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八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八节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崔老道这一筒六十四支卦签,仅有三支大吉、三支大凶,轻易地抽不上来,通常是说吉则吉、说凶则凶的平卦,怎么说怎么有,这就好骗人了。
崔老道一想,就这么办吧!可他初来乍到,谁也不认识,就跟给他送面汤的小伙计打听,太原城中什么地方热闹,地保又是哪一位?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崔老道在关帝庙前摆好了摊,等到看热闹的人围拢上来,他猛然间一抬头,看见人丛中有这么一位,三十来岁,身子挺单薄,脸色苍白,眉宇之间隐隐约约有一层黑气。崔老道心说:得了,今天拿你开张了。当场点手一指:“说你呢,不用看别人,贫道等的正是你!”
看这位肥头大耳、满面油光,身上穿绸裹缎,两只手伸出来明晃晃十个大金镏子,摆明了是有钱的主儿,这样的最好办,抽出什么签都往好上说,给这位说高兴了,免不了多给几个赏钱,这一天就够吃够喝了;反过来,赶上抽签的是个穷人,看得出面黄肌瘦、三五天没吃过一顿饱饭,脑门子都饿绿了,俩眼珠子发凝,这样的主儿腰里顶多有几个铜钱,求签问卦无非是想转运。崔老道不用问也知道,穷人三大愁,一是没钱,二是没钱,三还是没钱,那就指给他一条“发财”的明路,这位信以为真,立马把身上的钱全掏给了崔老道。他却不想想,如若真有“明路”,崔老道为什么自己不去?这就是所谓的江湖伎俩。当时的太原城没有这路生意,老百姓瞧着新鲜,议论纷纷,都觉得远来的和尚会念经,外来的老道肯定也错不了,一来二去传开了,都说崔老道的卦灵,前来求签算卦的人络绎不绝。崔老道也没少捞钱,成天足吃足喝,太好的吃不起,上顿刀削面、下顿刀削面,打个嚏喷从鼻子眼儿里往外甩面条。虽说吃喝不愁,但是来到太原城这么多日子,一直没找到八字够硬的人,却也不免心焦。
咱先不提后话,且说崔老道喝完了面www.99lib.net汤,心下思量:此时刚过晌午,何不摆上卦摊做生意,挣几个住宿、吃饭的钱?大街之上南来北往的人这么多,也方便打听消息。不过太原城中不比乡下,按以前跑江湖做生意的规矩,为了避免黑白两道找麻烦,初来乍到必须先去拜会地方上的地保。自古说“不怕官,只怕管”,强龙尚且不压地头蛇。地保虽然没有官衔,也不穿官衣,但要是不把这种人打点好了,你甭想在这儿混饭吃。
崔老道本想蒙几个钱,上馆子吃刀削面去,这也出来大半天了,肚子正饿呢,没想到一看卦签大吃了一惊。这是支红头签,此签上上大吉,卦中四个字“鲤鱼化龙”!
山西的刀削面四海驰名,还得配上山西老陈醋,当地的陈醋讲究“三伏暴晒,三九捞冰”,入口甜香绵软,倒出来黑中透紫,跟茄子皮一个颜色,干喝都上瘾。吃刀削面离不开老陈醋,还要放足了辣油,一碗面下去满头大汗,酣畅淋漓,从里到外那么舒坦。
这位一脸茫然,转头往两旁看了半天,见两边的人也都看他,才知道崔老道爷叫的是他,这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双手抱拳行了一个礼:“道爷,你与我素不相识,等我干什么?”
