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七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七节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那位说怎么回事儿呢?什么让崔道爷这么高兴?原来小点儿当铺最近闹耗子,想了不少法子,可纵猫下药都没用,耗子越来越多,把库中的东西咬坏了不少。旧时有这么几路买卖怕耗子,头一个是粮行,仓中米粮堆积如山,成群结队的耗子进来一吃,一宿过去少说损失百十来斤。这还不说,买米买面的一看米面之中净是老鼠屎,当时就得骂街。再有一个是布铺,耗子虽然不吃布,可成捆的布匹中有木头轴,正好用来磨牙,它这一磨牙不要紧,这一整匹布就大窟窿小眼子变成了碎布头儿。不过最怕耗子的还得说是当铺,当铺中存东西的库房叫“长生库”,这里头什么都有,单夹皮棉纱各种衣服,绫罗绸缎、笔筒帽镜各式木制的摆设。耗子嗑东西不问价钱,它没这么仁义,专拣好的下嘴,沉香木的笔筒、花梨木的镇纸、小叶檀的帽镜,这都适合磨牙。它过去来上这么几口,东西就毁了,赎当的时候准得打架。虽说当铺里有“虫蛀鼠咬各安天命”的规矩,那也只是为了避免扯皮,零零星星损坏一件两件东西在所难免。如若从你这儿赎出来的东西全都是坏的,那可说不过去了,以后哪里还有主顾,谁还敢上你这儿当东西?
转天清晨天还没亮,就见当铺中的耗子一个个神色慌张,跟过洪水似的连成了片,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争先恐后往外逃窜,转眼逃得一空。掌柜的和伙计们都傻眼了,他们哪见过这个阵势,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看来这崔老道不只会吹牛,还真有两下子,这下彻底服了,不敢不认账,把崔老道请到西库。小点儿当铺的西库,以前是韦陀庙的偏殿。韦陀神像手中必有金刚降九_九_藏_书_网魔杵,这里头有个讲究,如果韦陀肩扛降魔杵,必定是座大寺,可以接纳云游到此的僧众白吃白喝三天。手捧降魔杵的寺庙多为中等规模,而将降魔杵倒摁在地上,则是地方上的小庙。这座韦陀庙的中的韦陀菩萨手中平端降魔杵,那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庙宇,庙宇荒废之后,殿中的神像斜倒、供桌大半塌毁,如今当成了存当的库房。
小点儿当铺掌柜的财迷,放在这间屋子里的东西都是破破烂烂,也就没舍得收拾,以前什么样如今还什么样。众人出去好奇,都挤进来看个究竟。这里边哪有值钱的东西,崔老道想要什么呢?只见崔道爷不慌不忙进得屋来,让伙计帮忙扶正了韦陀的金身,挽起袖口伸手往神龛中摸了一摸,掏出一个铁盒,打开一看是百余枚钢针,不是绣花针,近似于纳鞋底子的大针。崔老道心说:就是它了。用布包好了揣在怀中。掌柜的和伙计们莫名其妙,敢情这位崔道爷就要这个啊!不知铁盒钢针是韦陀庙中原有的东西,还是扔在犄角旮旯的死当,可又不是值钱的玩意儿,拿去就拿去吧,咱倒是捡了个便宜。
当铺掌柜的是个老财迷,不是吝啬刻薄的人也干不了这一行,家里铜钱都得拿铁丝穿在肋巴条上,用的时候再一个一个往下扽,摘一个下来挂着血丝儿,连肝带肺没有不疼的。听崔老道如此一说,心想:东边库房里的东西不能随便给,那都是值钱的,西边库房的耗子闹得太厉害,东西已经挪走了,只留下一些不值钱的死当,无非是破衣服、破被子,那些个破东烂西给了崔老道也没什么。你横不能把这房子搬走吧?合计好了点头应允,告诉崔老藏书网道:“咱们一言为定,你把长生库的耗子除尽了,西库的东西让你任选一件。”
太原控带山河、襟冲四塞,乃古来兵家必争之地,龙盘虎踞、风云际会,曾经几度兴盛、几度衰败。山西人最会做生意,因此城中商贾云集,南来的北走的做买的做卖的,好一番热闹景象。崔老道在城下用道眼一看,但见尘世滚滚、车马纷纷,却瞧不出何处有妖气,想必那个妖怪受困太久,可能找地方躲起来了,一时还不敢出来吃人。无奈城中军民众多、千家万户、熙来攘往,又没个头绪,却叫人如何找寻?总不能挨家敲门去看,那非让人打出来不可。崔老道无计可施,摸了摸身上还有几个铜子儿,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已然到了山西,急也不急在一时,贫道我先来上一碗刀削面,等吃饱喝足了,再从容计较不迟。当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整顿道袍道冠,掸去一路风尘,昂首迈步进了城门,这才要大闹太原城!
