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王宝儿发财(上)
第二节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二章 王宝儿发财(中)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三章 王宝儿发财(下)
第四章 斗法定乾坤(上)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五章 斗法定乾坤(中)
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七章 枪打肖长安(上)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八章 枪打肖长安(中)
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章 三探无底洞(上)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一章 三探无底洞(中)
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上一页下一页
王宝儿还当窦占龙看错了,低头看了看癞猫,又抬头瞅了瞅门楼子,奇道:“这只猫长满了癞疮,要不是我捡回来,它早就饿死了。一不会上房,二不会爬树,门楼子那么老高,它如何上去捉玉鼠?”
窦占龙变戏法似的一锭接一锭从褡裢中掏银子,两只手拿不过来,就往地上码,转眼间地上银子堆得跟个小山包似的。王宝儿却只是摇头,癞猫也颇通人性,低头往王宝儿怀里扎。这么一来,倒把憋宝的窦占龙唬住了,还以为王宝儿识破了他的老底。憋宝这行有个规矩,识破了就得分给对方一半,无奈之下说出实情。原来银子窝这个地方有件天灵地宝,乃一只得了道的玉鼠,就藏在水铺对面的门楼子上边,有此宝傍身,荣华富贵,不求自来。不过这天灵地宝,可不是说取就能取,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窦占龙心里明白,只有王宝儿身边的癞猫才抓得住它!
当时天津城中的大小水铺不下几十家,通常开在胡同深处,门前没有字号,只在外边挂一块小木头牌子,上写“水铺”二字,里边是一排炉灶。王宝儿常年讨饭,有一份眼力见儿。他送秫秸秆儿的这家水铺与别处不同,不仅门脸大,还有字号,门口挂着幌子,名为“顺隆水铺”,取一顺百顺、生意兴隆之意,位于银子窝路口。进了门一左一右各设老虎灶,因其形状而得名,前边的灶膛如同张开的虎口,后边一根烟囱是老虎尾巴,两边各有三个灶眼,上卧六口大锅,锅上的木头盖子一半固定,另一半是活的。老板是哥儿俩,一人盯三个灶眼儿。各灶的火候不同,紧靠门的头一口锅,下边的火最旺,煮得开水滚沸,二一口锅里是半开水,三一口锅里是温暾水。卖着头锅水,随时再把二锅、三锅的水往前边倒,一来不耽误卖水,www.99lib•net二来可以省火,因为这只“老虎”的确太能吃,多少秫秸秆儿也不够烧。两个老板从天不亮就开门,肩上搭着白手巾,手里拿着长把儿的水舀子。有买水的提着铜壶过来,用不着进屋,铜钱扔在笸箩里,打开壶盖放在门口。老板吆喝一声“靠后了您哪”,就从屋里伸出长把儿的水舀子,灌上满满一壶的开水,手底下利索极了。每天早上“顺隆水铺”还代冲鸡蛋汤。买水的人端个大海碗,拿个鸡蛋,到水铺门口把碗搁台阶上,鸡蛋磕进碗里打散了,老板舀起开水往海碗里一冲,这就是一碗热气腾腾的蛋花汤。回去抓上一把虾皮、冬菜,再来个饽饽,早点就有了。冲一碗鸡蛋汤用不了多少开水,给不给钱无所谓,就为了让大家伙看明白,保证是滚开的沸水,不然这鸡蛋可冲不熟。王宝儿为什么往顺隆水铺送秫秸秆儿呢?一来住得不远,二来和乞讨一个道理,上大户人家讨饭,遇上心善的总能多给一点儿。