崔老道谢过小伙计,离开面馆前去拜见地保。问明白地面儿上的规矩,他是有师承门派的火居道,随身带有箓书,可以让当地的道观给他作保,说好了到日子有一份孝敬,地保当然也不会为难他,这才去关帝庙前摆摊儿。关二爷温酒斩华雄、杀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死后被世人奉为关圣帝君。山西太原城中的关帝庙,大大小小二十七座。咱说的这是其中最大的一座,庙中香火鼎盛,门前百业齐聚,说书算卦、相面测字、打把式变戏法,各路江湖买卖,干什么的都有,当真是热闹非常。崔老道不能抢别人的买卖,人家有摆卦摊儿的,自己就不能跟http://www•99lib.net别人一样,得找没人干的。俗话说“艺多不压身”,崔老道肚囊宽绰,蒙钱的法子有的是。他在地上铺了一块白布,摆放一个签筒子,筒中六十四根竹签,分别对应文王六十四卦,各有卦名卦词。自己找了几块砖在后头一坐,等着买卖上门。他这个买卖叫求签,也叫摇卦。崔老道白天卖卦,夜里在关帝庙借宿,为的是三件事:其一,降妖捉怪必须有一个命硬之人,仅凭他崔老道可不成,须借摇签卖卦找出这样一个人;其二,关帝庙前热闹非凡,可以在此打探消息,太原城中有什么风吹草动也瞒不过他;其三,崔老道嘴太馋,关帝庙前有的是好吃的,还别说什么七大碟八大碗、平遥的牛肉、大同的兔头,单是各种面食,你一天吃一样,连吃三个月都不带重样的,崔老道打削面馆门口一过,哈喇子就能流下二尺长。
这位真是个画棺材的漆匠,一下子被说中了,对崔老道佩服得五体投地。以前讲究提前准备寿材,因为“棺材”有两个意思,这俩字得分开讲,人死了之后叫“棺”,人还活着的时候叫“材”。上的漆一年刷一遍,这么刷出来的漆皮不仅好看,而且厚实,埋于地下还可以防潮、防蛀。大户人家还得请匠人在寿材上作画,凭这路手艺吃饭的称为“漆匠”。干这个活儿不仅挣的钱多,还非常受人尊敬,是旧社会比较吃香的几个行当之一。手艺高明的漆匠,可以按照主家的情况画棺材,比如这家至孝,便在棺材上画“二十四孝”,到了阴间,阎王爷见是个孝子,必定不加责难,还有封赏;再比如这家八辈子种地,家境不错,可没出过一个念书识字的人,扁担倒了也不认得是个“一”,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就得让漆匠在棺材上画文房四宝,保佑后代儿孙出几个念书人,改改门风;或者这家主人羡仙慕道,成天在炉中炼丹修行,就得往棺材上画八仙过海
九九藏书
,比喻得道飞升。最多的还是描龙画凤,并且以画龙最难,棺材上的龙“鼻要阔、角要冲、鳞要细、须要动”,画好了活灵活现,真可以说能从棺材上飞下来,画不好就成泥鳅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那不是添堵吗?画凤也要画“飞凤”,身披五色霞光、周围百鸟环绕,不能画成土鸡,让人看了膈应。咱们说的这位漆匠,看年纪三十上下,正是独当一面的岁数,他这个行当吃喝不愁,却不是大富大贵,这样的卦最不好算,往哪头儿说都费劲儿。
崔老道吃不起讲究的,也进不起大饭庄子,随便找了一家门脸儿不大的面馆。您可别看这面馆小,味道却一点儿不差。这地方是刀削面的窝子,城里大大小小的面馆不计其数、多如牛毛,各有各的绝活儿,味道不好可干不下去。崔道爷掸去身上的尘土,迈步进屋坐定了。面馆的小伙计见来了客人,赶忙上来招呼。崔老道实实在在地点了一大碗刀削面,狼吞虎咽吃完了,还觉得没解馋,干脆又来了一大碗。实实在在两大碗刀削面吃下去,撑得肚子溜圆,只好扶着墙出去。正好吹来一阵风,将他头上的道冠吹掉了,想捡弯不下腰,又舍不得扔下,这可是吃饭的行头。崔老道真有主意,用脚踢着道冠一路往前走,什么时候肚子里的东西遛下去了,什么时候再捡。削面馆的小伙计出来倒水,见崔老道一边踢帽子一边往前走,不知练的什么功,但是看这意思准是削面吃多了,忙端来一碗面汤让崔老道喝下去,又把道冠给他捡了起来。打这儿开始崔老道才明白,刀削面不能吃到十成饱,吃完了喝碗面汤,这叫原汤化原食。以后他再吃完刀削面,必定会连喝三碗不要钱的面汤。
漆匠咽了咽唾沫,两只手在衣襟上使劲儿搓了搓,小心翼翼接过签筒,摇了三摇、晃了三晃,“吧嗒”一声掉出一支卦签。他赶忙捡起来,用两只手托着,毕恭毕敬递到崔老道的面前。
