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四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四节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个话得从头上说了,庞三爷到处有朋友,各行各业干什么的都有,虽说他交朋友不论贵贱,可大多数还是从商的居多,这就叫“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做买卖的朋友之中有一位古连城古爷,是在北城官银号旁开珠宝楼的,积祖传了多少代的财主,天津城中屈指可数的大户人家,古连城是当家的大爷。
范丹命穷石崇福,
这一天轮到古连城做东,包了下天津城最好的酒楼,由当地的各位官老爷陪同王爷赴宴。王爷当天的兴致不错,想在酒席宴前卖派卖派,心下寻思:你古连城一个开珠宝楼的土财主,卖的东西再好也不过是民间之物,能跟王府相比吗?我们王府中的奇珍异宝,随便拣出一样就可以让你心服口服。
算来一切只争时。
官老爷有吩咐,古家大爷古连城也不敢怠慢,讲了几句场面上的话,恭请王爷亮宝。
彭祖颜回寿不齐;
庞三爷是开绸缎庄的生意人,为人忠厚爽直,平日里交朋好友、仗义疏财,称得起是个大大的好人,这样的人怎么会惹上铁帽子王呢?
崔老道看了看听书的人越围越多,都不用他唱太平歌词圆粘儿了,便对周围的人行了一礼,说道:“这位爷问得好,李四海这一刀如若不砍,不仅有违王法也得掉脑袋,还会有别的刽子手来砍,庞三爷的项上人头照样保不住;可要是砍了,对不起过命的朋友,庞三爷对他有多好?有朝一日两个人在阴曹地府之中打头碰脸见了面,提起这一刀来可www.99lib.net不够交情。咱们饭得一口一口吃,话要一句一句讲,至于后事如何,您还得听老道我接着往下说。”说罢将手中的拂尘一掸,端上一个架势,这才书接前文:
放下听书的不提,单说这个说书的崔老道,在众人面前尚有一份收敛,端起架子一直绷着,这会儿只身一人走在街上,摸摸怀里的这一大把铜钱,好悬没笑出声儿来,真是没少赚。大鱼大肉买了不少,又扛了一袋白面打了一壶酒,回家熬鱼炖肉擀面条,一家人连吃带喝赶上过年了,直吃得胸口顶到下巴颏,脱鞋都弯不下腰了,撑得半夜睡不着排着队在院儿里溜达,饱嗝儿一个接着一个,打起来没完没了。
第二天上午,崔老道吃罢了早饭,慢慢悠悠来到南门口,一瞧,好家伙,已经有十几位戳在那儿等他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不眠人”。崔老道心中窃喜,架势可还得端足了,迈开四方步,不紧不慢行至当场,冲几位抱拳拱手:“老几位来得挺早。”
听书的众人见崔老道走了,也只得悻悻离去。这段书听得真上瘾,有人嘴里还不住地念叨:“这一刀到底砍没砍呢?李四海真能亲手砍了自己的结拜大哥?这个崔老道是有糖舍不得吃,他还拿咱一把。再说了,他不是个老道吗?怎么出来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崔老道将这一段书说了个口沫横飞,一众人等听得是目瞪口呆,那真叫说得解恨、听得过九九藏书网瘾,扣子正甩在嗓轴子上。听书的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半熟脸儿,全在兴头上,拽上崔老道不让走,纷纷说道:“崔道爷您今天要是一走,那真是大德祥改祥记——缺了大德了!我回去这一晚上甭想睡踏实了,哪有这么勾人腮帮子的?李四海这一刀砍没砍啊?干脆我们再给您凑点儿,您一口气儿给我们说完得了。”
王爷开口了那还有个不行?还没等古连城答应,当官的就在一旁谄媚:“我的爷,您这是要吓死他呀,王府的东西那还了得?连痰盂儿都是玛瑙的。他这肉眼凡胎的,哪配给您的东西定行市,您要是恩典,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就算我们在座的祖坟上冒青烟了。”
人群中有几个昨天听过山东人说书的,对崔老道说:“少来这套,昨天那个山东儿说的就是这套,今天我晌午饭都没吃就过来了,结果连人都没见着,这不是坑人吗?崔道爷您这段也没下文不成?”
