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四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四节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黑衣老头儿见铁柱子不理他,却并不死心,紧着脚步跟在身后一个劲儿地问:“到底是谁让你来的?你往那边去干什么?还要不要命了?”
崔老道听完点头说:“你这么做就对了,再有两天即可大功告成,但你千万记住,路上不能跟任何人说话,一定要在香灭之前回到家中。”
黑衣老头儿看出铁柱子的脸色变化,继续说道:“后生,我可是为了你好啊!你再往前走就回不去了,你知道这条路是哪儿吗?”
黑衣老头见铁柱子不说话,从身后跟上来道:“我说你等会儿,不能再往前走了,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听我一句劝,你赶紧回家吧。”
铁柱子记得崔老道的话,不敢直视那个黑衣老头儿,也不答言,低下头只顾往前走。
铁柱子仍然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头里走,但是心里也不免犯嘀咕,不知道这老头儿是干什么的。
铁柱子这会儿吃了秤砣——铁了心,任凭那个黑衣老头儿如何啰唆,他也不去理会,加快脚步往前走。他平时以拉胶皮为生,腿脚很快,没多一会儿,走到一片黑茫茫的水边,心想:藏书网这地方是不是南洼?铁柱子往四下看了看,再没有别的路可走,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便按崔老道的吩咐,用力把手中的那根钢针往水中投去,扔完了大针之后不再多看,扭头就往回走。说也奇怪,路上那个黑衣老头儿也不见了踪迹,他远远看到前方有一点微光,想起是之前在屋里点的那根引魂香,认准了方向走得更快了。
铁柱子家就这么一间房,用几块破木板子在当中隔了一道,改成了一明一暗。铁柱子拉车早出晚归,怕打扰爹娘休息,就让老两口在里边睡,大小伙子火力也壮,他自己就在门口打地铺。等到掌灯之后,铁柱子打怀中把崔老道画的黄纸符拿出来,在床头上仔细贴好了,点上一根引魂香,然后握着一枚钢针躺到床上。平时一早天还没大亮他就出去拉车,跑一大天累得臭死,晚上到家往床上一躺,向来倒头就睡,沾枕头就着,今天却不一样,心里头有事儿睡不着,躺在那胡思乱想。不知过了多久,他心说:坏了,崔老道只说晚上出门往城南走,可忘了问到底什么时辰出去,是99lib•net前半夜还是后半夜,是三更还是四更?
铁柱子快步往回走,离那香火越来越近,眼瞅快到地方了,身上忽然打个寒战,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躺在地铺上,那根大香才烧了一半,刚才好像是恍恍惚惚的一个梦。这个梦可也够真的,低头再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握在手中的钢针不见了。在梦里不觉得怎么样,此时仔细一想,这事儿还挺邪乎。天一亮他赶紧去找崔老道,把经过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天津卫自古盛产鱼虾,伏天该吃鳎目鱼,“河口塌目”身上都是蒜瓣子肉,吃完上法场挨枪子儿都不怕,不过价钱也不便宜。铁柱子这样的穷人吃不起塌目鱼,河沟子里的杂鱼小虾也不少,做出来照样好吃。就拿这贴饽饽熬小鱼来说,灶上支好了柴锅,熬最便宜的小鲫头鱼,锅底下熬着鱼,锅沿上贴饽饽。饽饽就是棒子面儿做成的饼子,贴好了以后扣上锅盖一咕嘟,出锅的时候不仅鱼熬熟了,饽饽也贴得了,靠着锅沿的这一侧嘎嘣脆,下面挨着鱼的这一半已经被鱼汤浸透了,吃下九_九_藏_书_网去又解饱又解馋。虽说小鲫头鱼、棒子面儿没一样值钱的,这么做出来却真是好吃。铁柱子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一顿足吃,寻思把力气攒足了,夜里好给杨二爷报仇,吃饱喝足坐在屋中等待天黑。
放下崔老道在家里怎么担心不表,单说铁柱子,此人虽是个直性子人,却也不傻,明白崔老道用的这是道法,听起来玄而又玄,自己可参不透,按照崔老道说的做就行了。因此不敢多问,只把崔老道的话记在心里,回到家和往常一样洗脸吃饭。他心想:这一次真让我把河妖除了,给杨二爷报了仇不说,我铁柱子得露多大脸?到时候在天津卫人称“除河妖的铁爷”,人前显贵,鳌里夺尊,越想越得意。回到家这会儿天色还早,家里还没做饭,铁柱子一看正好,到外头买完棒子面儿又买了二斤鲫鱼,把辛苦一天挣的钱全花了,回到家架起柴锅,来了一锅贴饽饽熬小鱼。为什么要吃鱼?铁柱子心里有盘算:夜里斗的这个河妖甭管是什么,都是水里生水里长,肯定跟河中的鱼虾沾亲带故。既然都是水里头的东西,http://www.99lib.net我先足足吃上一顿鲫鱼壮胆,多多少少添上几分底气。
铁柱子此人是个受穷等不到天亮的急脾气,当下要找崔老道问个明白,免得耽误了大事。匆匆忙忙起身出门,走了几步发现不对劲儿。前文书咱说过,铁柱子和崔老道同住在一个大杂院里,什么叫大杂院?一个大院子,东、西、南、北四面有房,一家分住一间,住户按日子给房东交房钱,每一户的房租也不一样。房子越大、朝向越好房钱就越多,院门只有一个,住户进进出出全从那儿走。铁柱子家是一间北房,崔老道家朝东,按说出了屋一扭屁股就是崔老道家,出大杂院儿还得走大门。走了没几步发觉不对,脚下是一条很平坦的土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不知道怎么走到这条路上来了。此时头顶上星月皆无,四下里乌漆墨黑,哪有什么大杂院儿,更是连半间屋舍也没有,身后仅有一点红光忽明忽暗。
老天津人有钱没钱的都爱吃鱼,有钱的吃好鱼,讲究“一平二鲙三塌目”。都知道这句话,但说法不一样,有人说是按口味排的,有人说是按上市先后排的,九_九_藏_书_网其实都不对。这个“一二三”说的是分量,平子鱼个头儿最小,但是一斤以上的才好吃,鲙鱼要吃二斤左右的,塌目鱼再小也不能小过三斤。
他愣了一下,心想:是了,身后是那个香头,崔道爷告诉我夜里出去一路奔南洼走,自己家住的是北房,由打屋门口出来,背对着香火头儿走就是南!念及此处,铁柱子不再犹豫了,抬腿迈步就往前走。路上黑灯瞎火,除了铁柱子一个人没有。走着走着,打前边过来一个穿黑衣服的老头儿。铁柱子走的这条路虽不宽,但是并排走上五六个人也是绰绰有余,可那黑衣老头儿不偏不倚,直冲铁柱子迎面而来。到了铁柱子跟前,停下脚步问道:“后生,谁让你到这儿来的?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还敢往前走?”
铁柱子心觉奇怪: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咱们两个人各走各的路,我没碍着你,你也没碍着我,你管得怎么这么多?心里是这么想,嘴上可没说出来。这要搁在平时,以铁柱子的直脾气,非得顶他几句不可,此时却不忘崔老道的叮嘱,绷紧了这根弦儿,硬生生忍住了没开口,只是闷头往前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