崔老道九九藏书网一看说中了,心知这是到嘴的鸭子了,今儿的饭辙又有了,于是捧起签筒子让漆匠抽一支签。
虽说崔老道初来乍到,脚踏生地、眼望生人,买卖倒是不错,因为摇卦的就这一份,以前从来没有过,来往的行人看着新鲜。崔老道又会招揽生意,摆好了卦摊儿,手拿一根树枝子,低头在地上画,一边画一边唱:“画山难画山高,画树难画树梢,天上难画仰面的龙,地下难画无浪的水,美貌的佳人难画哭,庙里的小鬼儿难画笑……”引得过往之人驻足围观,想看这位耍的什么把式。崔老道却不抬头,拿眼瞟着前边有多少只脚,一个人两只脚,数了数脚丫子,估摸围了几十个人了,他猛一抬头,胡乱点指其中一位:“无量天尊,贫道等您多时了!”当时就能把这位说蒙了,这一手儿叫“韩信乱点兵”,也叫“迷魂掌”。这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当时就愣在那儿了,心说:你等我干什么,咱俩认识不成?崔老道再拿江湖话一绕,基本上就跑不了了,十个人之中少说也得有七八个上当的,过来掏几个钱抽上一签,崔老道就开张了。
崔老道一听心里有底了,这买卖成了,如果换一位明白人,直接来一句“你甭等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他就没话可说了,因为这话没法接。可这位是个棒槌,不明白崔老道的纲口,这句话一接,就算搭上了,后边就全跟着崔老道的套路转了。
这一下正问到漆匠的短处,此人想媳妇儿都快想疯了,做梦都是这件事,干他这一行的虽说受人尊敬,却整天和棺材打交道,谁家有闺女愿意许给他?门不当户不对长得不好的,他又看不上,穷嫌富不要,两头儿够不着,三十好几了仍是光棍儿一条,出来进去就一个人,自己吃饱连狗都喂了,躺被窝里连个说话的都没有。此时让崔老道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心下更是佩服,以为碰见活神仙了,急忙恳请崔老道指点一番。
崔老道笑道:“不错,你我99lib.net二人萍水相逢,贫道我却看得出,你是个积阴德的人,做的行当是三长两短……”他将最后这几个字拖得很长,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瞥见这位脸上变颜变色,阴晴不定,两个眼珠子左右乱摆,心知又蒙对了,这叫“转睛则有、定睛则无”。如果这位听完了直愣愣地看着他,崔老道就得改词。书中代言,什么行当“三长两短”?说宽泛了,是在死人身上挣钱的,“三长两短”暗指棺材,因为捆棺材的皮条横三竖二。其实崔老道不知道此人是干什么行当的,只不过看对方面带煞气,身上有股子漆皮木料的气味,就把话往这上边引,没想到还真蒙上了。即便没蒙上,他也能拿话往回找。天底下三百六十行,他都能往“三长两短”四个字上套,还都能说出道理来,这就是走江湖卖卦的本领,没这两下子吃不上饭。话一出口见来人一脸吃惊,崔老道更有底了,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此人,这个人的两只手又白又细,不是干重活儿的样子,指甲缝中有颜料,身上穿得也齐整,虽不是穿绸裹缎,至少没有补丁,提鼻子再一闻,漆皮味儿还挺重,当下说道:“如果贫道没看走眼,阁下是一位画棺材的漆匠。”
小伙计成天迎来送往挺愿意搭话,为人也本分厚道,又作兴崔老道这样的出家人,虽说腿有点儿瘸,却也仙风道骨谈吐非常,当下把地方上的情况给崔老道说了一遍。打把式卖艺变戏法跑江湖的进了太原城,大多在关帝庙门前做买卖,那是城中最热闹的去处,干什么的都有,地保姓什么叫什么,上哪儿能找着他,怎么个脾气,怎么个禀性,事无巨细都说到了。
崔老道眼珠子一转有词儿了,先是奉承了几句,说画棺材积阴德,久后必当富贵,紧接着话锋一转,问这位的姻缘。这叫探口风,姻缘找不出岔子再问别的,一步一步套他的话,不愁找不出破绽。人生在世,无论穷通富贵,总有为难着窄之处,知道你为什么发愁,后边的话就好说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