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一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一节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石匠李长林不明所以,就告诉崔老道和燕尾子,此画从他爷爷在世时就挂在这间屋子里,他们家往上数八辈子都没出过一个混整了的,什么东西也没留下,有时候吃不上饭,能当的全拿出去当了,只有这张画从未动过。也没觉得一张破画能值几个钱,多少年来一直挂在墙上,可也从没听说这是什么宝画。
崔老道摇了摇头:“董妃娘娘已经把咱们的脸记住了,咱走到哪儿她追到哪儿,只怕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叹了口气,又说:“咱先别想以后了,眼下有宝画《猛虎下山图》在,夜里那厉鬼就不能进屋,我等兄弟不可分开,得天天晚上住在一起。”
崔老道看明白了,一抖落手说:“坏了,这可不是行尸,是董妃娘娘的厉鬼。咱们几个掏坟毁尸,人家不饶啊!”
石匠李长林纳着闷儿自言自语道:“对呀,我这屋的门上没贴门神啊!鬼怎么不敢进来?非得等咱们出去?”
燕尾子说道:“曾听说人怕阳德、鬼怕阴德,是不是咱们哥们儿祖上都是积了阴德之人,恶鬼才不敢进来?”
崔老道眉头紧皱,听见李长林这一句话如梦方醒,心说:还真是的,倘若大门上贴了门神,或是天师钟馗,或是哼哈二将、秦琼敬德,那都是捉鬼辟邪的神将,说不定阴魂恶鬼不敢进屋。不过石匠李长林家太破了,大门上连个福字也贴不起,董妃娘娘变成的厉鬼为何不敢进来呢?莫非他这屋里有什么让厉鬼害怕的东西?崔老道一边想,一边拿眼四处踅摸。世人皆说桃木可以辟邪,难不成李长林家这桌椅板凳是桃木的?可怎么看怎么不像,全是破木头板子钉的,上面除了窟窿就是眼子,劈了烧火怕也没人要,门口这个鬼究竟怕什么呢?
燕尾子九九藏书网怕上心来,别听人说什么“贼大胆儿”,那是偷人的贼,这次可是偷了鬼的东西,人家本主儿找上门来,这可是要命来的,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他把分来的贼赃缠到腰里,想抬脚踹开后窗夺路而逃,却被崔老道拦了下来。
崔老道接过这一块银元,托在手里掂了几下,牙一咬心一横,心说:这钱可真是个好东西,世间有多少事成也在它,败也在它。贫道当初也是为了钱,去给董地主家选坟地,以至于被人打折了一条腿。而今也是为了钱,不仅搭上二臭虫一条人命,还招惹上索命的厉鬼,现在想对付这个鬼还得用钱。也罢!发昏当不了死,手上有这一块银元,就能同找上门来的恶鬼周旋一场!
事到如今,大盗燕尾子和石匠李长林也豁出去了,反正崔老道已经把画摘了下来,不走也不行了。各自卷了珍宝缠在身上,跟随崔老道一路离开村子。二人不知投奔何处,问崔老道也不说,只告诉他们想要活命一切都得按他说的来,二人也就不再多问了。
大盗燕尾子和石匠李长林蔫儿头耷脑、垂头丧气,暗叹自己时运不济,本以为发了大财,可以过半世逍遥日子,没想到为了这些个陪葬的珍宝,惹来一场杀身之祸。按他们二人的意思,白天出去买点吃喝,晚上接着躲在屋里不出门,躲得一天是一天。
石匠李长林听完崔老道这番话,懊悔不已,这才叫“骑着驴找驴,端着金碗要饭吃”。早知道有这幅宝画,拿去换了钱不就得了,那也是吃喝不尽,又不用提心吊胆,还去盗什么董妃坟?
