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二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二节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往常给玉皇大帝烧奏表,最多响三声,让死人进了南天门功德圆满,这事就算完了。可是今天奇怪了,三声响过之后,半夜里又传来一声响亮。那个年头世道乱,经常打仗,送禄的人们听出刚才这声音不太对,不是烧表的响动,好像是枪声。大伙儿全傻眼了,深更半夜哪儿打枪?
纸糊的空筒能响,是因为里边分为几层,糊的时候在间隔处特意多加几层纸,纸厚能把空气拢住了,将热流闷在里头,聚集一段时间“砰”的一下爆开,火花四溅很是唬人,原理其实很简单。旧时的老百姓不明其理,以为这玩意儿真能通天。据说纸表烧上天时,响这三下的声音越大越好。糊这个纸表那也是一门手艺,那些大户人家特意多给钱,让和尚老道把纸表糊得讲究一些,别对付对付就完了。钱给得越多纸表烧得越响,说明心诚家善。其实这都是指着白事吃饭的那伙人,蒙取钱财的手段,不给也不行,你给的少了他手底下变个戏法儿,少加两层纸,撒气漏风的,送禄时烧表的响动还没有放屁声大,周围的人都得看笑话,主家这脸可就丢大了。
送禄队伍可太壮观了,少说得有二三百人,黑压压的一大片。傻少爷肩扛引魂幡,怀抱哭丧棒走在前头,一路走一路行,来在十字路口当中,开始烧成队的纸马香稞。刘大嘴为了赚钱,纸人纸马可是没少预备。他跟杠房、寿衣店、扎彩铺都有勾搭
九_九_藏_书_网
,赚了钱都有他一份,本家用的东西越多,他的进项越大。到地方招呼人焚烧纸人纸马,一旁有锣鼓班子吹吹打打。火堆旁边几股旋风带动纸灰,打着转儿往上走,其实这是烧纸形成的热流,当时的人们可不懂这个,以为这就是通了天了。刘大嘴赶紧喊了一嗓子:“老爷子来收钱了!”崔老道知道该他上场了,将傻少爷叫过来跪在地上,他手端一个铜盘,上头放着黄纸表,装模作样,步踏罡斗。
刘大嘴莫名其妙挨了一记耳光,被打得晕头转向,他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况,还想编个借口把傻少爷糊弄过去,到手的钱横不能飞了。可是一低头发现自己衣服上全是血,原来刚才这一枪是颗流弹,不知道从哪儿打过来的,却正打到刘大嘴身上,他“哎哟”一声,这才觉着疼,急忙用手去捂枪眼儿,这手还没等抬起来,便身子一晃,当场扑倒在地,气绝身亡,两只眼可还睁着,到死也不明白自己怎么挨了枪子儿。
傻少爷才十七,打小凉药吃多了,脑子有些愚钝,鼻涕流到嘴里都不知道拿袖子抹一抹。如今老爷子一死,家里就剩他一个了,也知道平时别人背地里都叫他傻子,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担心自己百年之后这傻儿子吃亏上当,因此没少嘱咐这位少爷,凡事留个心眼儿,不能别人说什么信什么。此时他披麻戴孝,拖着两条清鼻涕问刘99lib•net大嘴:“我爹上天干吗去?”
傻少爷一听乐了,说道:“上天成仙太好了,成天云里来雾里去的,那我得多赏你们钱。”
刘大嘴跟崔老道心中暗喜,互相使个眼色,心里高兴脸上却不能带出来,还等绷住了,否则非得挨揍不可。崔老道不敢怠慢,赶紧拿火把那纸表点着了,崔老道端着铜盘,俩眼盯住燃烧的纸表,口中念念有词:“人间一段梦,天庭九莲开;翻身归净土,合掌上瑶台;早入天门去,端坐九莲台;花开无数叶,叶叶紫气来……”忽然“砰”的一声闷响,火苗子往上一蹿,火花纸灰四溅。崔老道拉着长音儿,高声叫道:“老爷子魂灵出壳,孝子跪……”
刘大嘴是南市上的半个混星子,以吃白事儿为生,从念经的和尚、到抬棺的杠夫、落桌的饭庄子,全部由他来找,挣的钱都有他一份,搁现在来讲叫一条龙服务。此外还得充当执事,这是官称,俗称“大了”,怎么披麻、怎么戴孝、怎么磕头、怎么哭,都得听刘大嘴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白天在灵堂陪孝子忙乎,安排好前来吊唁的亲友,当天的僧道不够,他抽空跑到南门口,请崔老道过去帮忙。趁天黑之前糊好纸表,准备了一切应用之物。到时辰一干人等由打灵堂出来,刘大嘴和崔老道两个人在前,引领送禄的队伍,浩浩荡荡一直走到十字路口才能停下来。按迷信的说法,把鬼送到十字http://www.99lib.net路口,它上不了天也不会跟着人回家。再一个送禄不走回头路,来路是送鬼走的,回去必须另选一条路,那才是给人走的,如若原路返回,那鬼也跟着回去了,所以得转一大圈。
刘大嘴这边紧吆喝,那边傻少爷也紧着掏钱,怎知又是一响,凄厉的声音撕破了夜空,听得在场之人个个脸上变色。
傻少爷一听不干了,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从地上爬起来,抡开胳膊给了刘大嘴一个大耳刮子:“好啊,你跟崔老道合起伙儿来骗人,说好了让我爹上天当神仙,怎么刚进南天门就给枪毙了?你赔我爹……你赔我爹!”
