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七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七节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董老地主当时并未在意,觉得这人是穷疯了想发财,庄稼地里能有什么宝物?我在这儿种地翻地这么多年了,除了砖头、瓦块、石头子儿,别的什么也没见过。种庄稼都不好好长,还能有什么宝物?真有什么宝贝,我们早就不用过穷日子了,还等到你来挖?因此对南方人的话并未放在心上,没过多久,他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董家几口人也没有正经房子,在田边上搭了一间茅屋,白天下地干活儿,晚上在里边忍着。冬天透风、夏天漏雨,赶上天气不好,一阵大风刮过来,就能把房顶给掀了。可也没别的法子,庄稼人土里刨食,只能说对付一天是一天,将就着过吧,好歹不至于饿死。
怎知一连几天都是如此,一到半夜就有响动,出来一看还是那几只鸡崽子,等走近了又不见了。这可奇了怪了,难不成真是看花了眼?那也不能天天都看错了。思来想去不得其解,猛然记起那个南方人的话,这地里当真有宝不成?如此说来那就是显宝了!等到天亮之后,带上一家老九*九*藏*书*网小掘地三尺,也顾不上庄稼了,将整个地皮翻了一遍。
董老地主看见了,起初也没在意,心说:你愿意刨尽管刨吧,只当是给我翻地了,我看你能刨出什么来。可这个南方人还挺执着,几乎天天如此,一来了就刨地。董老地主就好奇了,问那南方人到底想找什么。南方人起初不肯明说,支支吾吾对付搪塞。
就见田头上有几只小鸡,在那啄虫子啄米。董老地主心下纳闷儿,这黑更半夜的,哪儿来的鸡呢?左近是有几户人家养鸡,不过一下黑就关笼子里了,谁这么大意把鸡给放出来了?也不怕被黄鼠狼叼了去!他头几天刚撒了种,有的地方还没长出苗子。乡下有句俗话“猪前拱鸡后刨”,真要是让这几只鸡将地里的种子刨出来吃了,这一年的收成可全完了,一家人还不得饿死?他赶紧过去撵鸡,可是走到跟前一看,又什么都没有了,地上也是平平整整的,还以为黑天半夜眼花看错了。当时也没往心里去,扭身回屋接着睡觉。
说话天色已藏书网晚,夜幕降临,这几位都是受穷等不到天亮的主儿,好不容易挨到天黑,心说可到时候了,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动手。但依倒斗的二臭虫说,必须等到三更天再动手,现在时候还早,保不住有人路过,听见坟圈子里有响动,过来撞见咱这买卖,那岂不糟糕?万一惊动了官府,到时候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按照大清律法——见尸者杀,不见尸者发。那意思就是撬开了棺材是杀头的罪过,没看见尸首也得充军发配。像这几位扒死人装裹的,那得斩立决。如今虽然入了民国,没有砍头这么一说了,可是哪朝哪代也容不得偷坟掘墓的勾当。因此挖坟要等天色黑透了,最好在三更半夜、四下无人,鸡不叫狗不咬的时辰。
有一次,一个南方人打董家门前过,不知看见了什么,站住可就不走了。从此之后每天都来,先是盯着这两亩地看,看得那叫一个仔细,如同给地皮相面一般,一寸一寸地端详,那真叫看在眼里就拔不出来了。趁董家人不注意的时候,还在地上东www•99lib.net翻西刨,也不知道找什么。
如此过了两年,地都翻了几十遍了,仍是一无所获,只好垂头丧气地告诉董老地主:“你这两亩薄地是块宝地,土中必然有宝,我打早就看出来了,绝对错不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跟这儿刨了两年,至今也没显宝。也是我没这个福分,在这儿等了两年,实在等不起了。如果将来显了宝,你找到地方挖下去,一定能挖出不得了的东西。”说罢悻悻离去,言语之间虽有不甘,却也是无奈。
这一次可真让他搂上了,挖出九只黄澄澄的金鸡,一只不多一只不少,一模一样活灵活现,不知埋在地下几千年了。他们家的地也不种了,用这九只招财金鸡做本生息,粮行、药铺、绸缎庄,专做大买卖,什么挣钱干什么。常言道得好,“钱赚钱不费难”,手里只有一块钱,做生意顶多卖耳挖勺,有了这么多金子做本钱,挣钱可容易多了,银子跟流水似的赚到手,多的数不过来。从此老董家发了大财,摇身一变成了首屈一指的大户,因此以前都称其www.99lib.net“金鸡董家”。可天无常晴,家无长兴,而今福分尽,缘分到,才落到了这般地步。
怎么叫“金鸡董家”呢?这话说起来可有年头了。那时候是董地主的爷爷董老地主当家,起先家里穷得叮当响,连条不露腚的裤子都没有,种两亩薄地为生,看天吃饭勉强度日,混得还不如李长林和二臭虫。其实在过去来说,有两亩田地也不少了,为什么还这么穷呢?因为这二亩地是他们家在种,地却不是自己的,等于是给东家当佃户,收上来的粮食至少给东家一半,余下才是自己的口粮。况且这二亩地还不是什么好地,怎么叫好地呢?有两个标准,一是离水近,最好在水边上;二是土肥,种什么长什么。他们家这二亩地一个也不占,土不好不说,还都是砖头瓦块儿碎石头,离河又远,种什么也没好收成,不种又不行,横不能什么都不干,干等着饿死,一家人就这么将就活着。
一晃过了多半年,有那么一天夜里,董老地主正在睡觉,听见外面好像有响动,他以为有野兽在糟蹋庄稼,本来这地里就不好好长东西,再来个野獾或者大刺猬什么的一通乱刨,那还受得了?这些东西虽不敢伤人,糟蹋庄稼却是一把好手,且不说吃与不吃,一拱就是一大片。董老地主连忙起身,披上衣服,手里提了一盏油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田边,支起耳朵循声望去。藏书网
崔老道的嘴有多厉害,平日里看相、算卦全指这张嘴混饭吃,真比说书的先生不在以下。董家从地下挖出招财金鸡的事,让他前前后后、口沫横飞这么一说,真可谓精彩绝伦,历历如绘,就跟在眼前看着似的,听得燕尾子等人直吞口水,心说:这真叫“小富在人,大富在天”。纵然给老董家十亩肥田,让他们天天不闲着,干活儿累吐了血,至多也就是个小康之家,想发大财还真得看老天爷的脸色,福分一到,金子自己往头顶上砸,躲都躲不开,真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更多内容...
上一页