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二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二节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傻少爷还以为这跟挨家蹭饭讹钱一样,怀里揣着抢来的钱,背着两麻袋大米,大摇大摆往群芳院走。粮铺的小伙计早跑去报了官,官厅得知有人光天化日锤砸明火,大白天的就持枪抢劫,胆大包天目无王法,这不反了天了,立刻派出缉拿队捉拿强人。没等傻少爷走到地方,就被缉拿队的摁住了,抹肩头拢二背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傻少爷混出名头了,钱也有了,身边上也多了几个小兄弟。有人给傻少爷出馊主意:“现在的天津卫提起傻爷您的名号,真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响当当的英雄好汉。不过您还差一样,英雄好汉得玩小娘们儿啊,您看那戏文里边英雄配美人儿,那才叫气派!”当初傻少爷家里边金山银山有的是钱,也是吃过见过,但是那会儿岁数尚小,没对女人动过心思。而今他一听这个小兄弟说的有点儿意思,登时来了兴致:“上哪儿去玩小娘们儿?”小兄弟说:“那得上妓院啊,群芳院是个好地方,那里边的姑娘美若天仙,一个赛一个的水灵,闭上眼划拉出来的也是有模有样。”傻少爷一拍大腿:“得嘞!咱今天就去群芳院!”
拿这个文身来说,过去混混儿文身都有讲究,在文身里边文龙的居多,龙和龙又不一样,刚开始当混混儿的属于才入行,通常在背上文“出水龙”,暗指刚出道。几时混出了名堂,再在出水龙旁边加上祥云、太阳变成“钻天龙”;浑横不要命的在胸口文“抬头龙”,暗指从不低头服软,是硬茬子;黑白两道通吃的混混儿文“过肩龙”,两个肩膀上分别有一条龙,那是告诉你官私两面都能平蹚;有钱有势的人也有当混混儿的,不是为了吃饭,就为招摇过市欺负人,这样的人文“盘腿龙”,两条龙从脚脖子一直盘到大腿根儿,说明这个人根基硬,轻易扳不倒。除了文龙以外,“关二爷马上抡刀”、“三太子闹海伏龙”都有说法、有讲究,含义各不相同,代表了你在混混儿界的身份地位,不是谁想怎么文就怎么文,想文什么就文什么。傻少爷不懂这一套,更不在乎什么规矩不规矩的,看什么热闹文什么,左臂上文的是三仙仗剑,右臂上文的五鬼擒龙,那都是成了名的老混混儿才敢往身上扎的。他一个傻子整天带两膀子花儿满世界www.99lib.net晃悠,因为这个没少挨打。不过也正是由于他人傻,谁都不怕,又浑又横,蛮不讲理,打遍街骂遍巷,七个不行乎八个不在乎,大不了挨顿打,饭辙可有了。好比说谁家饭菜刚摆上桌,还没等动筷子,他踹开门进来,坐下就吃,你不让吃就掀桌子骂脏话,你动手他也动手,打不过就挨打,反正你不敢打死他,挨完了打明天还来,你能把他怎么样?只能求这位爷明天换个地方,别在一家吃起来没完。
傻少爷捉妖有功,只有崔老道明白前因后果,他自己完全不清楚,以为黑衣老头儿没了,家财也就保住了,成天胡吃闷睡大把花钱,进项顶不上花销,又被人连蒙带骗,金山银山也架不住这么折腾,到最后把家产败了一个精光。
您说这位爷傻,他却知道空手抢不来钱,拎上手枪锤砸明火,光天化日之下闯进粮铺。粮铺的人见是傻少爷,手上还有盒子炮,那可没人敢跟他硬来,您要什么拿什么吧。傻少爷心中得意,还得说是抢钱容易,早该这么干了,抓过柜上的银元、老头票,一把一把塞进怀里。但是粮铺平时的收入都存银号了,柜上才有多少钱?傻少爷不甘心,好歹也是抢了一回,得够本儿啊,又背了两袋子大米,他倒明白——大米也值钱。
春桃这个婊子,可真够歹毒的,出这么个损招儿,岂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送?傻少爷却听不出来,反而觉得春桃说的在理,本来也憋着干一票大的,再让春桃这么一说,心气儿就上来了。说干就干也不耽搁,出门正撞见一个挎枪的军官,上去一个通天炮,打了军官一个满脸花,夺下枪来直接奔了粮铺。军官也没防备,让傻少爷这一拳打蒙了,以前当兵的多横?“妈了巴子是护照,王八盒子是兔票”,出门一向横着走路,老百姓见了都躲得远远的,做梦也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敢抢他的手枪,等明白过来傻少爷早跑了。
这在当时来说可是大案子了,警察厅长亲自坐堂审问,光天化日持枪抢劫,这还了得?傻少爷整天与地痞无赖为伍,别的没学会,只知道当混混儿首先就得横,认打不认罚,脖梗子得硬。去别人家抢吃的也好,讹人家钱也好,落到官厅大不了挨一顿打,只要你不服软,官厅拿你也http://www.99lib.net没辙,到最后还是得给你放了。可有一点他没想到,以前抢吃蹭喝的都是小事儿,没多大罪过儿,不至于掉脑袋,官厅也不会把你打死,打你一顿你不认,又打不出钱来赔偿,就不会再跟你纠缠下去了。然而这件案子在当时惊动了整座天津城,那还好得了吗?等到警察厅提审他的时候,傻少爷照样拍着胸脯,横打鼻梁一脸的不在乎,就是傻爷我干的,能拿我怎么着?要杀要剐随你的便,皱一下眉头不是英雄好汉!当时就把厅长给气乐了,拿过多少凶顽的罪人,可真没见过这么不知死的,这可倒好,一不用打二不用审,直接就承认了,拦路袭击军官夺取枪支,又持枪抢劫粮店,还顽抗拒捕,如今擒获了此案的首恶元凶,官厅可记大功一件,升官发财指日可待。于是告诉傻少爷,好汉做事好汉当,二十年后美名扬,脑袋掉了也不过碗大个疤,你可得硬到底,否则不是好汉。经过三审六问,判了傻少爷一个枪决。傻少爷满不在乎,当堂大叫:“害怕我就不抢了,为了春桃把命丢,死后做鬼也风流,枪毙也好砍头也好,你给傻爷我来个快当的!”
