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一节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江湖上说到“老师”,意指老师傅,也可以理解成江湖上的老油子,有明褒暗贬的意味。阚三刀早把崔老道的底摸透了,这一番话明知故问,抬了黄老太太贬了崔老道。我这边是关外打火山黄家门儿的一方地仙,深山老林中身怀异术的高人,你崔老道只是个家住天津城南小道子胡同摆摊儿算卦糊口的牛鼻子,比要饭的层次高点儿有限,能有几斤几两?一报家门就落了下风。
黄老太太在乾坤楼上呼风唤雨,在场之人无不骇异,只有崔老道喝得醉眼乜斜,并未在意。正当此时,整座乾坤楼一阵摇颤,突然从楼后古井口之中腾出一物,长约数丈,披鳞带甲,形似一条黑蟒,头顶长了一只角,故老相传这是“蛟”,比龙少一只角,比蟒多一只角,现身必降大雨。黄老太太不会道法,搬不下雷公电母,请不来四海龙王,只是从乾坤楼古井下引出一条黑蛟。阚三刀和纪大肚子以及随从军士,全看得张大了嘴合不拢。崔老道喝得东倒西歪,说话舌头都拌蒜,抬手往上一指:“我……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东……东西,就是条……黑不溜秋的大泥鳅!”
上文书说到,阚三刀下了帖子,请纪大肚子来乾坤楼赴宴,那意思:“我这边有个黄老太太,你那边不也请了崔老道吗?既然暗地里斗不出个高低上下,不如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说白了就是在乾坤楼摆阵斗法,双方一决雌雄。
纪大肚子一时语塞,他不会说不要紧,坐在他身边的崔老道可会吹。崔老道仰天打个哈哈,手中拂尘一摆,口中振振有词:“可笑督军问我家,我家住在紫霞中;曾为昆仑山上客,玉虚宫前了道真;修成八九玄中妙,几见桑田化碧波。”
黄老太太脸色铁青,在阚三刀身旁耳语了几句。阚三刀边听边点头,然后正色对纪大肚子说:“我看这么着吧,仗是不打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我二人势均力敌,何必拼个两败俱伤?可是话又说回来,一山不容二虎,僵持下去总不是了局。咱干脆来个热闹的,再过几日是天齐庙庙会,你我两家搭起戏台,两边各唱五
http://www.99lib•net
天大戏,为什么呢?平心而论,打了这么久的仗,苦的是老百姓,也该拢拢人心了。有道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到时候让老百姓给咱分个高下,哪头的彩声大哪头就赢了,输了的不用多说,自己也没脸在这儿待了,不知你敢是不敢?”
纪大肚子是不在乎,明摆着前几次较量自己都占得上风,以为这一次同样胜券在握。崔老道也把大话说出去了,不信一只黄鼠狼能掀起二尺浪来。
黄老太太一天三顿离不开酒,三杯酒下肚,脸色又由白转红。崔老道以为这是给烟不抽,要跟他比酒,那可不能折了面子,更何况自打上了楼就闻见这股子酒香,无奈人家两位督军交谈,他在一旁自斟自饮也不合适,这是给他搬了架梯子,立时撸起袖管儿,在自己面前摆上五个酒杯,全倒满了酒,一杯接一杯全干了。酒真是好酒,只觉醍醐灌顶,通透舒爽。黄老太太却是一惊,心说:“我刚才连喝了过顶三杯酒,暗指我‘三花聚顶’,‘人花’炼精化气,戒去淫欲;‘地花’炼气化神,气平道畅;‘天花’炼神还虚,归入太虚境界。他喝了五杯,是说他‘五气朝元’,自古说‘三花聚顶根底稳,五气朝元大道通’,这崔老道可又高出我一头。我得给他来个厉害的!”于是伸手抓过只烧鸡来,撕成七块摆在盘子里往前一推,且看他崔老道吃也不吃。
阚三刀和纪大肚子看不见,崔老道本就量浅降不住酒,又一连饮了五杯烧酒,眼花耳热之余,也当自己看错了,使劲儿揉了揉眼,正待定睛观瞧,只见黄老太太取出一面令旗,迎风晃了三晃,口中高叫:“道友还不现身?”只听得西北乾天“咔嚓嚓”一声惊雷响动,刚才还是天色澄清、四际无尘,霎时间风声大作、黑云如山,眼瞅着就是一场大雨。
纪大肚子和阚三刀这二位,心里恨不能把对方活吞了,见了面却携手揽腕,笑脸相迎,称兄道弟。阚三刀哈哈一笑:“老弟,几日未见,怎么觉得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夜里太忙了没睡好觉?”话99lib•net到此处,又凑在纪大肚子耳边,小声嘀咕:“该歇着就得歇着……啊……哈哈哈……”纪大肚子怒火填膺,又不好发作,虽然恨得牙痒痒,有心当场掀了桌子,脸上堆的可全是笑,总归是场面上的人物,只是暗骂:“阚三刀你个乌龟王八蛋,你和那个黄老太太三番五次给我下阴招儿,而今老子安然无恙坐在这里,且看你意下如何?”
