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二节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纪大肚子一挥手,响过三声号炮,执法队的军卒举枪就打。军队里杀人和官府不一样,官府行刑时人犯跪成一排,低头露出脖颈,一个刽子手挨个儿杀,砍三个人换一次刀;军队里的刽子手是从军营中抽调的,多为投军不久的新兵,借此让他们见见血、开开光。每个人犯后边都站着一名军卒,步枪子弹上膛,接令以后同时搂火,干净利索气势也足。怎知这些军卒手中的步枪全哑了火,怎么搂也搂不响。在场的众人一个个脸都绿了,哑火倒不出奇,过去的老式步枪,子弹经常卡壳,可谁见过二十多条枪同时打不响的,这不邪了门儿了?要说最难受的,还是那些待决的人犯,有绷不住的屎尿齐流瘫在泥地里,也有哭求军爷给个痛快的,之前不说是枪毙吗,怎么改成把人吓死了?
崔老道既然点破了此事,不帮忙也说不过去,更何况纪大肚子这座靠山倒了,他也得喝西北风去。不过崔老道不能出头,顶多躲在后边给纪大肚子出出主意。他说:“城外的‘窑子’多半是个坟窟窿,黄老太太一个顶仙的能有多大手段,真招得来深山的老怪、古洞的妖魔,又岂能容你活到此时?依贫道所见,小鸦片被褥之下必有魇人之物,你去抢出来即可。但是不能空手前去,你得找根竿子,上边挑只活鸡,事先放在门口,得手之后出门扛着竿子跑,活鸡可别掉了。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方可躲过一劫。”
自古道“兵听将令草随风”,督军一声令下谁敢不听?满营兵将一口大气也不敢出,大眼儿瞪小眼儿就这么干等着。纪大肚子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两眼直勾勾盯着营房外的大雨一言不发。直到入夜时分,这场大风雨才过去。纪大肚子传令下去,二次提出人犯,立即执行枪决。在场的军官面面相觑,各朝各代也没有夜里处决人犯的,那可说不定真会出什么乱子,但在纪大肚子的虎威之下,谁也不敢多言。接令提出人犯,绑到法场之上。白天这场雨下得不小,好在军营地势高,雨水存不住,脚底下却不免泥泞不堪。一众人犯有的是逃兵,有的是土匪,在泥地中跪成一排,心里头没有不骂的:“哪有这么折腾人的,这跟枪毙两次有什么分别?”
纪大肚子翻眼皮子一瞧这位,甭问就知道是个鸨二娘,就你这个岁数还“小奴家”呢?褶子里的粉抠出来都够蒸屉包子的了!没心思和她多说,大半夜跑来可不是为了会她,抬腿迈步进了堂屋,往八仙桌子跟前一坐,吩咐鸨二娘准备上等酒菜。妓院有妓院的规矩,没有进了门直接脱鞋上炕的,先得跟姑娘们见见面,行话叫“开盘子”。那可没有白见的,搭上莲台喝花酒,四个凉的、八个热的,外带各式干鲜果品满满当当摆一桌子,这叫打茶围,又可以说是投石问路。什么月季、牡丹、红海棠、白芍药,出来一群窑姐儿陪着,斟酒的斟酒、夹菜的夹菜、弹琴的弹琴、唱曲的唱曲,一口一个“大爷”,耳鬓厮磨,燕语莺声。等吃饱喝足摆够了排场,抓出钱来挨个儿打赏,再挑一个顺眼的上楼,这才能翻云覆雨、共度良宵,摆得就是这个谱儿。可别小看窑姐儿身上这套本事,也讲究基本功,好比说相声的讲究“说学逗唱”,唱戏的讲究“唱念做打”,窑姐儿的十个字要诀“掐打拧捶咬,哭死从良跑”,掰开揉碎了说,哪一个字的门道也不少。