傻少爷站着吃躺着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可劲儿地造,再加上狐朋狗友连蒙带唬,都从他这儿骗钱,再厚的家底也不够他如此挥霍,甭说十八个金和尚了,就是金山也得掏空了。买卖全兑了出去,地也卖光了,金罗汉全抵给了宝局子,等到没钱吃不上饭的时候,想起老爷子说过“没钱打和尚”,跑到寺院中抡起扫帚一通胡打乱捶,专找光头和尚下手,让人家当疯子扔进班房蹲了半个月。家里虽说没有亲人了,手底下使唤人还不少,工钱欠了一年多了,一看傻少爷进了班房,那还跟这儿干什么呀?凑到一块儿一商量,把宅子的房契翻出来变卖一空,众人分了钱各奔东西,来了个树倒猢狲散。
从这一天开始,傻少爷隔三岔五来群芳院,一来就打莲台,说白了就是喝花酒。过去讲究“不搭莲台不叫阔”,可不是炒俩菜烫壶酒就算完了,得让大茶壶上有名的大饭庄子,点整桌的上等酒席,装进食盒送到妓院。酒要好酒,菜要好菜,你在妓院里开席包了姑娘,就是主人,得请大家伙儿,一摆就好几桌,狐朋99lib•net狗友一人点一个姑娘,大茶壶在边儿上伺候也得打赏,您算算那得多少钱啊?虽说傻少爷当混混儿以来没少讹钱,可妓院是什么地方?销金窟无底洞!向来吃人不吐骨头,有座金山也不够往里边填的。傻少爷的钱又没个数,老鸨子大茶壶加上妓女们都知道他傻,该要一块钱的得找他要个十块钱,傻爷照给不误。春桃不是值钱的妓女,再接不来客就快让老鸨子打出去了,赶到了傻少爷这儿,却按班子中头牌姑娘的价钱要。就这么造了三五回,傻少爷身上的钱就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世人常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春桃看上的只是傻少爷的钱,眼见傻少爷变成了穷光棍儿,也就厌烦怠慢了。傻少爷却对春桃着了迷,仍是天天来找她。春桃知道天津卫傻爷的恶名,也不敢往外赶他,就跟傻少爷说:“傻爷,您是天津卫的英雄好汉,可人是英雄钱是胆,掏不出钱那还叫英雄好汉吗?这就有点儿不像话了,没钱您想办法去啊!就凭您这名号,横刀拦路、强取豪夺,看谁敢不给!”
