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三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三节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崔老道莫名其妙,心里起急,有种无助的恐慌,问道:“爷台,老道没得罪过你啊!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让别人出去不让我出去?”
那个时候当官的不把穷老百姓当人看,人命也不值钱,砍谁的脑袋都一样,并没有多大的分别,能交代过去就行。问题是抓了那么多人,横不能两百多口子都砍了,杀少了又起不到杀鸡给猴看的效果,洋人那边也肯定不依不饶。军政府合计了一下,定了个数字,决定要八条命,砍下八颗人头挂出去,准能把这次的乱子给平了。让您说这叫什么世道?可选这八个替死鬼又是个问题,抓了这么多人关入大牢,谁该死、谁不该死没法分辨。
崔老道眼见身后那个人从他身上跨过去,一溜小跑地出去了,急忙挣扎起身要再往外走,谁知那个狱警偏跟他过不去,还没等他把脚迈出去,又将他推回了牢里,就不让他走。
崔老道听罢始末,这才明白过来,心中暗自后怕。他是最后关进来的,离牢门口最近,跑出去准得挨上一刀人头落地。您别看脑袋长在脖子上,平时不觉得怎么样,一旦要换了地方,那可吃什么都不香了,包饺子、下捞面都跟自己没关系了。崔老道念及此处,不由得冷汗直流,暗叫一声“好险”!
再说救了崔老道的狱警,此人姓杨,名叫杨启兴,在家排行第二,人称杨二爷,大小是个头目。狱警属于闲差,尤其是当头儿的,只要按时点过卯,任你出去东走西逛也没人管。当官的见了,还得夸他们这是帮巡警弹压地面、维护治安。杨二爷在警察里也算好样的,没有旧社会警察身上的臭毛病,从不欺负老百姓,为人讲义气,愿意交朋友。单单一个爱好,没事的时候爱听评书。书馆里那几套翻来覆去听了多少遍,先生说出上句他准能接下句,早听腻了。得知南门口上有个崔老道,摆摊算卦外带说书,他那玩意儿可是独一路的货,天上难找地下难寻,不按正经的套路使活,什么五行八卦、佛道因果都往书里搁,让他说出来还真有意思,要多热闹有多热闹。杨二爷慕名前去,听了一次觉得确实好,全是新鲜玩意儿,同样一部《岳飞传》,崔老道和别处说的都不一样。打那开始听上了瘾,只要崔老道出摊儿,杨二爷必定是穆桂英打仗——阵阵到。一听就是大半天,听完了也不少给钱。崔老道却不认识这位,因为听他说书的人很多,他看不过来那么多人,记不住谁对谁。另外撂地有个规矩,要钱的时候不能跟人脸对脸,为什么?掏不掏钱是人家的事儿,掏钱是赏你饭吃,不掏钱也是理所应当,要钱的时候瞪俩大眼盯着人家,面子矮的不好意思不给钱,这次你把钱要到手了,下次人家也就不来了。所以崔老道对杨二爷没什么印象。杨二爷见崔老道也被抓了九_九_藏_书_网进来,不忍心看他稀里糊涂成为刀下之鬼,这才几次三番拦住了没让他跑出去,救了他一命。
崔老道当时也蒙了,看着刘大嘴身上的枪眼儿还在往外冒血,心疼自己这徒弟死得太冤,万没想到飞来如此横祸。眼下可也不是难过的时候,顾不上给刘大嘴收尸了,赶紧把那碗里的几十块银元抓起来揣在怀里,跟在人群中撒开腿往家跑。就看街上已经乱成了一片,远近好几处火头。一来他心慌,二来天太黑跑的匆忙,认不得道路,只好拖了那条瘸腿,随着满街的人群乱跑。
崔老道一边唱一边想着自己的倒霉事儿,不由得悲从中来,真叫祸从天降。家中有老有少,一家人张着嘴等米下锅,几十块银元到了手,顶他多少日子的进项,天亮之后就可以买面买肉,一家人高高兴兴包顿饺子吃,自己再打几两酒,切上半斤猪头肉,好好孝敬孝敬肚子里的馋虫打打牙祭。过年的时候都没吃上,这回得吃够了。想不到转眼之间落在了深牢大狱,一家老小全指望崔老道一个人养活,他这一进来,让家里这几口人怎么活?怕是“董妃坟”的报应来了,悔不该见财起意动了贪念,跟徒弟刘大嘴去蒙傻少爷的钱。就没有那个发财的命,到头来还是死在这个“贪”字上了。他念及此处心中伤感,这几句唱得悲悲切切,周围那些人也都听得跟着掉眼泪。
北洋政府见烧了洋行,又死了人,怕把事情闹大了,想来个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又没逮到真正的凶徒,就打算在抓来的这些人里面找几个替死鬼,拉出去游街示众,就说是打砸抢烧的歹人。然后请出大令开刀问斩,只要砍下几颗脑袋来挂到街上,城里的局面必然能够迅速稳定,对内对外也好交代了。