王宝儿眉头一皱,这只猫跟他相处多年,白天陪他出城捡秫秸秆儿,晚上跟他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在外边吃了多少亏、受了什么委屈,回到家里也只能跟癞猫念叨。你把他们家安上四个轱辘推走也无妨,要他这只猫他可舍不得。想到此处,王宝儿蹲下身子,把癞猫抱了起来。
打那以后,王宝儿有了正经的事由,捡了秫秸秆儿就往这个水铺送。不过秫秸秆儿这东西不禁烧,加上他年纪小、嘴又亏,单薄得跟张纸似的,一趟背不了多少,供上这两个通膛的大灶,一趟两趟可不够,从城里到城外,一天来来回回往返七八趟。寒来暑往、顶风呛雪,吃的苦就甭提了。好在两位老板也是忠厚之人,又是住一条胡同的邻居,用谁的秫秸秆儿不是用,倒不藏书网如照顾照顾这个苦孩子,时不常的还多给点儿。王宝儿从小苦命,将人情世故看在眼中,懂得知恩图报,闲时经常去水铺帮忙,生个火、看个灶,给人家打打下手,有什么活儿干什么活儿。赶上不忙的时候,两个老板找地方歇着,就让王宝儿盯着买卖,知道这孩子人善心正,手也干净,不会昧钱。如此一来,王宝儿尽管日子还是又穷又苦,好歹不用讨饭了。
世上发财的人多了,有名有姓的也不在少数,老年间提起来,像什么石崇、邓通、沈万三,全是富可敌国的大财主,怎么单单要把“王宝儿发财”拿出来说呢?因为在过去来说,天津卫有句老话叫“王宝儿的水铺浮金鱼儿,祥德斋的点心吃枣泥儿”。后一句很好理解,是说祥德斋的枣泥儿馅儿白皮儿点心好吃,那是道光年间就卖出了名的老字号。豆沙馅儿、什锦馅儿的虽说也好,最好吃的可还得说是枣泥儿点心,用的是绥德红枣,带虫子眼儿的全拣出去扔了,先煮后炒,拌上花生油和白砂糖,又甜又沙口,在天津卫久负盛名。而前一句是什么意思呢?以前的人们习惯一早上起来喝口热茶,涮涮一夜的浊气,但是为了壶开水又犯不上点炉子生火,老百姓居家过日子,不做饭舍不得糟践劈柴。因此有了专供开水的水铺,想喝水的可以随时去买,还有包月往家里送的,钱也是按月结,伙计送一挑水,在水缸旁边的墙上画一道,月底数“正”字。干这一行用不了多少本钱,天津卫九河下梢七十二沽,大河没盖儿,就在那儿横着,水可有的是;烧开水也不用木柴,因为合不上成本,那烧什么呢?单有人挣这份辛苦钱,一早出城去田间地头捡秫秸秆儿,就是去掉穗的高粱秆儿,打成捆送到水铺;烧水的家什无非土灶、大锅,再置办几个水九*九*藏*书*网筲、水壶、水舀子,那也没几个钱。无论穷人、富人,谁都得喝水,所以说这是个不倒行市的买卖。想当初,王宝儿在水铺这个行当中称得上首屈一指,不但买卖大、连号多,他的水铺更有这么一景,就是他门前的大水缸中有一尾金鱼,全身通红,稍稍挂了一抹子金,从头到尾将近半尺,又肥又大,扇子尾、鼓眼泡,眼珠子往上翻,总跟瞪着人似的,唤作“朝天望”。天底下的金鱼大致上分为草种、蛋种、文种、龙种,王宝儿的金鱼属于龙种,还有个别名叫“望天龙”,在大水缸里摇头摆尾这么一游,谁见了谁喜欢,不仅好看还是个幌子,说明他铺子里的水干净。
窦占龙看出王宝儿犹豫,不等他说个“不”字,已从钱褡裢中摸出一锭银子,在王宝儿眼前一晃。王宝儿长这么大从没摸过整锭的银子,别说摸了,就是离这么近看一眼都没看过。这么大一锭银子,没十两也有五两,顺隆水铺这么大门面,使的用的全加上还不值五两。窦占龙以为这买卖必成:“小兄弟,你把这猫给我,这银子就是你的。”王宝儿虽然一贫如洗,这只癞猫却千金不换,脑袋摇得都快泄了黄。窦占龙没想到给王宝儿这么多银两他都不肯,反而把癞猫抱得更紧了。别看癞猫是王宝儿捡回来的,浑身上下没一块整毛,但是形影不离、相依为命,真可以说如兄似弟,哪有哥哥卖弟弟的?
