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三节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费通顾不得香臭,只想把活儿干完赶紧分钱。他命人拿来大海碗,也叫和尚碗,一碗一碗将棺椁里的水淘出去。瞧见里边的内棺,众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香气扑鼻,原来金丝楠的木椁中装着一具黑檀木棺材,深埋多年还发出檀木的清香,这得是多好的木头?
在场的众人一阵骚动,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全把目光投了过去,但是挖开的坟坑里积满了黑水,什么也看不见。费通问刚才喊话的那位:“碰上什么硬茬儿了?”那位也说不出是什么,铁锹碰到个东西,说是棺材又不太像,因为格外巨大。当时还没有抽水泵,只得从坟坑侧面挖开一道土沟,将没过腿肚子的泥水引出去。众人这才看明白,坟中是一尊漆黑的巨椁,看那个头儿足能装下两三具大号棺材。
费通也是耗子拿花椒——麻爪了,棺椁抬不上来,后边的活儿就没法干,只得求在场看热闹的闲人帮帮忙。可他求告了半天,谁也不愿意伸手,怕沾上晦气。费通见求爷爷告奶奶这套没用,把心一横,瞪起小眼睛,看见谁喊谁:“我告诉你小二子,你要不过来,哪天你犯了事,别说我不保你。还有挑水的大老李,别你妈揣手看热闹,头些日子你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没找你是给你留面子藏书网,赶紧下来搭把手。姓袁的你也下来,你要不下来,往后你在园子里说相声,有人闹场我可不管。”那位问了,说相声的不去卖艺赚钱,怎么也跑来看热闹?一般来讲,说相声的都是下午开始演出,一直演到半夜。再者说,过去艺人也讲究体验生活,遇上什么新鲜事,别人看完了顶多当成谈资,艺人可是入了脑子走了心思,当天演出时就能把这个事加几个“包袱”编排成“现挂”,没准儿就从“倒二”改“攒底”了。费通这一通吓唬还真顶用,您想啊,大白天什么也不干,专门来坟地看热闹的人,大多是游手好闲之辈,谁能没点儿短处?有几位亏着心的,立马跳下坟坑帮忙,一个拽俩,俩拽四个,帮忙的人把坑都占满了。众人俯下身来,两只手抠住棺椁底帮,费通在旁边喊号子,“一、二、三,三、二、一”地喊了半天,众人一起铆足了劲儿,却似蚍蜉撼树,棺椁一动也不见动,费通急得原地直蹽蹦。
费通把话一拦:“这又不是运死尸,还得拿冰镇上?”
费通直嘬牙花子,《坟茔葬穴图》上有记载,坟中有一套棺椁,外椁内棺,没想到是这么个庞然大物,这得有多沉?他不能显得手足无措,高声招呼一众民夫:“哥儿几个哥儿几九-九-藏-书-网个,受累多卖卖力气,完事儿咱白面馒头、酱牛肉敞开了吃,管够!”
找来这些干活儿的民夫,个儿顶个儿的棒小伙子,全是帮闲的,又叫打八岔的,什么手艺也不会,凭身上的力气挣饭吃。平时挣不出仨瓜俩枣儿来,轻易吃不上细粮,一听说有白面馒头、酱牛肉,那简直是过年了,一个个直咽口水,铆足了力气手底下紧忙活,恨不得赶快干完了开饭。不出费通所料,仅凭这几十个人,纵使用上了吃奶的力气,甭说把那棺椁抬上来,挪动一下都不可能。众人一齐望向费通,等他拿主意。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其中有个木匠师傅,一眼就看出门道了,嘴里不停叨咕:“真开了眼了,我干了这么多年木匠活儿,这还是大闺女上轿——头一回,头一次看见这么阔气的套棺。您看看,料多讲究咱先不提,您就看这工,没用一根钉子,独拼独面、榫卯相连,这玩意儿可太少见了!”
众目睽睽之下,费通不敢打歪主意,忙让先生登录在册,亲自拿来一条大口袋,小心翼翼将这十八盏莲花灯装进去,交给手下收好,等到再下葬的时候,还得给人家摆上。在此之前务必严加看管,磕掉一个花瓣儿也赔不起。接下来该起内九九藏书网棺了,此时此刻,围观民众全盯着那具黑檀木的棺材,仅在外椁中就这么多金子,棺材里头指不定还有多少陪葬的珍宝呢!
