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一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一节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二臭虫俩胳膊肘着地,倒退着爬到洞外,对李长林嘿嘿一乐说:“四弟,接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二臭虫见状赶紧拦住李长林:“老四,外行不是,你这么刨下去,几时看得见棺材?”
旧社会棺材各个部分都有讲究,棺材盖子叫命盖,也叫宝盖。讲究的里面还要套一层七星盖,阴刻北斗七星正对死人。自古说“北斗主生,南斗主死”,棺材里套七星盖为的是让死人早入轮回,来世奔个好去处。死人放进棺材仰面竖躺,不能脸朝下,如果揭开棺材一看死人脸朝下,这人一定死得冤屈。仰面朝天躺在棺材里,头顶所冲的挡板这边,一般外面有个福字,这叫头顶福字。两脚脚心对着的这一端,挡板上雕刻一朵莲花,这叫脚踩莲花。莲花凋谢花根却不死,来年仍旧开放,暗指“人死魂不灭,永在九九藏书轮回中”。
三个人更佩服崔老道了,当年董妃是崔老道眼瞅着下的葬,挖多深的坑,怎么埋都是他一手安排,陪葬的奇珍异宝如今就在脚下,仅有三尺黄土相隔,那还犹豫什么?
二臭虫是掏坟包子的老手,知道董妃娘娘贵为凤体,用的棺材必定又大又厚,多少寸的棺材板那都是有讲究的,尤其是棺材头的位置。寻常的棺木,棺材头最薄,坟地里扒死人肉吃的野狗三下两下就能撞开,俗称叫“狗碰头”。可大户人家的棺材为了防止野狗来掏,棺材头往往极厚,如果从坟头挖,得把棺材全露出来才能下手,那得忙活到什么时候?所以二臭虫先问清楚了方位,这洞直奔莲花底挖。因为打开挖棺材的莲花底,最为省时省力,底部的木头板子也相对好开。他掏干净洞中http://www.99lib.net的坟土,一摸这莲花底也够结实的,敲了几下只有闷响,听不见回声,说明这口大棺材用了最好的木料,坚硬如铁,又上了数遍大漆,埋到地下,虫蚁啃不动,渗水浸不坏,尸体放里面几百年不变样,崔老道说得果然没错。
石匠李长林听说要动手,以为该他卖这两膀子力气了,往前上了几步,扛上锄头锹镐走到近前,甩开膀子摆好了架势就要刨坟。董妃的坟包子不小,里头还砌着砖,可比那山上的石头又如何?以李长林这身力气,有个把时辰就能刨开。当下往手心儿里啐了两口唾沫,抡起锄头就刨。
二臭虫露出一脸的奸笑说:“这是你二哥我拿手的活儿,你且闪在一旁,瞧瞧为兄的手段!”说罢他问崔老道,董妃娘娘的棺材是怎么放,头朝哪边,脚向何方,埋了多藏书网深。可都是内行的话。
一行人吃一行饭,虽说二臭虫其貌不扬,但人不可貌相,他这两下子,别人还真来不了,只得在一旁打下手,能干点什么干点什么。崔老道提着马灯照明,大盗燕尾子手按背后的钢刀,在一旁把风,石匠李长林在边上帮忙掏土、抠坟砖。没用多久,已经挖到了棺材的莲花底。
崔老道胸有成竹,手捻须髯对其余三人说:“错不了,坟头饱受风吹雨淋,皆已面目全非,董妃坟则不同,上边是土堆,坟根儿却是用砖砌成,半墓半坟。到这儿一走一踩,感觉出脚底下是砖不是泥土,这就认准了,准是董妃娘娘的坟,放心下家伙吧。”
崔老道手提马灯看罢多时,指出了董妃坟的位置。二臭虫、李长林、燕尾子三人围拢上前,看这些坟头都差不多,一座挨着一座,长着半人多高的野草,99lib•net分辨不出有什么不同,齐刷刷望向崔老道。万一崔老道看走了眼,岂不白忙一场?
二臭虫认明了方位点了点头,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抬手踢腿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绷挂之处,这才从坟头侧面下手,拿铲子开始打洞,他常年吃这碗饭,手底下飞快。其余三个人站在一旁,只听得“沙沙”声响不绝于耳,坟土上下翻飞,真叫一个利索。二臭虫让李长林帮忙掏土,他跟只大耗子一样,很快在坟上掏出一个窟窿。
这一次石匠李长林不敢妄动了,先问明白该怎么下手,才把唱戏的脸谱罩严实了,拿上锤子、凿子爬进洞。洞里一片漆黑,没有半点光亮,李长林摸到棺材的莲花底,又把凿子对准接缝儿,趴在洞里用铁锤去凿。虽说洞太小施展不便,但他这都是在山上凿石头的家伙,棺木再结实,也比不过岩石坚硬,架不住他九九藏书这通凿,又是在土洞子里,响声传不上去,即使有人从附近路过也听不见,所以说二臭虫这两下子确实高明。李长林这活儿不好干,虽然身大力不亏,可趴着干活儿使不上劲儿,洞又小甩不开膀子,身上的能耐施展不得,忙活得满头是汗,地洞子里空气又不流通,很快就透不过气儿了,只好先把面具摘了。好不容易凿开莲花底,忽然一阵白气从棺材缝里冒出来,恶臭扑鼻。石匠李长林没有防备,也无从躲闪,着着实实呛了一口,一点儿没糟践全吸进了肚子。让这股恶臭撞得五内翻滚,眼前一阵发黑,好悬没背过气去,再也坚持不了,赶忙手脚并用退了出来。
李长林实心眼儿,只知道出力气,瞪着两个铜铃大眼问:“不这么刨怎么刨?”
崔老道知道二臭虫这两下子,于是掏出罗盘辨认方位,将坟中的情况给二臭虫一一指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