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一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一节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崔老道走江湖混饭吃,全凭一张嘴巧舌如簧,论别的不行,瞪眼说瞎话的本事,他在天津卫认第二,没人排得了第一,何况糊弄一个傻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当时把傻少爷眼泪都说出来了,对崔老道感恩戴德、千恩万谢,又从兜里抓了一大把银元送给他。崔老道嘴上客气,手可伸出去了,接过银元揣在怀中,又将钢针、大香和符咒留下,叮嘱再三,这才告辞而去。当天晚上,傻少爷也和铁柱子一样,床头贴符,桌上点香,倒头便睡,晚上捏着钢针出门,一路往南走,同样在半道遇上了穿黑衣服的老头儿。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崔老道还没找到合适的人,终日愁眉不展,加之着急上火,嘴里起大燎泡,腮帮子肿得老高,饭都吃不下去了。这河妖兴风作浪,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杨二爷和铁柱子也把命搭上了,想到这里崔老道心中一阵黯然,不知几时才能给这二位报仇?
傻少爷闻听此言连连点头,认为这崔老道还真是能掐会算,我想什么他都知道,说的是一点没错,我得听他的。
崔老道捉妖之后,把河妖焚骨成灰,装在坛中埋到塔下,很多年后终于等来天雷诛妖,连同石塔一同劈毁。不久天津城又遭了洪水。别人不知道,崔老道却明白,只因这只河妖年深日久道行太大,遭受天雷之后必有异象,这才引来了洪水。不过经过这场大水,天津城往后多少年不会再有水患。
崔老道一听正中下怀,他本就是找上门来煽风点火的,顺坡下驴告诉傻少爷:“恕老道九-九-藏-书-网我直言,您面带破财之相,是不是经常有小人来蒙骗您的钱财?”
崔老道就知道傻少爷肯定还得提这段儿,来的路上都算准了,要不说一根儿筋呢!他早编好了词,赶紧解释:“孝子哎,您先别着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这里头一定有误会。您家老爷子早进南天门了,这会儿不知道正跟哪位老神仙下棋呢,绝没让人枪毙。当时街上过兵,开枪打死的是混混儿刘大嘴,您不是也在场瞧见了?不过这也叫因祸得福,老爷子上天当了神仙,手底下也得有个使唤的人不是,正好让刘大嘴当个引路提灯的童子,鞍前马后的伺候您家老爷子。”
到了第四天早上,几片朝霞飞天际,一轮红日上扶桑,是个好天儿。崔老道赶去南洼,打老远就见水边站满了人,来到近处一看,原来河里浮上一条三丈多长的大黑鱼,嘴里吐着血沫,白肚皮朝天。围观之人无不惊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不知水洼子里为什么会出这么大的鱼。崔老道心里踏实了,挤在人群中暗暗点头,知道傻少爷把河妖降住了。您听明白了,这只是降住了,可还没除掉。
崔老道这话里有学问,不显山不露水先给傻少爷扣了一顶高帽子,一个是说他们家广有钱财,另一个夸他机智。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99lib.net揭短”,傻人就不爱听别人说他傻,崔老道一夸他机智,傻少爷心里那叫一个美,觉得崔老道真不错,虚的没有,净说实话,咧开嘴哈哈大笑。
崔老道盘算好了,心说:就是他了!捉妖一事刻不容缓,当下拔起腿来,出门去找那位傻少爷。虽说送禄烧奏表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但这傻少爷还真没忘,一见崔老道就急了,瞪眼问:“你这牛鼻子老道,上次说好了送我爹去当神仙,怎么刚进南天门就让人家给枪毙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送上门来?”说罢抬手就要打崔老道。
崔老道瞧出火候差不多了,又跟傻少爷说:“刚才贫道只说了一半,紧要的话还没说。虽然您周围这些狐朋狗友,吃不穷您花不穷您,可我掐算了一卦,最近有个穿黑衣服的老头儿,憋着坏要把您家的钱全卷走,这可太狠毒了!都说老奸巨猾,人越老坏主意越多,再聪明的人都保不齐上了当,老道我特地赶来给傻爷您通风报信,咱爷们儿不能让这老头儿得逞啊!”
