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四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四节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崔老道让削面馆小伙计别急,有话慢慢说。
文王六十四卦中的上上签仅有三支,签头是红的。漆匠抽的“鲤鱼化龙”,猎户抽的“天官赐福”。第三支也有个卦名,称为“斩将封神”,应在水泽节。“斩将封神”说的是太公姜子牙,胯下四不像、怀抱打神鞭、手持杏黄旗,定下三百六十五位正神,被玉帝封为巡天都御使。卦曰:时来运转喜气生,登台封神姜太公;到此诸神皆退位,纵然有祸不成凶;太公封神事非凡,谋旺求财稳如山。抽得此签之人,神鬼不近,不易被刑克,可也不见得混得多好。正因为命硬,免不了遇上沟沟坎坎,不会是一路坦途。那么说到底是谁抽中了“斩将封神”这支上上签呢?说起来并非旁人,居然是崔老道的相识,就是他刚进太原城,在削面馆吃面见到的小伙计。真得说是“远不远千里,近只在眼前”!
削面馆的小伙计为什么会来找崔老道求签呢?因为崔老道来到太原城之后,唯独得意刀削面。他一住几个月,吃的馆子也不少了,可哪家面馆的味道也不如一上来吃的那家好。有事没事过去来上一大碗削面,再跟小伙计聊上几句,一来二去http://www•99lib•net成了熟座儿。后来崔老道在关帝庙前摆下六十四卦做买卖,很多人都说他的卦准。这个小伙计也求崔老道给他来上一卦,瞧瞧几时可以转运,如若真有苦尽甘来的一天,他就不在削面馆当伙计了。崔老道卖卦无非混口饭吃,觉得这个小伙子挺厚道,不愿意用江湖上的手段糊弄他,所以没给他开过卦。这一天小伙计没等崔老道去吃刀削面,直接跑到关帝庙前,说什么也得让崔道长开一卦。崔老道也是无奈,不得已让他抽了一签,万万没想到居然抽中了“斩将封神”。
小伙计说:“道长,发不发财放一边,既然您用得上乌金山宝灯,我便走上这一趟。能发财最好,哪怕发不了财,能给您帮上了忙,也是我不白去。”
小伙计是没见过世面,可在面馆中迎来送往,出来进去的各色人等也见得多了,懂得几分察言观色。听崔老道说话这意思十拿九稳并非戏言,忙起身下跪,恳请崔老道指点一二。
削面馆小伙计拜求崔老道:“我是真不想在削面馆干了。道长您给我指条路吧。”
崔老道心里“咯噔”一下,想让削面馆小伙计跟九九藏书网前两位一样上乌金山取宝灯,却又怕他有去无回。两人相识的时间不短了,崔老道很喜欢这个孩子,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又厚道又实在,是个好孩子,由于家里头挺穷,至今没说过亲,还有老爹老娘得奉养。万一有个好歹回不来,崔老道于心何忍?要说不让这小伙计去,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再有人抽中此签?崔老道踌躇不决,思来想去拿不定主意,又见关帝庙前人来人往,并非讲话的所在。于是收了卦摊儿,带小伙计进了一个茶馆。
崔老道心想:也难怪,贫苦人家的孩子见过多少钱?说什么大富大贵他如何敢信?就对小伙计说:“卦象如此,并非老道我胡言乱语。自古道‘穷不生根,富不长苗’,岂能以眼下困顿,度量日后穷通?若依贫道所言,你定有一场大富贵,听我的准没错。”
小伙计一听破涕为笑:“道长,我知道您心善,看我挨欺负可怜,却也不用这么说。好话当不了饭吃,大富大贵我不敢想,能再找一家削面馆干几年,攒下本钱自立门户,我也就知足了。”