可这还没完,转瞬间大雨滂沱,如同把天捅了一个窟窿。纪大肚子也慌了神儿,在卫队护送下躲入营房。有几个军在一旁劝他,说杀人之前摔不碎碗,响晴白日又刮来这么一阵阴风苦雨,以至于错过枪决的时辰,许是今天玉皇大帝家里办喜事,不该见血?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反倒把纪大肚子惹怒了,不由得火往上撞。这无异于让他认?,连几个死囚也处决不了,往后这个督军还怎么当?况且“军心不可动摇”,纪大肚子手握重兵,深知“军心”二字的紧要,于是“啪”地一拍桌子,吼道:“去你娘的,什么时辰不时辰的,玉皇大帝的事跟我有什么相干?他又不是我老丈人,我纪大肚子杀人从来不分时辰,传我的军令,等到风停雨住,照杀不误!哪个胆敢动摇军心,待会儿他娘的一块儿毙。”www.99lib.net
纪大肚子抬头看了看天色,正是烈日当空,又扫视了一番法场,见二十余名人犯横列一排,一个个均是五花大绑、双膝跪地,眼上蒙着黑布罩,开枪的执法队也已到位,只等他一声令下,便即开枪行刑。纪大肚子这个督军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到了节骨眼儿上真有官威。只见他面沉似水,一张大脸都快耷拉到脚面上了,连话也不说,只是点了点头,虽然没出声,可比高喊三声更让人胆寒。军官明白督军大人的意思,领命转身,高声传令。法场外围备下三尊铁炮,炮兵听到长官发令,当即拽动绳子头。三声震天动地的“追魂炮”响过,在场之人听得个个胆寒。执法队的军卒“哗啦啦”拉开枪栓,纷纷端枪瞄准,眼瞅着子弹就要出膛。正当此时,法场上刮起一阵狂风,霎时间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吹得人左摇右晃睁不开眼。原本是艳阳高照,顷刻乌云翻滚,天黑得跟锅底似的,伸手不见指,回手不见拳,咫尺之外看不见人,那还怎么枪毙?带兵的军官只得传下令去,先把人犯押起来,以防他们趁乱逃走。
纪大肚子恍然大悟,坟坑就是那个窑子,敢情是这些个东西作怪,想必自己昨天夜里躺在棺材中,抱着白骨睡了一宿。念及此处,他周身打了个寒战,裤裆里边直冒凉气,又是后怕又是羞恼,赶紧跑回城中督军府,派副官带兵捣毁坟穴,又把荷包拿给崔老道看。崔老道说:“黄老太太也够阴狠的,在荒郊野外摆下‘陷魂阵’,不仅以妖魔邪祟置你于死地,还下了钉头箭,此箭不见血不回头,竿子上的活鸡给你挡了这一箭,是你的救命恩公。眼下你只需将荷包揣在身上三天三夜,魂魄即可归位,到时候再一把火将它烧为灰烬。”
纪大肚子不听这套,他征战多年,杀人如麻,刀下亡魂无数,还不是该吃吃、该喝喝,升官发财娶姨太太一件也没耽误,子弹看见他都得拐弯儿,当时骂道:“全是他娘的酒囊饭袋,让你们杀几个该死的鬼都前怕狼后怕虎,还怎么打仗?你丈母娘个腿儿的,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地了?给老子杀!”副官不敢再说别的,领命下去照办。一旁的崔老道见状暗暗称奇,却也不便多言。纪大肚子传过军令,见时候不早了,从头到脚穿戴齐整、别枪挎刀,骑上高头大马,率领卫队出了督军府,耀武扬威来到城外的军营。营门口两队军卒雁翅排开分列左右,见督军的马队到得近前,齐刷刷打了个立正。纪大肚子来到教军场上翻身下马,早有人在上风口监斩的棚子里边摆设太师椅,桌子上瓜果、点心、茶水、烟卷齐备,一众军官簇拥着纪大肚子坐定。指挥行刑的军官出列敬礼:“午时三刻已到,请督军下令!”
