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一节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闲话不提,接说这一段“斗法定乾坤”。民国初年,天下大乱、刀兵四起,济南府的左右督军一个心狠手辣,一个行事刚猛,两人明争数年不分胜负,为了置对方于死地开始暗斗,各请高人助阵。顶仙的黄老太太先发制人,在阚三刀的右督军府门前摆局设阵,一阵比一阵邪性,一阵比一阵厉害,一阵比一阵花的钱多,却让崔老道误打误撞,只用一把扫帚、一个火锅子就给破了,又赶上推泔水车的二混子撞倒了金旗杆,真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有人说并非崔老道术法高深,实属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也有人说崔老道就是厉害,顶仙的黄老太太比不了,孰是孰非,无从考证。反正黄老太太把推泔水的这笔账也记在了崔老道头上。她身上领了一路黄仙,也就是黄鼠狼,这东西经常捉弄人,你不去招它,它也会惹你,更何况这个黄鼠狼有来头,是崔老道和纪大肚子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它本想借阚三刀的势力报仇,却连败三阵,光屁股推磨——转圈丢人,自是怒不可遏,心说:“我饶了蝎子它妈也饶不了你们俩。”于是又琢磨出了一个狠招儿,要取这二人的狗命。
说话这会儿已是民国,没有斩首的章程了,处决人犯以枪毙为主,军营中虽有砍头执法九_九_藏_书_网的大令,却并不常用。枪决人犯的规矩也简化了不少,不过该走的过场还得走,比如说人犯上法场前吃的这碗饭,到什么时候这个也不能省,人都要死了,怎么不得做个饱死鬼?不过话说回来,一般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再好的酒肉也吃不下去,没几个心那么大的。说中午就枪毙了,上午在牢内摆上桌子,让灶上掂仨炒俩,凉的、热的、荤的、素的全上来,再烫壶酒,盘腿坐定,“滋溜”一口酒,“吧嗒”一口菜,最后来两碗米饭配酸辣汤,哪有这么没心没肺的人?真到了这会儿,腿不发软,还能站得住,便是心狠胆硬的好汉了。有不少人犯早已尿了裤子,浑身瘫软走不动道,当差的只好找来一个大号箩筐,把人犯扔在里头,抬到法场上再从筐里翻倒出来。所以说牢里只给预备一碗饭、一片肉,拿筷子插在碗中,形同香炉。为什么家里大人不让孩子把筷子插到饭碗上呢?就是打这儿来的。除了一碗饭、一片肉,额外还给一碗酒,当然不是好酒,据说还有里边掺迷药的,使犯人迷迷糊糊上法场,至少能死得舒坦点儿。行刑当天早上,犯人们一见狱卒带着酒饭进来道贺,没有不胆寒的,有的哭天抹泪,有的斜腰拉胯,也
九-九-藏-书-网
有的“英雄好汉”开始指天骂地,都明白这是要上路了。狱卒可不理会你吃与不吃,端起碗来往嘴边上一抹,酒往脸上一泼,就当吃过了。接下来必须将饭碗、酒碗摔碎,按照老例儿,摔得越碎越好,否则杀人不会顺当。说来邪门儿,在军阀纪大肚子杀人这天,饭碗、酒碗掉在地上滚来滚去,没一个摔得碎!