这一天王宝儿带着癞猫出门去捡秫秸秆儿,又遇上了骑黑驴的窦占龙。擦身而过之际,窦占龙叫住王宝儿:“小孩儿,你想不想发财?”王宝儿一愣,不明白来人什么意思,心说:我刚寻了个事由,不用要饭了,上哪儿发财去?窦占龙说:“我想买你一样东西。”王宝儿上下打量了一番窦占龙,纳闷儿地说:“小的家徒四壁,一年四季就http://www.99lib.net这一身衣裳,哪有您看得上的东西?”心下却寻思:这别再是个拍花子的,花言巧语把我唬住了,到时候往穷山沟子里一卖,我可就交待了!没承想窦占龙“嘿嘿”一笑,伸手点指道:“我不买别的,就要你身边那只猫!”
窦占龙说:“尔等凡夫俗子若能识宝,我们憋宝的不就没饭吃了?你若信得过我,可于明夜子时抱着癞猫在门楼子下边等我,得了天灵地宝,分你一半富贵,够你十辈子吃香喝辣的!”说罢骑上黑驴扬长而去。
王宝儿并非一落地就自带这番名气,说话在清朝末年,王宝儿还是个十三四的半大小子,早早没了爹娘,只留下个破落居所,住在天津城银子窝附近。银子窝官称“竹竿巷”,巷子又窄又长,条石铺路,倒不是因为路窄才被比作竹竿。这个地名源于巷子中头一家铺户,起初是做发卖竹竿的生意,发迹之后成了天津卫“八大家”之一,老百姓就给安了这么个地名,渐渐变成了商贾云集的热闹所在,开钱庄银号的不少。据说在巷子中堆放的银子日均不下三千万两,故此得了“银子窝”的别号。后来慢慢萧条了,踩得油光锃亮的条石路面也失去了光泽,石缝间杂草丛生。在当时来说,银子窝仍是富贵之地,住在此处的没穷人,不过王宝儿家在竹竿巷后街,咫尺之遥却是相差万里。竹竿巷后街多为简陋的民居,正对那些大买卖家的后门,人家有垃圾、脏土什么的,全往这边倒。王宝儿家那个破屋子,三九天透风、三伏天漏雨,连窗户带门没有囫囵的,不怕下雨就怕刮风,漏雨可以用锅碗瓢盆去接,风刮大了屋顶就掀了。日子本就贫苦,又没爹没娘,一个人孤苦伶仃生计无着,出来进去连个说话的也没有,仅与一只拾来的癞猫为伴,白天托上半拉破砂锅,拉着一根破竹竿子,沿http://www.99lib.net街乞讨为生。
王宝儿有几分志气,越想越不甘,总觉得憋了一口气,暗暗下定决心,说什么也不能再要饭了。别的活儿他也干不了,就到南城外的芦苇荡子捡秫秸秆儿、苇子棍,捡多了打成一捆,背回来卖给水铺。出力多少先放一边,四更前后就得披星戴月地出城,因为五更天亮就有要水的,起晚了不赶趟儿。
如若一直这么平淡,王宝儿可发不了财,咱也就没后话了。有这么一阵子,王宝儿在水铺帮忙的时候,总看见一个骑黑驴的乡下老客,长了一对夜猫子眼,嘴里叼着一个烟袋锅子,成天盯着水铺对面的门楼子发愣。一连多少天,骑黑驴的老客不到晌午就来,下了黑驴往路边一站,天黑透了才走,不错眼珠儿地盯着看,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魔障。王宝儿心下纳闷儿,可也没敢去多问,反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保不齐这位就愿意给门楼子相面。他可不知道,这个人太厉害了,说开天地怕,道破鬼神惊,乃是天津卫四大奇人之一——憋宝的窦占龙!
王宝儿拉竿要饭,这里边也有讲究。竿子既能打狗,又能让人瞧出可怜,就好像没饭吃,饿得走不动道儿,拿根竿子撑着,再说砂锅,即便你有囫囵砂锅囫囵碗,也得打破了再拿出去。王宝儿为了讨饭,走遍了天津城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没少往高台阶大宅门里扒头儿。眼看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姐少爷,一个个锦衣玉食,小脸蛋儿吃得又圆又胖、白里透红,手里举着冰糖葫芦,咬一口顺嘴流糖水儿。再瞧瞧自己,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黄中透绿的脸色,瘦得皮包着骨头,手里这半块馊窝头,还是从狗食盆子里抢出来的。都是一般有手有脚有鼻子有脸的人,只因投胎不同,就得忍饥挨饿,虽说要饭的脸皮厚,也不免在夜深人静之际偷偷抹泪,常常自问:难不成这辈子就这样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