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四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四节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庙祝两口子接过大葫芦上下端详,看得那叫一个仔细。道门中人常自夸“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袖里乾坤暗指能掐会算、未卜先知,壶中日月则是说有长生不死的仙丹,这个壶就是葫芦。传说炼好的宝葫芦中自成乾坤,装一座城池也不在话下,所谓“道通天地、奥妙内藏”,乃是仙家的至宝。这个大葫芦如此沉重,其中莫非有宝?二人念及此处,捏住葫芦嘴上的塞子,手里一较劲儿,只听“砰”的一声,响起一道霹雳相仿,大葫芦中喷出一团烈火,庙祝两口子躲避不及,当场被烈焰裹住,滚倒在地,连声惨叫。纪大肚子也吓得够呛,一时手足无措,眼看庙祝夫妇变成了“火人儿”,有心上前扑打,无奈火势太猛,如何近得了前?那火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之间庙堂中满是焦臭的气味,不见了庙祝两口子,地上只有两张烧焦的人皮。
纪大肚子见了眼前的情形也不由得不信,从玉皇庙后殿中挖出那些金银财宝,想给崔老道分上一半,以此报答救命之恩。
九*九*藏*书*网
老道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相面算卦的那一套,无非在江湖上混饭吃的手段,人称十卦九不准,准的那一卦也是蒙上的。但是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一口气吃了纪大肚子那么多的熏肉大饼,实在不好拒绝,只得说:“贫道我还是那句话,八月初八降生的人福大命大,命书有云——八月八有马骑,你是上将军的命,不该当财主。”
纪大肚子惊骇莫名,鼻洼鬓角冷汗直流,愣在当场。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咣当”一声,庙门大开,由打外边抬腿迈步走进一人,来者并非旁人——江湖上人称铁嘴霸王活子牙的崔老道。
纪大肚子胆子虽大,可没见过这个阵势,直吓得魂飞天外,叫了一声“我的娘啊”,抹头就往外跑。可人要是犯了财迷,死都拦不住,他心想:这下完了,惊动了镇殿的将军,下次再进来势比登天,最后一锤子买卖,说什么也得再带点东西出去。半夜下馆子——有什么是什么吧!忙乱之中顺手搂上一个件大的,
http://www.99lib.net
紧紧抱在怀中,闭上眼往前一滚,又回到了玉皇庙。纪大肚子真是吓坏了,趴在地上气喘如牛,话都说不出来了,看见画在墙上的大门没了,鬼将也没追出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他刚才急于逃命,顺手捡了一件大的带出来,以为是个金马驹子什么的,等把气儿喘匀了再一看,没想到非金非玉,只是个大葫芦,气得他一跺脚,直骂自己手臭。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钱财虽好,那也得有命受用才行。凶神恶煞的镇殿将军仿佛还在眼前,打死他也不敢再去金殿中摸宝了。大葫芦再不值钱,好歹也是个物件儿,无多有少卖几个是几个吧,总好过什么都没带出来。
纪大肚子对崔老道佩服得五体投地,富贵如尘埃、功名如浮云,这才是真正的高人!但是纪大肚子也是个仗义的人,不分崔老道一份钱财,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崔老道推脱不掉,就要了那个大葫芦。一来已经空了,纪大肚子扔也是扔,他捡起不会有报应。二来这个大葫芦给别九*九*藏*书*网人没用,放着还碍事,他这种走江湖卖野药的火居道却用得上,到处招摇撞骗必须得有这么一个大葫芦。这是吃饭的家伙,挺一般的丹药放在里边,也可以当成灵丹妙药来卖,甭管你瞧什么病,他这葫芦里的药包治。
纪大肚子卷了一大包金银,决定回老家当财主,分别之际,请崔老道吃了顿饭。小地方没有大馆子,胡乱找了一家卖熏肉大饼的,没想到还真解馋,门口一大锅老汤用来熏肉,上百年没断火,饼烙出来外酥里嫩,分外的香甜,白口都吃不腻。再卷上熏肉、加上葱段,咬一口顺嘴流油,吃完再来一碗棒渣儿粥溜溜缝儿,不见得不如鱼翅席。
老时年间,讲究玩葫芦,大致分两种,一种是虫具,多用于养蝈蝈,根据外形品相不同,价格也是天差地别。平民百姓花几个大子儿也能玩儿,有钱的纨绔子弟,一二百两银子买一个,成天拿在手中把玩。当初“沙河刘”的葫芦皮质和器型最好,配上象牙口、玳瑁蒙,蝈蝈放在里头,叫出来的声音都不一样,格外清脆悦耳。历九_九_藏_书_网经三夏,先上色再包浆、挂瓷,无非拿布挒、用手盘,盘至红里透亮、亮里透红,怎么看怎么招人喜欢,这样的葫芦才值钱;还有一种是手捻儿,以周正古奇为上选,并且要有本的,也就是带原有的葫芦蒂,用红绳拴上,俗称叫“龙头”。手捻儿葫芦越小越值钱,这东西吃油,捏在手中捻玩,天长日久犹如琉璃。
纪大肚子拿出来的这个葫芦却不同,少说也有二尺多高,葫芦嘴儿已经去掉了,口上塞了一个软木塞儿,葫芦身上阴刻五雷符,里头不知装了什么,抱在手上十分沉重。
崔老道躲在外边看了多时,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他对纪大肚子说:“庙祝两口子是成了精的人皮纸,见你是八月八的生辰,赶上八字有马骑,这样的人命大,你又吃了宝棒槌,身上阳气极重,便让你前去取宝,等你阳气耗尽,再结果了你。”
纪大肚子说:“崔道长,你别光忙活吃,大饼熏肉有的是,不够咱再要,你先听我说两句。咱爷们儿一见如故,可今日一别,不知啥年月再见了。我纪大肚子虽是行伍出身,九_九_藏_书_网斗大的字认不了半箩筐,可也知道遇高人不可交臂失之,我得求你给我来上一卦,问问我的前程如何。”
崔老道忍住了没敢伸手,他知道自己压不住邪财,之前的报应还在眼前,纪大肚子这些金银又不是好得来的,倘若自己一时贪财,只怕报应立至,五雷轰顶也未可知。他对纪大肚子说:“阁下命不该绝,这才逢凶化吉,并非贫道之功。况且金银乃身外之物,我道门中人要来无用。”
崔老道信口一说,纪大肚子却认定遇上了高人,领受了这番话,对崔老道拜了再拜。他一路返回老家,用这些钱招兵买马、聚草屯粮,当上了割据一方的军阀首领。
到后文书,崔老道下山东巧遇纪大肚子,那只黄鼠狼子也找上门来报仇。此乃后话,按下不提。单说崔老道,在关外举目无亲,又赶上打仗,混口饭吃太难了。这等兵荒马乱的年头,去何处投亲靠友呢?崔老道想起天津卫的入海口有个小渔村,他在那儿有个亲戚,寻思不如来个灯下黑,去那个渔村躲上些时日,先避过了风头再说。于是背上大葫芦进了山海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