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三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三节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崔老道在太原城中等了好几天,一直不见打猎的回转,料定此人也是凶多吉少,定然回不来了。崔老道心急如焚,一前一后搭上了漆匠和打猎的两条人命,眼瞅快过年了,取不来宝灯,就找不出躲在城中的鬼怪,他也是有家难回。可又没有别的法子,饭总得吃,卦摊儿还得照摆,只盼找出一个胆大命硬之人,可以助他一臂之力。可在打猎的抽中“天官赐福”之后,崔老道这招“韩信乱点兵”再也没点中过合适的人,干着急没咒念。直到有一天,关帝庙前来了个人,掏出两枚铜钱抽了一签,这支签太厉害了,卦名“斩将封神”。崔老道一千个没想到一万个没想到,抽出这一签的居然是这位!
打猎的抬眼一瞧,洞壁上并排挂了三盏灯,最左边是一盏八宝宫灯,分为99lib•net八面,骨架乃八条金龙,整条的真金雕铸,张牙舞爪、跃跃欲试,祖母绿的龙眼烁烁放光,八侧灯罩皆为水晶,以八宝嵌成八仙图案,烛火从中一照,灯盏流光溢彩、晃得人睁不开眼;右边那盏灯也了不得,乃翡翠云纹灯,三条玉链拽定一个圆形灯罩,灯罩上遍刻云纹,先不说这个灯如何,单这三条玉链就是整块翡翠雕出来的,任何一个翠环儿上都没开口,可谓浑然一体。再看这灯罩,也没有半个豁口。这么大一块翡翠,千八百年不见得能碰上,晶莹剔透、种水绝佳,暗刻祥云,略带一点点春色,烛光映照下,祥云好似缓缓流动。打猎的暗赞真乃宝灯,定睛再一瞧中间的这盏灯,简直太寒碜了,四根灯骨围了一圈红纱,当
九九藏书网
中有个玉盏,上托一点灯火,说是玉盏可不带玉色,也暗淡无光,顶多是块好石头磨的。打猎的心说:崔老道太没见过世面了,让我千辛万苦来到乌金山,涉险进洞避过山鬼,只为这么一盏平平无奇的破灯?这盏灯白送也没人要,得了,我把一左一右两盏宝灯取走,下了山和老道一人一盏。别说我不厚道,先紧着他挑,二一盏才是我的。
打猎的吃不饱穿不暖,但是成天钻山入林,翻山越岭是家常便饭,为了能够发财,转天一早就上了乌金山。他和之前的漆匠一样,顺绳子下到洞口,在山洞深处见到一座宫殿。打猎的为人粗鲁,上前一看石门虚掩,他是推门便进。来到秦砖汉瓦的大殿之上,迎出一个美人儿,仍是那番话,百般献媚、千般勾引。打猎的
九*九*藏*书*网
比漆匠年长了几岁,又是有媳妇儿的人,“色”字上并不如何吃紧,加之前半辈子穷怕了,进山只为取宝,回去发了大财全家人共享富贵才是真的。况且来之前听崔老道说过,看守宝灯的不是人,不论它如何变化引诱,千万不可上当,否则小命不保。他也是有老小在家的,若有个缓急,可不是耍笑的,于是弯弓搭箭,让那个美人儿带他去找宝灯,敢说一个“不”字,先吃爷爷三箭。
打猎的把三个包袱放在一旁,却忘了天师符也在其中,走上前去伸手摘取宝灯。没想到一拿没拿动,只觉一股腥风扑面,睁开眼再一看哪是宝灯,分明是一条巨蟒,一左一右两盏宝灯,分别是巨蟒的两个眼珠子。打猎的吃了一惊转身要逃,却被巨蟒一口吞入腹中,当成了点心。
美人藏书网儿见打猎的不吃这套,只好带上他来到后殿,打开殿门往前一指:“华光亮处即是宝灯,汝当自取。”
打猎的往前一看,不远处果然有华光瑞彩,当即迈步而入。走出几步再一回头,身后哪有什么宫殿,仍是黑漆漆的山洞,但觉心下一凛,方知崔老道说的没错,多亏没有上当。打猎的发财心切,直奔光亮而去,不觉行至山洞尽头,到地方一看傻眼了,可不是老道说的只有几盏灯,黄澄澄的是金子、白花花的是银子,什么叫珍珠、哪个是翡翠,珊瑚、碧玺、玛瑙、象牙,堆得跟山一样,晃得他眼都睁不开了。打猎的梦中也不曾见过这些珍宝,名字都叫不上来。后悔没带条大口袋,只得脱下棉衣,铺在地上当包袱皮儿,双膝跪地,一把一把往里捧。起初装的是银元宝,五十两一个的银元宝99lib•net装了满满一下子,裹好了一想不对,银子哪有金子值钱,山洞中的金子都是一条条的大黄鱼,这得值多少钱呢?忙又脱下夹袄,往里边装金子,装完一拍脑门子,还是不对,我得装明珠翡翠,那才是最值钱的,拿出去得换多少金子?于是扒下里衣,拣选上等明珠玉器,又是裹了满满当当一包袱。他光膀子拎上三个包袱正要走,猛然记起老道还让他取一盏宝灯,心说:这老道也是糊涂,这么多的金珠宝玉不要,偏要一盏破灯,那能值几个钱?我把这些金银珠宝带下山去,分给他些许便是。不过转念又一想,他入宝山发大财全凭崔老道的指点,崔老道既然说一定要这盏灯,我也应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别回头崔老道瞧我发了财眼热,还想分我一半走,那可不行。不如把宝灯带出去,堵上他的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