虾没头说:“嗨!您没听明白,镇着干什么?冰窖里不有绞盘吗?咱把那玩意儿借来不就行了?”
外椁中的尸水见了底,看热闹的又是一片哗然。但见棺与椁之间的空隙中,依次摆放了十八盏莲花灯,连灯架带灯托足有一尺多高,皆为赤金打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围观的人们全看红了眼,咂着舌头在暗暗盘算,一盏赤金灯至少二斤多,十八盏得多少钱哪?
而今把棺椁抬上来了,下一步得按照韦家的吩咐,开棺整理。换一条陀罗尼经被,也就是裹尸的锦被,再重上一道大漆。费通让人用杉篙搭起脚手架子,上边按了滑轮,点手唤过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手持鸭嘴撬棍,顺椁盖下方插进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裤腰带崩断了三四条,才撬开一点儿缝隙,用绳子穿过去将椁盖捆上,经过滑轮再与绞盘连接。牲口把式赶着两头大骡子再次转动轮轴,升起椁盖吊到半空。棺椁中满是黄褐色的尸水,这些浑汤子不仅是死人身上出的,还有从缝隙里渗进来的,按说该当腥臭难闻才对,围观之人却嗅到一股子异香。
这一下窝囊废九_九_藏_书_网真没主意了,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虾没头凑过来给费通出主意:“费头儿,韦家大坟南边不是有个冰窖吗?”
费通茅塞顿开:“对对对,还是你脑袋瓜子好使,别愣着了,赶紧去吧!”
旧时天津卫大大小小的冰窖不少,有官办的也有民办的,寒冬腊月在河中采冰,运回来窖穴而贮,其余三季拿出来卖。伏天销路最好,像什么鲜货行、渔行这样的买卖,常年离不开冰;小生意也有用冰的,比方说卖酸梅汤的、卖雪花酪的,这些消渴解暑的东西,非得冰冰凉凉的才有销路;老百姓家里也买,镇个西瓜、冰点儿凉茶,又方便还不贵。富贵人家那时候就有冰箱,其实就是一个木头柜子,里面分两层,上层放食物,下层放冰块。冰窖里都有绞盘,因为冬天从河里采上来的大冰坨子足有上千斤,靠人力根本弄不上来,就得在河边架设绞盘,用牲口往上拉。虾没头领命直奔冰窖,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开冰窖的可惹不起巡警,眼下这又是官厅大老爷亲自派下来的差事,找你借东西是瞧得起你,不光绞盘,连骡子带牲口把式全借来了。众民夫七手八脚过来帮忙,在坟坑边布置了绞盘,有人跳进去用粗大的麻绳捆住棺椁。那边把骡子也套上了,牲口把式一扬鞭子“驾驾驾
99lib•net
,喔喔喔”,两头大骡子原地打转拉动绞盘,麻绳一圈一圈越转越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缓缓将金丝楠木的大棺椁往上抬升,泥水顺椁盖“沥沥啦啦”淌落。有人找来脚手板子搭在大坑两侧,铺设一层原木,再把棺椁放在原木上,用绞盘平行拖动,稳稳当当挪到地面上。从近处看,棺椁更为巨大,大漆脱落的地方露出木料,也是乌黑锃亮的,道道金丝隐在其中。正经的金丝楠阴沉,又叫乌木,埋在坟土泥水中一两百年,如今出了土,见了天,大漆依旧光亮如新,可以照见人影,在场之人无不惊叹。
旧时迁坟老例儿多,死人不能见天。费二爷想得周全,早就准备好了杉篙、苫布,几个干活儿的民夫手脚麻利,没一会儿便搭起一座天棚。再次转动绞盘,将黑檀木的棺材抬出,稳稳当当停在金丝楠木椁旁边,檀香气味越发浓烈。看热闹的全瞪大了眼,想在开棺的那一刻,瞧瞧棺中这位达官显贵的尊荣。怎知黑檀木的棺材浑然天成一般,看不出任何缝隙,连根绣花针都插不进去,鸭嘴撬棍也派不上用场,又不可能大刀阔斧地劈棺。在当时来说,这样一具檀木棺材,怎么也得千八百块银元,劈了谁赔得起?费通急中生智,叫来虾没头和蟹掉爪,让他们前去搬请一位高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