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五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五节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说的是老时年间,开封府外有一户人家,老爹早年没了,老娘拉扯三个儿子度日。仨大小伙子正在当年,家中却连半亩地也没有,只得靠上山打柴为生。穷老百姓过日子,虽然不至于揭不开锅,可也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娘这辈子吃斋念佛一心向善,家里头供着佛龛,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非常的虔诚,也愿意斋僧布道,但凡有化缘的和尚老道上门,只要家里头吃的,宁愿饿肚子也得拿出来施舍,从来没有舍不得这一说。
哥儿仨听得面面相觑,猜不透老道这番话的意思。老大跟他俩兄弟说:“我常听人言,云游四方的老道多是高人,倒不妨试上一试,大不了白跑一趟,反正也吃不了亏,万一是条财路呢?”
老大一寻思,那俩小兔崽子好吃懒做,等到把钱败光了,准得再下井。老道说过,古井中的东西只能捞一次,可我总不能眼睁睁看他们将金瓦全捞走。谁捞不是捞,如今已然分了家,自己的日子自己过,倒不如先下手为强!当天夜半三更,老大拿上绳子来到古井前,却见井旁的树上拴着两根绳子,另一头儿直通井底。老大一跺脚,心说:坏了,准是让那俩小王八蛋抢了先!他急忙捆好绳子下了古井,老二、老九九藏书三果然先一步下来了。三个人你争我抢,谁也不让谁,都伸出手在水中乱抓,只恐被其余两个人抢了先。
道士喝完了粥把碗放下,抬起头来问哥儿仨:“你们肚子里叫得跟打雷一样,为什么不喝粥呢?”老大说了:“我们家只有香炉里那点儿米了,这是道长您来了,实在没别的东西能吃,才倒出来给您煮了一碗粥。我娘这一辈子斋僧布道,不是一般的虔诚,我们岂敢同道长分食。”
过了几年,老娘舍俗家入了佛门,在山上的庵观居住,留下兄弟三人过日子。老大早瞧出他这俩兄弟又下井捞金了,打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自己的兄弟什么脾气、什么禀性,他太知道了。这俩小子不是过日子人,虽说“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争陪嫁衣”,可还有句话叫“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于是提出分家。那哥儿俩有了财路,又不愿意受大哥管束,早不想在一起过了,说到分家也没二话,正合心意,家产三一三十一平分成三份,从此各过各的日子。
井水深不可测,老大一下水,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六月三伏的天时,热得跟下火似的,井水却冰凉刺骨,浑身上下针扎刀扎似的,心知此地不可久留,藏书网捞上东西赶紧走人。当即一个猛子扎到水底,这下边什么也看不见,只得闭上眼伸手乱抓,三抓五抓,发觉抓到一物,形似瓦片,不知嵌在什么东西上,他使劲儿拽下来,但觉此物沉甸甸的,想起老道嘱咐过,只许捞一次,捞上来什么是什么,便将此物抱在怀中,摇动绳子招呼两个兄弟拽他上去。三个人七手八脚将石板遮好,匆匆忙忙回到屋里。家中穷得点不起油灯,摸黑抹干了身子,将从井中捞上来的瓦片塞进被窝,一觉睡到天光大亮。
正所谓“凡人不可貌相,海水岂能斗量”,卖刀削面的小伙计前去取灯,正应了“斩将封神”之卦,这才引出“八珍楼显宝,元宵夜照妖”!
