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三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三节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庞三爷想劝李四海封刀改行,李四海也有这个心思,因为刽子手杀的人多了,说不定会砍什么人的脑袋。过去的刽子手出一趟红差,衙门口给二两银子的犒劳。二两银子真不算少,可也分跟谁比,比起庞三爷还是天差地远。
李四海这口刀上有绝活儿,砍人之前先含一口黄酒喷在刀上,正所谓“黄酒配钢刀,砍头如切糕”。大多死囚到得法场之上,已吓得体似筛糠、屎尿齐流,俩眼就盯着引刀。李四海行至死犯身后,反手握刀,刀随身转,快似闪电,没等死囚明白过来,人头已然落地。脖子上有筋有骨,轻易砍不断。别的刽子手都是正手抡刀、腰腿使劲儿,将上半身的重量全压在刀上,骨断筋折才砍得掉人头。李四海反手抡刀,断筋留皮的本领,天底下再也找不出二一个了,这是他的绝活儿。对枭首示众的十恶不赦之徒,下刀却绝不容情,让他们一个个身首异处,以正国法。李四爷的刀法快,一刀下去人头落在地上滴溜溜乱滚,脑气未尽,有的还会张开嘴咬土。据说他曾砍过一个江洋大盗,却也是个不怕死的豪横之人,让李四海给他来个痛快的。李四爷面如冰霜手起刀落,人头落在
九-九-藏-书-网
地上拧眉瞪眼,口中还喊出了一句“好刀法”,这才气绝而亡,可见李四海这把刀有多快,在天津卫人称金刀,刀不是金的,刀法却值金子。
回过头来咱们再说李四海。少时跟师父学杀人,白天砍冬瓜、晚上砍香头儿,刀法练得出神入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到了二十多岁便可独当一面,堪称刽子手这一行里的翘楚,在天津卫赫赫有名。三十岁头儿上结识了庞三爷,义结金兰成为莫逆之交。没事儿的时候庞元庆也劝他:“干兄弟你这一行的,提起来令人敬畏,国家的王法纵有千目万条,到最后用的时候可都落在你这一刀上,正所谓为盗杀人,天理难容;执法杀人,为国尽忠,此乃上九流的差事。不过你总要娶妻生子传个香火,不如趁早金盆洗手封了刀,到时候哥哥帮你开个买卖,那才是长久之计。”
天津杀人在哪儿呢?老时年间是出天津城西门,有个地方叫小西关,刑场设在这个地方,皆因此地相距掩骨塔最近,砍了头无人收敛的尸首,均由抬埋队送入掩骨塔。天津卫最好的皮匠,常年在小西关一带做买卖,平时走家串户缝破鞋。到了出99lib•net红差的日子,他们往往多有一份进项。好比说有人犯了死罪将要开刀问斩,本家提前来找皮匠,说好了价钱,等人头落地之后,皮匠负责收敛尸首,再把人头和尸首缝在一处,让死人落个全尸,这一份彩钱比缝一百双鞋都多。不过胆子小的也干不了,您想想,脑袋瓜子砍下来,一腔子血有多高喷多高,将掉在地上的人头捡回来,连血带肉黏黏糊糊缝到一处,一般人受得了吗?