民间传说河妖就是这条大黑鱼,也有人说是条大蟒或是老鳖,总之越传越玄,出你之口入我之耳,添油加醋说什么的都有。崔老道却知道,黑鱼并非河妖,而是被河妖附在了身上。河妖之形并不固定,凭崔老道的本事,也没办法将其彻底铲除,只能捉起来镇在掩骨塔下。那座掩骨塔,乃是城中义民所造,专门收敛荒郊野地里没主儿的尸骸,塔里堆满了骷髅白骨,所以塔砖上全都是符咒,塔顶又以八
九九藏书网
卦为形,什么妖魔邪祟镇在塔下,也甭想再兴妖作怪。但也只是镇住了,想要彻底铲除还要看天意。
周围看热闹的村民瞧出了便宜,把南洼里这条三丈多长的大黑鱼用钩竿子拖拽上岸,各家各户争相上来割肉。黑鱼食性甚杂,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吃,哪怕是扔到河里的死猫死狗,连河漂子也能给啃干净了。老百姓可不管那一套,本来就吃不上饭了,现成的鱼肉既不费力又不花钱,这是白来的,岂能放过?拿着菜刀挎着篮子,你一块我一块,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只恐割少了吃亏,剔得那个干净啊!不到一个时辰,那条大黑鱼就只剩一堆白骨了。等到人们散去,崔老道这才走到近前收敛鱼骨,就地用火烧成灰,装在一个坛子里,埋到城西掩骨塔下。
第一天那黑衣老头儿先问傻少爷去哪儿,又说那地方不能去。傻少爷却只记着崔老道的话,认为这老头儿是憋着坏来骗他家财产的,根本不予理睬,到水边扔下钢针,掉头往回走;第二天那老头儿求傻少爷回去,要钱给钱要宝给宝,傻少爷是直肠子的实心眼儿,认准了这个老头儿是来骗他的,一说话家里的产业就没了,同样闭着嘴不答一言,该怎么走怎么走,该怎么扔针怎么扔针;到了第三天,那黑衣服老头儿凶相毕露,声称要去吃掉傻少爷全家老小。这招儿对铁柱子有用,因为铁柱子是孝子,家里有爹娘二老。傻少爷一听这话好悬没笑出来,更相信崔老道的话了,这黑衣老头儿摆明了在骗他,家里就他一个人,九*九*藏*书*网哪来的什么老小,老爷子早上南天门当神仙去了,其余都是下人,是死是活他可不在乎,因此不吃这套,径直往前走。等那黑衣老头儿意识到这是个脑子里一根筋的主儿,傻少爷已经把钢针投完了。
崔老道是何等人,摆摊儿算卦的最擅长察言观色,吃的就是这碗饭,一看傻少爷的反应,心里头更有底了,继续说道:“老道我掐指巡纹一算,以往那些蒙骗你的人虽然可恶,但都是小河流水,您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几个小钱,凭傻爷您的机智,这还瞧不出来吗?不过是您宅心仁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赏他们一口饱饭罢了。”
接说崔老道崔道爷,出来之前打听清楚了,傻少爷本是家财万贯,他爹留下来的家产不敢说金山银山,那也是差不了太多,可架不住那些狐朋狗友蒙他骗他,平日里花钱如同流水一般,这两年早把家产败掉了一大半。傻少爷家是北城一等一的富户,宅中有专门放钱的屋子,一摞摞的银元码在地上,他再傻也看得出来钱少了,一屋子钱跟半屋子钱毕竟不一样,那也差得太多了。手底下有厚道的家人告诉傻少爷,外头的那些朋友要分清辨明,很多人纯粹是蒙钱来的,他们的话不能都信。傻少爷别的不知道,却知道钱是好东西,有什么都比不上有钱,可他哪分得清谁是好人,谁在蒙他?正跟这儿发愁呢。
这一天,崔老道坐在炕头上发愁,忽然想起一位,不是旁人,正是以前送禄烧奏表时的那个傻少爷。这位傻少爷一脑袋糨糊,怎么看也与豪侠之士
九九藏书
没有半点关系,可有一点其他人还真比不了,此人生来一根筋,认准了的事撞上南墙都不带回头的,得把南墙拆了接着往前走。只要提前告诉好了他,别人再说什么他也不会信,天底下哪有比他更合适的人?
崔老道热的也没有,哪来什么“凉策”,只是将以前嘱咐铁柱子的话,又原封不动嘱咐给傻少爷,让他原样照办,定能保住家财。必须以不变应万变,不论穿黑衣的老头儿说什么,决不能搭话,否则你的钱可就没了,记住了这一点就行。
从此天津城很少再有水灾发生。直到1956年的时候,掩骨塔因雷击破坏倒塌,当年汛期连降暴雨,洪水犹如脱缰野马一般滚滚而来,淹没了大半个城区。
崔老道一番花言巧语,说的跟真事儿一样,把傻少爷唬得一愣一愣的。傻子这些年总吃这个亏,最怕让人家把钱蒙走,听了崔老道的话吓了一跳,赶紧问崔老道:“怎么办?求道长教我,有何良策?”
傻少爷仔细一想,刘大嘴确实死了,看来崔老道没说假话,况且听意思刘大嘴也没白死,上天伺候老爷子去了,这是件好事儿,便不再追究了。书中代言,混白事的刘大嘴在天津卫绝对是有名有号,到了后文书,这个傻少爷当上了摔打叉剌的混混儿,凭他一股子傻劲儿,也干出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同样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旧时天津卫地面上出了“四神三妖、七绝八怪”,这二位是“八怪”里的,无论善恶良贱,也是占了一个坑的人物字号,单拎出来都有一段热闹回目可说,有机会咱再细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