崔老道两手一摊:“人分三六九等,鬼也一样,也有不好惹的。董妃娘娘不仅是冤死的厉鬼,生前还陪过王伴过驾,龙床上头打九_九_藏_书_网过滚儿,是沾了龙气的贵妃,走了影儿化为厉鬼,非是寻常的鬼怪可比,实在不好对付。”
燕尾子说:“幸亏有这张宝画,挡住董妃娘娘的冤魂厉鬼进不了屋,咱哥儿仨撑到天明鸡叫就没事了,常听人说这日月星辰三光之中,唯有日光最了不得,再厉害的鬼也不敢在大白天出来。若是被大太阳一照,必定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董妃娘娘”这四个字一出口,崔老道和李长林两个人皆是一惊,顿觉浑身冰凉,体似筛糠,一下子就蒙了,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俩也看出来这是董妃娘娘。董妃娘娘被二臭虫和燕尾子从棺材里拽出来,什么穿着什么打扮,还有脸上的样子,全看了个真真切切。睡觉的时候崔老道还梦见了,怎么会不认得?可是两人都没敢说破,恨不得自己眼花看错了。石匠李长林没见过多少世面,乡下人又都迷信,听见“董妃娘娘”这四个字,吓得哆嗦成了一团,腿都软了,惊道:“从坟里……从坟里爬出来的行尸……”
崔老道说:“兄弟别慌,你跑出去迟早也得让董妃娘娘所变的厉鬼追上,你脚底下再快,快得过鬼吗?到时候一样跑不了。”
崔老道对江湖上那套蒙人的手段了如指掌,可也不全是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好歹拜过名师,访过高友,又在龙虎山上偷看过两行半的天书,身上真有不得了的本领。可他不敢用,为什么呢?因为他明白自己福分不够压不住。平时不用还好,只要一用真本事准倒大霉。上次给董家看风水选坟地,转回头去要钱让人家打断一条腿,这个亏吃得还不够吗?而今性命攸关,横竖是个死,万般出在无其奈,崔老道不得已想了个主意。不过谋事在人,成事www•99lib•net在天,成与不成还得看命。他卷起那轴《猛虎下山图》背在身上,这幅破画可有年头儿了,挂在墙上不动,或许还能再落几年灰,一摘下来就快碎了,还能挂多久就不好说了。但是眼下活命要紧,哪里还顾得上许多。
崔老道说:“这可不行,躲到几时算是个头儿啊?这破屋子禁受不住几阵阴风,一旦房倒屋塌可就没处躲没处藏了。常言道‘树挪死,人挪活’,咱们还是得逃,把这幅《猛虎下山图》摘下来,卷好了带上,逃到晚上找个住处,再把古画挂到屋里,赶等天亮再接着跑。”
夜盗董妃坟这四个人,倒斗的二臭虫、石匠李长林、摆摊儿算卦的崔老道,全是穷光蛋,吃了上顿没下顿,挣那俩钱不够填乎嘴的,兜里比脸上还干净。只有飞贼燕尾子经常作案,身上有不少钱,这些天买吃喝、买家伙、赁房子,用的都是燕尾子的钱,一路逃到小南河,身上也没剩什么了。虽说带着从坟里掏出的珍宝,可在穷乡僻壤无从出手,干看着不当用。燕尾子伸手往怀中一摸,还剩下最后一块银元,掏出来交给崔老道。
崔老道听李长林说完心里有底了,庄户人家没有不挂年画的,都是图个喜庆吉祥,无外乎“喜鹊登梅、王小抱鱼、三星捧寿”之类的吉祥画,谁会在家里挂个大老虎?就是这东西错不了!他赶紧对李长林和燕尾子二人说:“老四家的《猛虎下山图》乃镇宅之宝,所以董妃娘娘进不了屋。”
哥儿仨均是束手无策,在屋中忍了一宿,好不容易等到鸡鸣破晓,屋外雨过天晴,一片大亮,推开屋门一看,门口的鬼也不见了。可他们心里都清楚,白天是没事,只要天一黑,董妃娘娘仍会来找他们索命。
三个人躲在石匠李长林http://www.99lib.net家中,只觉阴风大作,围绕屋子打转,均知是董妃娘娘想进来,吓得心口怦怦狂跳,可没胆量再往外头张望了。这屋子本来就破破烂烂,这下子连窗户带门被风吹得“哗啦哗啦”直响,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散了架。李长林吓坏了,问崔老道说:“大哥,你是画符念咒降妖捉怪的火居道,没有法子对付这个董妃娘娘吗?”