崔老道笑道:“诸位,老道我在这南门口连算卦带说书,可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全仰仗各位帮衬,一家老小才有口饭吃。您放心,那山东儿是个过路的把式,挣完钱就走了,这会儿指不定到什么地方了,老道我的家可就在天津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天我一定接着往下说。我要是睡过头儿了,您上家里薅我去。”说罢冲众人作了个罗圈揖,分开人群扬长而去。
崔老道心中暗自得意,这个书当然不能说完,明天还得指它吃饭呢!于是
99lib.net
按昨天那个山东老赶的样子,对众人说道:“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关。喜鹊老鸹奔山林,燕子麻雀上房檐。五爪的金龙归北海,千年王八回沙滩。书说到此为一段,明日咱再续前言。各位都回家歇了吧,欲知后事如何,咱们明天再说。”
王爷的派头儿大,先让手下人将酒楼中的灯都灭了,四周登时一片漆黑,这才不慌不忙从怀中取出一颗夜明珠,足有鸭蛋大小,通体洁白、烁烁放光,把这屋内照得通亮。在场之人看了一个瞠目结舌,真乃好宝贝。在座众人没别的,一个字——捧!把王爷这颗宝珠夸到天上去了,玉皇大帝的帽子上都未必有这么一颗,当真是世间罕有,天上难寻,独一无二的奇珍异宝。
大清朝皇室的爵位共分十二级,这位王爷的爵位排在头一等,次一等是郡王、贝勒,这些爵位父死子袭,按祖制一代降一级,好比亲王死了,儿子里只有一个人能继承亲王的爵位,其余的是郡王,郡王死了儿子是贝勒,贝勒死了儿子是贝子,贝子死了是褥子,褥子没了是席子,席子没了就剩床板子了。所以说亲王的爵位已经到顶了,非但如此,这个王爷还是铁帽王,什么叫铁帽子王?这么跟您说吧,铁帽子王世袭罔替,甭管传多少代,一直www.99lib.net是亲王,不用降级。当年康熙爷平三藩之乱,定下了异姓不封王的规矩,大清国二百六十年江山,总共只有一十二位铁帽子王,这位亲王的祖上正是其中之一,您说这个王爷有多大吧,满朝的文武百官谁敢跟他说个“不”字?
这其中真有替古人担忧的,对崔老道说:“敢情,昨天您说不讲就不讲了,拂尘一甩走得倒是干脆,我这一宿没睡,净剩下琢磨了,李四海那一刀到底砍没砍?不砍是不尊王法,刽子手也得掉脑袋,如果当真砍了,庞三爷不就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甘罗早发子牙迟,
古连城看不惯一众官员溜须拍马的丑态,一时之间意气用事,开口说道:“王爷,俗话说要饱家常饭、要暖粗布衣,小民我斗胆,明日在家设摆两桌,请王爷和各位大人尝尝老百姓家的粗茶淡饭,不知王爷能否赏脸。”
有一次赶上这位铁帽子王爷来天津,干什么来的呢?倒不是公干,说白了也是闲着没事儿上这儿玩来了。这位王爷也好看玩意儿,有时候看腻了京班大戏,换上便装逛逛天桥,吹拉弹唱、杂耍变练,瞧个新鲜。听人说天津城鱼龙混杂,也是个热闹所在,就带了几个随从,骑上快马连玩带走,来到了天津城。他这一来不要紧,把当地的官员都惊动了,免不了远接高迎,好吃好喝伺候。不用当官的掏钱,从古到今,攀附权贵的大有人在,听说王爷到了天津卫,城里的富商巨贾争相做东,就为了讨王爷的欢心,找个靠山。可俗话说伴君九-九-藏-书-网如伴虎,虽说王爷不是皇上,搁在天津城也到顶了,谁能摸得准王爷的心思?指不定哪句话说错了,哪件事儿办坏了,那可是杀身之祸!
酒过了三巡,菜过了五味,王爷喝得也差不多了,往椅子背上一靠,大大咧咧地说:“承蒙古老板做东,听说你是开珠宝楼的,想必见过不少好东西,我身边有个小玩意儿,谈不上多好,你给定定行市?”
王爷一听这倒也无妨,平日里山珍海味吃多了,老百姓家里的饭菜说不定别有风味,仗着刚才人前显贵心里痛快,当即应允了。谁知古连城请王爷去家里吃饭,却是别有用心,他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想和王爷斗宝!
上文书正说到庞元庆庞三爷遭人陷害,定成一个秋后问斩的罪过,这叫斩监候,说白了就是凑一批人,等到秋后一并处决。过去杀人有时节,等到秋风扫落叶之时,天地之间一派肃杀之气,这是专门处决死囚的时候;也有杀得快的,那叫斩立决,比如处决国家的反叛,向来不拘时日;另有一个斩监候,也是掉脑袋的罪过,只不过没定日子,先收了监,先关在里头,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再杀,留给本家一个上下打点的机会,把该送的钱送到了,兴许就不杀了。
庞三爷虽然不是做官为宦的,却是家财万贯,在天津城的名声也好,又有一个过命的朋友在衙门口当差。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肯花钱,买条人命又有何难?可无奈他惹的人来头太大,乃是皇室宗亲,大清国的一位王爷让他死,那谁敢拦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