纪大肚子要在军营门处决一批犯人,仍沿用过去的规矩,杀人的时辰定在午时九_九_藏_书_网三刻,因为此时阳气最盛。准备则从一早开始,给犯人们安排吃喝,吃的叫长休饭,喝的叫诀别酒,饭碗、酒碗不能有囫囵个儿的,全得带破碴儿,这是规矩。吃喝完毕,逐一提出待决的人犯,有长官挨个儿对号儿,姓什么叫什么,所犯何事,身量戳个儿、怎么个长相,全得对上。再从名册中勾去名姓,以免有人替死顶包。背后插好招子,也叫“亡命牌”,上面用墨字写清名姓罪状,拿朱砂笔在名姓上打一个红叉。人犯被处决之后,如果说一时没有家属收尸,就拉到乱葬岗子埋了,起一个小坟头,亡命招子往上一插,权作坟前之碑。纪大肚子位高权重,身为手握重兵的督军,不必理会这些个琐事,中午去一趟法场就行。正坐在督军府中和崔老道说话的时候,有手下的副官来报,说出了一件怪事儿,给待决人犯用的碗没一个摔得碎,只恐今天杀人不顺,不如改期行刑。
崔老道嘴上能耐惯了,他玄门正宗五行道法,参透天地玄黄理、胸藏万象妙无穷,怎么会把一个顶仙的放在眼中?这个装神弄鬼的黄老太太,说破了大天,无非是只黄鼠狼借人作祟,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崔老道又让纪大肚子把前前后后的事仔细讲述了一遍,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昨日当天在法场上杀人百般不顺,想必是对头作怪,迫使纪大肚子在夜里杀人,带了一身的煞气,以至于阳气衰落,被引入一个下了阵法的“窑子”。要不是纪大肚子刚猛异常,当天就回不来了,只消今夜再去一次,他这条命就没了。
纪大肚子听崔老道说明了前因后果,不由得怒火中烧。顶仙的黄老太太倒在其次,最可恨的还是阚三刀,没本事真刀真枪跟老子厮杀,净在背后使阴招儿。正寻思如何才能出了这口恶气,阚三刀的请帖却已送到了他手中,上边写得明白,明日里阚三刀在乾坤楼摆酒设宴,点了名请纪大肚子和崔老道一同前往。纪大肚子火往脑门子上撞,口中连连大骂:“好你个阚三刀,我不去找你,你倒来寻我了?”明知是鸿门宴,不去可等于怕了阚三刀,就问崔老道意下如何,该怎么办?
纪大肚子逛的这个窑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够不上最高档的,布置的也还讲究,姑娘们说不上国色天香,至少看得过去。不过纪大肚子家里养着七八个姨太太,平时也不够他忙活的,而今黑天半夜跑出来嫖宿,这些个庸脂俗粉可不对他的心思,看看这个,肌肤不白,瞅瞅那个,腰肢太粗,没一个入得了他的眼。鸨二娘见没有纪大肚子中意的,一不急二不恼,又把手绢在纪大肚子眼前晃了几晃,说了声“大爷您随我来”,便头前带路,把他引到内堂。尽里边有间屋,门头上挂了一支箭。纪大肚子撩眼皮看了看,纵然心生疑惑,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鸨二娘抬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里边有个女子应道“来了”,莺声婉转,就这一声应答,听得纪大肚子两条腿都酥了。只见屋门一开,迎出一个美人儿,低垂着眼帘,对纪大肚子款款下拜,紧接着美目含情往上一撩,纪大肚子登时看直了眼,细细端详。这个美人儿发如墨染、唇似涂朱、肤白若玉、眼若秋波,头插翠凤簪、耳别金雀花,上身绢丝芙蓉衫,下穿鸳鸯百褶裙,腰系金鸾紫络带,脚下双丝文绣履,这几步走得袅袅婷婷、妩媚婀娜,腰肢轻摆、一步三摇。纪大肚子的魂儿都被摇飞了,目光如同秋后的蚊子,直往美人儿的肉皮儿里叮,恨不得上去咬一口。