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二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二节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孟员外莫名其妙:“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咱们家分明被一把大火烧成了白地,连买卖带宅院全没了,全家老小挤在破瓦寒窑当中,吃不上喝不上,我才进城找庞三爷借钱,这一去三个月,又不曾让人给你带钱回来,何以又起了一座宅子?还说这是我家?”
咱们说李四海李四爷,在衙门口当差,穿的是官衣,吃的是官饭。按说在衙门口当差的,都是人家上赶着攀高枝跟他结交,衙中有人好办事,指不定什么时候有个用着用不着的,少不了找他行个方便,哪怕一时间用不上,能和穿官衣的交朋友也有面子。唯独李四爷例外,他这份差事交不了朋友。您别看穷有穷朋友、富有富朋友,这交朋友看的是人品、对的是脾气。秦桧那样的大奸大恶之人,千人骂万人恨坏到家了,也还有三两个好朋友。为什么说干李四爷这一行的交不了朋友呢?交朋友跟差事有何相干?这得分什么差事,世上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可以交朋友,而旁人见了李四爷,却向来敬而远之,不是觉得这个人不好,而是心生惧怕。因为李四爷是天津卫衙门口儿刑房的头一把刀,掌刑执法砍人脑袋的刽子手,吃“断头饭”的这么一位。
崔老道一看火候到了,知道该要钱了,赶紧抱拳拱手说道:“各位老少爷们儿,后文书问别人不灵,不怕您出去打听去,整个天津卫只有老道我一个人知道,也有心接着伺候众位,再给您往下念叨念叨,可无奈家中还有好几张嘴等着吃饭。昨天就干瞪眼饿了一天,今天您听痛快了甩手一走,老道一家还得挨饿。没别的,有钱您捧个钱九_九_藏_书_网场,今天饿不死我,接着给您说书;要说您出来的慌张,忘了带钱,也不要紧,站脚助威帮个人力,我一样承您的情。”
庞元庆和李四海是磕了头的拜把子兄弟,喝过血酒、发过死誓,两个人好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庞三爷出去买东西,无论买什么,准是两份。好比说天时凉了,庞三爷去聚元号买帽子,如果说这样的帽子店里只有一顶,掌柜的绝不往外拿,知道这位爷有一个好朋友,一买准是两顶,两人都得有,否则再喜欢也不要。两个人的这份交情,可以说整个天津卫没有不知道的,说起来人人钦佩,个个叹服。
前文书说过,庞元庆庞三爷交朋友不分贵贱,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只要聊得上来,投脾气对胃口的他都愿意交。还不认识李四海的时候,他就打心眼儿里佩服此人。只因庞元庆知道,仗义从来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虽说李四海是当刽子手的,以砍人脑袋吃饭,出红差杀人的时候如同凶神恶煞,可他杀人跟别人不一样,行刑时总有另一名差官相助,这个差官唤作“引刀”。死囚跪在法场之上,十个里边得有八九个吓破了胆。引刀的官差怀抱鬼头大刀站在近前,这柄鬼头大刀可不一般,大太阳底下一照,明晃晃夺人的二目,寒气逼人,其实根本没开刃,它砍不了人,只是让死囚误以为砍他的是这个官差,就一直盯着这把刀。李四海趁机行至背后,反手抡刀、手起刀落,使这位死得出其不意,少受点儿罪。因为他光注意眼前这把刀了,正看得头晕目眩,后边真九-九-藏-书-网正的刽子手就下刀了,没等明白过来已然人头落地,这是李四海的仁义之处。
孟大奶奶见当家的回来了,当真又惊又喜,反问道:“你在这儿胡言乱语什么?这不是咱自己家吗?”
书中代言,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这位庞元庆庞三爷,真乃交朋友的典范,早听说孟员外家遭不幸,也知道他去找以前的狐朋狗友借钱翻身,可是没一个人借给他。当初怎么吃怎么喝,好得都跟一个人似的,等孟员外遭了难再找这些人,却是四处碰壁,都拿他当作瘟神一般来躲,还有直接把他打出去的。心下也自感叹,寻思如何拉他一把,这天孟员外一上门,他就知道是借钱来的。
孟员外的买卖越干越好,富足胜于从前,至于他如何到庞三爷家登门拜谢,如何把钱都还上,那是后话,按下不提。回过头来再说庞元庆庞三爷,他交的朋友遍天下,可不是只孟员外这么一位,在天津城里人称赛宋江的及时雨,比不了秦琼秦二爷那也差不到哪儿去,交朋好友、仗义疏财那是出了名的,可要说跟他交情最相好的,还得说是金刀李四海。
庞三爷心里明白,堂堂五尺高的汉子,找人借钱张不开嘴啊!他不愿意让朋友为这个难,想了个万全之策,顾及了孟员外的面子,还得帮他这个忙。吩咐手底下人好吃好喝招待着,每天给孟员外一两银子把他稳住了,自己带人到杨柳青帮孟员外家再建新宅,原来什么样还盖成什么样,只许更好不许凑合,又花钱将之前的买卖恢复起来,连掌柜的带小伙计原班人马都招齐了,告诉孟夫人这些钱是孟员外九九藏书早先存在他那儿的,这些年就算入了股,如今买卖赚了钱,理应连本带息还回来。
李四海刀法也甚是了得,砍人的时候讲究“断筋留皮”,一刀下去筋骨皆断,此乃朝廷的王法,唯独脖子前边的这层皮不砍断了,留个囫囵尸首。咱们说来简单,这可不是一日之功。刽子手行刑之时手起刀落,若想断筋留皮,力道火候十分不好掌握。您想想脖子上的皮有多薄?稍微使点儿劲就断了,非得恰到好处,出刀迅速,收刀也得快,这两下子绝非一朝一夕可以练成。按说这么使刀是偷手,死囚家里人得提前给刽子手好处,李四海却从来不要,人都死了,不忍再让他身首异处,足见此人心慈。不过遇上为非作歹、打家劫舍、糟蹋女子的,他可从不手软,给多少钱也没用,一刀下去人头能飞出去老远,说明此人善恶分明。
崔老道说到此处,拿眼扫了扫围着听书的这些人,一个个瞪着眼竖着耳,听得聚精会神,腮帮子全被勾上了,就等着听后边的结果。崔老道拴上扣子可就不说了,听书的人们满脸的诧异,你一言我一语地问崔老道:这孟员外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因何会大吃一惊?是他媳妇儿跟别人过了,还是一家老小全饿死了?