崔老道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想哭都找不着调门儿了,心里这个后悔就别提了。这才叫“祸从口出”“为嘴伤身”,真是成也这张嘴,败也这张嘴。让人家抓进来还不老实,找个墙角老老实实待着不就得了,怎么让鬼催的非唱那段《烧河楼》,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官府几时在乎过穷老百姓的死活,在监狱里死个人,跟死个臭虫没什么两样,抬到西关乱葬岗就填了万人坑,这帮穿官衣儿的给你胡乱按个罪名,便可以请功领赏。如果这次被留在牢里,可就再也别想活着出去了。崔老道心里明白,他是死是活全在这个狱警的一句话,放他出去了那就能活,留在这就得死。他顾不上面子了,忙跪下苦苦哀求:“爷台,您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看道面,我一家老小可全指着我一个人养活,您千万要高抬贵手啊……”
崔老道受过杨二爷多次恩惠,总念着这个人的好处,想找个机会报答。怎奈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民国二十八年天津城发大水,杨二爷为了救小孩,掉在洪水中淹死了。其实杨二爷此人水性非常出色,河边九-九-藏-书-网生河边长,一个猛子下去能摸到河底,多大的水也不至于淹死。但是据说发大水的时候闹过河妖,杨二爷是让河妖吃了!
木匠这一行“学三年,帮三年”,最少六年之后才能自己接活赚钱。六年时间可不短,人这一辈子才有几个六年?有许多急于自己创业的学徒,耐不住这连学带帮的六年之苦,学了两三年,也有了手艺,便逃回老家赚钱去了。所以到后来许多师傅在传授艺业之时,都有所保留,不肯一上来就教真本事。以前三年能教会一个徒弟,现在没个五六年,绝不把真东西都传给弟子,更有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身上的绝活儿到死也不传授。人家木匠师傅这次是看在杨二爷的面子上,答应三年之内准能让崔老道的儿子学会,学会就让出徒,三年帮工给免了,一年都不多留。只要他塌下心来,跟师父好好学手艺,今后足以安身立命,挣口饭吃是绰绰有余。
崔老道是最后进来的,离门最近,一转身就能出去,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急着回家,一看牢门打开了,赶紧往外挤,脑袋还没探出去,就让那个狱警给推倒在地:“谁也不许挤,一个一个走。”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这也不止救了他一个人,相当于救了一大家子老小。崔老道千恩万谢,又要给杨二爷下拜。杨二爷却摆摆手说:“此地不是说话的所在,再说杨某也是举手之劳,道长不必言谢,如今时局不稳,今后还要多加小心,倘若再有个为难着窄,尽管开口,杨某定当尽力而为。”
只听崔老道唱道:“鬼子楼高九丈九,众家小孩砍砖头,一砍砍进鬼子楼,五月二十三起祸头,城里城外众好汉,天津卫的哥们儿要报仇,手拿刀枪并剑戟,斧钺叉钩拐子流星带斧头,一齐奔到望海楼,杀声犹如狮子吼,抓住鬼子不放手,一刀一个不留情,从此惹下大祸头……”
大伙儿一听崔老道说得有理,这才纳过闷儿来,刚才的兴致一扫而空,也顾不上岳元帅怎么破金兀术的连环甲马了,都在那儿唉声叹气。有胆小的当场吓尿了裤子,抢天哭地,大声喊冤。
崔老道说:“各位可真够没心没肺的,项上人头都快保不住了,还有心思听《岳飞传》?咱这次事闹大了,烧了洋行死了洋人,官面儿上肯定要找替死鬼顶罪。同治九年火烧望海楼教堂,最后砍了二十颗脑袋才算完。虽然这是前清的章程了,可不管世道怎么变,倒霉顶罪的也是咱这些穷老百姓。”
崔老道唱的是什么呢?大清国还没倒台的时候,河口上有一座洋人盖的教堂,教堂里收留了一些盲童。老百姓们不知内情,风传洋人专挖小孩眼珠子,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邪乎,可就闹大了。有些人信以为真找上门去闹事,连县官都带着衙役去了,引发九_九_藏_书_网了很大的流血冲突。洋人开枪打死了知县随从,乱民们红了眼,一拥而上烧教堂杀洋人。结果把洋人给惹恼了,军舰直抵入海口,架起了大炮逼迫清廷查办此案,必须给个交代。官府害了怕,没别的办法只好连蒙带唬,抓了二十个混星子,说是打几下板子揍一顿让洋人出了气就行,可不白打,打完了以后给你们银子。天津卫的混混儿向来以挨打吃饭,几下板子算什么,钱来得也太容易了,素常为了抢码头争脚行抽死签,砍胳膊切大腿,三刀六洞油锅里捞铜钱,“哼哈”二字没有,皱一下眉头就算了,还得谈笑风生。一听说挨完打官府还给银子,都还挺高兴,结果当天夜里把这二十个人都拉到街上砍了头。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至于官府怎么商量砍谁的脑袋,这些事不在话下,只说牢里关满了从街上抓来的平民百姓。崔老道被抓之后被审了一通,其实也没问什么,更没容他说什么话,就是走了个过场,便直接推进了大牢。牢中一下子进来二百多位,人挨人人挤人都关在一处,有些人认识崔老道,看过他算卦听过他说书,一看他进来赶紧给腾个地方:“道长您怎么也进来了?”