刚才那几位跟她一比,那就是搓堆儿卖的货啊!这位纪大督军自从发迹以来,称得上吃尽穿绝,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藏书网家里姨太太娶了一房又一房,可怎么就觉得眼前这位这么漂亮呢?说到底,人就图个新鲜劲儿,家花不如野花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要说这位姑娘比纪大肚子家里那几位真能好看多少,这还真不好说,更何况此时的纪大肚子如同让鬼迷了心窍,眼中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鸨二娘手绢捂嘴“咯咯”笑了两声,伸两手把纪大肚子往前一推,抽身退步反带二门。甭看纪大肚子平日里耀武扬威,颐指气使,谁都不放在眼里,可此时美色当前,心里也跟揣了只兔子似的,上下直扑腾。环顾四周,屋内当中摆着一张花梨大理石面的圆桌,做工精绝,桌上茶水点心俱全。靠西侧有一张书案,上面是各种法帖、宝砚、笔筒、宣纸,砚台上搁着几支毛笔,案上摊开一幅画了一半的兰草图,墨迹未干,旁边一只汝窑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束牡丹花。又见锦床雕花,垂着紫色纱幔,靠床一张梳妆镜台,镜子四边镶着玳瑁彩贝,台面上摆满胭脂水粉,又立着黄铜烛台,烛影摇红。美人儿坐在床沿嫣然一笑,正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纪大肚子两眼发直,说话也不利索了:“你……我……他……”也不知哪儿来这么三人。美人儿嫣然一笑,朱唇轻启,冲着纪大肚子的大脸蛋子吹了口气,娇滴滴地说:“大爷,您还有什么磨不开的?奴家我花名叫小鸦片,今儿个就我伺候您了。”纪大肚子只觉香风扑面,神迷意乱,心说:“瞧人家这名儿起的——小鸦片,真是人如其名,沾上一次就得上瘾!”既然全是明白人,没必要多费口舌,夜间之事咱也不必细表。纪大肚子与小鸦片折腾了大半宿,再抬头一看已过了寅时,正是天要亮还没亮的时候。纪大肚子不敢耽搁,怕天亮之后人多眼杂,伸出大手在小鸦片的脸蛋上拧了一把:“夜里再来找你!”说完穿上衣服出门往回赶,脚步匆匆进了济南城,来到督军府的后墙根底下,怎么出来的怎么进去,翻墙头进院,不敢惊动家眷,悄悄溜入书房和衣安歇。这一宿说起来也是力气活儿,把他累得够呛,过了晌午才起来吃饭,吃完饭仍觉头昏脑涨,接茬儿闷头睡觉,养精蓄锐,准备等到夜里再去“体察民情”。
纪大肚子人高马大,心里头又急,甩开两条大长腿,转眼就到了城外,路上还一个劲儿嘀咕,人家可别关门上板。紧赶慢赶来到门前,但见门户洞开,高高挑起两个大红灯笼,往里边看更是红烛高照,隐隐传来嬉闹之声。纪大肚子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怕被人认出来,低下头拿胳膊肘挡着脸往里走。一条腿刚踏进门槛,便从里边迎出一个妇人。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年纪,穿得花里胡哨,脸上擦胭脂抹粉,浑身的香味直呛鼻子,倒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未曾说话,先把塞在胳肢窝下边的手绢摘下来往前一甩,嘴里直“哎哟”。说她身上哪儿疼?哪儿也不疼,说话就这毛病:“哎哟,我说今天左眼皮直跳呢,敢情财神爷来了,您可让小奴家等得好苦啊!”