老道一听这家人太善了,何以穷困至此?按说不应该啊!便将兄弟三人叫到门外,偷偷告诉他们:“村口破庙后边有一块大石板,下头是一口宝井,你们哥儿仨谁的水性好,可在三更前后下去,伸手往井底去捞。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只许捞一次,捞上来什么是什么,拿回家放在被窝里,该睡觉睡觉,等到鸡鸣破晓再打开来看。”说罢扬长而去。
话说这一日,当天哥儿仨打的柴没卖出去,家里仅有一块糕饼给老娘吃了,兄弟三人大眼
九九藏书网
瞪小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这么在家干挨。天至傍晚,有个老道上门化缘。老娘在家翻了一个遍也没找到吃的,只好将香炉中插香用的米倒出来,淘洗干净给老道煮了一碗粥。哥儿仨在旁边眼巴巴看着老道喝粥,腹中仿若雷鸣一般。正是“半大小子吃跑老子”的岁数,一天水米未打牙,此时已经饿透了膛,可也知道老娘的脾气,流出的口水往肚子里咽,谁也不敢说话。
他们家门口有条河,说到水性哥儿仨都不错,经常在河里头摸鱼。当天合计好了,回去伺候老娘睡下,夜半三更溜去村口,找到破庙后的石板,掀开来真是一口古井。年头太久,井沿已经没了,仅留下一个大窟窿。捡了块石头扔下去,一听这里头的水可不浅。老大腰上绑了条绳子,让两个兄弟拽住,将他缓缓放入井底。
老二、老三年轻气盛,正是爱玩儿的时候,以前家里太穷,连饭都吃不上,不可能出去花天酒地,只能在家中苦挨,而今有钱了,仍是粗茶淡饭,这不跟自己过不去吗?无奈家中大事小事都得听大哥的,钱也是他把着,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想要钱必须找大哥。这哥儿俩一商量,倒不如咱也去古井中捞金瓦,捞上来不往家里交,咱http://www.99lib.net自己换成钱,想怎么挥霍怎么挥霍。当天夜里这俩小子下了井,一人捞上来一片金瓦,有钱之后见天儿吃喝嫖赌。
起来一掀被子,吓了一跳,从古井中带出来的竟是一片金瓦,两巴掌宽、一寸多厚。哥儿仨乐得鼻涕泡儿都出来了,有了这块金子,置下田产地业,变成了当地的富户。只因施僧布道才有此番际遇,老娘更虔诚了,整日烧香念佛感念恩德,不再理会俗务,交由老大当家。老大没忘记以前的苦日子,常跟两个兄弟说,如今咱是有钱了,但是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还别说咱,真正的大宅门中都不许开小灶,一家老小在一起吃饭,家里纵有金山银山,也有账房先生管着,各房吃穿用度均有数目,不能想拿就拿,如此方可细水长流。咱们家一样要勤俭度日,吃饱穿暖就行,绝不能过分铺张。
崔老道又将近日卖卦挣的钱全给了小伙计,让他去削面馆赎取学徒的文书。小伙计千恩万谢,将崔老道叮嘱的话谨记于心,躬身作了一个揖,转头正要走。崔老道一把拽住他说:“先别急,且听老道我说一段书,再去不迟。”小伙计不明所以,不过既然崔老道还有话说,他只好坐下来,听崔老道说了一回书:
这一次没抓到“九九藏书网金瓦”,却摸到一条大铁链子。之前的瓦片带出去变成了金片,这条铁链子有大腿般粗,如若也是金的,可比瓦片值钱多了。三人使上吃奶的劲儿,一人拽出一截。爬上井口谁也没搭理谁,各揣一截链子,分头回家钻了被窝。当天夜里兄弟三人做了同样一个怪梦,梦见井中龙王找上门来,对他们怒目而视:“尔等太可恨了!先前你们仨一人揪去我一片龙鳞走也就罢了,如今为何又来揪我的龙须?”哥儿仨均是一惊而起,出了一身的冷汗,但听得阵阵水声,旋即房倒屋塌,一场大水将三个人淹死在了家中。说来也奇了,这场大水如同长了眼,十里八乡都没受灾,单单冲了他们三个人的家宅。
崔老道讲罢这段书,再次叮嘱小伙计,切不可妄动“贪”念,到了乌金山,只取最不起眼儿的小红灯,别的什么也别碰。这话说得简单,可是从古到今,谁不贪财谁不好色?他崔老道就躲不过这个“贪”字,所以不敢上乌金山取宝。在这儿讲古比今说得明白极了,真见了金山银山,他也把持不住,因此叮嘱再三。小伙计听出了崔老道的用心,又对崔老道拜了一拜:“道长放心,您的话我绝不敢忘!”说完别过崔老道,回到削面馆赎取了契约文书,出东门直奔乌金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