自古至今,杀人的规矩从来不少,首先一早上要拜狱神。狱神是谁呢?民间流传的版本众多,最普遍的说法是汉相萧何,也就是月下追韩信的那位。刘邦称帝之后,萧何采摭秦六法制定律令,后世称之为“定律之祖”。过去的死囚牢在大狱的南侧尽头,迎面墙上画一个虎头,下边是个二尺见方的小门洞,代表虎口。有犯人熬刑不过死在牢中,尸首不能从大门出去,必须打这个小门洞往外顺,意在送入虎口,因此,民间又把死囚牢称为“虎头牢”。其实墙上画的并非老虎,而是狴犴,外形似虎,乃龙生九子之一,平生好打官司,仗义执言,且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断。虎头牢的对面是“狱神庙”,说是庙,可没有庙堂,只是在墙上掏个洞,做成一个壁龛,里头供奉一尊蓝衣青面的圣者,那就是狱神萧何。凡有处决或刺配的犯人上路,官差99lib.net和囚徒都得跪拜狱神。京剧《女起解》里苏三有这么几句唱:“低头出了虎头牢,狱神庙前忙跪倒,望求爷爷多保佑,我三郎早日得荣耀。”除了祭拜狱神,人犯怎么提、绳子怎么绑、怎么勾名字、怎么插招子、杀剐怎么下刀,这里头全是规矩,没有一下生就懂的人,全凭师傅带徒弟,一点点传授。过去还有这么个说法,杀人的刀轻易不能磨,因为刽子手杀业太重,为求心安,他们宁可相信杀人的是刀,而不是自己,如果把刀磨快了,相当于助刀杀人。这无非是自欺欺人,到头来还是掉脑袋的人犯倒霉,赶上刽子手的刀钝,二三十刀砍不掉脑袋,只能往下锯。
纪大肚子早将崔老道当成了得道的高人,一向对他言听计从,可是身为镇守一方的督军,麾下几万兵马,不说戎马倥偬,军队里的大事小情哪天可也不少,这些事交给谁他都不放心,当不了甩手掌柜。远了不说,转天要在法场上杀人,纪大肚子就得去监刑。那个年头军阀其实跟土匪也差不多,有枪便是草头王,谁的地盘谁当家,看谁不顺眼,甭管犯没犯法、有没有罪,用不着法院宣判,胡乱安上个乱匪的名号,拉出去就毙了,死了也是白死,尸首往乱葬岗子一丢就没人管了。过去行刑讲究哪儿人多在哪儿杀藏书网,这叫“杀人于市”,以便杀一儆百。旧时济南府杀人的法场设在西门外城顶街,那个地方地势最高,犹如一城之顶,再往西是通衢大道,粮商、山货商云集于此,做买做卖,热闹非常,与北京城菜市口相似。军阀杀人的法场则在城外,也就是纪大肚子屯兵的军营。纪大肚子的势力不小,手底下两三万人,有炮兵有骑兵,称得上兵多将广、人强马壮。您听说书的先生动不动就几十万大军,两三万人马够干什么的?那是说书先生为了嘴上痛快胡吹,所谓“人上一万,没边没沿”,一万人就铺天盖地了,您算去吧,人挨人站成一排,一万人从头到尾就得排出十里地去。话说慈禧太后掌权的时候,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兵,训练的新军加在一起不过七千余人,若是搁在偏远之地,五百人足够扯旗造反。一个中等规模的县城,守军兵丁加上地方上的民团也不过两三百人,五六百土匪可以攻打一个县城,到时候还得派人报信请州府发兵平乱。所以说纪大肚子手底下两三万兵马,已经相当可观了,人多开销就大,不提打仗所用的枪炮弹药,单说人吃马嚼,就是笔不小的开支,两三万人穿衣戴帽,加上辎重枪械,还得按时发放军饷,一天天花的钱如同流水一般。这么多兵马不可能全驻扎在城里www.99lib•net,过去的城池也小,胡同挨着胡同,街坊靠着街坊,老百姓都不够住的,一家子八九口人挤一间小房那是常事,马路也没多宽,哪有地方屯兵?所以纪大肚子的军营位于西门外十五里,拣开阔去处,搭起一排一排的营房,外边铺设教军场,不打仗的时候在此操练。杀人的法场也在此处,靠边垒起一堵砖墙,约有两米来高,砖墙对面上风口搭一座棚子,行刑时人犯并排站在墙根儿底下,监刑官坐在棚中监督。处决的人犯多为军中逃兵、反叛,以及地方上的土匪、贼寇。
按下黄老太太如何布置不提,再说纪大肚子坐镇左督军府,听探子来报,说阚三刀府门前的金旗杆立了不到半天儿就倒了,也以为是崔老道暗中设下的破阵之法,自是千恩万谢。崔老道来个顺水推舟,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句“天机不可说破”,把纪大肚子哄得团团转。正自得意之时,崔老道话锋一转:“大帅不可得意忘形,昨晚贫道夜观天象,见荧惑守心,此乃不祥之兆,近来不可外出,以免招灾惹祸。”并非崔老道可以上观天星下察地脉,皆因他心知肚明,凡事皆有因果,这一次惹恼了对头,只怕不会善罢甘休,故此说了几句虚头巴脑的话,劝纪大肚子谨慎行事、加倍提防,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不干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