到了晚巴晌儿起来,照例邀崔老道一同吃饭。崔老道在饭桌上见到纪大肚子印堂发黑、气色极低、眼窝深陷,与头一天判若两人,不由得暗暗吃惊,一把攥住纪大肚子的手腕子,说道:“大帅,你可别怪贫道我心直口快,这个‘死’字都写在你脑门子上了!”纪大肚子心神恍惚,全身乏力,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没听明白崔老道的话,哪来的这个“死”字?崔老道在他头顶一拍,追问道:“昨天夜里你去了何处?”纪大肚子愣了一愣,别人他不好意思说,对崔老道却不敢隐瞒,将半夜出去逛窑子一事浮皮潦草九-九-藏-书-网地说了个大概。崔老道脸上变颜变色:“城外全是荒坟野地,怎么会有窑子?这也就是你八字刚强,换旁人已经没命了。纵然如此,你的三魂七魄也丢了一半!”纪大肚子让崔老道的一番话惊出一身冷汗,这才觉得古怪。首先来讲,自己正当壮年,马上步下攻杀战守练就这一身体魄,按说逛窑子嫖宿不至于如此乏累;再一个,城外怎么会有窑子呢?仔细一想,从军营到城里的这段路歪歪斜斜、坑洼不平,以前也没少走,只记得两边全是坟头,昨天半夜却没注意到,那我去的究竟是什么地方?
纪大肚子听得脸上青一阵儿紫一阵儿,心知崔老道所言不虚。之前被美色迷住了心窍没来得及多想,此时越想越不对劲儿,难不成真是阚三刀和黄老太太下的套?千不该、万不该、悔不该、大不该,不该降不住色心、管不住邪念,多亏崔老道在督军府中,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下说什么也不能再去逛那个“窑子”了。崔老道却说:“那可不行,你还得再去一趟,因为你的三魂七魄有一半陷在其中,去了不一定死,不去一定活不成。”纪大肚子有点儿为难,如果说两军阵前枪林弹雨,他纪大肚子从没怕过,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为军之人宁死阵前不死阵后,万一死在窑子里,一世英名付诸东流,传讲出去那可是好说不好听。
纪大肚子不信满天神佛,也信得过崔老道,有了崔老道这番指点,他的底气就足了。当天夜里,纪大肚子换上一身利索衣裳,打好了绑腿,足蹬快靴,按崔老道的吩咐,扛着根竹竿,竿头挑上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鸡嘴用胶粘上,出城来到窑子门口,先找了个荒僻之处藏好竿子,抖衣衫径直而入。鸨二娘见主顾登门,会心一笑,领着一众姑娘上前相迎,这个拉胳膊那个扯袖子,“大爷”长“大爷”短的,手绢直往脸上划拉,脂粉的香气熏得纪大肚子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纪大肚子听了崔老道的话之后,留心打量这些人,觉得这里边没一个对劲儿的,怎么看也不是活人,心中不寒而栗。他一言不发,扔下几个小钱,推门进了最里边挂着箭的那间屋子,见那小鸦片香肩半露,半倚半卧靠在床头,正冲他抛媚眼。纪大肚子定了定神,叫小鸦片别急,先去安排酒饭。趁屋子里没人,他伸手往褥子底下摸索,指尖果然触到一团物事,二指夹出来一看,竟是个大红荷包,上面走金线绣了个“黄”字,提鼻子闻了闻,又骚又臭,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纪大肚子再怎么粗枝大叶,也看得出这是黄老太太设的局,无奈此时不好发作,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揣上荷包夺门而出,三步并作两步跑出窑子大门。鸨二娘见他出来,连忙上前拦阻。纪大肚子马踏连营的勇猛,急起眼来谁能拦得住?他手都没抬,只用大肚子往前一拱,就给鸨二娘顶了一个跟头。纪大肚子出得院门,抓起挑了活鸡的竿子就跑。说也怪了,刚才来的时候还是月明星稀,此刻却是黑雾弥漫,抬头望不见天,低头辨不清道路。纪大肚子心慌意乱,只得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脚底下的路也不见了,遍地泥泞,两步一个跄,三步一个跟头,背后竿子上的活鸡受了惊吓,又开始“咕咕咕”乱叫。跑了还不到半里地,感觉有人伸手拽住了他的脚脖子,他脚底下不稳,一个跟头栽倒在地,摔得鼻青脸肿。正当他叫苦不迭之际,忽觉身后劲风来袭,不
