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二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二节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再说崔老道在太原城苦等漆匠,左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眼皮子倒是一直个没完,心知此人有去无回了。也怪自己想得不周全,本以为再找一个命硬的人还得费一番周折,怎知没过几天,又有一个人抽出了上上签。崔老道一看这位的八字更硬,这一签叫“天官赐福”,跟“鲤鱼化龙”不一样,乃天降富贵。抽中这支签的是太原城外一个猎户,也是一个“倒霉上卦摊儿”的主儿,身上没别的手艺,祖宗八代均以射猎为生,长年累月钻山入林,看山神老爷的脸色吃饭。
打猎的手上这杆枪,只能打一响,再打还得往里头填火药装铁砂,此时还不如烧火棍子好使。手上也没有别的家伙了,他迫不得已,两膀子一使劲儿,对准野猪把猎枪扔了过去。挂了甲的大野猪连枪子儿都不怕,岂会在乎这玩意儿?一甩头将猎枪崩出老远,撞在山石上折成了两截。打猎的见势不好,手忙脚乱爬上旁边的一棵小树,可他心里也明白,上了树也得死,这么粗的树,野猪一下子便可拱断。本想闭目等死,怎知那野猪冲得太狠,一头撞断了树,却收不住势,又往前冲出几丈远,直接掉下了深涧。纵然是皮糙肉厚挂了甲的野猪,掉到悬崖峭壁之下,摔下去也成烂菜瓜了。打猎的捡了条命,可山涧极深,人根本下不去,无从去找那摔死的野猪。倒霉不耍单,送到嘴边的鸭子飞了不说,他那杆猎枪也断了,心里头要多懊有多懊糟。回到家中别扭了一宿,觉也没睡着,转天一早揣上两个铜子儿,垂头丧气地进了太原城,想求上一卦寻条生路。99lib•net99lib.net
打猎的大致上分两路,头一路叫“射猎”,用的是弓箭鸟铳,大到獐狍野鹿,小到野兔山鸡,没有不打的东西,赶上什么是什么;另一路叫“套猎”,下夹子、设套子,专取皮货,也就是狐狸、黄狼这类皮毛值钱的野兽,卖皮子赚钱。套猎首先要保证不伤皮子,整张的兽皮划上一道口子,价格会跌十几倍,那就白忙活了。另外还讲究拿活的,活剥的皮子最软,价格也最贵。
打猎的眼前这头野猪,是头公的,山中行话叫“跑卵子的”,极为凶猛,挂了不下七八百斤的一身甲,龇牙瞪眼、目露凶光,后背上的鬃毛根根直竖。见到对面有人,便低头冲将过来,登时地动山摇,带起一大片尘土
藏书网
,如同脚下生烟一般。打猎的但觉得劲风扑面,急忙搂火儿开枪,这是从前膛装填火药和铁沙子的土枪,一膛铁沙子打出去,都嵌在了野猪的皮甲上,不但没打死,反倒打惊了,红了眼要来拱死打猎的。
抽中“天官赐福”一签的猎户,家里有杆土枪,常年在太原城外的山上射猎为生。虽说是祖传的行当,可到了他这一辈儿不行了,也不知道是山上的野兽少了,还是时运不济,靠这杆猎枪活了半辈子,愣是没吃饱过。活到如今还没饿死,真得说是祖坟上冒了青烟。眼瞅入了冬,离年关不远了,媳妇儿孩子连件像样的棉衣也没有。无奈之下也去放夹下套,想趁寒冬腊月套一只狐狸。冬天的狐狸皮最厚实,卖的钱也多,到时候剥下狐皮来一卖,一家人能把年关对付过去。但是隔行如隔山,什么事儿外行也不行,即便都是打猎的,下套子和放枪可全然不同,下套九*九*藏*书*网的时机、地点,连风向也有门道,失之毫厘往往差之千里。这个猎户只能照葫芦画瓢,内中的门道一窍不通,能逮到狐狸才怪。
接连十几天,猎户下的套子上连根兽毛儿也没有,这一天垂头丧气往山下走,听见百步开外的干草丛中有些响动。别人或许听不到,打猎的耳朵不一样,一听这个声响,就知道这是野兽,赶紧把枪端在手上,蹑足潜踪一点点往前蹭,俩眼紧盯草丛中的情形。突然“呼”的一声,乱草深处冲出很大一只野兽。打猎的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心说:完了,怎么赶上这个东西了!原来是一头野猪,全身乌黑、背生鬃毛、口出獠牙、四蹄硕大,黑乎乎跟个小山包儿似的!猎户全身上下抖若筛糠,险些尿了裤子,手上的枪都端不稳了。常言道“一猪二熊三老虎”,老虎虽是兽中之王,凶猛却排在猪、熊二兽之后。尤其是深山老林中的大野猪,可以长到藏书网七八百斤,向上龇出的獠牙犹如两把尖刀,成天烂泥中打滚儿、松树上蹭痒。松树皮里黏稠的松树油子,会被野猪蹭得满身都是,又在地上连拱带滚,使皮毛上的松树油子沾满了泥土,形成一片片的铠甲。如果野猪全身上下都“挂了甲”,比真正的铁甲也不多让,皮糙肉厚横冲直撞,山中的猛虎也怕它三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有人敢去招惹它。除非山中猎户成群结队、纵鹰走犬,才会围猎野猪。如今让这个打猎的一个人面对面撞见一头大野猪,那是倒霉到家了。正所谓“迎面不打猪,背后不打熊”,野猪冲起来不管不顾,即使被打中了要害,只要还有一口气儿,照样会往前冲,那真叫碰着死、挨着亡。
崔老道一瞧这个打猎的抽中了“天官赐福”,正是一个胆大命硬之人,就把说给漆匠的话又说了一遍,也是千叮咛万嘱咐,又画了一道天师符让打猎的贴身带上,转天前去乌金山取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