛇进来,只得半睁半闭拿余光去瞥,口中一个劲儿念叨,观音菩萨、太上老君、玉皇大帝、如来佛祖,满天神佛求了一个遍。他回到蓄水池警察所已经是后半夜了,经过这一番折腾,离天亮就不远了,过不多时,只听得鸡鸣声起。费通再一回头,屋外不见了白蛇。他仍躲在桌下没敢动,直到东方已白,才哆哆嗦嗦地爬出来。此时已有五六个来得早的巡警,在外屋有说有笑。费通失魂落魄地从里屋出来,众巡警忙起身敬礼,费通也顾不上许多,跌跌撞撞地直奔家中。到了家门口,“咣咣”砸门。费二奶奶开门出来,见费通一脸狼狈,立时挡在门口,张牙舞爪破口大骂:“你个缺德嘎嘣儿死不了挨千刀的,三十里地没有人家——狼掏的忤逆种,一宿没回来上哪儿调戏妇道人家去了?看你这脸上让人挠的!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当了两天屁大点儿的官你就找不着北了,二奶奶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费通直嘬牙花子:“好嘛,您想得真够长远的,我这不还没让妖怪吃了吗?咱再想想辙行吗?”
那个妇人哭诉经过,她家住西门里,晚上出来关院门的时候,忽见前边不远有团白光,忽觉脑袋发沉、身子发飘,不知不觉跟着白光到了此处,多亏遇见官爷相救,否则这会儿已然填了坑。费二爷也是九九藏书借着酒劲儿,再加上最近实在是太走运了,有点儿找不着北,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肚子一挺,撂下几句大义凛然的话,迈开四方步回了警察所。他满身的臭水,脸上还有几条血痕,一进门把值班的巡警吓了一跳,来到切近才看明白,忙问他:“怎么了费头儿?脸上怎么横一道竖一道的?让二奶奶挠的?要说二奶奶的把式真见长,这可比上次挠得狠多了!”
说到此处,崔老道全听明白了,擦了擦满脸的唾沫星子对费通说:“看费二爷的气色后禄正旺,纵然遣个天雷也打不杀你。可你不该多管闲事,那条白蛇在此修行多年,只等吃够了人,即可化龙飞升。当天晚上就该那个妇人死,此乃冥冥之中的定数,却让你给搅了,你说它能不恨你吗?”
费二奶奶没好气地说:“想什么辙?还找你爷爷费胜去?”
这一嗓子比杀猪还难听,妇人却恍如不觉,仍低头往前走,转眼陷入了齐腰深的臭水。费通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头,飞身抢至近前,伸手去拽投水的妇人。怎知这个妇人如同中了邪,手脚乱蹬往坑里奔,立时将费通脸上挠出七八条血痕,火辣辣的疼。窝囊废再怎么说也是个大老爷们儿,对付个妇道人家绰绰有余,拦腰抱住,硬生生把她拖回了坑边。
老年间有个说法,坠河的、投缳的、自刎的,皆为横死,这种鬼和常说的孤魂野鬼还不一样。孤魂野鬼是指死后没有家人发送、祭拜,阴魂游荡在外,说白了都是可怜鬼,只是自怨自艾,轻易也不会扰人。横死的却不然,怨气太重,阴魂不散,进不了鬼门关,过不去奈何桥,喝不了孟婆汤,想再入轮回,就得找活人当替身
九_九_藏_书_网
。可这些全是茶余饭后吓唬孩子的话,谁又见过真的?
一来二去的,费通摸出一个规律,鸡鸣五鼓天还没亮,屋外的白蛇就不见了。费通睡不好觉,肚子里发空,此时抬腿直奔南门口,正好赶得上头锅卤子,今天锅巴菜、明天老豆腐换着样吃,吃完了早点再回家。这一天吃早点的时候,碰巧遇上了崔老道。久闻崔道爷五行道法,擅会捉妖拿鬼,费通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因此把崔老道请回蓄水池警察所,好吃好喝一通款待。
此时费通见那个要饭的妇人越走越近,两条腿已经陷入了淤泥,人命关天也没多想,借酒劲儿大喝一声:“站住!”
费通没心思跟他多说,脑子里还在想刚才的事,越琢磨越琢磨不透,撂下一脸愕然的值班巡警,换了身干净衣服,自己从水缸里打了点儿水,进里屋简单洗了洗,趴在桌上打盹儿。这一趴下,刚才的酒劲儿又上来了,一闭眼天旋地转,怎么也睡不着。迷迷糊糊忍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梦是醒,突然感觉脊背上一阵阵发冷,说不出来的难受。他以为窗子没关,转过头这么一看,吓得一蹦多高。刚才那个白衣女子就在窗户外头,一张死人脸比纸还白,再一错眼珠,却是一条张口吐芯的白蛇。费通大惊失色,缩到桌子下边抖成了一团,脑袋直往裤裆里扎,心说一声:“坏了,这个主儿不记吃不记打,它可记仇!”