崔老道得知长生库中闹耗子,心说:我正不知道怎么张嘴呢,这下妥了。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端起架子说:“贫道正为此事而来,算准了贵号有此灾患。你们的法子不灵,非得我出手才能让耗子彻底绝迹,再找出一只来,贫道把它活吃了。”
崔老道却不是信口胡言,说得出就做得到,没有三把神沙不敢倒反西岐。他当然不敢使用道法,只是行走江湖日久,身上歪门邪道的本事不少,有这么一个偏方。用细麦粉烙几张饼,饼烙好了拿出锅来,以毛笔蘸朱砂在饼上写七个字,这七个字都有“鬼”字旁,近似于魑魅魍魉之类的,可谁都不认识。写好了字一张饼切四块,四个屋角各放一块,只用一
http://www•99lib•net
宿,屋里的耗子有多少是多少,都得吐血毙命,一个也活不了。据说此法百试百灵,崔老道却不想杀生太过,耗子也在五大仙家之列,犯不上赶尽杀绝,因此他在饼上写符的时候,七个字中的“鬼”字边都不挑勾,而是长长地甩出一笔,等于留了一条生路。
回过头接着说崔老道。背上大葫芦出了城门,一路之上免不了饥餐渴饮、晓行夜宿。常言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守家在地虽然淡泊,却不必担惊受怕;若到外方行走,陆路有鞍马之劳,又有虎豹豺狼,还要提防响马草寇、剪径的强盗;水路有波涛之险,又有蛟龙鱼鳌,更须防范钻舱的水贼抽帮打劫。真可以说是“不历风波险、不知行路难”。崔老道雇不起鞍马舟车,腿儿着去太原城,凭借三寸不烂之舌,逢村过店摇铃卖卦,挣了盘缠继续赶路。说话这是在民国初年,城里人信这一套的少了,乡下人仍是迷信的居多,但凡是家里有个大事小情的,首先想到的就是找个高人问问,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如何才能趋吉辟凶;家里东西找不着了,也求他们指点。最可气的就是有一路失目的先生摇铃算卦帮人找东西,你说你瞪俩大眼都找不着,他瞎摸合眼的不纯属蒙人吗?这还是家里有事儿的,没事儿的也得问问,要不然心里没着没落的。正好崔老道又是从天津卫出来的,惯于信口雌黄、胡吹乱侃,途中对付一口吃喝倒也不难。
掌柜的一想也对,又问崔老道:“道长做这场法事要多少钱?”
掌柜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呸,水贼过河甭使狗刨儿,咱这本乡本土的,住一个家门口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低头不见九九藏书抬头见,谁还不知道谁?崔道爷你如实说吧,把这耗子除了,我得出多少钱?”
简短截说,崔老道打天津卫出来,走霸州、容城、徐水、保定,过定州、新乐,进石家庄,又往西走到了阳泉,出直隶进入了山西地界,再往前走过了寿阳,紧赶慢赶马不停蹄,这一日终于来到了太原城外。
崔老道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让伙计们准备一切应用之物,待到天黑之后作法,天亮之前准让耗子绝迹。
小点儿当铺那么大的买卖,库房中的东西堆成了山,头几年也闹过耗子,可没这一次闹得邪乎。尤其是西边的这间库房,几乎变成了耗子窝。成群结队的耗子白昼出没,见了人都不躲,直接从脚面上爬过去。地上全是耗子,人倒是没处下脚了。伙计们什么活儿都干不了,成天全在库房里打耗子,那也打不绝,反而越打越多,照这样下去,长生库非给嗑光了不可。
书中代言,铁盒中的百余枚钢针乃是韦陀庙镇殿的法器,可以降妖却不能灭鬼。崔老道自此以后一辈子降妖捉怪,全凭铁盒中的钢针。崔老道怀揣铁盒出离了当铺,不敢再多做耽搁,背上天雷地火大葫芦,马不停蹄赶去太原城捉妖。
当铺中的人都以为崔老道吹牛说大话。耗子可不好逮,有个窟窿就能钻,有个墙缝也能进,顺柱子一跑又上了房,我们这儿都打了多少天了,不仅没见少,反而越打越多,你一宿逮个十只八只的,或许勉强可以,可要说彻底剿除,谁敢拍这个胸脯?再者说了,看看崔老道准备的这些东西,一不用夹子,二不用笼子,也没说下药,而是施展道法,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那耗子是看得懂符还是听得懂咒?这不装神弄鬼蒙事吗?一众人只www.99lib.net等天亮了看笑话,瞧瞧这位崔道爷如何收场。
掌柜的和伙计面面相觑,都是家门口子的,谁不认得崔老道?他一个凭江湖伎俩卖卦的火居道,纵有降妖捉怪之能,却没听说过也会逮耗子。
崔老道一摆手说:“老道我可没跟您逗闷子,当真分文不取,只不过掌柜的您也是外场人,不赏几个肯定过意不去。我倒是有个主意,您看这样成不成。贫道别的不要,只求西库中的一件物事。”
咱再说两句“小点儿当铺”。打从崔老道从西库中取走了铁盒钢针,买卖一天不如一天,不久遭了一把大火,整个当铺从里到外烧成了一片白地。这是有名的“火烧小点儿当铺”,天津卫至今还有很多上岁数的人记得,那把火烧得甭提多干净了。按旧时当铺的规矩,着火不要紧,谁家也难保不走水,但只要牌匾还在,烧毁的东西都得赔给人家,凡是来赎当的,该多少是多少,全按当票上写的来。如果说连牌匾也烧没了,那就统统不赔了,这叫天灾人祸不论。小点儿当铺这把火着的邪门,从里到外烧成了白地,这块牌匾却完好无损。这么大的火,谁也瞒不住,在这儿当过东西的人都拿当票来索赔,门口排起了长龙,都是要钱的。掌柜的欲哭无泪,心说:早知道我再加把火连牌匾一块烧了也就省心了。后悔归后悔,难受归难受,该赔也得赔啊!掏空这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家底儿才刚够赔的,偌大一个小点儿当铺,转眼间就落败了。
崔老道哈哈一笑,大言不惭地说:“掌柜的,您说这个话,可就把我道门中人看低了。吾辈清静无为、见素抱朴,岂会贪图钱财?”
崔老道说:“五大仙家狐黄白柳灰,耗子也是其中一家,此乃贫道师传的本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