崔老道听得直摇头,这小伙计聪明伶俐,手艺也好,往灶台前面一站,左手托着面、右手拿着刀九九藏书,腰板儿挺直,看着就精神。削面的时候上下纷飞,又准又快,一片片雪白的面片飞进锅里,煮一个开儿用笊篱捞出来在手里一转,把水沥出去,眼不抬手不停往旁边一甩,甩到离了二尺多远的碗里,一片也不带掉的,手艺当真了得。崔老道每次去吃刀削面,就喜欢看他这一手儿。赶上不忙的时候,小伙计就陪崔老道聊天儿。这孩子懂事儿,在外边受了多大的委屈,回家见了老爹老娘也不说,只怕二老担心,最大的心愿是有朝一日出了徒,开个削面馆,挣点钱孝敬爹娘。
崔老道听罢暗暗点头,心中赞叹这个小伙计跟前两位不一样。漆匠和打猎的一个贪“色”,一个贪“财”,许下荣华富贵才甘心铤而走险,可到头来也死在这个“贪”字上了。削面馆的小伙计虽然出身贫寒,也没念过书,却称得上仁人君子。人秉天地而生,以五行配五德,五行乃是“金木水火土”,五德为“仁义礼智信”,仁字当先,命中旺金,时运一来谁也挡不住,“斩将封神”一卦乃此人命中定数!
崔老道沉吟了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告诉小伙计:“你这一卦大有来头,往悬了说,富贵不可限量。”
www•99lib•net崔老道照方抓药,把跟漆匠和猎户说的话,又原样对小伙计说了一遍,仍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小伙计想发大财一定按照他的话做。
小伙计说他从十一二岁起,就到削面馆给老板当学徒。以往那个年头,当学徒没有不吃苦不受累的,为什么?你不给师父交学费白学能耐,还得跟师父吃跟师父住,规矩当然多了去了。学几年就得给师父白干几年,先学徒再效力,当成给师父的报答。这几年相当于把人卖到师父家了,里里外外的活儿都得干,进门之前得先立下文书字据,打死了都白打,死走逃亡皆为自取,与当师父的无干。开刀削面馆的老板手艺不错,但是为人吝啬,逮到只蛤蟆也得攥出尿儿来,他收学徒纯粹是为了白使唤人。削面馆就他们两口子,削面、煮面、端面、灶上灶下,拾掇桌子洗碗倒泔水连带收钱,没有个闲着的时候,一天干下来腰酸腿疼,累得炕都上不去。寻思收个学徒的,这些活儿全归他不说,还不用给工钱,等于白使唤人,至于管吃管住那就更不是事儿了,打了烊两张桌子拼上当床铺,给口吃的饿不死就行,这么着收了这个小伙计。
小伙计一把鼻涕一把泪诉完藏书网了苦,问崔老道他求的签如何解,这苦日子几时才到头?
二人点了一壶茶、一小碟干咸瓜子,坐定了说话。
削面不同于木匠、瓦匠之类的细致活儿,有个多半年即可出徒,老板愣教了两年,就为了让他干活儿。头一年,小伙计连削面的刀都没碰过,只是帮师父、师娘干粗活儿,端面、刷碗、擦桌子、扫地,给师父端茶倒水,给师娘洗衣服看孩子,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是他一个人忙活。除了老板娘没让干,其余的全干了。累死累活不说,还不落好,不留神摔个碟子打个碗,师父师娘非打即骂,抄起来什么是什么,劈头盖脸往身上招呼。还跟他说了,摔一个碗多干一个月。好不容易快熬到出徒的日子了,却失手摔碎了一摞碗。师父师娘正愁以后没人干活儿了,再找个这样的学徒可不容易,收来个奸懒馋滑的怎么办?这一下行了,小伙计挨了这两口子一顿打,还告诉他别想出徒了,至少再给干三年。这不是要人命吗?小伙计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别人学削面顶多一年出徒,他跟这儿干了两年多,吃不饱穿不暖不说,当牛做马还成天挨打受骂,好不容易盼到头了,这一下又多出三年,哪还有他的活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