崔老道沉住气说:“别慌,眼下厉鬼进不得屋,先过了今夜再想别的法子。”
崔老道引着二人,一路回到他住的那个村子,这地方在哪儿呢?就在天津城外西南一带的乡下,有个地名叫小南河。此处是崔老道的老家,位于天津城的远郊。《天津府志》有记载:“静海县北五十里为杨柳青,又十里为黑堡城,又十里为小南河。”就这么个地方。
三人心知董妃娘娘死得冤屈,一缕阴魂不散,昨天晚上月下尸变走了影,活活吓死了二臭虫,现在又来找他们索命了。相传宫里横死了嫔妃,身上都要用朱砂画压鬼的宫印。二臭虫开膛破肚掏出董妃的肠子,可能把那压鬼的印记也给毁了,此刻冤魂找上门来索命,岂肯善罢甘休。三个人肠子都快悔青了,如果事先知道真有鬼,说什么也不敢入董妃坟,更不会让二臭虫将死尸开膛破肚。到如今说什么都迟了,厉鬼已在眼前,如何才能逃得性命?
三个人一大早上起来,瞧见日头出全了,才提心吊胆地从李长林家出来。一路走一路行,紧赶慢赶,到了小南河已经过了晌午。崔老道没敢进家,家里头有老有小的,怕妻儿老小因此受了连累。先到村中赁了一处闲房,又买了一些干粮,备齐吃喝住进去,小心翼翼把宝画打开,挂在门对面的墙上。崔老道布置好了《猛虎下山图》,问燕尾子身上还
99lib•net
有多少钱。
崔老道想破了脑袋也不得要领,无意间抬头一看,瞧见李长林屋中挂了一幅《猛虎下山图》,正对着门口。这张画破破烂烂,二尺多长一尺多宽,上下两根实心木轴,上轴拴有一条细红绳,挂在墙上的钉子头上。画中描绘了一只吊睛白额大虫,行在崎岖的山岭之上,前爪搭着一块青石板,虎口怒张,露出剑戟般的獠牙,气势森然,定睛看去似乎可以听到震撼松林的虎啸之声。一般来说,画中虎分为“上山虎”和“下山虎”,上山虎是吃饱了回山,下山虎是饿着肚子出来觅食。上山虎即使脚踏山石回头张望,气势也比不得下山的猛虎。墙上这幅《猛虎下山图》画得是真好,却已残破不堪,颜色都快没了。正因如此,挂在石匠李长林家也没显得不搭调,全是破破烂烂的。除此之外,屋子里再没有任何起眼儿的东西。
崔老道好悬没让他给气乐了,摆手说道:“兄弟,你也不想想咱们仨是干什么的,你是穿房过户窃取钱财的飞贼,我是走江湖卖卦的道人,李长林虽然是个石匠,那也是天天从山神爷身上凿饭吃,再加上这一次将董妃娘娘翻尸倒骨、开肠破肚,积下多少阴德也都散尽了。”
燕尾子一想崔老道说得不错,人这两条腿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鬼。他对崔老道说:“咱仨一直在屋里待着,打天黑到现在时候可也不短了,董妃娘娘可能早就到了门外,为何不直接进到李长林家中来索命?”
燕尾子闻听此言,急得直搓手:“咱们几个人只为得了珍宝之后远走高飞,快活下半世,如若成天提心吊胆,天一黑就躲在屋里不能离开半步,真还不如死了干净。”
崔老道有道眼,看出《猛虎下山图》非同小可,忙问李长林:“四弟,你家这张宝画是从哪儿来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