现大洋是银的,碗是瓷的,扔到碗里的声响,真叫一个悦耳,听着心里就美。崔老道忍不住偷眼往碗中一看,傻少爷可真不少给,足有十块现大洋,可把他高兴坏了,还是这个活儿来钱快,这得在南门口磨多少嘴皮子才能赚来?当即卖力念咒,不一会儿黄纸表又是一响,崔老道赶忙宣旨一般高声吆喝:“老爷子脚踏祥云,直上九霄!”
这时纸表爆出最后一响,崔老道心想:这回妥了,分完钱回家买米、买肉、包饺子、捞面,什么好吃做什么,一家老小今天过大年了。他心里胡思乱
九-九-藏-书-网
想,嘴上可没停,继续叫道:“老爷子进南天门,孝子再叩头。”
刘大嘴告诉傻少爷:“少爷你瞧见没有,咱这就送老爷上天了,等会儿这黄纸糊的奏表冒出火,就要上天了,它每响一下,您就得磕三个头,然后给老道赏钱,给得越多心就越诚。”
傻少爷家没几个三亲六故,却有的是钱,自然有人来捧臭脚。这次大办白事,不论是否沾亲带故,认识的不认识的半熟脸儿全来了。为什么?都知道傻少爷没心眼儿,老爷子一死他当了家,一个人说了算,趁机套瓷实了关系,以后好骗钱。正所谓“穷人在十字街头耍十八钢钩,钩不到亲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使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的宾朋”。
刘大嘴把碗往前一递,又撺掇傻少爷掏钱。傻少爷真舍得给,从来拿钱不当钱,一伸手又掏出一把现大洋扔到碗里,跪地上“咣咣咣”连磕了三个响头。
崔老道一点儿没犹豫,立即收了卦摊儿,跟着刘大嘴一路奔城北。到了财主家一通忙活,白天穿上道袍念经,晚上开始送禄。可能有些人不知道这种风俗,送禄是送福禄之意。旧时迷信,有钱人死了之后要升天,送禄的时候除了焚烧纸人、纸马以外,还要“烧表”,请来和尚老道之类的人,用黄纸糊一个空筒子,形状就像高帽,一头是空的一头是尖的,烧纸时把这黄纸糊的筒子放上去,这筒子叫“表”。干什么用呢?相当于给玉皇大帝上的奏表九_九_藏_书_网,用毛笔在上边写字,告诉上天这个人生前积德行善,做了多少好事,死后可以升天。黄纸扎糊的表让火一烧,热流往上走,它就能飞到空中,带着冒火发声,在此过程中可以响三次,响过三次就意味着死人上天了,这就算圆满了。
刘大嘴帮腔作势,赶紧掏出个碗举在傻少爷眼前,叫道:“老爷子魂灵出壳了,孝子快打赏,让崔老道好好念咒儿,老爷子早日成仙。”
刘大嘴赶紧在旁边让傻少爷多掏钱,吆喝道:“恭喜老爷子,贺喜老爷子,进了南天门位列仙班,孝子贤孙叩首跪送,赏崔老道……”
崔老道得知有白事会,当真喜出望外,明白这是个肥差,可比说书算卦强多了。死人的钱最好挣,赶上有钱的人家,搭棚念经、布置灵堂、香蜡纸码、迈火盆扔小馒头,还得落桌开席。从倒头到出殡的流水席,全套的排场,讲究待客不收礼,甭管认不认识,进来磕几个头就能坐下吃饭,这得养活多少人?崔老道身为火居道,就凭他行走江湖的本领,想在白事会上捞钱,简直是易如反掌。无奈平时不干这一行,插不进这只脚去,还得说是徒弟刘大嘴知道心疼师父,这不跟天上掉钱一样吗?
刘大嘴手指天上说:“上天当神仙享福去啊!老爷子进南天门就成神仙了。”
傻少爷磕完头,伸手掏出一把银元,看也没看,“哗啦”一下扔到刘大嘴的碗里,告诉崔老道:“老道你把咒儿念好了,让我爹上天当神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