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八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八节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坟头是看见了,哪一座才是董妃埋棺之处?那可就得听崔老道的了。这要一个一个刨开了看,挖到来年此时也未必找得到。崔老道知道这是自己露脸的时候,四下里看了一阵儿,但见乱坟当中,有一座长满了野草的坟头,坟前没有石碑,与周围的坟包子没什么两样,看不出特别之处。崔老道绕着坟走了一圈,点头道:“错不了,这就是董妃坟!”
群贼收拾得齐整利落,手里拿好了家伙,挑亮马灯从山沟里出来,直奔董妃坟。到了地方一看,好大一片坟地,坟丘挨坟丘、坟头挤坟头,排满了整片山坡,老远一看有如一屉窝头。坟前石碑东倒西歪,月下荒烟衰草,四下里一片沉寂,分外耸人毛骨。与其说崔老道等人胆大包天,不如说是财迷了心窍,也就不知道怕了。否则黑天半夜上这荒山野岭来干什么?家里炕头再破也比这儿舒服。
以前崔老道还是个小道童,跟随师父白
99lib•net
鹤真人行走江湖,混一碗饭吃。论道眼,他师父白鹤真人绝对是一等一的高人。有一日师徒二人路过此山,那时山上还没有泉水,后山有个山庄,也住着个大户人家,山庄盖了一半尚未完工,正在紧锣密鼓大兴土木,打算等盖好了全家搬进去。崔老道的师父白鹤真人一眼看出了玄机,带上徒弟崔老道找上门去,跟本家说此山形势不俗,是块宝地,但此中可有一节,这庄子盖好了也不能住,住进去就得出事。
这四个贼人,崔老道是能看风水的老江湖,燕尾子是胆大心黑、身手敏捷的飞贼,李长林是气力过人的石匠,只有二臭虫是行家里手,对其中的门道一清二楚。正所谓“隔行如隔山”,别看崔老道能给人选祖坟的坟地,那干的也是阳间的活儿,能告诉别人在哪儿埋怎么埋,可怎么掏坟掘墓,他就不太懂了。好比是会打江山的不一定九九藏书会坐江山,会宰羊的未必烤得了羊肉串,会盖房的有可能不会拆房。因此,怎么下手怎么选时辰,全是二臭虫说了算,大伙儿都得听他的,这叫各展所长。
这些行头均有用处,首先说为什么穿一身黑?跟燕尾子入户行窃穿夜行衣是一个道理,干这种下地的活儿,也不能穿平常的衣服,坟地虽然偏僻,难保没人从附近路过,如果晚上有月光,穿得太显眼了,花里胡哨的让路过之人看到,吓不死也得吓惊了,此事便败露了。所以得穿黑的,让人凑近了看都看不清楚。
大盗燕尾子等人听完崔老道这番话,但觉这风水之术玄而又玄,实在是高深莫测,绝非凡夫俗子所能领悟,均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此时夜色已深,月亮升起来了,但是乌云遮月,月光掩映在云中时有时无。二臭虫见时辰差不多了,招呼其余三人准备动手。
师父白鹤真人跟崔老道说,等着看吧,这家人九九藏书网家住不了一年,便会家破人亡。崔老道不敢轻信,这也太玄了,师父何以如此肯定?白鹤真人把他带到高处远望,指点说:“你看这座山,山形地势如同一艘要出海的巨舰,可这地方没水,而且山势朝阴,需要二十四个汉子才能撑得住这条船。”
那家人搬进山庄之后,果然应了白鹤真人的话,家里的壮年男子一个接一个的死,也说不出什么缘由。头一天还好好的,能吃能喝能干活儿,转天就落了炕,再有个三天五天便一命呜呼,死的全是二三十岁的精壮汉子。这家人吓破了胆,住不到半年不敢再住了,山庄从此荒废。死了二十四个人,山中出现一道清泉,顺着壶山倾泻到山脚,山形地势从此变了。
四个人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各自摩拳擦掌,换上二臭虫给几人准备好的黑衣黑裤,脑袋上戴了黑帽子。从上到下一身黑,这叫老鼠衣。胳膊肘、膝盖等关节之处,都多出来一块布,九*九*藏*书*网打弯不受阻碍,在坟窟窿中伸胳膊蹬腿行动自如,还能起到保护的作用。二臭虫又从口袋里拿出四个面具让他们戴上,面具是一层层的宣纸洇湿了,扣上模子贴在一起做成的硬纸夹子,上面彩绘了各式的脸谱,分别是秦琼秦叔宝、尉迟敬德、窦尔敦、程咬金,一水儿的花脸武将,戴上之后如同唱戏的一般。
脸上戴面具是怎么回事儿?按二臭虫的说法,荒坟野地,夜里人迹灭绝,人迹不到,就容易有别的东西,比如狐狸、黄鼠狼、野猫之类,这些玩意儿冷不丁蹿出一个半个也够吓人的,戴上面具,它们吓唬不了人,反而让人给吓跑了。要说迷信的话,这些武将杀气重,孤魂野鬼近不得身,戴上可以辟邪。
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信,认为这师徒二人是两个江湖骗子,到这儿胡说八道蒙钱来了。早听说过这种江湖上的手段,说不定早就瞄上了,只等合适的机会。自己这大庄子已经盖了一半,让99lib•net人这么一说甭管真假,心里肯定别扭,既不能拆了,也不能弃之不顾,只好问有无破解之法,这俩大小老道就该要钱了,到时候装模作样一作法,或是卖给自己一把桃木宝剑,或是房梁上贴一张黄纸符,声称给主家改了风水辟了邪,就能要银子走人了。这个生意口谁不明白?当时一个好脸儿都没给,把师徒二人赶下了山。
从风水上说,水也有阴阳雌雄之分,雌水平静,雄水湍急,壶山这道水是动中有静的雌水,故此适合埋葬女子。倘若只有董妃坟一座坟茔石碑,那么其家富贵无限、权势滔天。可现在这地方遍地坟头,东一个西一个,不分贵贱都往这儿埋,到处是石碑,变成了乱坟岗子,早把风水破了。
眼瞅着刚过定更天,时辰还早,崔老道见还不到动手的时候,闲着也是闲着,又给兄弟们讲了这壶山的旧事,也省得大家伙儿犯困。要说他是怎么知道壶山这块宝地的呢?这还得从很多年前说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