几个回合下来,黄老太太真让崔老道唬住了,脑门子上直冒冷汗,心说:“这牛鼻子口气也忒大了,吹牛吹得没边儿。”酒席宴上这场暗斗,旁人虽没看出什么究竟,黄老太太却自知输了个底儿朝天,当时火往上拱,手里的烟袋锅子往桌上“啪”地一摔,顿时楼上吹过阵阴风。别人没在意,二层本就是四墙凭空的阁楼,吹过一阵风算什么?崔老道无意中一抬眼,可了不得了,就见黄老太太身后影影绰绰是只大黄鼠狼,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毛色黄里带白。崔老道这才看出来,以前见过这只大黄鼠狼,竟是自己捉来对付董妃娘娘的那只。他心下吃了一惊,眼神这么一错,又不见了黄老太太身后的黄鼠狼。
两人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不咸不淡净拣场面上的话说,纵然夹枪带棒,倒也都给对方留着面子。摆上来的酒菜,阚三刀都先尝上一口,以示没动手脚,喝过三杯酒,他对纪大肚子说:“要说咱哥儿俩,谁跟谁也没仇,何必刀兵相向?打来打去还不是老百姓倒霉?再者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咱俩谁又得着便宜了?你今天能来赴宴就是给我面子,谁也别提以前的事了。”纪大肚子马上步下的本领,顶得上八个阚三刀,却是行伍出身的大老粗,可没阚三刀这么会说,心想:“我信了你的鬼,你的祖坟都让我给刨了,岂肯轻易善罢甘休?”不过阚三刀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纪大肚子也只能点头称是,反正心里头明白,纵然己方偃旗息鼓,兵退三十里,他阚三刀也不可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只听阚三刀话头一转,说到正题上了:“头些日子,我从关外打火山请下一路仙家,‘胡九*九*藏*书*网黄常蟒鬼’中的黄家门儿,可以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能耐大了去了。我寻思怎么也得让兄弟你见识见识,这才在乾坤楼摆了酒。我听说怎么着,你那边也请来个崔道爷当军师,但不知崔老师在哪座名山居住、哪处洞府修行,练的又是什么道法?”
乾坤楼下也摆了酒席,亲兵卫队全在下边吃饭。楼上设一大桌,两大督军各带一个副官伺候,其次就是崔老道和黄老太太,一共六个人,分宾主相对而坐,两名副官站在身后。崔老道打量阚三刀,此人相貌凶恶,一张脸黑不溜秋,小眼睛、豆虫眉、蒜头鼻子、薄片嘴,满嘴的碎芝麻牙,螳螂脖子、窄肩膀头、刮腮无肉,脸上挂了几道疤,可见也是身经百战,打枪口底下爬出来的,眉梢眼角暗藏杀机。再看旁边那位黄老太太,六十来岁,弓腰驼背,一脸皱纹,嘴里牙都掉光了,身穿黄布裤褂,盘腿儿坐在椅子上,口叼旱烟袋,“吧嗒、吧嗒”紧嘬,整个人笼罩在一股乌烟瘴气之中。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转眼到了乾坤楼赴宴这一天。《水浒传》中有个乾坤楼,“三打祝家庄”的时候,有一段回目叫“义释矮脚虎,盗图乾坤楼”,却不是咱们说的这个乾坤楼。大明湖边上有座二层砖楼,一层埋了块石碑,雕刻乾坤太极图,为的是调和阴阳二气,护佑一方风调雨顺;二层楼阁雕梁画栋,碧瓦飞檐,很是宽敞,坐在其中居高临下,底下碧波荡漾,周遭景致一览无余,藏不住一兵一卒。在此摆酒设宴的用意明显,不必担心对方有伏兵。真要说一个手下不带,光杆儿司令前来赴宴也不行,起码带个副官和贴身的卫队,这个谱儿还得有,双方皆是如此。
崔老道觉得黄老太太简直太客气了,递烟、敬酒,又给鸡吃,估计是先礼后兵。他这些日子没少吃山珍海味,早也知道,山东烧鸡轻轻一碰就能脱骨,肉味鲜嫩,肥而不腻,不过烧鸡虽好,总不如对虾、海参,见黄老太太撕了一盘子烧鸡推到他面前,心说:九-九-藏-书-网“贫道我可不傻,放着对虾、鲍鱼不吃,吃什么烧鸡,那玩意儿多占地方!”他就没动盘子中的烧鸡,看看红烧海参够个儿,伸筷子给自己夹了一块,却觉得这块夹小了,厚着脸皮又夹了一筷子。黄老太太可吓坏了,她刚才把烧鸡撕成七块,放在盘中推至崔老道面前,暗指把你打个“七魄尽散”,而崔老道不言不语,自己往盘中夹了两大块海参,前八后九,这是告诉我他有“八九玄功”,不怕我这招儿啊!