刽子手这差事可不是谁都能干的,过去来讲,说这个人命犯华盖,十二分命硬,逮谁克谁的主儿才能做这一行,因为可以压住死于刀下的亡魂,除此之外就只能为僧为道。另外还有一种说法,不能跟刽子手交朋友,关系再近他也成天琢磨你的脖子,干这个差事的,甭管跟谁在一起,都让人家走在前头,倒不是因www.99lib.net为客气,只为找借机会看这位的脖子,琢磨怎么下刀。当刽子手的习惯在身边带一只猴儿,走到哪儿牵到哪儿,没事就用手捻猴儿的脖子,找准了关节,杀人之时候便于下刀。
一番话说完了,拿出一个小笸箩,听书的人明白该掏钱了。这会儿腮帮子都被勾起来了,听了这么多年书,可还真没人会说这段儿。咱们之前说过,老天津卫的耳音高,不好糊弄,但是只要你的玩意儿好,那也是毫不吝啬,肯定捧你。今天崔老道这段《金刀李四海》挺有意思,还没说到书胆就这么抓人,真要是往下说,指不定多热闹呢!掏几个钱也值了。当场你给仨我给俩,纷纷往笸箩里扔铜子儿。崔老道口中连道“辛苦”,一圈转下来,笸箩装了小半下,足有这么四五块钱,心里这叫一个痛快。等会儿说完了书,什么好吃买什么,回家包饺子捞面,今天就算过年了。崔老道把钱收在怀里,再次行了个礼,这才书接前文:
孟大爷听完孟大奶奶一番话,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眼泪可就止不住了。走投无路碰运气才去找人家借几个钱度日,没想到这位庞三爷如此仗义,枉我以前自夸交朋好友,今日才知道什么叫真朋友,从此也不再和那些狐朋狗友吃吃喝喝,一门儿心思做买卖,一家人和和美美又过上了好日子。
庞元庆当初久闻李四海仁义,佩服他的所作所为。按照过去的规矩,刽子手出完红差回来,路过一街两巷,大小买卖家都会给一份花红,大买卖多给,小买卖少给,借刽子手身上的杀气趋吉避凶。只要李四海路过庞家的绸缎庄,庞元庆总是多给,动不动就是三99lib•net五十两银子。李四海自是心存感激,一来二去两个人交上朋友了,喝了几次酒,聊了几回天儿,越说越投脾气,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最后一个头磕在地上,结为八拜之交。
孟员外心中恼火,越想越生气,正待上前砸门,大门左右一分,走出来一位夫人,穿戴光鲜齐整,手端一个脸盆,看意思是要倒水。孟员外定睛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夫人,这位孟大奶奶!当时眉毛都立起来了,一股子邪火直撞脑门子,心说:我这才走了多长时间,这家占了我的地不说,怎么连我媳妇儿都收了房?骑在脖子上拉屎也得有个分寸,拉干的我扒拉下去,拉稀的我找块布擦擦,这可明摆着是骑在我脖子上拉痢疾,欺负我还得往死里恶心我,当真是欺人太甚!念及此处,火往上撞,立即冲上前去,一把将媳妇儿的手腕子攥住了,恶狠狠地问道:“我这三个多月没回家,你居然不守妇道靠了人儿,你吃不了苦罪倒也罢了,我那老娘和孩儿让你们赶去了哪里?你倒给我说说,究竟是哪一家这么欺负我?”
前文书正说到孟员外打庞家出来,用攒下的钱买了一堆吃食,紧赶慢赶往家走,一路回到杨柳青。到了住处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怎么回事儿呢?此前被烧毁的宅院竟又盖了回来,前边的店铺,后边的宅子,一间不缺、半间不少,盖得磨砖对缝、碧瓦朱檐,比原先的还气派,心说:这是谁呀?房子虽然烧了,可这地还是我们家的,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在我这儿盖房?哪有这么欺负人的?难不成老婆孩子日子过不下去了,把地给卖了?那也得跟我这当家的说一声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