虽然是半夜,城里的男女老少听到消息都跑出来观看,这二十个混混儿有老有少,老的六十多、小的十五六。真没给天津卫的老少爷们儿丢脸,虽然知道被官府诓了,死得冤枉,却宁死不认,全扮成戏台上的英雄好汉。有过五关斩六将的关云长、有偷鸡摸狗的时迁、有绿林道上的金镖黄天霸,箭袖靠身蜈蚣纽,杏黄板带飘悠悠,一路往法场上走,一个个趾高气扬、昂首阔步,高呼“今天掉脑袋是为国为民为皇上,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围观的老百姓拍手叫好、纷纷敬酒送行。官府和洋人哪见过这阵势,都看傻了眼。以前会评弹的民间艺人连说带唱,绘声绘色,表的就是这段悲壮事迹。
为首的狱警眼一瞪嘴一撇,拉高嗓门儿说:“你这牛鼻子老道不是个好东西,刚才妖言惑众,唱什么官府要拿无辜百姓的人头顶罪,搞得人心惶惶,差点炸了狱,你还想出去?”
正当此时,牢笼之外传来脚步声响,走过来几个警察,为首的一个狱警拿警棍敲打铁栅:“谁他妈在那号丧呢?现在都民国多少年了,怎么还念叨前清的事?我告诉你们这些人,上边已经把事儿查清楚了,没那么严重,现在就把你们都放出去,回去之后都长点儿记性,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大半夜的别在街上乱逛了。”
有几位不知死的,真以为就是来了一趟姥家,串一趟门儿转身就回去了,还跟崔老道说:“道长您昨天那段《岳飞传》,可正讲到四狼主金兀术统率二十万北国番兵,在诛仙镇摆下连环甲马,南宋兵将抵挡不住,眼看就要兵败如山倒了,岳元帅怎么破这阵?好家伙您那个小木头儿一摔,愣不往下说了,好悬没把我急死,晚上睡觉也睡不踏实了,要不然怎么上街看热闹让人给抓进来了。您来得正好,反正咱在这儿干坐着没事,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您给我们接着往下讲吧。”http://www•99lib.net
周围那些人一看出人命了,顿时乱了套,此时远处枪声大作,谁也不知道城里出了什么乱子,全都吓坏了,人们你拥我挤,四处逃窜,争着往家跑。
那位说,怎么回事儿呢?原来这天城里发生了民变,老百姓跟军队起了冲突,一伙儿地痞流氓趁机打砸抢烧。傻少爷家里有钱,住在北城,那边全是大商号,有家最大的盛源当铺和旁边的洋行都让人点着了,有些地痞混混儿进去抢东西,撕来打去的还出了人命。等军警过来镇压的时候,真正抢东西的歹人早跑了,只抓了两百来个在街上看热闹的平头老百姓,崔老道也是其中一个。
此时不知打哪儿冲出大批军警,全都一身黑制服,打着白绑腿足登快靴,手持鸡蛋粗细的黑警棍,如狼似虎一般,不问青红皂白看见人就打,打躺下就抓。崔老道拖着条瘸腿跑不快,穿的道袍又扎眼,结果让军警当场摁住了,怀中的银元也被搜走没收了。就这么着,崔老道跟一同被抓的人,都被稀里糊涂地关进了监牢。
这些被抓进来的大多是闲人,要不然怎么大半夜听见动静就跑出去看热闹。甭管什么年代,爱看热闹的都大有人在,因此倒了霉的更是不少。崔老道一看大牢里的这些老老少少,什么模样都有,真有从被窝里刚钻出来裤子都没来得及穿的,暗中叹了口气,心说:你们这些人老老实实在家睡觉不好吗?非跑出来看什么热闹,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进来容易,再出去可难了!