这几句话一出口,阚三刀和黄老太太面面相觑,闷住口再也没话可说了,因为崔老道已经吹到头了。黄老太太虽然狡诈,身上顶的只不过是个黄鼠狼,闻听此言暗暗心惊,即便是崔老道自吹自擂,十成当中仅有一成是真的,道法也是深不可测了。哪承想崔道爷就是敢吹,江湖上有名有号的“铁嘴霸王活子牙”,口中没一个字的实话,岂是浪得虚名?
黄老太太眉头一挑,已然走到这一步,再想退可退不回去了,硬着头皮也得往上顶,默不作声地将烟袋横在手中,递到崔老道面前。什么意思?这是跟你盘道,如同江湖路上对黑话,只不过不说出来,用手势、动作比画,近似于打哑谜。崔老道一愣,低头看这烟袋锅子可真不赖,小叶紫檀的烟袋杆儿,镶着和田玉的烟嘴,估计值不少钱,这能换多少窝头啊?可是没弄明白对方的用意,以为黄老太太客气,要请自己抽烟,心说:“喝酒吃肉我可以跟你斗上一斗、比上一比,抽烟却不行。”为什么呢?崔老道常年跟南门口卖卦说书,那地方全是黄土,行人车马往来过路,带动的尘土飞扬。崔老道吃的又是张口饭,歇胳膊歇腿歇不了嘴,成天张着大嘴在街上吃土,不用熏都咳嗽,所以从不抽烟,闻见烟味儿就浑身不自在。当下也不说话,伸出二指,把对方递过来的烟袋锅子挡了回去。这一下可不要紧,黄老太太却会错了意,脸色由红转白,心说:“我把烟袋横过来是个‘一’,意思是‘一阴一阳’。《易经》有云:‘一阴www.99lib.net一阳之谓道,阴阳不测之谓神。’他伸二指推回来,这叫‘两仪四象’啊!《周易》上说:‘两仪者,阴阳也。’世间万物,像什么天地、昼夜、寒暑,皆为两两相对、相生相克,这就对上了,而且还压了我一道。”看来这牛鼻子还真有两下子,当下心念一转,放下烟袋锅子,摆上三个酒杯,倒满了酒,举过头顶连干三杯。
崔老道的话一出口,立时云收雾散,一道黑气落入井中,气得黄老太太好悬没吐了血。其余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此蛟本是关外一条黑蟒,躲在乾坤楼后的古井中修炼了多年,近来已有龙形,可保一方风调雨顺。先前纪大肚子在军营处决死囚,突然天降大雨,正是黄老太太指使黑蛟作怪。这一次斗法乾坤楼,黄老太太又暗中布局,想让黑蛟一口吞了纪大肚子和崔老道,除了眼中钉,拔了肉中刺。这个忙当然不白帮,到时候让阚三刀高叫一声:“好真龙!”督军相当于这一方的土皇上,借他一句口封,黑蛟就能上天为龙了。怎知贪杯的崔老道抢先叫了一声“大泥鳅”,就把这事儿搅黄了。那么说崔老道一个卖卦说书的穷老道,又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他说的话顶什么用?您可别忘了,咱这位崔道爷是民国初年天津卫四大奇人之首,“四神三妖”当中占了一神,被老百姓封过“殃神”,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好的从来不准,坏的一说一个准。可叹乾坤楼下的黑蛟,受了黄老太太的蛊惑,结果让崔老道一句话坏了大事,借口讨封是“有一讨没有二讨,有一封没有二封”,从此定在乾坤楼下,再也别想上天了。
这个黄鼠狼虽说报仇心切,可是本来就对崔老道和纪大肚子心存忌惮。这就跟打架同理,但凡吃过一次大亏,回去三年胳膊五年腿,练好了回来报仇,本来是稳操胜券,可一见面心里就打怵。黄老太太正是如此,刚才一怒之下显了本相,转念一想,崔老道看上去只是行走江湖混饭吃的,不承想恁般了得,口气也不小,没有两下子敢说这个大话吗?要是在乾坤楼上硬碰硬,多半得吃不了兜着走,只得强压心头火收了本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