您听别的说书先生说了:“那一日刑部快马加鞭送来杀人的公函,命刽子手明天午时三刻开刀问斩,刽子手接令把杀人的钢刀从屋里请将出来,在当院蘸好了水,磨得利而又利,那真叫刀宽背厚刃儿飞薄,杀人不见血光毫。紫微微、蓝洼洼,霞光万道,瑞彩千条,人见了人怕、鬼见了鬼惊,只等转过天来砍头如切瓜!”老道我告诉您各位,凡是这么说的,都叫胡说八道,从没有这么干的,杀人的鬼头刀能搁在家里头吗?那还住人不住人?您别说家里,衙门口都不敢放。北京城的刽子手,刀都是用红布蒙起来,放在德胜门外的土地庙里。
刽子手这份差事,其中的讲头可不少。咱就拿过去在北京城杀人九九藏书网来说,明朝的时候杀在东、剐在西,东四杀人、西四剐人;到清朝挪了地方,出宣武门过虎坊桥到菜市口开刀问斩,杀剐都在这个地方。按礼部定下来的规矩,北京的城门用处不同,好比说这阜成门,门上刻着梅花,因“梅”与“煤”同音,这个门就是运煤用的;西直门门洞子上有水波纹,这个门是走水车的,清朝的皇上不喝京城的水,专门有人每天拉着水车从京西玉泉山往宫里送水,走的正是这个门;宣武门被称为“死门”,天字号的死刑犯开刀问斩全打这儿出去,囚车行至门下,犯人在囚车之中抬头观看,可以瞧见刻在城门洞子下的三个字“后悔迟”,打这儿出去过虎坊桥,意在将犯人送入虎口,最后到菜市口刑场开刀。刑场东面是鹤年堂药店,每到杀人的时候,掌柜的和伙计必定走到门前,手里拿着铁算盘来回晃动,驱鬼辟煞。刑场西侧立有一块石碑,上写四个大字“国泰民安”,以此为镇物,这是在北京。
书要简言,到了行刑这一天,刑场之上阴风飒飒、杀气腾腾,监斩官如十殿阎王,刽子手似飞天罗刹。小西关刑场设在一片开洼之中,围观的老百姓人山人海,将法场围得风九-九-藏-书-网雨不透、水泄不通,生怕错过这场红差。庞元庆背插招子,面朝西跪好了。监斩官见时辰已到,当即一声令下拔去招子,刽子手怀抱鬼头大刀走上前来。庞元庆定睛一看,捧刀的这位不是旁人,正是他过命的朋友、结拜的兄弟,天津卫头一把刀李四海!真可谓造化弄人,要问李四爷这一刀砍是不砍,咱们下文书接演。
按照以往的规矩,刽子手在法场上杀人之后不走回头路,好比说出西门杀的人,回来交差的时候要从其他门进来,一路上不能与人交谈,谁喊也不能回头,径直走到衙门口朝法堂上一跪,三班六房的衙役们过来,手持毛竹板往刽子手身上拍打几下,这叫“打煞”,并不是真打,来两下意思意思就得。打完了以后,当天晚上不能回家,要到城隍庙或土地庙里过夜,以免将这一身杀气带回家去。
当时天津城里的刽子手不下七八位,也有个尊卑高下,头一把刀便是李四海。这个行当“有师徒、无父子”。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来刽子手常年杀人为生,不好娶媳妇儿,哪家愿意把姑娘许给这样的人?因此大多没有子嗣,晚年无人赡养罕有善终;二来是这一行杀气太重,狗见了都躲着走,即便有了家www.99lib.net室,也不愿再让后辈儿孙干杀人的勾当。因此历来只有师父传徒弟,下刀的时候讲究干净利落,一刀断头,这也是个手艺。您想想如若这一刀下去,脖子没砍断,犯人得成什么样?在下边等着收尸的家里人还不疯了?再补一刀那可太丢人了,岂不是让来看红差的军民人等看笑话,以后还干不干这一行了?
庞三爷是做生意的商人大财主,钱有的是,又仗义疏财,到处交朋友,天津城没一个不说他好的。怎知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有一次他居然得罪了皇亲国戚,那还了得,被人胡乱安上了一个罪名,定了一个秋后问斩。亲朋好友上下活动,送钱都找不到门路,就是要他死。李四海也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无奈回天乏术,有心无力谁也帮不上这个忙。可叹庞三爷交朋好友,仗义疏财了一辈子,却摊上无妄之灾,要被绑缚法场,做这刀下之鬼。
李四海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也没想一辈子干这个行当,不过衙门口如今全指望他这两下子,换个三脚猫四门斗的主儿,还真接不住这口刀。他对庞三爷说:“兄长所言极是,可人在公门内,很多事身不由己,等再过三两年,我一定会向上官请命封刀,奔别的道路寻个未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