99lib.net
知是什么东西冲他来了,正乃“金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纪大肚子久经战阵,听风声就知道躲不开,来得太快了,只听嗖的一声响,但觉脖子后头一热,本以为脑袋没了,伸手一摸头却还在,回过神再看,挂在竿子上的活鸡已经死了,鸡血喷了他一后脑勺。过得片刻,四周的黑雾散去,天上的月光照下来,荒烟衰草,万籁俱寂。纪大肚子见自己站在一个大坟坑前,布局怎么看怎么像那个窑子。前边戳了两个花里胡哨的纸人,坟坑中还有十几个纸人,可是有女无男,擦胭脂抹粉,装扮妖娆,团团围着具没盖儿的破棺材。里头是一具白森森的枯骨,歪歪斜斜倒着一只花瓶,棺材帮儿上有支箭,箭镞上兀自滴血。
不说军营这边如何收敛尸首,只说纪大肚子骑马回城。说来也邪了,军营那边大雨滂沱下了多半天,离开军营半里之遥却连地皮都没湿。走到半路上,冷不丁瞧见道旁有个小院儿,四周全是漆黑的旷野,唯独这个小院里边却灯火通明。门口站着俩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身穿锦绣旗袍,纽襻上挂着手绢,开衩的地方露出一截大白腿,白花花晃人眼目。往脸上看,柳眉带笑,杏眼含春,正冲他这边招手。纪大肚子南征北战,东挡西杀,那也是吃过见过的主儿,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个窑子,门口招揽生意的姑娘挺标致,看来里边的也错不了。之前去军营可没少从这儿路过,怎么没留意呢?纪大肚子行伍出身,虽不是贪淫好色之辈,总归英雄难过美人关,一时间心旌荡漾,顿生寻花问柳之意。只是堂堂督军带领一众手下去逛窑子,面子上实在不好看,日后也不好带兵,于是不动声色,鞭鞭打马进城回到督军府,吩咐人伺候他沐浴更衣,洗去一身的血腥之气。到了这个时候,刚才那股劲头还是没过去,连吃饭也顾不上了,支开伺候他的下人,换上一身便装,青布裤褂,脚底下穿一双黑布千层底的便鞋,抓了一把银元揣在兜里,趁月黑风高,蹑足潜踪翻墙头跳出了督军府,连跑带颠儿直奔城外的窑子。那位问了,这么大个督军,至于心猿意马急成这样?您想啊,当初宋徽宗为了美色,从皇宫挖地道去窑子,瘾头儿不比他大?一朝人王帝主、后宫佳丽三千尚且如此,何况他个使刀动枪的大老粗?再者说了,纪大肚子连着毙了二十几名人犯,合该冤魂缠身,可是神鬼怕恶人,这些年他领兵打仗杀人无数,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那一众冤魂也对他无可奈何。纵然如此,纪大肚子仍觉得浑身上下血脉偾张,着了魔似的,心窝子里头“扑通、扑通”狂跳不止,没嗓子眼儿堵着就蹿房顶上去了,不找个地方泄一泄火那是万万缓不过来的。
纪大肚子气得脸色铁青,带兵的最忌讳军心动摇,这要是传扬出去,济南府左督军纪大肚子亲自指挥枪毙人犯,二十多条步枪全都哑了火,还不得让阚三刀笑掉了大牙?连绳捆索绑的人犯都打不死,那还如何带兵打仗?纪大肚子久经沙场,称得上马踏黄河两岸、枪打三州六府,比不了秦琼秦叔宝,怎么也不输给混世魔王程咬金。他当即咒骂了一声,喝退执法队的军卒,拔出自己的两支快枪,抬起手来左右开弓,一枪一个将这些人犯挨个儿点了名。纪大肚子向来杀人不眨眼,一时兴起从这头杀到那头,杀得血光四溅,死尸横七竖八倒在当场,心说:“早知还得老子自己动手,中午就把你们一个个全崩了,何必等到此时?”纪大肚子浑身上下连血带泥,也不说洗把脸换身军装,气哼哼地命人牵过乌骓马来,带上卫队扬长而去。留下法场上的一队人马戳在原地,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