当时的天津卫,可以说遍地是混混儿,四大锅伙各霸一方,分别在东、南、西、北四城站脚儿,各有各的字号:东城的老君,西城的老悦,北城的四海,南城的九如。彼此之间界限分明,一旦有人越了界,上别人的地盘闹事,那就会引发一场恶斗。混混儿打起来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镐把、斧子、鸟枪、匕首,有什么招呼什么,还有站在墙头房顶往下倒开水扔砖头的,怎么狠怎么来。从谁口中吐出一个“服”字,那可就栽了,以后再也抬不起头。四大锅伙经过多年争斗,地盘相对稳定,很少有人出去找麻烦,倒也是相安无事。哪知道出了傻少爷这么一个货,什么规矩都不讲,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抹你一身大鼻涕恶心你,整个儿一滚刀肉,天津城四个角没有他不敢去的,挨多少打也不在乎。到后来都没人打他了,嫌太累。四大锅伙懒得理他了,官厅也拿他没辙,他也没多大的罪过,无非是到别人家里头抢口吃的,你还能把他枪毙了不成?抓回来关几天还得管他饭,打他骂他全没用,就这么个玩意儿。后来官厅想了一个治混混儿的绝招儿,当混混儿耍胳膊根儿的称英雄论好汉,最好面子,如若认了栽、服了http://www.99lib•net软,以后就当不成混混儿了,所以把天津卫挂名排号的混混儿全抓来,傻少爷也在其中,他也没想跑,在哪儿吃饭不是吃?抓回来带到公堂之上,不审不问、不打不骂,干什么呢?让这帮混混儿“认干妈”。上妓院找来几个人老珠黄的窑姐儿,嘻嘻哈哈、淫声浪调,劈开腿往门口一站,勒令这帮混混儿挨个儿的从妓女裤裆底下钻过去,一边爬还得一边大声叫妈。不钻裤裆的一律打入木笼,放在太阳底下晒成咸鱼。名义上是对刁民略施惩处,一没打二没毙,这么晒死官厅没责任。如此一来,等于把当混混儿的逼上了绝路,要么钻裤裆,要么活活晒死。这一下乐子大了,围观的老百姓里三层外三层,一个劲儿地叫好。当混混儿凭的就是个脸面,天大地大面子最大,折了胳膊不折腰,舍爹舍娘不舍脸,钻窑姐的裤裆还管窑姐叫妈,岂不成了婊子养的,这可太损了。真不乏脖子一梗,宁死不从的好汉,那就把命扔了。大部分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钻过裤裆、认过干妈,抱头捂脸出了大堂,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
傻少爷那个没脸没皮的劲儿一上来,根本不在乎钻窑姐儿裤裆,出来之后自吹自擂,东、南、西、北四城那么多成了名的大混混儿,钻裤裆没他钻得快,干妈没他认得多,谁还敢跟他比?此后他更加肆无忌惮了,到处横冲直撞,一来二去成了天津卫的一霸。
众人簇拥之下,傻爷昂首阔步进了群芳院。老鸨子立马笑脸相迎,脸上的粉渣子直往下掉。大茶壶看座上茶,一看这位傻爷满不懂,头一次来,就让他先押十块钱上两盘瓜子,这叫开双盘,随即把姑娘们都叫出来了。什么冬梅、腊梅、烟儿煤、硬煤;春桃、春香、春饼、春卷儿,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莺莺燕燕把傻少爷围在当中。傻少爷人傻心直,眼光也和旁人不同,上不接天、下不连地,隔一路独一门的品位,那么多好看的一概不要,一眼相中了春桃。
从前的傻少爷家太有钱了,老爷子在世的时候置办下了良田千顷,不用自己耕种,全租给佃户,年终岁尾收地租。不仅如此,家里的房产不下十条胡同,也都赁出去给别人住,铁杆儿庄稼一样收租子,而且还开连号的当铺。傻少爷他爹知道儿子缺心眼儿,担心自己百年之后撒九_九_藏_书_网手闭眼,自己这宝贝儿子就没人管了。为了给傻儿子留点存项,老爷子找人用金子铸了十八尊罗汉,从小就告诉他记住三句话“放债莫讨账,种地别插秧,没钱打和尚”,不仅是逗孩子的顺口溜,也是给儿子留的后路。放债莫讨账说的是当铺,借钱当东西的不来赎,当铺才挣得到钱;种地别插秧就是告诉他收地租,地有佃户去种,不用自己操心;没钱的时候把十八尊金罗汉打碎了,换成钱也够享乐一辈子。老爷子心里有数,知道自己这儿子傻,成天给他念叨这几句话,让他牢记在心里,想等傻少爷长大之后再给他讲明白了。可还没来得及说,老爷子就进了南天门当神仙去了。
傻少爷打班房出来,回到家一看房子都换主儿了,跟人家讲理被打了个半死,可叹偌大的家业,几年光景被他败得镚子儿皆无,到头来只得流落街头,忍饥挨饿。傻少爷过去住在大宅门儿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糖里生蜜里长,要什么有什么,哪里懂得世上的人情冷暖。如今沦落街头,无处安身立命,整天东游西逛,结果误交了匪类。常言说“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傻少爷凭着又傻又愣,刺了文身当混混儿,摔打叉剌耍胳膊根儿,道儿上的规矩满不懂,从不按套路出牌,全凭一股子愣劲儿。
傻少爷成天到处转悠,吃喝是不愁了,谁家的门他都敢进,谁家的东西他都敢吃,还都拿他没办法,到后来只是吃你的喝你的都不行了,还得讹钱,你不给钱我就不走。凭着这一身的傻劲儿,居然也混出点名气,一提天津卫的傻爷,没有不知道的,谁惹得起这么个主儿?
大家伙儿一看,这傻爷的口味真挺特别,这个春桃胖胖乎乎的大身子,脸上的粉涂得老厚,打扮倒很时髦,旗袍开的都快到胳肢窝了,两条大粗腿,穿着高筒的玻璃丝袜子,身上还喷了不少香水,香风臭气、搔首弄姿,一下子就把傻少爷给迷住了。敢情这位傻爷就喜欢胖的!春桃好几年不开张了,一撩旗袍直往外飞燕么虎,怎么呢?闲的!可这世上有得意孙猴儿的,就有喜欢猪八戒的,这一次赶上她的主顾了。
在过去来说,天津卫有四大害,分别是“毒、赌、娼、混”,也就是抽鸦片、赌钱、妓院和混混儿,全是坑死人不偿命的。傻少爷四样占了两样,这就离倒霉不远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