众人本以为此番必死无疑,正自心中难过,没想到突然听着这么个消息,如获九重恩赦,个个喜出望外。等牢门一打开你推我搡争着往外跑,只怕脚底下慢了落在后头,万一警察后悔了又把牢门关上呢?
崔老道越听越糊涂,仔细一问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原来官府要处决八个人顶罪,又不好决定拿谁填馅儿。天津话填馅儿是凑数的意思。不知谁出了个馊主意,宣称把这些人都往外放,让最先挤出去的八个人填馅儿!活该这八个人死,到外面让人家五花大绑捆个结结实实,拿块破布把嘴堵了,二话不说直接拉到法场,请大令过来斩首示众。此刻这八个人全被砍了脑袋,人头已经挂出去了。民国年间的死罪一律枪毙,大令相当于部队里的刽子手,专砍军阀部队里的逃兵。如今要平定局面、杀鸡吓猴,就得把场面搞大,所以没枪毙,而是请军阀的大令枭首。www.99lib.net
崔老道一看崴泥了,心想:我多这个嘴干什么,大牢里乱成这样,一会儿追究下来,还不是得怪到我崔老道的头上?忙说:“诸位别乱,事到如今怕也没用,听老道我唱两句。”他此刻触景生情,叹了一口气,唱起当年火烧望海楼的事。
崔老道摇头叹气,连称倒霉:“别提了,一言难尽,敢情老几位也都在,咱跟这儿聚齐了。”
狱警一撇嘴,说道:“什么不看佛面看道面,我看棒子面得了。”说完把头一扭,不再搭理崔老道了。而狱中其余的人,则争先恐后往外挤,转眼跑了个干干净净,另外几个警察也跟出去了。此时人走光了,监狱中寂静无声,只剩下崔老道和扣住他不放的那个狱警。崔老道欲哭无泪,心说:我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心中悲苦却也别无他法。怎知这个狱警见人都走没了,过去双手相搀,把崔老道扶了起来,口称:“道长,我常到南市听您说《精忠岳飞传》,都听上瘾了,刚才不让您出去,是为了救您一命,后边的书还没说完呢,您可不能赶着出去挨头刀啊!”
从此崔老道跟杨二爷两个人经常走动,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杨二爷也没少给崔老道帮忙。崔老道连说书带算卦,辛辛苦苦挣的这几个钱,刚够一家子嚼谷,也就是凑合着饿不死,一辈子没少吃苦受累,不想让后人再学他的本事。可穷人能有几个阔朋友?想找门路改门风可没那么简单,只好又托到杨二爷,请他帮自己儿子找位师傅,正正经经学门手艺,将来甭管贫富,至少可以自食其力养家糊口,绝不能跟他一样再吃江湖饭了。
杨二爷这人长得面相不好,看着就吓人,又是穿官衣的,不熟的见了都躲着走,不敢跟他对眼神儿,但他是个热心肠。书中代言,杨二爷是怎么个长相呢?印堂窄、人中短、鼓鼻梁、耷拉嘴角,看上去有几分凶恶,可是面恶心善,一旦有朋友求到他头上,吃多大苦受多大累,哪怕是搭功夫搭钱跑断了腿,事儿也得办。一来二去还真在城里找到一位手艺高明的木匠,让崔老道的儿子去做木匠学徒。那年头当学徒都是吃苦受累,木匠行中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学三年,帮三年。”也就是说,学徒到师父家里学手艺,不用付给师父学费,师父还得管吃管住,但不论什么脏活儿累活儿,擦桌子洗碗哄孩子,只要师父师娘吩咐下来,都必须要做。虽然说管吃管住,可吃什么住什么,那就得听师父的了。可以说当学徒非常苦。学艺这段时间一共为期三年,三年之中师父将自身本领悉心传授。三年师满,徒弟却不能马上另立门户,还要在师傅家帮工三年,仍然按照学徒的待遇,该干什么干什么,这是为了报答师傅传授本领的恩情。三节两寿还必须有所表示,三节指五月节、八月节和春节,两寿指是师父师娘各自的寿日,都得准备一份贺礼。俗话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得当成亲爹那样孝敬。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