那么说崔老道怎么知道白蛇的底细呢?前些日子他下山东,遇上胡家门的“张三太爷”,得知天津城外四方坑中的白蛇,正是打火山的“胡黄常蟒鬼”五路地仙之一。白蛇下山之前,祖师爷告诉它,你和别的地
九九藏书
仙不一样,别人下山都是为了行善积德,你却不然,要吃九十九个恶贯满盈的人,方可得成正果,而且要在期限之内吃够了数,迟一刻前功尽弃。这可不容易,世上恶人不少,真够得上恶贯满盈的却不多,但凡这辈子做过一件好事的也不能吃。因此,它下山以来四方找寻,吃了九十八个恶人,最后一天还差一个,好不容易将那个恶贯满盈的妇人从家中引至四方坑。纵然这个妇人合该让它吃了,行善度恶的灵物也不能张口施牙,必须吐出金丹引诱,使对方心甘情愿走入它口中。眼看大功告成,却让窝囊废给搅黄了,以至于前功尽弃,再也甭想上天了。此等深仇大恨,岂有不报之理?
费通叹了口气:“找他也没用,妖怪认得他是谁?刚才我寻思了,它不敢进警察所,因为里边全是穿官衣的,持枪带棒,煞气最重。咱这么着,你先给我做点儿吃的,我吃完了饭就睡,趁天没黑赶回警察所,你一个人在家把门看住了,明儿个一早我再回来。先对付两天,看看它什么心气儿,万一想通了,不就把我饶了吗?”费二奶奶也没遇上过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听男人的。费通一宿没睡又困又乏,嘱咐完了倒头就睡,又是一番乱梦,一会儿梦见四方坑白蛇,一会儿梦见韦家大坟里的死尸,什么瘆人来什么,出了好几回虚汗。等到下半晌起来,费二奶奶已经把饭做得了。蒸了一屉窝头,做了锅热汤面,面条上撒了把葱花,点上两滴香油,热气腾腾摆在桌子上,又切了一小碟咸菜丝。费通也是饿坏了,看着这一桌子饭食心里挺感动,对费二奶奶说:“还是你心里头有我!”费二奶奶没理他,
http://www.99lib.net
自顾自地说:“吃吧,吃一口少一口了,吃饱了好上路……”费通刚咬了一口窝头,让这句话噎得上不来下不去,赶紧拿面汤往下顺,狼吞虎咽吃完把碗往桌上一放,也没跟费二奶奶打招呼,赌气出了家门。
费通最怕他老婆,什么事也不敢隐瞒,从二奶奶胳肢窝底下钻进院子,一五一十讲了一遍经过。费二奶奶听得脸上青一阵儿紫一阵儿的,调门儿低下来,埋怨道:“你又不是孙猴儿的金箍棒,逞的什么能?你进了妖精的肚子一了百了,让我们娘们儿怎么活?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寻夫找主儿,再往前走一步!”
费通看得肝胆俱裂,臭水沟中几时出了这么大一条白蛇?怪不得当年许仙看了一眼能吓死,确实太吓人了。可许仙吓死了,白蛇还能给他去盗仙草,我要是死了,费二奶奶可没这么大能耐。窝囊废缩脖弓腰又看了半天,见四方坑中再无异状,这才稍稍放心。此时那个妇人也缓过来了,浑身湿漉漉地往下淌水,坐在地上直打哆嗦,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冻的。费通怒气冲冲地问:“你是干什么的?大半夜往这臭坑里跳,不想活了?”
费通累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从胸口往下全被臭水浸透了,出了一身冷汗,酒意全无,再看四方坑中,哪来的什么白衣女鬼?分明是条脸盆粗细的大蛇,头如麦斗,全身白甲,上半截身子探出水来,口中吐出一团忽明忽暗的白光,见那妇人被费通拉上了岸,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白光收入口中,没入四方坑不见了踪迹。
费通心下惊恐,恍然明白自己管了不该管的闲事,救了活人,坑了白蛇,嘴上却不肯服软:“崔道爷,您这话就不对了,那个妇人是善
www.99lib.net
是恶,自有王法断决。我身为蓄水池警察所的巡官,保的是一方百姓,可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啊!”
费通正待上前盘问,只见那个白衣女子对他下拜。他一看这还差不多,这个民女还挺识相,可又发觉下拜的方向不对,似乎不是在拜他。转头往那边一瞧,路上走来一个妇人,三十来岁的年纪,穿着打扮称不上华贵,却是擦胭脂抹粉,脸上红一块儿白一块儿的,纵然是良善人家的妇道,怕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她两眼直勾勾地走向大水坑,那个白衣女子拜一次,她就往前走上几步,眼看着两只脚踏进了四方坑。
当天夜里费通就住在警察所,心里七上八下惴惴不安。果不其然,到了三更时分,那条大白蛇又来了,仍不敢进门,在后窗户边上摇来晃去,吐着猩红的蛇芯。费通也不敢出去,躲在桌子底下把满天神佛求了一个遍,战战兢兢对付了一宿。打这儿开始,他是天天如此,白天在家睡觉,晚上到警察所躲着,可以说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掉了得有十来斤肉,幸亏他身上肉多。手底下的巡警不知其中缘由,一个个直挑大拇指,我们费头儿真心疼手下弟兄,把值夜的活儿全包了!
崔老道心说:“你这就叫砂锅炖鸭子——肉烂嘴不烂。这年头谁还不知道谁,当个巡官不就是为了多搜刮点儿民脂民膏吗?不把老百姓挤对死已经算你有良心了,还指望你保一方平安?”不过他崔老道在江湖上有名有号,“铁嘴霸王活子牙”,牛都不够他吹的,一身道法却从不敢用,用了一准儿倒霉,可是要说连一条白蛇也对付不了,却实在张不开嘴。只得装模作样,闭上眼掐指巡纹,中午那几个牛肉回头没白吃,真让他憋出一个馊主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